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有次我跟大金牙約活,這傢伙,還當着客戶的面喊了一次“九連寶燈”。

2020 年 10 月 28 日

看到了街機室,我指着大金牙揶揄:九連寶燈!

大金牙頓時羞紅了臉,讓我別提當年的事。

話說這次,感嘆號要找的人,就在這街機室裏面。

他走到了其中一個賭.博機很多的地方,進了裏面,對一個正光着膀子玩的男人說話。

那男人,紋身紋得花花綠綠的,和個斑馬似的。

接着,那斑馬又看了我們一眼,直接不耐煩的對我們揮手,嘴裏說着:走走走,今天沒心情跟你們說話。

我看那斑馬似乎不是很友善,我氣勢洶洶的走了進去。 進去後,我直接從口袋掏出錢包,拿了五千塊的現金,摔在了那個機器上面:夠你輸的嗎?

其實我知道這斑馬爲啥不耐煩,其實無非是輸了錢,心裏不痛快。

我掏出了一把票子,拍在他面前。

他立馬換了一幅模樣,對我點頭哈腰的:喲,老闆,有啥事?

我看了感嘆號一眼。

感嘆號立馬跟我介紹,說這斑馬叫“阿金”,這一片,玩得挺開的。

這混社會的,大部分愛吹牛逼,果然,阿金聽了感嘆號的奉承之後,立馬都不知道自己信什麼,叫什麼,坐在遊戲機旁邊,跟老闆喊了一聲:老闆……上分。

說完,阿金還恬不知恥的直接在我拍在他面前的那對錢裏,拿出了五百。

一個小姑娘拿着生鏽的鑰匙,在遊戲機上,上了“五百分”,同時拿走了那五百塊錢。

阿金問我:老闆,有煙沒?

“有!”我掏出了煙盒,遞給了阿金一根菸。

阿金一邊打着遊戲機,一邊問我:找我什麼事?

“幫我找個人。”我對阿金說。

此時,我兄弟們也都圍了進來。

阿金哈哈大笑說:找人?找我就找對了,這邊誰老子不認識……麻痹的,又輸了五百塊!

他又一招手:上分,上分,這次上一千塊的!

我給他的那筆錢,又少了一千。

阿金繼續讓小姑娘給他上分。

他點了根菸,玩得津津有味,閒得無聊,才問我:找誰啊?

“找你們這裏最狠的老大。”我對阿金說。

阿金彈了彈菸灰,白了我一眼,冷笑道:最狠的,那就潘哥咯,潘哥是城區裏最兇的,我都怕他。

“帶我去找他。”我讓阿金帶我去找“潘哥”。

阿金搖搖頭,說:先不着急,這潘哥日理萬機的,那是什麼時候都有空嗎?啊……老闆,說句實在話,你們估計是崇拜我潘哥,沒事,晚上請我吃個飯,我再帶你們去,一定帶你們去見見城區最兇的潘哥。

說完,阿金繼續開始打遊戲機。

我心裏有點發怒了,這阿金,果然是個滾刀肉。

還想我請他吃飯?

我再次從口袋裏面,掏出了一千塊,放在了遊戲機上,說道:再給你一千,這錢,算我請你吃飯了。

阿金又一擡頭,哈哈笑道:喲,喲……你小子上道啊!是真上道,行,我再玩幾把,帶你去!

說完,阿金又讓小姑娘把剩下的錢,全部變成了遊戲機上的分數。

這小子又玩了一個小時,我感覺我的忍耐,已經到了極限,我感覺這傢伙是在玩我們呢。

這時候,阿金突然一拍我的肩膀說:兄弟,再給掏五千,我再玩半個小時,一定帶你去見潘哥……真的,潘哥晚上就在銀座酒吧泡妞,我帶你去,絕對找得着。

“嘿嘿。”我笑了笑,再次打開了錢包,從裏面拿出了最後的三千塊現金,遞給了阿金。

阿金頓時嘻嘻哈哈的過來接錢。

“還真接!”

