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有人則驚呼,「什麼,天聖界真的存在!」

2021 年 1 月 8 日

還有人握緊了拳頭,「果然如此,我一定要獲得這個資格。」

知道天聖界是一回事,被承認是另外一回事。天北學院的學生中,有大約四成的學生家室顯赫,來這兒的目的就是為了天聖界。

看著台下神色各異的學生,馮海波笑了笑,朗聲說道:「進入天聖界會得到巨大的好處,我想這一點很多同學都知道。所以,各位同學要全力以赴。」

「天北排位賽分為兩個賽區,強者區和潛力區。強者區對應血雄級以上的學生。而潛力區則對應的是年齡未滿十八周歲的學生。兩個賽區的前十名,都會獲得參加六院爭霸賽的資格。」

聽著院長馮海波的講述,江絕不可置否的點了點頭。「果然和許妍所說的一樣。」江絕自語道。「咦,怎麼沒有看到許妍三人。」到現在他才發現,許妍三人似乎沒有來到演武場。

眉頭一皺,江絕有些焦急的在人群中搜索著他們的身影。突然,演武場的大門傳來一陣急促的破空聲,三道身影慌忙地衝進了演武場。人群中,上千道目光望了過去。

看到衝進了的三人,江絕懸著的一顆心終於放了下來。那三人正是許妍、白烈、薛雨晨。

他們三人忽然感覺上千道目光望來,有些羞地低下了頭,眼睛餘角瞄到向他們舉手示意的江絕,慌忙地沖了過去。

院長馮海波看到有人吃飯,皺了皺眉頭。但是看清遲到的三人是許妍、白烈、薛雨晨時,皺起的眉頭,緩緩舒展開來,並沒有說什麼,繼續介紹著天北排位賽。

原來想詢問許妍三人遲到原因的江絕,在掃過許妍三人時,猛然瞪大了雙眼,有些興奮地說道:「你們三人都突破了?」

看著江絕興奮的樣子,許妍輕聲笑了笑,點了點頭。

原來,許妍三人遲到是因為他們三人剛剛突破,修為並沒有完全鞏固下來。厚重的鐘聲雖然將他們震醒,但是為了保險起見,三人在通天閣第三層中又修鍊了半天。

兩個月的瘋狂修鍊,不僅江絕的實力得到了很大的提高,達到了下位血士的巔峰,只差一線就可以突破至中位血士。許妍三人也不甘示弱,成功突破到了下位血士。

江絕大笑著說道:「原本我還擔心這場排位賽你們三個晉級有危險。站在看來我的擔心是多餘的了。」

薛雨晨有些得瑟的說道:「神話時代不是你一個人的。我們是不會讓你一個人獨自輝煌的。」

「哈哈」說完,四人對視一眼,大笑起來。

「神話時代,唯我主宰!」

(PS:晚上8點還有一更!求支持、求宣傳、求鮮花、求收藏!) 江絕四人旁若無人的大笑起來,忽然發現周圍的人都疑惑的看著他們。「咳咳」四人有些尷尬地閉上了嘴,認真聽院長馮海波講話。

「和普通的競技不同,天北排位賽不是在荒古戰場內舉行,而是在你們所佔的位置—演武場內舉行。」

「演武場不比荒古戰場,死亡后還可以復活。拳腳無眼,所以比賽期間點到為止,嚴禁下重手!」

「因為參賽的學生太多,所以天北排位賽的第一輪就是篩選,將實力較差的學生剔除出來。」

「篩選賽採用最簡單的方法—混戰。一個賽區所有參賽者,全部進入比賽場地開始相互攻擊,最後站著的五十個人進入下一輪。」

篩選方法非常簡單直接,所有的學生都在新生入學時經歷過混戰,所以對這種戰鬥模式都不陌生。皆點了點頭,表示了解。

「時間也不早了,該說的我也說完了。那麼,我宣布天北排位賽正式開始!站在進行第一輪,強者區篩選賽!所有參加強者區比賽的學生留在演武台,其餘人到觀眾席就坐。」院長馮海波朗聲說道。

