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有些喪屍退縮地往廠房裡鑽,有些喪屍憤怒地撲向了空地上的兩人。凌柯抬槍,他和牧小光背靠著背,抬槍射擊想要靠近他們的喪屍。

2021 年 11 月 13 日

「小光,它們把小琪拖到哪裡去了,你看清了嗎?」

「老大,就是那個最大的房子,在你右邊!」

「好,我倆去那邊救她!」

「住手!住手!凌柯,別開槍!」張琪從那間房裡跑出來,模樣有些狼狽,衣服都是划裂的口子,太陽鏡也不知去向,露出了她左眼的猙獰模樣。

凌柯有些震驚地看向她,發現跟在她後面走出一隻喪屍,那喪屍比張琪高了一個頭,身上的衣服還算完整,只有裸露在外面的身體像乾枯的棕綠色樹枝一般,表明它的確是一隻喪屍。

凌柯渾身緊繃,抬槍瞄準張琪身後的喪屍,那棕綠色的喪屍大吼了一聲,周圍的喪屍都退開了。

「別開槍,凌柯,把槍放下,我沒事!」張琪舉起手,懇切地看著他。

「小琪,你快過來!」凌柯著急地說,他不知道這群喪屍怎麼回事,但是張琪在那個喪屍的攻擊範圍內,就讓他很不安心。

張琪回頭看了那喪屍一眼,似乎在徵求它的意見,她回過頭,向凌柯走來。

「它們有沒有傷害你?」凌柯一把將她拉進懷中,緊張的手都有些發抖。

張琪捏了捏他的胳膊,安慰他道:「我沒事,它們本來是想偷襲我的,我反抗的時候弄掉了眼鏡,它們以為我是同類,就把我帶回來了。」

凌柯奇怪地問:「你能跟它們交流?」

「是啊,我之前和那些只知道吃肉的喪屍交流,發現完全是對牛彈琴,可是這裡的喪屍,它們都有思想,我發現它們可以和我交流。其實它們並沒有惡意,抓我回來的那兩個傢伙是首領的兒子,它們,它們認為我長得很好看,想要和我在一起。」張琪說著說著臉就紅了。

「什麼?」凌柯怒了,這群喪屍居然敢打她的主意,「它們欺負你了嗎?我殺了它們!」

「沒有,你別生氣,首領已經教訓過它們了,它們真的沒有惡意。」

那個棕綠色的首領喪屍嘶吼了一聲,凌柯狐疑地看了它一眼,問道:「它說什麼?」

「它說讓我們進屋談。」張琪翻譯道。

「老大,我們真的要進去?」牧小光依然警惕地瞪著四周的喪屍。

凌柯看了張琪一眼,決定相信她,三個人跟著首領進了房間。

房間裡面很寬敞,角落裡堆放著木材,有兩隻喪屍垂頭喪氣地靠坐在木材堆上,看到幾人進來,賭氣似的扭過了頭。

凌柯虎視眈眈地盯著兩隻喪屍,見它們沒有異動,他一把摟住張琪,挑釁似的沖它們揚了揚下巴。那兩隻喪屍見他抱著張琪,都面目猙獰地嘶吼了兩聲。

張琪被他的舉動氣笑了,她打開他的手,哭笑不得地說:「別鬧了,說正事。」

首領喪屍示意他們坐下,張琪充當翻譯,一人一喪屍交流還算順利。

首領說:「你們的武器是哪來的?」

凌柯怒:「你管得著嗎?」

張琪沖他翻個白眼,如此翻譯:「你問這個做什麼?」

首領:「我們需要武器防身,附近有其他的勢力尋釁滋事。」

凌柯:「你們喪屍不是一夥的?」

首領:「什麼是喪屍?」

張琪解釋道:「你們本來和我們一樣是人類,但是感染了朱迪病毒,才會變成現在的模樣,我們稱呼你們為『喪屍』,你們應該是喪屍中進化的一批,還殘存著人類的智慧和情感。」onclick=”hui” 牛亮的判斷沒有錯!