我直接一把錢,摔在了阿金的臉上,把他打翻在地上。

同時,我伸手揪住了阿金的頭髮,往遊戲機上面猛撞了三四下後,像提一個小雞仔似的,把他提溜了起來。

而這時候,周圍往遊戲機的人,全部站了起來。

遊戲廳裏的氣氛頓時劍拔弩張了起來。

其中有人已經操起了長條凳。

喬拉突然一拳,砸在了牆壁上。

堅硬的牆壁,頓時出現了一個大洞。

喬拉小露一手,其餘的小流氓都灰溜溜的自動離開了遊戲室,整個遊戲室裏,就剩下我們幾個和我手中的阿金。

感嘆號上去給了阿金兩三個耳光,罵道:你特麼知道這是誰嗎?讓你帶個路,你特麼嘰嘰歪歪的,耽誤我們時間!

“我問你!你拿了我多少錢?”我問阿金。

阿金有些欲哭無淚,說道:好幾千!

“是幾千?”

“忘了!”阿金已經帶着哭腔了。

我一耳光上去:打遊戲機你沒忘啊!你到底認識不認識潘哥?

“認識,認識,真認識。”阿金連忙拿手擋。

我問到:那特麼的在哪兒?

“我也不太清楚,我就是……我就是……我就是他手下的一個馬仔,哪兒知道那麼多。”阿金有些躲閃。

“那你現在給我打電話,打給你認識的人,讓你認識的人,在打給他認識的人,潘哥,我一個小時之內要見到,不然!”

一把將阿金的腦袋,摁在了遊戲機的控制盤上:不然那六千塊錢不要退了,我砸了你這隻手!

對付這些小流氓就得來硬的。

果然,這阿金頓時變得十分熱情,拼命的打電話,拼命的打電話,最後,他告訴我……潘哥在武當國際酒店裏跟朋友喝酒在。

“給我滾。”我直接把阿金扔到了地上,帶着兄弟們離開了。

感嘆號給我豎大拇指,說還是我有辦法。

我去,不是開玩笑,這樣的小流氓,我真沒少接觸,他們什麼德性,我還能不知道?

感嘆號帶着我們,上了武當國際酒店。

到了酒店,我直接到了前臺,掏出了我的警官證(韓莉曾經給我的),直接唬那前臺:警察辦案,潘哥在幾樓?

“二……二樓,左拐第一間。”前臺說。

我點點頭,帶着人上了二樓,到了那房間門口,我狠狠的一蹬,直接把門給蹬開了,裏面的人,全部蹭的一下,站了起來,

不過我的耐心,早就在揍阿金的時候,消耗殆盡了。

我現在根本沒耐心。

那些人一站起來,喬拉和祁濤、胡糖,幾秒鐘時間,全部撂倒。

管他們是拔刀的,還是抄酒瓶的,全部撂倒,一個瞬息之間。

唯獨坐在主桌上的,我們沒動,那是潘哥。

我坐在了潘哥的旁邊。

潘哥好歹是見過世面的,這時候竟然還沒發抖,真是聲音有些顫抖:兄弟,你混哪一路的?

“哪一路都不混,我就找你。”我對潘哥說道。

潘哥仔細的打量了我一陣後說:不過,我是真不認識你啊,兄弟,你可能尋仇,找錯了人!

“廢話,我小李爺尋你仇?你瞅瞅你那樣!”大金牙叼了根菸,罵道。

潘哥咬緊了牙關,點頭:那是。

我對潘哥說:我是來和你談生意的。

“談什麼生意?”潘哥立馬抓起煙盒,給我塞了一根菸。

我問潘哥:你小弟多不多?

“多!”潘哥說:我小弟有一千多個,還有飛車黨。

“好!”我直接排除兩張圖,這兩張圖都是喬拉畫的。

一個是空空道人,另外一張,是阿修羅夫婦。

我把這兩張圖,遞給了潘哥,說道:給我找到這兩個人……我給你一筆錢。

“多少錢?”潘哥問我。

我說十萬。

“行。”潘哥立馬和我握手,當他得知我們不是尋仇的,估計心裏已經全是喜悅了,現在那叫一個高興啊。

我問潘哥——什麼時候能找到。

潘哥說:不是跟你吹牛逼……明天一早,到我家裏找我要線索……事情三天之內給你辦好,絕對的!