演武台,就是學生此時所站的操場。半徑約為五十米的一個橢圓形場地。聽從院長的命令,演武台上的學生逐漸向觀眾席上撤離。只留下了參加強者區比賽的人。

十分鐘的時間,原本有些擁擠的演武台只剩下了不到兩百個人。留下了的,全部都是血雄級的學生,可以說是整個天北學院實力最強的一批學生。

待所有不參加強者區篩選的學生離開演武台之後,院長馮海波大手一揮,直接宣佈道:「天北排位賽,強者區篩選賽現在開始!」

隨著院長馮海波的一聲令下,演武台瞬間爆發出數道驚人的氣勢!「轟」氣勢之間的對沖,產生出一股強大的氣浪襲向四周。坐在觀眾席上甚至都能感受到地面的抖動。

「啊」一聲厲嘯傳出,一個黑衣男子,雙手覆蓋著慘綠色的火焰,攻向了旁邊的敵人。先發制人,第一個發動了攻勢。

隨著黑子男子第一個發動了攻擊,其他人也開展了自己的攻勢。演武台上陷入了一片混戰之中,整個場面混亂不堪。

時不時有人被踢出戰圈,吐了一口血后,嘶吼在再次衝進去。僅僅五分鐘的時間,江絕就看見有四分之一的人被打的站不起來,爬倒在地。還有一部分人一邊留著血,一邊奮力搏鬥。整個篩選賽,彷彿變成了一處戰場,無比血腥。看的江絕身體都一陣發寒。

看著演武台上的戰鬥,院長馮海波和一眾長老,不住的點頭,露出滿意的神色。

天北排位賽之所以放在演武場舉辦,而不是荒古戰場。就是為了激發學生身體內的戰意和骨子裡的狠勁兒。

荒古戰場雖然可以提升學生的戰鬥能力,豐富他們的戰鬥經驗。但是,那畢竟是虛擬戰鬥。


很多學生在荒古戰場可以殺紅眼,可以無所畏懼。那是因為他們知道,即使在荒古戰場死亡,也不過是休養一段時間而已。沒有什麼大礙。

所以,為了提高學生的戰鬥素質,激發學生骨子裡的那股狠勁兒。天北學院專門修築演武場,讓學生真實的搏殺、戰鬥!

還有,之所以首先進行強者區的篩選賽。是因為,強者區的參賽者都是血雄年紀的學生。他們大多都經歷過上一屆的天北排位賽。所以很清楚應該怎麼戰鬥,不會畏畏縮縮。也是給參加潛力區篩選的學生,樹立一個榜樣。

