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木椅之上,靠近林天奇小聲說話的女人,翩若驚鴻,若不是看見林天奇一副流氓樣,市民們早就過來跟他搶座位了。

2020 年 10 月 29 日

「怕什麼,現在可沒人管我!」撇嘴,天奇瞟了淡淡笑意的美人。隨即,起身道:「走了,玩了幾天也該回去了!」

拉著雅爾在人群中穿過,天奇從不喜歡染髮,但來秦城的這些天他四處遊走,卻是發現這座城市的流氓恨多。而且很多小道道消息都是從底層流氓混混口中才能打聽得到,為了不引人注意,他也只有這樣了!

廣場前方街道,車如流水。

拉著雅爾前擁后擠離開廣場,攔下一輛的士,直奔酒店!

幾日的明察暗訪,收穫雖然不大,但對林天奇來說,卻也夠了,剩下的情報,就要等辵和冽兩女,還有情報組那邊來提供。

市南一家三星級酒店,是林天奇他們幾人暫時的棲身之所!

一副流氓打扮的林天奇自然不能進入這種地方,好在有雅爾在這邊證實他之前就住在這裡,經工作人員核實這才能夠進入,但林天奇卻也遭到大堂經理的警告。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

出了電梯走在酒店走廊柔軟地毯上的林天奇心中一陣感嘆!不時饒了一下花花綠綠的長發,嘴角抿起一抹苦笑。

「公子,回屋就洗洗吧!你這樣子確實不好。」雅爾小聲提醒道。

事情已經辦完了,天奇當然要把頭髮給弄回來,好在他染的是一次性的,不然還真的浪費時間。

「嚓!」

推開門雅爾將房卡插上,在雅爾把門關上的時候,殊不知在其側面房間走出一位白衫少女。

瞧得已經關上門的雅爾頗有些熟悉,少女水吟吟的狹小眸子閃過一抹驚色,倏然,深黯眼孔睜大,在其細膩粉滑的臉蛋上,掃出淡淡的水紋。

「叮咚….」

少女相信自己沒有眼花,所以在輕微的驚訝之後便摞動蓮步左移,按動了林天奇和雅爾所在房間的門鈴。

「你….」

打開門的雅爾,望著眼前一身春裝清秀少女,發現有點兒面熟,驚鴻臉頰浮現淡淡疑惑,卻不知道眼前女孩是誰。

「真的是你們啊!」青澀少女啟唇而笑,打量著雅爾道:「你不認識我了?」

「誰啊雅爾?」

在雅爾搖頭打量青澀女孩之時,洗手間傳來水聲和一道詢問的磁性聲線。

白衣女孩瞅了一眼雅爾身後的房間,輕聲笑道:「幾天前你們救了我朋友,摩托車,你男朋友還給我朋友付了看病的錢,記得嗎?」 本就覺得女孩有點熟悉,這麼一說,雅爾便是立即想起來!旋即,側身把女孩請進。

擦著頭髮走出的林天奇,已經得知是誰,可他不曾想到這個世界真小,幾天前出手救的人竟然在酒店相遇。

女孩望著走來的林天奇,她心中一直都想不明白這個人怎麼那麼奇怪,幫助人不要回報,連個名字和聯繫方式都不留下。

「太巧了,在這裡遇到你們!」女孩笑容豁然,一雙清澈的目光望著已經坐下的林天奇。

天奇淺淺一笑,星目落在女孩白皙臉蛋上,道:「是很巧,不過也算是一種緣分吧!對了,你朋友她好些了嗎?」

「休息幾天,已經好多了!她醒來之後我把你幫忙的事告訴了她,她讓我找你,可秦城這麼大要找一個人好比大海撈針,可沒想到我們又相遇了。」呵呵一笑,女孩一掠長發,微側身子又說:「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呢?」

「齊天林。」

「我叫竹子!那個….齊天林!」女孩站起身子,語氣嬌嗔的說:「我朋友她很想見你,她要當面感謝你,她現在就在旁邊的房間,你…」

本想拒絕,可這個叫「竹子」的女孩似乎知道林天奇不想過去,所以直接拽著林天奇就走。

第二次見面,彼此雙方都不了解,女孩卻有這樣的行為,這讓天奇有些愣然。不過,可以看得出來女孩比較單純,只不過看見自己這個曾給與幫助的人在猶豫,她擔心自己不過去罷了。

隨行的雅爾,神色一直處於平靜中!

