img

本不想理他的軒轅辰聽到這裡,站住身子,淡淡的看著他,撇了撇嘴道:「沒興趣!」

2021 年 1 月 11 日

說完,轉身就欲走。

王俊傑卻是不打算放過他,冷聲嘲諷道:「一個只會躲在女人屁股後面的懦夫!你難道只知道被女人保護嗎?」

軒轅辰冷冷的瞥了他一眼,心裡很是平靜,波瀾不起。

像這樣的激將法,他已經見過太多了,這傢伙一點也沒有新意啊。

「西西,我們去那邊!」軒轅辰指了指一旁,拉著西西準備離開,懶得聽瘋狗亂叫。

「哈哈,果然是只會躲在女人裙子底下的懦夫啊!身為男人我都為你覺得丟臉!真不知道你父母有沒有教過你做人的道理。」王俊傑嘲笑道。

「王少,他肯定是石頭縫裡蹦出來的,或者是他根本就是個雜種,有娘生沒娘教啊!」一旁王俊傑的手下跟著起鬨道。

「就是,這個傢伙肯定沒人教,所以才這麼懦弱,我真替他娘可惜啊,生出這麼一個兒子來,實在是失敗啊!」

一道道嘲諷的聲音傳進軒轅辰和莫西西的耳里,軒轅辰雙眼一眯,露出一道殺氣,這幾人簡直找死啊!

他剛準備轉身,莫西西已經首先忍不住了,轉過身去,氣憤的朝著王俊傑怒道:「王俊傑,你在胡說什麼?」

「喲喲,西西替他叫屈了啊?他有本事就答應我的打賭啊,像現在這樣躲在你屁股後面算啥事?」王俊傑陰陽怪氣的道。

莫西西氣得胸脯急促的起伏,勾得眾人直咽口水。

軒轅辰輕輕地把她拉到身後,嘴角浮出一抹冷笑,走到王俊傑身前,冷聲道:「有種你再說一遍!」

王俊傑不屑的笑一聲,張嘴就來。

「砰!」

沒等他出聲,軒轅辰一記拳頭直接砸在他嘴巴上,王俊傑只感到一股大力襲來,接著腦子一暈,嘴巴一疼,朝後急退出數步。

「哇!」


他張嘴吐出一口血來,裡面還帶著幾顆牙齒。

「你……敢……呼……打我?」王俊傑掉了幾顆門牙,說話開始漏風,口齒不清起來。

他驚怒的指著軒轅辰,沒有想到他居然說動手就動手,咋就不先打個招呼呢?

「你們特么的還楞著幹什麼?給我揍死他!」見到周圍的小弟還傻楞著,王俊傑頓時破口大罵。

眾人這才驚醒過來,一個挽起衣袖,摩拳擦掌,惡狠狠的逼向軒轅辰。

軒轅辰瞥了遠處一眼,站在原地沒動。

待得眾人衝到身前正想動手,忽然一聲大喝傳來,「你們幹什麼?」

眾人一聽那聲音,頓時嚇了一跳,急忙住手。

迎面走來一個年輕貌美的妙齡女子,年約二十三四,高挑豐滿的身段,絕美的臉龐,********,真是一個不可多得的尤物!

她身穿著一套紫色的教師服,冷著一張美麗的臉走了過來,美目中帶著寒意從眾人臉上掃過,嚇得所有人都不敢輕易動彈。

「紫裳姐姐!」莫西西見到紫衣女子,欣喜的迎上去,摟著美女的胳膊直撒嬌。

紫衣美女被她這麼一搖,胸前的兩團高聳的山峰頓時上下的激蕩起來,軒轅辰瞧得猛咽口水,其他人則是對此美色不敢直視,紛紛把目光瞧向別處,似乎很怕這個紫裳。

軒轅辰之所以不動,就是因為瞧見她身上穿的教師服了,這才住了手。

「西西,到底怎麼回事?是不是他們想欺負你?」紫裳憐愛的摸著莫西西的黑亮的長發道。

「紫裳姐姐,他們想欺負臭辰辰,你得幫我們!」莫西西指了指軒轅辰道。

紫裳抬起美目看了一眼軒轅辰,心裡微微驚訝,她深知莫西西一向不喜歡和男人呆在一起的,這次卻是為了一個男人而求自己幫忙,看來他們之間的關係不淺啊。

想到這裡,她不禁對軒轅辰產生了好奇,他到底是什麼樣的男人?居然能夠和莫西西待在一起呢?

