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木兮剛要進醫院,就看到一個年邁穿著保潔服的老人正用顫抖的雙手拿著掃把清掃著地上的垃圾。

2020 年 10 月 29 日

那眼熟的身影引起了木兮的注意,走到電梯門口的木兮,盯著老人的側臉看了好一會,「管平?」

聽到有人叫他,管平猛地回頭對上木兮驚訝的眼神,「木小姐?」

「你怎麼會在這裡?」而且,管平的樣子看起來過的並不好,才離開紀公館多久,就老了許多,滿臉滄桑。

「我在這裡做義工。」

在這裡做義工?木兮抬頭看了眼即將到來的電梯想起什麼,「我要去看老夫人,你一塊來嗎?」

聽到要去看老夫人,管平的眼睛瞬間亮了,但很快眼裡的欣喜就隨著現實暗淡下來,「不了,我已經是被掃地出門的人,沒資格再出現在老夫人那裡。」

「如果你有興趣的話,要不要考慮來江山一號?」

「去江山一號?」很顯然,管平很意外木兮的話,在他被趕出紀公館后,根本沒有人再願意跟他來往,木兮是第一個。

「是啊,江山一號那麼大,就孫嬸和佟管家,兩個人也忙不過來,如果你願意來的話,我會很開心……」

「木小姐,我不是乞丐,我有地方住,我也有積蓄,你不用可憐我的處境,我只求能借著在你那裡去看看老夫人。」

看來,一開始,是她沒考慮到管平的感受才在無意間傷了管平的自尊心,「希望,你能教教佟管家一些更專業的管家知識,作為回報,你可以住在江山一號,你覺得怎麼樣?」

管平看著木兮想了一會才點頭,「我很樂意替你調教你的管家,不會讓你失望。」

「謝謝。」管平不管別人的目光,骨子裡從頭到尾都保持著那份屬於自己的高傲,這一點,值得她學習。

「木小姐,你先去,我一會就到。」

「好。」

木兮搭乘電梯到了老夫人所在的那層樓,木兮敲門時,房內傳來駱知秋的聲音:「請進。」

開門進去后,駱知秋對前來的木兮感到好奇,「木兮,你怎麼來了?」

「我來看看老夫人。」

「快請進。」

木兮離開后,去更衣室拿自己衣服的管平,用手摸著這身許久未穿的衣服。

自從他離開紀公館以後,就再也沒穿過了。

在她面前,穿上最整潔的衣服,是對她的尊重。

這一絲不苟的扣子和嚴謹的領口,猶如他這一生對她保持的距離,以及從未忘記的本分。

哪怕,他不是紀公館的人了,他也得遵守幾十年前,自己為了她穿上這一身衣服的使命。

木兮和駱知秋聊著天的時候,房門敲響了。

木兮猜想應該是管平來了,「夫人,還有一個人要來。」

「是誰?」

「請進。」

病房門打開,一身西裝打扮乾淨整潔,和剛剛截然不同的管平出現在房間。

「管平?」駱知秋目光驚訝,看了眼管平又望了眼木兮。

「他是我請給佟管家的老師,因為我還要去找紀總,所以,就麻煩他替我在這裡照顧下老夫人。」

管平的情況,她了解,她也想過請管平回來照顧老夫人,可是,她擔心自己請管平回來,會被人利用這件事做文章,沒想到木兮居然請了管平。

看來,木兮真是個心地善良的人,難怪老四會喜歡木兮。

「沒問題,你有事就去忙吧。」

「謝謝,夫人。」不知道為什麼,駱知秋對她的的態度,好像比以前好了不少。

路過管平時,木兮回眸看了眼病床上的老夫人後壓低聲音說道:「我走的時候再給你電話。」

「是。」

管平側過身目送木兮離開后,當他正要跟駱知秋打招呼時,駱知秋也跟著出去了,「這裡就麻煩你了,我去吃點東西。」

「謝謝,夫人。」他知道,駱知秋離開是為了給他一個能和老夫人獨處的機會,這一次從紀公館離開后,再遇到這些人,他的心不知為何會變得更加脆弱,無時無刻都在感動。

管平深呼吸一口氣,走到病床邊上用手捋著蓋在老夫人身上的被子,和往日一樣照顧著老夫人。

在木兮搭乘電梯下樓時,高博文送昏倒的方朵去醫院。

站在房門口的高博文來回踱步,眼神有些擔心,看到帘子拉開了,高博文立即過去問道:「醫生,人怎麼樣了?」

「我看,她是太疲勞,加上孕期沒有注意飲食才會導致暈倒。」

「孕期?」方朵懷孕了?

