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未完待續。。)

2021 年 1 月 8 日

ps:誠意妥妥的3380+字數 .

絕大多數的情況下,狙擊手瞄準目標,均會選擇胸口,而不是腦袋!

一槍爆頭固然十分具有爽感,但瞄準胸口才是狙擊手的最愛。因為,胸口的致死區域比腦袋更大,哪怕瞄準胸口,偏離了心臟的位置,可只要擊中了上至脖子,下至腰肢的區域,均可以導致目標死亡。

若是瞄準腦袋,稍微出現了一些偏差,子彈便是與腦袋『擦身而過』的節奏,根本無法對目標造成任何身軀上的傷害。

沃茲島,天使議會安全屋西南方大約三百米之外,一棟六層小樓的天台之上,石磊架設著反器材狙擊步槍,瞄準了拉斐爾。

『風速每秒1.9米,輕風狀態;目標移動速度12kmh;彈道偏移量…』石磊默默的計算著狙擊槍的瞄準尺度,當拉斐爾所在的防彈轎車,距離他的聚集點,大約在七百米的時候,石磊右手的食指,輕壓在了反器材狙擊步槍的扳機上面。

防彈轎車內,拉斐爾一副輕鬆的表情,現在距離天使議會的安全屋,還有不到一公里的距離,他差不多算安全了!

『m先生,哪怕你再神通廣大,權勢滔天,也想不到我們天使議會,在沃茲島有安全屋?』拉斐爾心中得意的想著。

天使議會的安全屋資料,全部採取了隔絕網路的資料儲存方式,並且只允許高達七級以上的,相關區域的負責人,才可以查看對應區域的安全屋資料。

例如唐卡恩,作為紐約市天使基金投資管理公司的安全保衛部負責人,並且擁有第七級的許可權,他才有資格知道。紐約市周圍的安全屋信息。

正因為安全屋的資料,擁有如此嚴密的防護,在拉斐爾的心中,哪怕m先生再牛叉,也不可能知道安全屋的信息?

除非,天使議會內部,第七級以上許可權的核心成員,選擇背叛了天使議會,而且還必須是紐約市的高層人員,才有可能將相關信息。透露給m先生知道。

只是,天使議會還從未出現過,五級以上許可權人員的背叛呢!

……

六層小樓天台上,石磊透過狙擊鏡,看見了拉斐爾臉上的笑容。他也露出了一抹笑容,『拉斐爾啊拉斐爾。死到臨頭了。居然還笑得出來?果然,無知可無懼!』

石磊的右手食指,用力扣動了反器材狙擊步槍的扳機,零點五英尺口徑,即12.7mm口徑的反器材狙擊步槍,推動著特製的穿甲彈。射向了拉斐爾所在的防彈汽車。

反器材狙擊步槍的槍口初速,達到了每秒九百米左右,遠遠超過了聲音傳播的速度。反器材狙擊步槍的槍聲,還沒有傳入拉斐爾耳朵中的時候。防彈汽車的前擋風玻璃,已經被反器材狙擊步槍的子彈擊穿。

整個前擋風玻璃,炸裂成了碎片,但被內部的金屬編織層附著了碎玻璃,並沒有造成濺射傷害,而且阻擋了石磊探查確認的目光。

因此,石磊無法確定,拉斐爾是否已經死亡。

為了保險起見,石磊開了一槍之後,快速拉動槍膛,繼續瞄準了防彈轎車開槍。只可惜了,第二槍並未擊中防彈轎車,因為防彈轎車的駕駛員,唐卡恩反應速度非常快,他駕駛著防彈轎車,快速的進入了一個地下車庫入口。

石磊看了一眼那個地下車庫,嘆息的搖了搖頭,那個地下車庫便是天使議會的安全屋地點入口。天使議會的安全屋,防禦強度非常高,石磊單槍匹馬絕對無法闖入進去。所以,石磊將反器材狙擊步槍收進了吉他盒,使用速降設備,快速的離開樓頂天台。

……

拉斐爾所在的防彈轎車,駛入了安全屋入口的地下停車庫,唐卡恩迅速通過了驗證,進入了地下車庫隱藏起來的第二層。

當真正進入了天使議會秘密安全屋之後,唐卡恩才鬆了一口氣。他轉頭看著副駕駛席的小懷特,小懷特的胸腔已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巨大的空洞。

這是被超高速的0.5英寸子彈擊中的後果!