「紫老師,他們惡人先告狀!你瞧我都被打成這樣了,分明就是他欺負我們!」王俊傑見到紫裳,就像老鼠見到貓似的,眼裡的貪婪早就消失了。

軒轅辰倒是覺得奇怪了,王俊傑絕對是一個大色︶狼,看見漂亮女人居然不敢有半點的放肆,這紫裳的身份恐怕不僅僅是老師這麼簡單啊,先前他也看見王俊傑對其他的女老師色膽包天呢,對這紫裳卻是表現得像極了一個正人君子。

想到這裡,他不禁對紫裳產生了濃厚的好奇,猜測著她的身份到底什麼?

「他打了你嗎?我沒有看見!」紫裳冷冷的看了王俊傑一眼,眼裡有著毫不掩飾的厭惡。

「你……」王俊傑一怒,剛想發火,忽然想起紫裳的身份,只能忿忿的咽下這口惡氣,眼睛直瞪著軒轅辰道:「我要向你發起決鬥!生死之戰!」

說完,他一掌切下一片衣角,扔到軒轅辰面前。


軒轅辰楞了楞,尼瑪這傢伙真是傻叉啊,挑戰就挑戰嘛,你丫切自己的衣服幹嘛?

當然這種無聊的挑戰他不屑於答應,冷笑一聲,道:「對不起,我沒興趣……」

他話一落,頓時感覺不對,所有人都驚訝的看著他,甚至帶著一絲鄙夷之色,就連紫裳和莫西西也同樣露出驚訝之色。

「幹啥?」軒轅辰不明就裡,疑惑問著莫西西。

「臭辰辰,你必須答應他!割衣立誓,王俊傑已經正式向你提出挑戰了,你不能拒絕,必須應戰!」莫西西嘟著小嘴解釋道。

割衣立誓,是混沌島的一件大事,對方既然這樣做了,不管怎樣,對方都得答應下來,當然,如果你確實怕打不過他,就在挑戰開始的時候馬上認輸,這樣一來,對方也就不會繼續追究了,但是應戰卻是必須的。

軒轅辰翻了翻白眼,這什麼破規矩嘛,分明是胡鬧啊,萬一誰看誰不順眼,特別是強者對弱者,這樣一來豈不是讓弱者吃虧么?

他卻不明白,混沌島這樣的規矩,其實也有一定的道理的,畢竟生死大仇是十分少見的,一年有時候都不會發生一次,這樣的規矩,其實也可以避免一些麻煩,讓人家的怒火可以發泄,畢竟你一上場就可以認輸,弱者向強者認輸,這是很正常的事情,其實也沒有什麼好丟人的。