「是,已經有三個月了,為了胎兒和母親的健康著想,我建議你們要按期做產檢。」

「三個月?」聽到這個消息的高博文開心到重複一遍后,無法壓制住自己那興奮的情緒,用力抓住醫生的肩膀,「她真的懷孕了?」

「是的,她懷孕了。」看到高博文那麼高興,並不像某些還未結婚聽到有孩子要打掉的人,醫生也跟著開心,「現在就可以回家休養了。」

「謝謝,醫生,謝謝醫生。」高博文主動和醫生握手后,正要掉頭回去找方朵兜里的手機就響了。

一臉笑容往回走的高博文,看到來電顯示人以後,臉上的笑容瞬間僵硬,拿著手機轉身往外面走。

醒來的方朵,正好聽到高博文的手機響了,看到高博文拿著手機出去接電話,從床上下來的方朵穿上鞋子跟著高博文出去。

「喂?」在心情那麼好的時候,接到這通電話,讓高博文心情特別不爽。

「我有件好事要告訴你。」

「說吧。」高博文說話的時候,往外走,站在圍欄邊上,往下看正好看到從外面進到大堂的尋夏。

「我……」抬頭的尋夏一眼就看到了站在自己上方的高博文,沒想到高博文居然在這裡,看來,真是緣分啊,「你下來再談。」

居然被她看到了,「我這邊有事,不方便下去,就電話里說吧。」

「好吧,你不用下來,我現在就上去找你。」說完后,尋夏掛斷電話直接往右邊的扶手電筒梯走去。

這個女人,居然聽不懂人話!高博文氣得收了手機,恨不得把尋夏當場辦了,擔心方朵會醒來,高博文回頭看了眼身後。

偷聽到高博文打電話的方朵在高博文回頭時立即找地方躲起來。

高博文到底是在跟誰打電話?

此時的方朵,思考的方式已經和從前完全不一樣,從以前懷疑高博文是不是跟誰密謀做什麼事,到現在,一懷疑就是懷疑和高博文聯繫的人是不是上回她發現的那個女的。

挨著牆根站的方朵,吃醋到咬著唇,握拳用力砸牆根。

這個薄情寡義的男人!

真該千刀萬剮!

她絕對不會對高博文手下留情!

下樓的木兮,想起自己忘記拿筷子了,打算去一樓服務台要個筷子,升降梯等不到,打算搭扶手電筒梯的木兮,一出來就看到搭乘扶手電筒梯上樓的尋夏。

尋夏?

目光順著尋夏的方向看過去,木兮望見尋夏上到五樓后和一個男的肩並肩走了。

那個男的好像是高博文。

她不會眼花吧,怎麼會把那個男的看成高博文。

為了證實自己沒眼花,木兮趕緊追過去,到五樓后,木兮按照自己剛剛看到的方向走過去,但是一路上都沒找到尋夏的身影,不在這裡,難道在樓梯間?

懷疑有這個可能的木兮往安全通道口走去。

正在尾隨高博文和尋夏的方朵,聽到腳步聲,方朵躲到門后,在四樓的安全通道門關上后,透過縫隙,方朵看到了從五樓下來的人。

木兮?

她怎麼會在這裡?