“成!”

我帶着兄弟們離開了。

不夠,潘哥明顯食言了。

因爲第二天,我們幾個,去了潘哥給的線索。

這哥們,住在城區邊緣的一棟別墅裏面。

我們到了別墅邊上,我給潘哥打電話,結果打了好幾遍,都是忙音。

“奶奶個熊的。”我感覺潘哥是在忽悠我,我對周圍的兄弟們說道:闖進去看看。

昨天阿金耍了我一道,現在潘哥又耍我一道嗎?

都說這出來混的講義氣,可現在看,出來混的,沒一個講義氣的。

我們怒氣衝衝的踩進了別墅裏面,然後我們在喬拉的帶領下,橫衝直撞,一直衝撞到了這棟別墅的第三層。

剛剛上樓。

我感覺一陣淒厲的冷氣,直接蔓延到了我們身上。

“陰氣!”

我直接說道:這個潘哥,不簡單,大家小心點。

我們一直往別墅裏面走,在走到最裏面的一個房間門口,我對着那道門,狠狠的一腳。

轟!

那道門被蹬開了。

我們看到了潘哥。

不過,潘哥不是躺在牀上,也不是坐在座位上,而是……而是被一根巨大的鐵索,吊在了天花板上。

鐵索的一頭,有一個掛鉤。

那掛鉤,穿透了潘哥的脖子,直接把潘哥斜斜的掛了起來。

嚇死人。

“這特麼是尋仇?”大金牙問我。

他怕這潘哥,是死於黑道尋仇。

我搖了搖頭,說誰知道呢,我走到了潘哥的屍體下面,仔細看了看。

我發現,潘哥的皮膚,有成百上千條,細細的口子,那口子,不走進了看,絕對看不出來,像是皮被崩開了一樣。

我突然眯了眯眼睛,對着身後的兄弟們喊了一聲:往後撤!

我們幾個人,全部往後面撤退。

而這個時候,潘哥的屍體,突然膨脹了起來。

“注意,不是江湖尋仇,有陰術。”我對兄弟們吼道。 我對兄弟們吼道,說這潘哥的死,絕對不是江湖尋仇,這是陰術。

我們幾個,都往後面撤了一些後,那潘哥的屍體,突然膨脹了起來。

接着,我聽到了噼噼啪啪的聲音。

我就看見,潘哥的屍體,膨脹得血肉模糊的,那屍體的皮,一層層的裂開。

“這是什麼鬼?”

大金牙問我。

我搖搖頭,這誰知道潘哥到底是中了什麼邪門歪道。

緊接着,在潘哥的身體,膨脹到像一個皮球一樣的時候,忽然,我看到潘哥的眼睛、鼻子、耳朵裏面,開始冒出了一團團的頭髮。

那些黑色的頭髮,噴發出來的速度極其的快,沒多大功夫,直接把潘哥給包裹成了一個巨大的黑色球球。

沒過幾分鐘,那黑色的球球裏面,滲透出了紅色的血液。

等那黑色的毛髮,全部褪去,那潘哥,只剩下一根骨架,被歪歪的吊在了天花板上。

“這……。”我這才走到了潘哥的屍體下面,仔細打量了一陣,同時我鼻子不停的聞着。

我聞到了很重的鬼祟味道。

“不是陰術,是這房間裏面有鬼祟。”我說道。

奶糖也說:沒錯,這房間裏,煞氣很重。

我立馬扭頭,看向了這個臥室裏面的牀,說道:那鬼祟,住在牀裏面?

“唉,小李爺,你以爲這鬼祟,都是三歲小孩子嗎?遇到了人,就躲在牀下?”大金牙說。

我搖搖頭,說這鬼祟不是藏在牀裏,而是住在牀裏。

“住?”大金牙着重的把“住”這個詞,說得更大聲了。

我點頭說:沒錯……就是住,住在牀裏面,這裏面住的鬼祟,估計是潘哥的老婆!她是個死人!

“他老婆死了?”大金牙又問。

“他老婆一直沒活過。”

我指着牀說:潘哥和他的老婆,結的是陰婚。

嘶。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