右邊房間,據天奇所知,這裡可是一套房,價格遠遠比他和雅爾住的那間高多了,而少女她和她朋友卻住得起,這不得不讓天奇多看一眼,因為那日少女連給她朋友看病的錢都不夠。

可轉眼一想,華夏有錢人比比皆是,人家住得起那是有錢,不能與自己這個窮鬼做比較。

推門而入,名叫「竹子」的女孩客氣、熱情,把天奇和雅爾請進之後,便是從寬敞明亮的套房壁上取下兩瓶飲料。

「謝謝!」

道了謝,天奇打量房間之餘,和女孩竹子聊了兩句之後。女孩竹子便是起身去房間,不大會兒,天奇他們便看見在沙發側面一位藍衫女孩被竹子扶著走來。

一眼,天奇和雅爾便發現是那日昏迷的女孩。

天奇和雅爾聚光之後,看見被竹子扶著的女孩披著一襲輕紗般的藍衣,猶似身在青煙霧裡,她約莫十八九歲年紀,除了一頭黑髮之外,全身衣裳均是天藍色,面容秀美絕俗,只是肌膚間少了一層血色,顯得蒼白異常。

被扶著的藍衫女孩,蓮步尺度相仿,秀美臉蛋極為可愛;只是,她的眼珠似乎不會轉動,迎面走來,那雙纖纖玉手竟然抬起,試圖去感受身前是否有障礙物。

看到這裡,天奇和雅爾不禁扭頭對視!很顯然,他們已經看出藍衫女孩怕是看不到他們,兩人眼底的驚訝,一閃即逝,宛如夜裡天幕流星劃過。

這樣一位清秀可愛的女孩,竟然…

不管是天奇還是雅爾,心中都有些不忍,任誰看見這樣可愛的女孩,都會生出一抹憐惜之意。

房間空氣在藍衫女孩出現的時候驀然凝固,已被扶到灰色沙發坐下的她,似乎感覺得到出手之人的幫助的驚訝,但是還是淡淡一笑,衝天奇方向點頭。

「齊大哥救命之恩,菲琳銘記於心!」

她的聲音很清脆,宛如清晨剛出谷黃鶯那般悅耳。兩彎似蹙非蹙籠煙眉,一雙似喜非喜含情目。櫻桃唇角縱然帶著淺淺笑意,但態生兩靨之愁卻是觸目可見,嬌襲一身之病,嬌喘微微。

「舉手之勞,菲琳小姐嚴重了!」清冽眸子望著沙發對面女孩那比羊脂玉還要純白無暇的臉蛋,天奇斯莫如箭的眉頭輕皺,這個女孩子,給人的感覺,很可憐。

女孩聽著林天奇這富有磁性的聲音,她斷定林天奇絕不會超過二十三歲,她很聰明,可惜什麼都看不見,十幾年的黑暗對她來說,習慣了。

「菲林小姐,你的眼睛…」天奇是明知故問。

藍衫女孩淡淡一笑,身旁好友竹子神色頗為低落的說:「菲林很小的時候就這樣了,這些年找了跟多醫生來看,都說…」女孩輕輕搖頭沒有說下去。

聞言,天奇和雅爾沉默下來!藍衫女孩面朝天奇輕聲道:「也沒什麼吶,我都已經習慣了!對了齊大哥,謝謝你救了我!」

天奇淡淡一笑,沒說話。

女孩竹子從錢夾中掏出幾張鈔票,放到藍衫女孩玉手中,藍衫女孩起身摸著走到天奇面前,抿唇展顏道:「大恩不言謝,菲琳先把錢還了,恩情日後再還!」

一字一句間,女孩坦然相對,口齒清晰,在她舉手投足間,一種清逸之感慢慢擴散。天奇沒有說什麼,直接把錢收下,這才道:「菲林小姐不必客氣,我也只不過是剛好路過,不管是你還是其他人,我想我都會載他一程的。所以,不必放在心上!」