看著演武台上的戰鬥,觀眾席上的學生都不自覺的咽了一口唾沫。所有學生心中都忍不住問道:「這還是比賽么?」

大約又過了十分鐘的時間,強者區的比賽結束。諾大的一個演武台上,所站著的人只剩下了四十八個人。他們有的一臉疲態,有的興奮不已,有的則是一臉的漠然。

江絕看著站在演武台正中央的獸王,瞳孔猛的一縮。經歷了無比血腥的混戰之後,獸王的衣服都沒有被血染上,更別說是受傷了。江絕攥緊了拳頭,自語道:「這就是你的實力么。」

同樣衣不染血的還有南宮星辰、方野等人。這只是一場篩選賽,有的人已經全力以赴,有的人則連真實實力都還沒有動用。這就是差距。

演武台上總共留下了四十八個人,空缺的那兩個名額,將會給已經倒地的參賽者中表現最好的兩個人。

強者區的篩選賽正式落下帷幕,待長老將所有倒地不起的參賽者送出演武台後。院長馮海波朗聲宣佈道:「天北排位賽,潛力區篩選賽即將開始,所有參賽者迅速入場。」

院長語音剛落,一個黑色炮彈便從觀眾席上飛出,砸向演武台。「轟」巨大的衝擊力,直接把堅固的金剛岩砸的龜裂,濺起無數的灰塵。

灰塵散去,一道魁梧的身軀顯現出來。一頭赤紅色的頭髮,挺拔的身軀,兩道劍眉,不怒自威。他的額頭,眉心處長著一隻約半寸長的碧玉獨角。在陽光的照射下,閃爍著光芒。

簡單粗暴的出場,不等江絕發出感嘆,一道清冷的聲音從演武台的上方傳了出來,「角赤,好久不見,好大的威風啊。」

眾人向半空中望去,一個俊美的男子,身著白色長袍,從半空中緩慢飄落,他的背後,一對花瓣組成的翅膀微微扇動。每扇一下,就會有無數的花瓣撒下,異常絢麗。

當俊美男子落地之後,其身後的花瓣羽翼隨之消散,化與無形。其眉心處,一枚花瓣印記光芒一閃,無比妖艷。

「哇,好美啊。」觀眾席上,無數的女孩兒,美目之中異彩連連,盯著俊美男子犯起了花痴。

「娘炮」被稱為角赤的男子,低聲嘟囔道。

「角赤!上官天星!」白烈忍不住驚呼道。

看著白烈吃驚的樣子,江絕疑惑道:「這兩個人很出名么?」

白烈揉了揉太陽穴,嘆息道:「這次可能真的麻煩了。」

「角赤,天北城最出名的天才,也是角天的哥哥。兩年前,以絕對的實力通過高考,成為那一年的高考狀元。」

「東方天星,據說其身後有一個強大的家族。同樣是兩年前進入天北學院。高考時,與角赤大戰三千回合之後,以半招之差,惜敗角赤,屈居第二。據我了解,他們倆此時的修為應該是上位血士,距離血雄期也相差不遠了。」

「唉」白烈再次輕嘆一聲,「本以為他們今年應該成人了,沒想到,還未滿十八歲。」

江絕拍了拍白烈的肩膀,無所謂的說道:「雖然他們很厲害,但是咱們也不差啊。就算十個名額被他們佔去兩個,那不是還有八個呢么。對自己有點信心好不。」

「也對,我們並不是要爭第一,只要進入前十就行了。」白烈緊皺的眉頭漸漸舒展開來,略微輕鬆地說道。


「好了,我們也入場吧,怎麼能只讓他們出風頭呢。要知道,我們才是這一屆的主角。」江絕說道。

「唰」四道身影從觀眾席上暴射而出,銀色、青色、白色、黑色,宛如一道四色彩虹,轉眼間奔至演武台。四人的出現頓時將氣氛推上了一個gaochao。

「哇,是神話時代啊。聽說他們今年才十五歲,就已經稱霸血嬰級了。」

「何止呢,據說隊長江絕都已經突破至下位血士了,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四人的出現蓋過了上官天星的風頭,讓他不滿地皺了皺眉頭。突然,他看到江絕腳底消散的那抹銀光,自語道:「血族?」說著, 花開吉兆

一刻鐘的時間,所有參加潛力區的學生,都已經站在了演武台上。總共二百六十三人,比參加強者區比賽的人數還要多出六十多個人。

導致人數這麼多的原因是,潛力區的參賽資格是年齡在十八歲以下的學生。學生在入校時基本上都是十四五歲,所以,入校三年左右的學生超過九成都可以參加比賽。比如,角赤、東方天星等。

經過十位長老的檢查,所有人符合參賽資格,院長馮海波方才宣佈道:「天北排位賽,潛力區篩選賽現在開始!」

厚重的聲音傳遍整個演武場,可是沒有一個人動。潛力區的參賽者,不比強者區。可以說,剛才強者區比賽的血腥與兇殘,把他們都震住了,沒有一個人敢動。

「呵呵」一聲輕笑傳來,上官天星盯著角赤說道:「角赤兄,不如咱們比賽看誰擊敗的人多,怎麼樣?」

「好!」角赤直接化為一抹黑色閃電,襲向周圍的人群。看著角赤開始攻擊,上官天星也不甘示弱。五指併攏,指尖花瓣流轉,他朝著另外一個方向攻去。

角赤和上官天星的舉動,徹底惹怒了在場的眾人。

「什麼!竟然把我們當成判斷輸贏的工具!」

「太囂張了,給他們點兒顏色看看!」

「揍的TM都不認識。」

塵滄 。江絕四人站在一起,也開始發動攻勢。

戰況絲毫不弱與強者區的比賽。兩百六十三個人混戰在一起。每隔幾秒鐘,就會有人吐血倒飛出去。

角赤和東方天星確實非常強大。兩人就如同猛虎進入羊群。數十個人依然阻擋不住他們前進的步伐。短短五分鐘的時間,敗在他們兩人手中的人數就超過了一百人,平均每分鐘二十個人!