坐在小懷特後面的小克拉夫,同樣已經死亡!小克拉夫的腹腔,被擊穿了小懷特胸腔的狙擊子彈,再次貫穿,造成了致死攻擊傷害。

大克拉夫一隻手扶著拉斐爾,臉上的表情有些難看。小克拉夫是他的親弟弟,竟然就這樣死在了他的面前,讓大克拉夫的心情無比悲痛。

拉斐爾的心中,充滿了驚懼!

拉斐爾並非魔鬼傭兵團的精英成員,面對死亡威脅的時候,還可以保持鎮定。拉斐爾是一個大家族的公子哥,也是天使議會的大巨頭,根本就是一個嬌生慣養的傢伙,何談什麼不畏死的精神?

在防彈轎車中,只有唐卡恩最鎮定。

剛剛在石磊開槍的一瞬間,唐卡恩看見了反器材狙擊步槍,槍口的焰火,他臨危不亂的偏離了一下方向盤。雖然唐卡恩救了拉斐爾,但唐卡恩也有私心。比如說,唐卡恩偏離方向盤,選擇了照顧駕駛席的人員,也就是他自己。

這才導致了反器材狙擊步槍的子彈,一箭雙鵰的擊殺了小懷特和小克拉夫。

「剛剛是怎麼回事?」拉斐爾平復了一下心情,詢問著情況。

唐卡恩露出一抹悲傷的神色,「拉斐爾先生,我們被攻擊了!小懷特和小克拉夫,他們犧牲了!」小懷特和小克拉夫,那可是唐卡恩的絕對親信,如果可以選擇的話,唐卡恩絕對不願意犧牲他們。

「唐卡恩,我們乘坐的轎車,採用了特別的防彈處理,怎麼會被攻擊的?」拉斐爾不解的問道。


唐卡恩皺著眉頭道:「拉斐爾先生,攻擊我們的人員,使用了零點五英尺口徑的子彈。那種等級的子彈,我們的防彈玻璃擋不住!」

「該死!」拉斐爾冷哼了一聲,「唐卡恩。你看見敵人了沒有?聯繫紐約市周圍的全部力量,快速封鎖沃茲島,我要抓住那個襲擊我們的人員!」拉斐爾下達了命令道。

拉斐爾也不能確定,襲擊他們的人員,究竟是不是m先生。但無論是不是m先生,襲擊他們的人員,既然在沃茲島襲擊了他們,便證明了那個人員,現在還在沃茲島。

只要天使議會的人員,封鎖了沃茲島。便可以對襲擊他們的人員,來一個瓮中捉鱉。一旦抓住了襲擊他們的人員,便可以得知究竟是不是m先生在針對他拉斐爾。

「拉斐爾先生,恐怕我們在沃茲島的力量,不足以封鎖整個沃茲島。」唐卡恩有些無奈的說著。

「哼!」拉斐爾惱怒的冷哼了一聲。「調動周邊的力量,我們必須…」

拉斐爾還沒說完的時候。他隨身攜帶的衛星保密手機響了起來。拉斐爾查看了一下來電號碼。卻是一個保密電話。

稍微的猶豫了一下,拉斐爾還是按下了接聽鍵,「喂?是誰?」

「是我!」衛星保密手機的聽筒中,傳來了一道平凡的中年男性聲音。

拉斐爾臉色一喜,「你怎麼有空給我打電話?」

「你現在是不是有麻煩了?你是不是在沃茲島?」衛星保密電話的另一頭,顯然沒有回答拉斐爾的問題。反而提出了自己的問題。

拉斐爾臉色再次一僵,怎麼他的位置信息,總是被其他人知道?難道他就這麼容易被追查到嗎?要知道他現在可沒有連接網路環境,使用黑客的方式。可查不到他的位置信息。

「你怎麼知道的?」拉斐爾有些驚疑的問道。

「我在紐約市,有一些耳目眼線存在。我已經派遣了一些人員前往沃茲島,算算時間已經差不多到了,你需不需要幫助?」衛星保密手機的另一頭,聲音平凡的中年男性,開口詢問道。