女孩輕然點頭,慢慢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竹子女孩凝望天奇平靜神色,笑嘻嘻的說:「齊天林你是來這邊旅遊嗎?準備什麼時候離開啊!」

「玩一段時間再走!對了,聽口音你們應該是北方人吧。」

「咯咯….我是龍州大學的學生,春節之後沒事我就去菲琳家玩。」竹子看了面帶笑意的藍衫女孩一眼,對天奇說:「因為菲琳什麼都看不見,十幾年來她都沒離開家門半步,她爸也不准她離開,這次我去她家,兩人一商量就悄悄溜出來了!」

香舌*一下粉唇,竹子女孩繼續說:「菲林身體一直都不好,累不得,所以走不了多長時間就會昏倒,那天我們剛好從羅甸縣準備來這裡,我們身上的錢快用完了,雇不起好的車子,馬車又太顛簸!菲林又說她想走走,可半路就昏過去了。」

聞言,天奇輕搖嘴角,星目掃過藍衫女孩,落在竹子身上。「你們兩個女子出門不太安全,如果遇到外人你們怎麼辦?」

「我們在這裡玩幾天就準備回去了!齊天林,你應該還是學生吧。」女孩朝天奇眨了眨眼,清澈眸子在天奇身上遊走,唇角掛著的笑意,調皮。

捏了捏鼻樑,天奇瞟了身旁雅爾一眼,道:「以前是,現在不是了!流浪人一個。」

「齊大哥你…能把你的聯繫方式告訴菲琳嗎,菲琳回家之後也要讓爸爸感謝你。」藍衫女孩修長睫毛閃動幾下,銀鈴聲線異常悅耳,任誰,聽到這清脆嗓音,都不禁心動。

「不必謝了!」

面對這樣一個清秀可愛的女孩雙眼看不見東西,天奇於心不忍,在藍衫女孩略微失落時,他看了竹子女孩一眼,輕和目光落在藍衫女孩蒼白的冰肌上,遲疑之後,抿唇說:「能讓我看看你的眼睛嗎?」

藍衫女孩菲林和好友竹子聞言天奇這話,均是一顫,她們能夠明白天奇的意思,但天奇如此直白,倒令她們愣過之後是疑惑。

「你是醫生?」竹子帶著疑惑的語氣,道。

「我的師父是江湖郎中,專醫疑難雜症,我從他哪裡學到一點點。」沒有過多的解釋,天奇扭頭望著柳眉輕蹙的藍衫女孩,道:「菲琳小姐願意一試嗎?」

「家裡一直都在給菲琳找醫生,不管是江湖郎中還是一流醫生,菲琳都已經試過了,即便沒有什麼氣色,但菲琳也不會埋怨什麼,如今齊大哥既然願意給菲琳一個機會,菲琳豈能不珍惜!」

說罷,她挽起右手袖口,露出皙白皓腕,並將玉手抬起。

或許是從小就失明的緣故,藍衫女孩顯得非常懂事,說話令人心生憐憫,但也就是這樣,讓人看見她之後更加覺得有清和感。 華燈初上,秦城的夜幕便是慢慢降臨!

酒店某層樓某房間中,林天奇靜坐落地窗,凝望高樓林立的秦城,今晚的月色有些清冷,天幕一輪彎月高掛,樓層之上便是一層薄薄青紗籠罩。

夜,顯然有些朦朧!