看了眼三樓樓梯間的方向,方朵擔心木兮會被高博文和尋夏發現,想要做出一些事情讓木兮離開時,就聽到樓梯里傳來高博文怒責的聲音:「馬上打掉!」

「之前趙持綁架木兮的事,你別以為網上沒什麼人議論,大家都在暗地裡說這事,他們都認為是沈氏對木兮下的手,你以為紀澌鈞會放過沈家?對,他現在是失勢了,但以他和南家的關係,有了南家的支持,他很快就會奪回管理權,他第一個就拿你開刀,殺雞儆猴震懾沈氏。」拉著高博文的手,「所以,這個孩子,可是你的保命符,我爺爺那麼疼愛我,一定會看在這個孩子的份上,幫你的。」

這句話是有點道理,上回尋夏說幫他,南家那邊就立即有動作了,可是他也有顧慮,「如果讓馬家那邊知道了,恐怕不會放過我,這個風險太大了。」

「你放心,馬家那邊的財務出現了問題,我想不用多久不用我跟我爺爺說,我爺爺也怕南家被馬家連累,會主動讓我跟姓馬的離婚。」

「這事屬實?我怎麼沒收到消息?」

「內部消息,你一個外人怎麼會知道,再說了,姓馬不久之前才給我發信息,讓我給他借點錢,我為了跟他離婚,和你在一起,我可是把南家給我的嫁妝都給了姓馬的,就是想讓我爺爺因為這件事生氣,這裡面還包括一塊價值不菲的地皮呢。」 路紫蘇點點頭:"我也知道不值得啊,只不過,這個水如煙,真的太可恨了,你都不知道,我聽凝煙說,她小時候,本來叫妞妞,結果,這丫頭剛上二年級,就哭著喊著,非得要叫妞妞,大人們都依了她,凝煙只能改了小名,叫囡囡,可是,這還不算完,她便開始搶凝煙的東西,玩具衣服,什麼都搶,她比凝煙小一歲,凝煙也只能讓著她,你都不知道,聽到凝煙給我說這些的時候,我有多生氣!"

看著路紫蘇義憤填膺的樣子,雲逸伸手揉了揉她的頭髮安慰道:"好了,你也別生氣了,氣大傷身,你讓水凝煙以後,在她那個堂妹面前,強勢一點就行了,俗話說,人善被人欺,她那個堂妹,八成是覺得她好欺負!"

路紫蘇點了點頭:"嗯,我知道了!"

雲逸笑了笑:"這就對了,你雖然心疼水凝煙,但是,你不能代替她,一些事情,你只能從旁提醒,最終做決定的,終究是她!"

路紫蘇點了點頭,肚子發出了一聲咕咕聲。

路紫蘇尷尬的看了雲逸一眼。

她今天晚上,心情不好,所以也沒有吃多少東西。

結果在雲逸面前,肚子咕咕響起來。

路紫蘇頗有幾分無地自容:"那個……我可能肚子不舒服。"

雲逸笑道:"不舒服就吃點東西暖一暖,正好我也餓了,能不能借你家廚房,做個飯呢!"

路紫蘇點了點頭:"當然可以,只不過,我不怎麼會做飯……"

雲逸搖了搖頭:"沒關係,你去一旁玩手機吧,等飯菜好了,我叫你吃飯!"

路紫蘇點點頭:"好!"

雲逸說做就做,他打開冰箱看了看,路紫蘇的冰箱里,空蕩蕩的,除了幾盒酸奶,孤零零的放在裡面,其他什麼都沒有了。

雲逸在碧水小區住過,他知道,小區門口不遠處,就有一個大型超市。

他對著房間的路紫蘇喊了一聲:"我出去買菜,你好好帶在家裡!"

雲逸說完,他順手拿上門后掛的鑰匙,出了門。

雲逸買菜速度很快,他花了不到十五分鐘,就買了一大堆菜,回到了公寓里。

他還記得,以前的路紫蘇,喜歡吃麻辣的,特辣的那種食物。

他今天特地買了魚,打算做一個水煮魚,然後,再做幾道配菜。

不過,主要都是麻辣為主。

因為,雲逸記得路紫蘇喜歡。

雲逸在廚房忙活的時候,路紫蘇站在門口看了看。

沒想到,雲逸的動作熟練,看起來真有幾下子。

"沒想到,你說做飯,是來真格的,我還以為,你是說說而已,我記得,你以前也不會做飯啊!"路紫蘇有一搭沒一搭的說著。

雲逸一邊忙活,一邊笑著說:"我在國外的時候,吃不慣那邊的飯菜,久而久之,我也學會了做飯,而且,味道還不錯,一會你可以好好嘗嘗!"