「好吧,我答應你,啥時候開始?」軒轅辰只能入鄉隨俗。

「待你通過新生考核后,我們就馬上開始!」王俊傑見他答應下來,頓時高興起來。

「好吧,你去洗乾淨等著被宰吧!哥不陪你瞎鬧了!」軒轅辰撇了撇嘴,拉著莫西西往考核場內走。

紫裳看了看他,美目中閃過一片精光,也是緊跟著走了上去。

「王少,這樣搞得定他么?」一小弟向王俊傑問道。

「當然沒有問題!他真以為他可以在上場就投降認輸么?哼哼……」王俊傑陰險的笑了起來……

新生考核其實很簡單,就是報名的人各自戰上一場,最後十名勝出的自然就成為混沌學院的正式學員了。

軒轅辰過得很輕鬆,這些新生中,最強的也不過才天尊後期而已,他對付起來沒有絲毫的壓力。

王俊傑和他挑戰的事情很快傳遍了全學院,引起高度的關注,這新生考核也就成了無味之事,根本沒有多少人把目光放在這裡,都在想著隨後馬上要進行的挑戰。

王俊傑在混沌學院內可以說是名聲很響亮,原因很簡單,第一個原因是他花花大少的名頭,對女人那可是從不手軟,看上的女人他都會想盡一切的辦法得到,第二就是他確實實力很強,二年級學員中,他是當之無愧的第一高手,即便是最高年級的三年級學員,也有很多人都不是他的對手。

學院內,有九成的人都覺得這場挑戰其實沒有什麼懸念,王俊傑是必勝無疑的,一個新生怎麼可能和他相提並論呢?

秦楓知道此事後,興奮的跳了起來,他覺得自己的機會來了,王俊傑出手幹掉了軒轅辰,自己又有機會追求莫西西了,至於王俊傑那邊,他才沒有絲毫的壓力呢,因為兩人本來就是穿一條褲子長大的好哥們,女人嘛,誰追求到其實對誰都沒有壞處,兩人經常一起玩同一個女人,早已經習慣了,他當初就和王俊傑說好了,不管是誰追求到了莫西西,都不能忘了自家兄弟,到時候來個兩龍一鳳,那滋味才叫爽呢。

他興沖沖帶著人很早就來到挑戰場內,找了個好位子等待著好戲開場。

挑戰場,是一個開放式的類似於角斗場一樣的地方,這裡可以同時容納萬人,也是混沌島上唯一的一個挑戰場,所有人的生死挑戰都會在這裡舉行。

此時場內,人聲喧嘩,人山人海,早已坐滿了。

王俊傑早早就站在場中一個十丈方圓的高台上,傲然而立,臉上帶著無比的輕鬆之色,等待著軒轅辰的到來。

場下,大部分人都是他的粉絲,振臂高呼,一浪高過一浪,均都呼喊著他的名字。

還有很多人在議論紛紛,甚至暗中下賭注,賭到底是誰贏誰輸。

當然,大家都十分的聰明,這樣的結果還有必要賭么?近九成九的人都買了王俊傑會贏,對那剩下的半成買軒轅辰贏出的,大家都投之以嘲諷,太沒有眼光了,簡直就是有神石沒處花了!

賭注就是神石,修行之人對金錢已經沒有什麼需求了,只有修鍊用的神石才能夠引起大家的興趣。

這半成買軒轅辰贏的人,其實大家也都很理解,這些人都是遭王俊傑禍害過的女人或者自己的女朋友被王俊傑禍害過的男人,他們在此時此刻,當然不可能去支持自己的仇人了,即便是輸了神石,他們也要爭點面子回來。

新生考核場外,軒轅辰慢悠悠的走著,對身邊的莫西西道:「西西,這裡有啥好吃的沒有?我餓了!」

莫西西一楞,吃東西?修行到了這個地步他居然還喊肚子餓,有沒有搞錯啊?

「你不會是怕了吧」忽然一旁的紫裳嬌滴滴的說。

軒轅辰翻了個白眼,這個紫裳倒是閑得蛋疼……呃不是,她哪來的蛋啊?胸疼才對。

從見面開始,她居然就不曾離開過軒轅辰兩人,一直像牛皮糖似的粘在一邊,時常盯著軒轅辰瞧上幾眼,讓他很不舒服。

「我怕?怕啥?我就是肚子餓了想吃東西,反正那頭豬又沒有定什麼時間的,我就不能耽擱一會么?」軒轅辰撇嘴道。

紫裳瞪了瞪美目,露出一副被他打敗的表情,明明就是怕了,居然在這裡裝餓,真是無可救藥了,她就不明白了,莫西西咋就和這樣的男人走到一起了。

失望,無比的失望,此時紫裳十分的瞧不起軒轅辰,覺得他還真有可能像王俊傑說的是個懦夫呢。

軒轅辰瞧她的表情就知道她肯定是誤會自己的意思了,也懶得解釋,對莫西西笑道:「西西,帶我去吃飯吧!」

莫西西大眼睛眨巴眨巴,嬌聲道:「臭辰辰,你真的怕了他了嗎?這也可以理解,他比秦楓可是強大太多了,不如這樣,我們現在趕到挑戰場去,然後你一上場就馬上大聲喊投降,他也不敢拿你怎麼樣的!」