拉斐爾立刻道:「我需要幫助!你快點安排人,封鎖整個沃茲島,尋找一個狙擊手。那個狙擊手,剛剛差點送我去見了上帝,我一定要抓住他!」

「是嗎?」聲音平凡的中年男性,帶著一股調侃的語氣道:「莫非又是那個什麼m先生嗎?拉斐爾,你最近被這個m先生,欺負得比較慘,有沒有想過要報復?」

「我當然要報復!怎麼?莫非你要幫我報復嗎?」拉斐爾嗤笑了一聲。

「難道不歡迎嗎?我正在往沃茲島趕過來,我會親自過來,幫你處理這件事情。等我過來之後,我會幫你擺平這件事情。」聲音平凡的中年男性,信心十足的說道。

沃茲島。

石磊駕駛著『黑車』,準備離開的沃茲島的時候,衣卒爾發出了提示。

「sir,沃茲大橋已經被cia中央情報局封鎖。通過道路安全監控系統掃描,cia中央情報局,正在檢查每一個通過的人員。」

石磊面色微微一變,沃茲島是一個小島,聯通外界的渠道,除了沃茲大橋之外,只有三座羅伯特.肯尼迪大橋。

然而,衣卒爾接下來,再次給予了一個悲劇的提示信息,「sir,三座羅伯特.肯尼迪大橋,全部被cia封鎖,執行著車輛檢查工作。」

『cia中央情報局?他們怎麼攙和進來了?難道他們與天使議會有什麼關係嗎?或者是其他的情況呢?』

.(未完待續。。)

ps:【打賞感謝】三根帥蔥,打賞5888.點兄,書友140426212740523,小抽屜的時光機,打賞200.★艾倫★,麒麟7382,打賞100.

ps:蔥哥歸來啊! .

利堅國,紐約市,沃茲島。六月六日,下午三點十六分。


世間萬物,總處於不停變化的,也許這一刻,獵人還在追捕獵物,下一刻獵人已經變成了獵物。

石磊精心安排設計的布局,一開始的確按照石磊的預想,將拉斐爾從天使基金投資管理公司的總部,誘騙了出來。

並且,由於石磊預先處理了天使議會在紐約市的武器儲藏點,進一步的逼迫了拉斐爾,選擇沃茲島的安全屋作為藏身點。

石磊為了伏擊拉斐爾,安排了李子風在中途狙擊拉斐爾。同時,為了防止意外,李子風小隊的另外三人,分佈在了另外三個方向,預防萬一拉斐爾選擇其他的安全屋。

另外,石磊自己也來到了沃茲島,確保出現緊急狀況的時候,可以做一些彌補措施。

然而緊急狀況的確出現了,先是拉斐爾僥倖逃過了李子風的伏擊,接著又是唐卡恩臨危不亂的避免了拉斐爾被石磊狙殺。

拉斐爾十分幸運的逃過了兩次殺身之禍!