斗羅大陸龍神的遊戲 下午離開藍衫女孩所在房間,天奇就一直在沉思。陪伴左右的雅爾,卻是沒出聲去打擾。

經過把脈,天奇發現藍衫女孩的病不是自己想象那樣先天性失明,而是受到戰爭的影響,三歲的時候被濃煙熏噬導致眼角膜破裂。像這樣的情況,不難醫治,只要用藥物將眼角膜修復,又或者找一對好的眼角膜給藍衫女孩換上就會重見光明。

這種病對天奇沒有什麼太大的壓力,可他很疑惑藍衫女孩的心跳不但微弱,還時快時慢,竟然對生命沒有影響,這可真是稀奇。

藍衫女孩平易近人,就算他防備林天奇,但也沒有表現出來,為了感謝林天奇的救命之恩,黃昏的時候在酒店定了一桌子的美味佳肴。

飯桌上,雙方關係不再生疏,天奇也初步給藍衫女孩治療,開出了一系列的藥方。當時藍衫女孩雖然連聲感謝,但天奇卻是發現她們都是抱著死馬當活馬醫的態度。

是啊,失明十幾年的醫治完全沒有任何效果,放在誰身上都有失望。

……

雅爾沖了杯茶放在天奇身前,在葬牧和烈焰回來之後,她就起身回內室休息去了!

「奇少!」

瞧著天奇盯著窗外,葬牧叫了一聲,隨即兩大魁梧漢子坐了下來。

「今天收穫如何?」扭頭,天奇懶散的問,伸手端起茶杯,吹著冒起的熱氣。

房間內早已被葬牧和烈焰檢查過,沒有竊聽器也沒有監控。葬牧瞟了窗外萬家燈火一眼,望著街道上形形色色的人群,道:「關於『千羽社』內部情況我們難以入手進入,但整個秦城都是千羽社的實力,雖然還有其他零散力量,但對千羽社來說,入不了法眼。千羽社把持著秦城大大小小的商業和百分之九十九的娛樂場所;據情報,他們共有七個堂口,正式成員兩萬左右,外圍弟子怕是有三萬多,那日在步行街美食城出現的女人,她是浪潮酒吧的老闆,而這個浪潮酒吧屬於千羽社的千幻堂。」

烈焰補充著說:「這座城市是『千羽社』的實力沒錯,可其他小勢力也有好幾個,不知奇少你還記得那晚在街頭目睹小勢力火拚一事不?」

抿了口香茶,天奇回憶著說:「是不是一個叫『紅隼(sun)』一個叫『啄木鳥』的兩人,他們為了爭搶一家酒吧而打起來。」

「紅隼和啄木鳥都是秦城小勢力的老大,那晚紅隼敗在啄木鳥手中,我們剛好經過那間酒吧,啄木鳥以為奇少你是紅隼的人就對我們出手,一頓教訓,讓奇少你認識了紅隼。」

放下茶杯,天奇沉吟著道:「那個紅隼是個人物,年紀輕輕便是一隻擁有巨大潛力的猛獸,是個可造之才!紅隼敗在啄木鳥手中,不是因為他實力不濟,而是他的人數比啄木鳥少很多,又遭到暗算。」

手指摩擦著茶杯邊沿,在葬牧和烈焰的思索中,天奇神色冷漠,語氣清泠又說:「秦城完全屬於千羽社,別說在城內,就算在城外,你們覺得火拚事件逃得出他們的耳目嗎?」

烈焰抬眼望著噙著陰笑的天奇。

葬牧似乎明白了什麼,驚道:「奇少你的意思是,這是千羽社放任不管,目的就是讓他們這些小勢力互相殘殺,他們也省得麻煩?」

「還有其它解釋嗎?」

望著天奇幽暗冰眸,葬牧眉頭緊皺搖頭,烈焰語氣冷淡的說:「如果是這樣,那晚我們出手自,就會引起千羽社的注意!」

「情報組第二季手下大將『冰刃』兩天前就傳來消息,說有人查我們幾個的資料!」

一聽,葬牧和烈焰相視一眼,剛毅神色露出一抹驚色,隨即平靜下來!奇少既然收到這樣的情報,那麼千羽社就算查下去,怕也得不到真實的資料。

兩人暗暗鬆了口氣!