張艷不但神秘,還是一個頭目。

牛亮鎖定目標,擒賊先擒王,打蛇打七寸,這兩招牛亮是經常使用的計策,而且是百試百靈。

張艷看到張琴發來的信息,嘴唇一撅自言自語道「牛亮……牛亮……還以為你是個好男人,原來你就是個好色之徒,真是的看走眼了!這麼快就加入公司,這種人的心智,意志太脆弱了吧!」。

張艷走進停車場,駕上自己的豪車極速行駛着,像是在趕什麼要緊之事。

張琴手機「嘟」一下響起來,張琴拿起手機一看呵呵笑道「牛亮!我就說嘛!你加入我們公司,艷姐姐是最高興的一個人,你看艷姐姐發來的信息說,要我們去海鮮酒店等她到來!」。

牛亮一聽「海鮮酒店」四個字瞬間愣住了!

海鮮酒店,自己請客,她卻說要去海鮮酒店,有沒有搞錯啊!

海鮮酒店隨隨便便喝幾碗粥,吃了一盤小龍蝦就花了自己五百多,慶祝之事是要喝酒的,就算菜吃差一點,那麼來上幾瓶酒,肯定一晚上就把自己吃窮了。

牛亮沉思一會道「張琴!你替我發一個信息給張艷,要她不用來了,我們吃海鮮吃不起!我們隨隨便便去那裏慶祝一下就可以啦!」。

張琴倩倩一聽牛亮的話后,驚訝得愣住了!

牛亮這膽子也太大了吧!

敢這樣得罪自己的頭,不想混了嗎?

倩倩愣了一會,回過神來急道「小亮哥哥!這個不行的,艷姐姐要我們去那裏等她我們就去那裏等她吧!」。

張琴聽了倩倩的話后立即幫腔道「倩倩說得對!牛哥!你這個信息我不敢發啊!」。

牛亮一聽張琴和倩倩把張艷說得那麼霸道道「不敢發也得發,不然的話我們都不用慶祝了,慶祝不起我們幹嘛慶祝呢?」。

張琴聽了牛亮的話后,見牛亮表情嚴肅,好像是來真的立即道「好……牛哥!你別生氣,我發就是了!」。

張琴立即發出一條信息

「艷姐姐!牛亮說他沒有錢,不慶祝了,要你不用來了」。

開着車的張艷手機「嘟」一響,拿起手機一看,氣得酥胸發顫抖,把手機一拋,拋到副駕的座位上怒道「牛亮……你這個混蛋,敢要我不去了!我是你的頭,你聽我的還是我聽你的呢?」。

張艷停下車,想了想用從副駕座位上拿起手機迅速寫了一條信息發出去。

張琴手機「嘟」一響,張琴緊張的拿翻看信息

「混蛋……我要來就來,敢要我不來,他是不想混了嗎?你告訴他,我請客,那天晚上是我身上沒有帶卡和現金所以才讓他請客的!」。

張琴看到張艷的信息后興高采烈道「牛哥!你看……」。

張琴把手機遞到牛亮眼前,牛亮瞟了一眼張艷發來的信息后,不想相信,但又不能不信,敢罵自己是混蛋的人多了,她又不是第一個,自己也用不着和她一般計較啊!

張艷既然說她自己請客,自己怕什麼呢?

「哈哈……我要的就是這句話,走唄!聽從上面的命令,才能皆大歡喜嘛!有人請客,我們怕什麼呢?」。

張琴聽了牛亮的話后立即發了一條信息說

艷姐姐,牛亮答應去海鮮酒店等你了

張艷看到信息后嘴唇微微一笑喃喃自語道「這還差不多,男人嘛!就是犯賤!」。

張艷牢騷發完后,照了照一下鏡子,匆匆忙忙擦胭抹粉了一會,微笑一下駕起自己的車子,趕往海鮮酒店而去。

張琴發完信息后,打了一輛車,迅速趕往海鮮酒店去。

夜幕降臨!

城市裏燈火闌珊起來,有錢的人口袋裏膨脹,感覺渾身不自在,就得去想法子讓自己自在,讓自己膨脹的心得到滿足,而這些除了花錢尋找之外,好像其它方法都不會讓自己痛快。

沒錢人也不差勁,別人去大吃大喝,自己不吃不喝,去看看燈紅酒綠回家睡覺也睡得舒服一點嘛!

城市的市中心就會在夜幕降臨以後變得人潮洶湧,熙熙攘攘起來,有錢的不用裝,本來就有錢,沒錢的就非得裝一裝,裝一下有錢人來滿足一下自己虛榮心,也不為過嘛!