石磊原本想要補槍,進行第二次射擊,可唐卡恩憑藉防彈汽車的優秀性能,先一步進入了天使議會的安全屋,成功避免了被石磊再一次狙擊。

眼看著無法繼續對拉斐爾造成傷害,石磊決定撤退,暫時放過拉斐爾。畢竟,與擊殺拉斐爾這個目標比起來,石磊更重視自己的安全。

當石磊準備撤出沃茲島的時候,卻發生了緊急情況。那就是利堅國的cia中央情報局,突然快速的封鎖了沃茲島。

在利堅國,fbi和cia均是著名的情報組織。然而,fbi和cia卻有著不同的職責。普通民眾對fbi和cia的觀感也不一樣。

fbi聯邦調查局的主要職責是情報與警務。絕大多數任務是針對利堅國內部的事務,有一點類似高一級的警察角色。當一些特殊的案件,地方州立警察無法處理的時候,fbi聯邦調查局便會介入調查。

總而言之,fbi聯邦調查局與普通民眾的生活很近,形象方面更親民一點。

cia就不同了!


cia中央情報局更偏向於間諜與反間諜的性質。雖然cia也兼任情報收集與處理,但他們主要是針對利堅國以外的情報。

只要是國外的情報信息,cia都負責收集與處理。無論是政治與軍事,還有經濟與科技,這些重要的情報資料;還是文化與教育這等並不重要的情報。cia都感興趣,他們都喜歡收集起來。

簡單的將cia中央情報局的職責歸類一下,包括了情報收集、暗殺,還有顛覆敵對政權,以及維持利堅國在海外的軍事設備。甚至支持一些不合法的組織等。

cia中央情報局與普通民眾的關係非常陌生,他們對普通民眾的手段。也遠遠超過了fbi聯邦調查局的尺度。

凡是與cia中央情報局攤上關係的。絕對不是什麼好事情!

更加形象的比喻,便是fbi聯邦調查局是好人,cia中央情報局的是壞人!

沃茲島現在被cia中央情報局的力量包圍了,石磊被困在了沃茲島裡面,他想要逃出沃茲島,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衣卒爾。為什麼不早一點提醒?」石磊將『黑車』停在了路邊,語氣中帶著一股不滿。雖然衣卒爾並不懂什麼是不滿的情緒,但石磊自然而然的表達了自己的不滿。

如果衣卒爾早一點提醒石磊,石磊根本不會踏進沃茲島這個陷阱!


「sir。cia中央情報局,之前並沒有封鎖沃茲島,他們裝作了普通行人,分佈在了三座羅伯特.肯尼迪大橋與沃茲大橋附近,系統無法識別他們的意圖。他們在五十七秒之前,執行了統一行動,迅速的封鎖了四座大橋,系統在第一時間提醒了您。」衣卒爾並非在進行自我辯解,衣卒爾沒有『自我』這個概念,衣卒爾只是在回答,石磊提出的問題。

石磊臉色略微一沉,『突然封鎖四座大橋嗎?看來cia中央情報局這是早有預謀啊!難道我在算計拉斐爾的時候,被拉斐爾反算計了?』

石磊思考著這種可能性,但他立刻否定了這種滑稽的猜測。拉斐爾雖然是世界巔峰級的黑客,但拉斐爾並不精於算計。

不是石磊小看拉斐爾,想要做出如此反算計,拉斐爾還真不行!

石磊駕駛著『黑車』轉進了沃茲島中心區域的一個停車場,他將『黑車』停在了停車場裡面,吩咐道:「衣卒爾,控制了停車場的安全監控系統了嗎?」

「sir,未發現安全監控系統。」衣卒爾提示道。

石磊掃視了一圈停車場,這個停車場就是一個露天停車場,又怎麼可能有安全監控系統呢?石磊檢查了一下腰間的兩把手槍,還有四個彈夾,確認無誤之後,石磊看了看這一輛順手牽羊得來了『黑車』。

『黑車』裡面或多或少的,可能存在他遺留下來的證據,包括汗液、頭髮、體毛等,甚至是接觸性微量細胞的遺留,也可以被用於dna測試。

為了徹底湮滅證據,石磊決定毀滅這一輛『黑車』。只是,毀滅『黑車』的動靜,必定會引起cia中央情報局的注意。不過,為了毀滅證據,石磊決定冒險。

石磊打開了『黑車』的後備箱,裡面放著兩個紅色的20l備用汽油箱,裡面全部是利堅國的93號gold級汽油。石磊一左一右提起兩個紅色的備用汽油箱,拎出來放在地上,擰開了備用汽油箱的蓋子。然後,雙手提起其中一個備用汽油箱,把汽油潑在了『黑車』內部。