軒轅辰差點被氣暈,莫西西也誤會自己了。

他只好嘆了口氣,說:「西西,你別誤會,我真不是怕了他那頭豬,只是他不是愛挑戰么?那就讓他等去吧,難道我非得什麼都聽他的,處處隨著他?他又不是你,如果是西西你讓我往東,我肯定不會往西的!我們就先去吃飯,然後等他等得氣出病來,這樣豈不是不攻自破么?」

… 莫西西眼睛一亮,拍手跳道:「好啊好啊,臭辰辰你真聰明!就該這麼整他一次!」


紫裳卻是冷哼一聲,把莫西西拉過去,不屑看著軒轅辰,對莫西西說:「西西,別上他的當,他分明就是害怕了,故意找個借口呢。」

「紫老師,你不信啊?那你一路跟著瞧好吧,我保證沒有說謊!」軒轅辰笑道。

「好!我就要看看,你這個膽小的傢伙最後到底怎麼辦?」紫裳也是和他耗上了,現在她心裡是認定了軒轅辰絕對是在找借口,她倒是要瞧瞧,到了最後他怎麼圓這個謊!

軒轅辰翻了翻眼皮,這紫裳還真是夠無聊的,老子要怎麼辦?老子說上你床行不?

反正紫裳對自己沒啥好感了,軒轅辰也懶得對她客氣,一路都猛盯著她婀娜的身段瞧。

還別說,這紫裳人長得漂亮絕美,身段更是無比的誘人。


現在仔細一觀察,軒轅辰簡直驚為天人,她的美貌和莫西西一比不相上下,而且因為年齡保持得更大幾歲的原因,帶著成熟知性的味道。

她的雙眼水汪汪的,像兩顆美麗的黑寶石,深邃而動人,使人很容易就沉陷進去,睫毛很長,像兩片帘子,不時的眨呀眨的,勾得人魂都跟著飄蕩起來。

長長的黑色頭髮,,黑亮而筆直,垂及她的腰間,像瀑布一樣美麗迷人。

小巧的鼻子高挺而俏立,看著十分的俏皮,那一雙紅潤的嘴唇隨著她的呼吸微微曲張,香舌不時的隱現,讓人想探嘴進去,嘗嘗其中的美妙滋味。

她有時候和莫西西談笑時,瓜子狀的臉頰上,浮現出兩個迷人的小酒窩,看得軒轅辰心神恍惚,真想湊上去咬上一口。

尖尖的下巴往下延伸,是修長雪白的玉頸,佩帶著一根銀色的項鏈,一顆紫色的寶石調皮的纂進她的衣領里。

衣領微微敞開,露出一條深不見底的溝壑,兩團雪白的豐丘擠出一片迷人的隆起從衣領間露出來,使人忍不住去猜想它們的全貌到底有是怎樣的?

根據那高高被撐得怒突的胸脯來看,肯定尺寸不小,一隻手必定是掌握不過來的。

飽滿而堅挺,挺拔傲立,一路走行,隨著她的動作而高低跳躍,好象它們也忍不住想跳出來透氣一般。

有很多學員看見紫裳走來,紛紛行禮,但是軒轅辰注意到,所有的男學員都暗暗地打量著她豐滿之處,那眼神大家都是男人自然懂得,這些齷齪的傢伙,真是恨不地把那層礙事的衣服給扒掉,恨不得用自己的雙手和嘴狠狠的代替衣服的接觸,將那對豐滿牢牢的掌握在自己的手心裡,揉捏出各種的形狀來。