天奇沉吟之後,語氣古怪的開口:「我們的時間不多,千羽社既然給勢力範圍內的小幫會玩陰的,這對我們來說是個機會。」目光移到烈焰冷漠的臉龐上。「那晚一事,可以看得出啄木鳥這個人心胸狹窄,凡是想要我林天奇腦袋的,也要承受被我斬首!」

「我這就去把啄木鳥幹掉!」

揮手遏制烈焰,天奇輕笑著搖頭。「他當然是要殺,但不是現在!葬牧,說說啄木鳥的事。」

摸出煙盒,葬牧給天奇和烈焰一根,他點燃猛吸一口,煙霧繚繞在其剛毅臉龐。「啄木鳥和紅隼都是本地人,幾年前為爭一個女孩就火拚過,當時千羽社的牧天羽出面干涉,把那個女孩殺了,啄木鳥和紅隼雖然停止爭鬥,可他們都對牧天羽不滿。」

「牧天羽?」

「哦…就是那晚我們在美食城,給奇少你送名片的那個!」葬牧解釋之後,夾著火星忽明忽暗的煙頭,繼續說:「牧天羽在千羽社是什麼身份,時間倉促我和烈焰查不到!但底層混混都說牧天羽是個心狠手辣的女人。」

見天奇只是玩弄手中的香煙,並沒有點煙,葬牧把打火機遞上,烈焰接著葬牧的話說下去。「關於千羽社我們得到的消息太少,但那些小勢力,以啄木鳥和紅隼的實力最強,但因兩人一直不和,其他四五個小勢力也都看著他們鬧!這一次兩人大動干戈,酒吧只是他們的一個借口。」

天奇手捧茶杯靜靜的聽著。

烈焰點燃香煙之後,繼續說:「這些年啄木鳥和紅隼一直都想機會把啄木鳥幹掉,可千羽社那邊不知為何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據說是十天前,紅隼在夜總會被人襲擊,他懷疑是啄木鳥乾的,揚言要剷除啄木鳥,可啄木鳥身邊都有人保護,紅隼沒有機會。」

葬牧鼻孔冒著青煙淡淡的說:「啄木鳥這人好色,經常在秦州大學包養大學生,但近幾個月來他似乎迷上秦州大學一個女學生,那個女孩現在直接住在他私底下買的別墅里;但也因為這事,女孩之前的戀人一蹶不振。」

「金錢的誘惑下,很多大學生是抵制不住誘惑的。」嘆息一聲。卻聽葬牧說:「誰說不是呢!被啄木鳥包養的女孩,之前是同系某男生的女朋友,這件事發生之後,那個男生不但備受傷害!還被啄木鳥派人揍了一頓。」

天奇劍眉輕皺,沒有接話,似乎這件事讓他想起了遠在京都的夏妍。

「奇少,那個被傷害的那個男生是邊陲來的,今年雲州麗城江城中學考過來的!」烈焰曾聽說林天奇是邊陲的人,也聽林峰無意間談起過天尊是江城中學畢業的。

果然,聽到是母校畢業學生,天奇眼孔不由一凝,清冽黑眸盯著吸煙的烈焰。 重生巔峯時代 「有資料嗎?」

「沒繼續查下去,如果奇少需要,我馬上就查!」

點點頭,天奇沉默下來!對於邊陲來的人都是老鄉,何況還是同一屆畢業的,秦州大學在華夏來說算得是有名氣的大學,他們的錄取分數對於雲州麗城來說,沒有五百五十分絕對進不來,而他林天奇是麗城學子中的一塊奇葩,對於那些高分的同學的來說,他基本上都認識,而且今年高考中,老計說班上的有個同學就在秦州大學,天奇真的不希望就是他。