石磊潑灑汽油的動作非常認真,也非常的小心。避免汽油濺在身上。他把兩箱二十升的汽油,潑灑完畢之後,沒有任何遲疑,直接掏出了提前準備的火柴,抽出一根划燃,丟進了『黑車』裡面。

火柴接觸汽油的一瞬間,熊熊火焰瘋狂的燃燒,整部『黑車』被火焰纏繞,大火將徹底的銷毀證據。

追憶鐸哥 ,背著吉他盒。便頭也不回的離開了露天停車場。石磊現在需要找一個地方躲藏起來,或者是想辦法離開沃茲島,避免被cia中央情報局發現。

沃茲島的範圍並不大,這個小型島嶼主要建築物是運動場,特別是足球場和棒球場。整個小島上,擁有超過20個足球場和40個棒球場。

正是由於擁有如此多的運動場。雖然沃茲島很小。但上面有一個大型酒店,石磊第一想法就是前往酒店裡面躲避。只不過,石磊下一刻就否定了這個想法。

cia中央情報局絕對會第一時間對酒店進行調查!

哪怕石磊入侵酒店的管理系統,修改入住時間,也逃脫不了被cia中央情報局,以遍歷的方式檢查一遍。

只不過除了酒店之外。似乎已經沒有地方可以躲避了!

石磊在腦海中,回憶著沃茲島的地形圖,整個沃茲島真的非常小,可以提供躲避的地方並不多。cia中央情報局要搜查整個沃茲島,也並不會消耗太多的時間。

『該死,應該怎麼辦呢?』石磊在腦海中思考著。

「子風,第二套計劃,你們準備得如何了?」石磊微微低著頭,走在沃茲島的小路上,裝作使用藍牙耳機在打電話。

李子風的聲音從藍牙耳機傳過來,「老闆,我們遇見了麻煩,街上多了很多nypd的警察,還有fbi聯邦調查局的人員,甚至還有cia中央情報局的特工。」

石磊表情一僵,心中不安的情緒越來越強烈。

「子風,你們按兵不動,注意保護自己的安全!」石磊吩咐完成後,便切斷了與李子風的通話,他還要想辦法脫離沃茲島,沒有時間與李子風詳談。

「衣卒爾,cia中央情報局的傢伙,有沒有什麼動作?」石磊詢問道。

衣卒爾實時監控著cia中央情報局的動態,「sir,cia的人員,只守住了四座大橋,針對出去的車輛和行人進行檢查。」

聽著衣卒爾的報告,石磊腦海中靈光一閃而逝,他臉上露出了一抹笑意,cia中央情報局之所以只是守住了四座大橋,而不進入沃茲島調查,那是因為cia中央情報局的人手不夠,或者是參加這一次行動的人員不夠。

所以,他們才只選擇封鎖沃茲島,而不是對沃茲島全面調查。

這種情況對石磊很有利,石磊可以趁著目前cia中央情報局的封鎖還不嚴密,從沃茲島逃脫。如果等到cia中央情報局的增援抵達,然後以拉網式的方法搜查整個沃茲島,石磊根本就沒機會離開了!

「史馬義,你在哪裡?」石磊通過藍牙耳機,聯繫了裁決安全公司,李子風小隊的隊員之一。

史馬義收到石磊的直接聯繫,稍微一愣,隨後立刻回答道:「老闆,我在皇後區的郭德華皇后大橋與弗農大道的交匯處附近。」

石磊在腦海中虛擬構建著史馬義的地點,然後結合沃茲島的地形,快速思考出一個逃脫計劃。

「史馬義,你立刻駕車上弗農大道,進入海濱大道,然後停在山門火車大橋與第十九街交匯處的位置,我等一會將從山門火車大橋過來,你負責接應我。」石磊開口說著計劃。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