張琴和倩倩,牛亮現在就是這樣子的沒錢人。

有錢人裝沒錢人,心裏會有底氣,而沒錢人裝有錢人,那就需要有強大的內心來支撐著,但是裝畢竟是裝,大家都喜歡裝有錢人,極少數人才會有錢裝沒錢人。

張琴和倩倩看着海鮮酒店,目光閃爍,擔憂,但又興奮期待,內心被燈紅酒綠迷惑得七暈八素,忘乎所以,外加忐忑不安。

牛亮瞟了一眼張琴和倩倩,心裏想笑,但實在笑不出來。

牛亮想起一群人蝸居一個群體宿舍時,又豈能笑得出來呢?

張琴和倩倩你說她們不單純嗎?單純……

想要容納燈紅酒綠惹人醉的城市,靠單純是容納不進去的,所以在她們的內心深處,產生了一種迫切想改變的一顆心。

而別人就是利用了這種心理,誘導了她們走上了一條不歸之路。

張艷駕着車子,急速趕到酒店,瞟了一眼酒店門口矗立的三個人影,露出不單純的微笑后,把車開進停車場,走到張琴面前道「走啊!我們進去吧!」。

張琴和倩倩見張艷出現后,心中生出一股底氣,臉上都露出張琴微笑道「艷姐姐……你來了,我們等你好半天了!」。

張艷聽了張琴的話后藐視的瞟了一眼牛亮道「走啊!牛亮!你叫牛亮對吧!」。

牛亮一聽張艷張艷稱呼改變,味道和以前不一樣后,心中突然不暢快起來。

之前叫自己牛哥,現在卻不叫了,不叫自己牛哥無所謂,看不起自己卻是很大的侮辱,不就是吃飯嗎?吃海鮮嗎?

自己蛇蛋都吃過不知多少個,還稀罕什麼海鮮呢?

「哈哈!……去那呢?我只答應在這裏等你,沒有答應要進去啊!」牛亮依舊矗立不動。

張艷聽了牛亮的話后驚訝起來了,目光掃視牛亮一眼道「走呀!我們去吃海鮮去啊!」。

牛亮聽了微笑一下道「同樣的錯誤!我是絕不會犯第二次的,你們去吃吧!我不餓!」。

牛亮說完,一個轉身踏步走了。

敢用這樣的語氣和自己說話,你請客就請客唄!不用在我面前囂張。

。 「哦?」

蘇青宇有些驚訝,沒想到當初隨意定下的規矩,竟然產生了出人意料的效果,這是他所沒有想到的。

不過,蘇青宇隨即有些鬱悶:「選擇加入了我們勢力範圍,都還是被滅族?這麼囂張?給我說說是哪些中型族群!」

雖然自己基本不會過問這些事,但現在聽止水這麼一說,心裏不由有些氣憤。

「這都直接欺負到咱們頭上來了!」蘇青宇覺得有必要秀一秀肌肉了。

蘇青宇也知道,小型族群的最強者一般是千年魂獸,而中型族群的最強者則為萬年魂獸,而大型族群則是擁有十萬年魂獸的存在,之上則是超大型族群,擁有超過十萬年魂獸的絕世凶獸。

像魔魂大白鯊、邪虎魔鯨、深海魔鯨都是超大型族群中的佼佼者,都是九星海的霸主級別。

只不過,即便是這樣的超大型族群,也同樣會被覆滅。

而如今的三大海域,也就九星海的魔魂海豹、魔魂海獅,與冰海的皇冠美人魚、深紅吸血鰻這四個超大型族群,擁有超過十萬年的絕世凶獸。

而其他的十萬年的大型魂獸族群,則不計其數,特別是自己所在的三大海域之一的極深海域!

畢竟其他兩大海域都有凶獸存在,不可能讓強大的十萬年魂獸在自己的族群範圍內安然存在。

所以,如果是其他族群的十萬年魂獸,並沒有臣服於這四個超大族群,幾乎都被驅趕到了極深海域,或者直接被滅殺,通過吞噬十萬年魂獸,以提升自身修為。

而成為凶獸也是極難的,一般來說,十幾隻十萬年魂獸里,才可能出現一隻凶獸,所以整個三大海域裏面,其實十萬年魂獸並不少。

而大量的十萬年魂獸湧入到了極深海域,再加之極深海域本身所存在的千萬族群,使得整個極深海域,成為了三大海域中最為混亂最為複雜的區域,這數百年來,各個族群間紛爭不斷。

強大的族群將弱小的族群整個覆滅,弱小的族群變得強大又將其他強大的族群覆滅,這樣的事情在極深海域,幾乎每一天都在上演。

Article Categories:
電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