走在紫裳的左側,偏過頭去,能夠看見她的身材呈現出動人的曲線,********,腰身纖細得能夠單手一握,翹臀渾圓而豐滿,朝後怒翹,男人們看見她渾圓的翹臀,恐怕都會想著從後面掌握住,牢牢的抓緊,不肯放手半分。

她紫色長裙及膝,卻也不能掩蓋住她修長挺直的雙腿,雪白而動人,充滿了女人特有的美感。

隨著她的走動,曼妙的身軀左右搖擺,使人鼻血都欲要流出來。

「看什麼看?」紫裳感覺到軒轅辰不時的看著自己,放肆的目光把全身上下都溜遍了,不禁怒視著他喝道。

「呃……你沒看我怎麼知道我在看你?美女你不會是看上哥了吧?你可不能打我的主意啊!我是個好男人,不會接受無緣無故的愛!」軒轅辰誇張叫道,還故意往後跳出幾步,好象真的害怕紫裳賴上他了一般。

紫裳氣得俏臉通紅,飽滿的胸脯隨著生氣而激烈的起伏蕩漾起動人的波濤,「可惡的膽小鬼!我會看上你?除非太陽從西邊出來!」

軒轅辰笑道:「太陽從西邊出來,我也不會和你發生點啥關係,你別做夢了!」

「你……」

紫裳氣得橫眉怒指,這個傢伙太可惡了,說話真刺激人啊,她在學院里,可是出了名的美女老師,多少男學員和男老師整天向她獻殷勤呢,誰不想得到自己正眼一瞧,可是這個傢伙倒好,自己隨意罵他一句,他倒是得瑟起來了,居然還敢說對自己絲毫都沒有興趣。

身為一個女人,特別是一個美得冒泡,整天被男人們關注的極品美女,紫裳覺得自己的自尊心受到了強烈的打擊,她狠狠的瞪了軒轅辰一眼,黑寶石一般的眼珠子轉了轉,忽然嬌笑起來:「軒轅辰,你別得意,總有一天你會為這句話付出代價的!」

「好啊,我等著!但是現在我可沒時間和你瞎聊,西西啊,哪裡才有吃的啊?」軒轅辰看向莫西西,他覺得紫裳這一笑笑得令他心頭一顫,感覺很不妙呢。

莫西西古怪的看了紫裳一眼,她還是第一次見到紫裳姐姐這麼生氣呢,以前她都對男人的糾纏可從來沒有什麼好臉色,而且從來不屑於說上半個字,有人追她,她都是冷漠的拒絕掉,連正眼都不瞧人家一眼。

曾經有一個學院里很優秀的男老師,長得英俊瀟洒,修為更是強悍,而且背景也十分不錯,看上了紫裳,追求了她五年,使盡了各種辦法來討她的歡心,可是卻連她一個笑容都沒有得到,最令那老師痛苦的是,紫裳正眼都沒有瞧過他一下,最後那男老師倒也有風度,直接放棄了,再也不死纏爛打。

不知道有多少男人追求紫裳碰了一鼻子的灰,紫裳因此也得到了個冰山美女的稱號,是無數男人心中的女神,卻又令他們不敢痛苦難當。

而莫西西幾乎和她一樣,對追求的男人都沒有好臉色,兩女因此成為好姐妹,性格相近。

莫西西很驚訝,紫裳除了她的家人,從來不和其他男人說上半個字,更別談笑了,可是現在,紫裳卻對軒轅辰表現出這麼極端的行為,不但和他說了不知道多少句話,甚至還對著他笑,天吶,難道紫裳真的看上了他嗎?

沒來由的,莫西西感覺到危機感,心裡一疼,好象自己的東西被人搶走了。

難道自己也對他喜歡了?

莫西西驚訝想到,隨即心底里一個聲音對她大聲說著她就是喜歡他,一定要好好把握住。

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

莫西西努力回憶了,應該是從他挺身而出對付秦楓時開始的吧,那一刻他堅持要幫自己的時候,她就芳心大動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