烈焰起身離開繼續查,天奇沉吟之後,對把玩指甲刀的葬牧說:「啄木鳥不是包養了一個女孩嗎!今晚辛苦一點,把那個女孩的住處以及啄木鳥的行程掌握,等我的命令!」

「好!不過奇少,就我們幾個人在秦州,萬一真出了什麼事不好,我覺得還是調一批兄弟進來,那樣的你的安全就有保障了。」

「此事我會安排!」

葬牧點點頭,掐滅煙頭後為自己倒了杯茶,咕咚咕咚喝完就起身離開了! 。

薄冰和凍土恍然隱退的時候,春天就開始瀰漫蓄足已久的迷人氣息了。

當清晨的第一縷陽光刺破天空時;當小鳥發出啾啾叫聲的時候;當人們大多都在熟睡的時候,秦州大學校園內行走著匆匆忙忙的纖纖學子。

秦州大學,華夏有名的綜合性大學,師資力量雄厚。

校園裡,到處都是春光明媚的景象。

某男生公寓樓下,柳樹抽出了細細的柳絲,上面綴潔了淡黃色的嫩葉!一排一排,佇立在微風中搖擺。

四樓,一高個子男生立在窗戶前,迎著初升的太陽,望著樓下抱著書本來來回回的同學,他感覺一切都好迷茫,自從那個女孩離開他之後,體內一股莫名的氣息被抽走,使他失去方向感。

佇立在窗前,涼風漫過碩健身子,他的神色似曾低落,一抹淡淡的憂傷在黑色的眼瞳上劃過,昔日那個陽光的人,如今變得滄桑起來。

「楊恆,早餐我帶來了,趕緊吃,他媽的不就是個女人嗎!」身後響起怒意聲,楊恆嘴角輕揚,轉身道:「你小子是站著說話不腰疼。」

「行行行,老子多管閑事!」 長陵 同學撇嘴,隨手一揚,不滿的看了神情哀傷的楊恆一眼,狼虎吞咽的吃起了早餐。

見狀,楊恆嘴角泛起一絲笑意!上前坐在自己的床位下,打開飯盒望著全是肉,濃眉不由一皺,抬眼望著對面好友。「你一個月的生活費多少,哪來的錢給我買這些?」

「有得吃你就偷著樂吧,還管那麼多幹嘛!」他白了膚色黝黑的楊恆一眼。嚼著一個包子含糊不清的說:「今天三八節,為了省點生活費,我這不是去女性窗口搞了一點嗎!」

咳咳咳….

楊恆鬱悶的咳嗽起來!又聽對面好友說:「有便宜不佔他媽的就是混蛋,所謂混蛋就是餛飩加雞蛋!」

朝咧齒偷笑的好友豎起大拇指,在好友得意之時,楊恆拇指倒轉。「連套套,晚上恆哥請你吃餛飩,外加一根火腿和兩個滷雞蛋。」

「噗…..楊恆,老子叫連濤濤,不是連套套!火腿和兩個滷雞蛋他狗日的一個人吃吧。」聲線猛然提高已給分貝,連濤濤嘴角蠕動著補充一句。「別讓老子打擊你!」

兩人斗著,這頓早餐卻也吃得開心,可連濤濤卻知道楊恆心中還在想那個小賤人。

「唉…楊恆,樓下宿管那裡正有人查你的寢室號!」

側臉,望著走進寢室的室友,楊恆疑惑的問:「找我的?不可能吧!」

「是找你的。」室友語氣肯定,坐在寫字桌前,擔心的說:「我擔心是啄木鳥的人,所以沒領他上來,你先避避,那些人都是亡命之徒,惹到他們對你沒好處。」

提到啄木鳥,楊恆神情獃滯幾秒。隨即,一團火焰在黑瞳中驀然燃燒,握著筷子的手緊了緊,嘴角也在顫抖,眼角推擠起來的,是仇恨。

「狗日的啄木鳥,欺人太甚!」連濤濤一拍寫字桌,憤憤不平的吼了起來。

楊恆有些委屈,他知道啄木鳥是秦城的一霸,不但搶走了自己的女朋友,前些天更是讓人打了自己一頓,若不是連濤濤及時找到校方保安,自己不死即殘。

「楊恆,你先避避,這裡我給你頂著。」連濤濤出聲道。

楊恆搖搖頭,神色不怎麼好看。

而在這個時候,在他們寢室外的走道上,一休閑男孩正望著門牌號,確定是這裡之後,他走了過來。

「請問這裡是楊恆的寢室嗎?」休閑裝男孩站在寢室門前,出聲禮貌的問。

「不在…哪兒來的往哪兒滾。」

連濤濤看都不看一眼直接出聲,語調帶著怒意。倒是楊恆,聽到聲音的他,感覺有點兒熟悉,在側面之後,神色倏然僵住,身子連連顫抖,瞳孔也是瞬間增大。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