路紫蘇點了點頭,臉上帶著一絲淺淺的笑意:"這麼看來,我是有口福了!"

雲逸淺笑了一聲,似乎對自己的廚藝,很有信心。

路紫蘇看著無聊,一個人回房間看書了。

她也沒有想到,白天還尷尬的局面,晚上就這樣輕而易舉化解了。

曲綺羅最近在看金融管理的書籍。

她深知,在基層鍛煉的同時,她也不能落下學習公司管理的基礎知識。

雖說空有紙上談兵,沒有真正的本事不行。

但是,要想真的練就一身本領,那還是需要基礎知識,作為強大的後援。

路紫蘇看了大概一小節,雲逸的晚飯就做好了。

路紫蘇聞到香噴噴的味道,她開心的跑出房間。

只不過,看到桌上一片麻辣通紅。

路紫蘇清晰的感覺到,自己的胃狠狠地抽了抽。

她現在有嚴重的胃病,因為當年雲逸離開后,不按時吃飯,又想不開,自殺了一次,洗了胃。

現在的胃,脆弱不堪一擊,她只能小心翼翼的呵護著,不然,稍不注意,它就疼的讓路紫蘇窒息。

雲逸端著最後一道菜出來,他看到路紫蘇的表情有點奇怪。

他忍不住開口:"紫蘇,你怎麼了?是不是哪裡不舒服?還是,看著菜沒有胃口!"

路紫蘇趕緊搖搖頭:"都不是,飯菜很好,看起來也很可口,就是……"

雲逸看路紫蘇的神情猶豫,說話結結巴巴的樣子。

他忍不住著急:"就是什麼?紫蘇,你別為難,你到底怎麼了,你趕緊說謊啊,你這樣,弄得我心裡忐忑不安,很著急!"

路紫蘇突然笑了一聲,大大咧咧的搖頭:"沒什麼,你想多了,我能有什麼啊,就是看到這一桌飯菜,忍不住想起一些事情而已!"

雲逸還是有點不放心,他看著路紫蘇,懷疑的問道:"你說的是真的?"

路紫蘇點點頭:"真的,千真萬確!"

雲逸立馬開心起來。

那麼清冷疏離的人,此刻卻開心的像個孩子。

路紫蘇心裡有點難受,她卻盡量不讓自己表現出來。

雲逸給路紫蘇盛了米飯,兩個人面對面坐在餐桌前,吃了起來。

路紫蘇覺得,自己一定是在找死。

她明明知道自己的胃是什麼情況,可是,她卻不願意打破這樣美好的氛圍。

她和雲逸,已經有多久,沒有好好的,單獨坐在一起,吃過一次飯了。

所以,她真的很想珍惜。

儘管路紫蘇一直在不停的吃米飯,可是,架不住雲逸熱情,一個勁的給她夾菜,讓她嘗嘗自己的手藝。

吃了一會,路紫蘇感覺到胃已經不舒服了,她的額頭有冷汗冒出。

雲逸擔心的看著她:"紫蘇,你怎麼了?額頭一直冒冷汗,是不是體虛?我們要不要去醫院看看!"

路紫蘇搖搖頭:"不用了,可能是太辣了,所以辣的出汗!"

路紫蘇說完,還笑了笑。

雲逸看著路紫蘇精緻的小臉,他有一種錯覺,路紫蘇並不是真的開心,她的笑,看起來很為難。

雲逸站起來,走過去,給路紫蘇接了一杯溫水:"你先喝一點水,緩一緩吧,不能吃就算了,我一會收拾一下就行,其實,我前幾年抽煙喝酒,弄得胃也不好,現在不是很能吃辣,我主要是想到,大學的時候,你那時候很愛吃麻辣的東西,我想親自做給你吃而已!"

路紫蘇點了點頭:"我知道,我明白你的意思,只不過,今天可能是肚子不舒服,真的吃不下去!"

雲逸擔心的看著她:"那你多喝點水吧,應該能好點!"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