這也難怪,畢竟參加潛力區比賽的學生,修為都參差不齊,有高有低。修為高的,比如角赤、東方天星,都達到上位血士了。修為低的,甚至還有下位血嬰衝進來比賽。

所以說,雖然演武台上有兩百六十三個人在搏殺,其實,真正有實力的也就一百多人。

潛力區的篩選賽比強者區多進行了十幾分鐘。在第二十九分鐘時,潛力區的比賽正式結束。最終站在演武台上的共有四十九人。江絕四人赫然在列。

同樣,空缺的那一個名額,將會給最後一個倒地的參賽者。

至此,天北排位賽第一場,篩選賽落下帷幕。明天將會進行排位賽的第二場—複賽。

(三更,萬字更新到,明天繼續三更爆發!驚蟄跪求鮮花,跪求收藏!) 第二天,風和日麗。天空中飄來了幾片雲彩,遮擋住了炎炎的烈日,給人帶來一絲清涼。

比賽還沒有開始,演武場中已經坐了很多的觀眾。基本上整個學院的學生都來了。雖然不是他們在比賽,但是,他們卻比參賽者還要顯得興奮。

「呼」一陣勁風襲過,原本空蕩的主席台上突然出現了十數道身影。院長馮海波和諸位長老到了。

看到他們的出現,演武場的氣氛瞬間高漲起來。院長馮海波帶著一絲笑意,說道:「看來同學們都很期待今天的比賽啊。首先,讓我們掌聲歡迎,進入複賽的同學到演武台集合。」

「啪啪」掌聲如潮水般響起,在轟鳴的掌聲中,數道身影從觀眾席上躍出。正好一百人。強者區的五十人站在左側,潛力區的五十人站在右側。

院長馮海波立身於主席台上,做了一個禁聲的動作后,說道:「經過昨天的篩選賽,共有一百名同學獲得了複賽資格。今天,我們將進行天北排位賽的複賽,每個賽區將淘汰三十人。」

「運氣也是實力的一部分,今天的複賽將進行兩場。第一場為團隊戰,第二場為個人戰。」

「團隊戰,顧名思義就是以團隊的形式進行戰鬥,這一點和荒古戰場內一樣。但不一樣的是,團隊的隊員不是自己選擇,由抽籤決定。五個人一組,共十個團隊,依然採用混戰模式。一柱香的時間,團隊人數最少的兩隻隊伍淘汰,其他人晉級複賽第二場。」

「第二場個人戰,就是晉級的四十人,兩兩對決,對手依舊是抽籤決定,最終留下的二十人,將參加明天的決賽,爭奪參加六院爭霸賽的十個名額。」

規則不是很難,但是所有的參賽者都陷入了沉思之中。

可以說,複賽所考驗的不全是實力,運氣也占很大一部分。俗話說,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複賽第一場團隊戰,哪怕你實力超群,隊友不行,一樣不能晉級。

「好了,各位參賽者上前抽籤,強者區的參賽者去紅色木箱,潛力區的去黑色木箱。每個箱子中有五十枝木簽,共有十種顏色,五個為一組。抽到顏色相同木簽的學生為一組。」院長馮海波一揮衣袖,兩個大木箱落在眾人的眼前。

演武台上的眾人面面相覷,強者區獸王冷哼一聲,邁步走向紅色木箱。而潛力區這邊,角赤也硬著頭皮走向了黑色木箱。

有了人帶頭之後,後面的人也會隨之而動。抽籤大概進行了五分鐘,最終,江絕和許妍抽到了一個組,和他們同組的還有一個下位血士,兩個上位血嬰。可以說運氣有點兒背。

白烈和薛雨晨抽到了一個組,他們倆比江絕這組的情況要好上不少。其餘三人,一個中位血士,一個下位血士,最後一個是上位血嬰。

江絕和許妍相視苦笑,「這一次,是真的危險了。」

分組結束,有人歡喜有人愁。主席台上,院長馮海波掃視一圈后,沉聲說道:「既然團隊已經分好,那麼,強者區的參賽者留在演武台準備開始比賽。其餘人退出場地。」


「砰」院長馮海波話音剛落,數道身影便從演武台上暴射而出,只留下強者區的五十人。

五十個人皆按照抽籤結果站位,每五個人為一組,共十支團隊。

「天北排位賽,強者區,複賽第一場開始!」院長馮海波雄厚的聲音傳遍整個演武場,隨著他的一聲令下,一位長老在主席台的正前方,拿出一個香爐,點燃了一柱香插與其中。

那柱香十分的纖細,視力不好的人都可能看不見它的存在。但對於演武台上的眾人來說卻看的十分清晰。

香的頂部被點燃,一絲黑煙裊裊升起。這一刻,所有人的戰意也同時被點燃了。

「轟」兇猛的氣勢陡然爆發,獸王所在的團隊首先發動攻勢,如同一隻掙脫枷鎖的凶獸,橫衝直撞,筆直的朝著十支隊伍中最弱小的那那隻隊伍衝去,勢不可擋!

獸王所在的團隊雖然不是最強大的組合,但因為獸王的存在,這支戰隊絕對是所有戰隊中最兇猛的。

三個上位血雄,外加兩個巔峰的中位血雄組成了獸王的團隊。他們一路橫衝,無人可擋,直逼到演武台邊角的一支團隊面前,發動了強大的攻勢。

所處演武台邊角的那支團隊,實力不強。三個下位血雄,兩個中位血雄。他們原本還想,在混戰模式會有機可趁,誰知獸王第一眼就看到了他們,決心要把他們掃出戰圈。

面對氣勢洶洶的獸王五人,這支弱小的團隊根本提不起任何反抗的鬥志。反抗還不到十秒鐘,便被揍扁在地,失去了晉級資格。


和獸王想法相同的還有南宮星辰。原本他也想對那支團隊開刀,沒想到獸王在他之前便動手了。無奈地搖了搖頭,南宮星辰便率領著他的團隊,沖向了另一支較為弱小的團隊。


被南宮星辰所盯上的那支團隊,擁有三個中位血雄,兩個下位血雄。雖然實力不是墊底,但是和擁有四個上位血雄,和一個中位血雄的南宮星辰這一組相比,簡直就是就是個渣。

三下五除二,他們便被南宮星辰五人打翻在地。領頭的那名中位血雄還準備掙扎一下,結果被南宮星辰一腳給踢昏了過去。

拍了拍手,戰鬥結束。總共耗時不到半柱香的時間,強者區複賽的第一場便落下了帷幕。快的有些出人意料,很多學生還沒有反映過來便結束了。

「這,這就完了。」觀眾席上有人大著舌頭,說道。這是所有觀眾的心聲。實在太快了。

不是說被淘汰的那兩支團隊不夠強大。能從將近兩百名血雄級學生的混戰雄脫穎而出,足以說明他們的實力。只能說,獸王和南宮星辰太可怕。

勝負已分,當演武台上的學生離場后,院長馮海波起身,宣佈道:「天北排位賽,潛力區複賽第一場,開始!」

院長馮海波語音剛落,觀眾席上便有數道身影向演武台飆射而去。

和強者區比賽時一樣,當參賽者入場之後,長老便點燃了一柱香,示意比賽開始。

「唰」很多參賽者剛剛落地,還沒有站穩,東方天星便帶領著他所在團隊的隊友,朝著一個他認為較弱的團隊撲殺了過去。想要學獸王和南宮星辰那樣,迅速結束戰鬥。

勢如破竹,東方天星一路橫衝,轉眼就奔至目標團隊。腳步輕點,指尖花瓣飛舞,順著他的視線看去,東方天星的目標竟然是江絕!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