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最近幾天兩人一直在沙漠小鎮里做陣營任務刷聯合軍的聲望,好不容易才達到友善等級,花了不少錢購置了一些裝備就跟隨大部隊前往至古代遺跡。

2021 年 11 月 24 日

突然出現在隊伍後方的是一些數量龐大的可怕怪物,其中一種全身被繃帶所包裹,身高超過兩米的可怕生物,它們形似埃及里出土的木乃伊。

這些木乃伊的數量足有數百之多,而且它們似乎對普通槍械的攻擊抵抗能力極強,全身並沒有明顯弱點,哪怕被打成了篩子都不會倒下,而且力大無窮甚至可以徒手撕開士兵的身體。

這些可怕的木乃伊會從嘴裏噴吐出一小團紫色毒霧,並且一旦被擊殺會在其屍體附近也釋放一大團紫色毒雲,接觸到這片毒霧的士兵沒過多久就會被轉化成它的同類。

這些士兵身體里的水份會迅速流逝,肌肉開始萎縮,皮膚和肌肉會變得堅韌無比最後化為繃帶狀的東西纏繞在身上,在轉變完成的一瞬間就會轉過頭對曾經的戰友發起攻擊。

好在這些木乃伊的移動速度非常緩慢,士兵們小心一些還是很容易解決掉的,最神奇的是這些木乃伊在死亡後身上所纏繞的繃帶會迅速變得破爛。

當繃帶鬆散之後露出已經枯萎身體內部的器官和骨骼,最後整具木乃伊迅速化為齏粉消失在空氣中不會留下任何痕迹。

比木乃伊更難對付的是與它類似的木乃伊狗,這些足有半人高的傢夥同樣會噴吐出毒霧,可是攻擊範圍卻更大。

這種木乃伊狗只會跳躍前進,但是每次躍起的距離足有數米,嘴巴的咬合力十分驚人僅一口就可以咬斷士兵的大腿骨。

最難對付的就是一種足有人頭大小的巨蚊,這種飛蟲的身體非常脆弱,一發普通的子彈就可以將其幹掉,但是造成士兵傷亡最多的就是它們。

飛蚊遮天蔽日的在叢林里形成黑色的洪流,其翅膀煽動的「嗡嗡」聲甚至蓋過了機槍射擊的聲響,而且一旦被這種蚊子的尖銳口器刺入身體它就能在很短的時間內吸光整個人的血液。

只用很短的時間被巨蚊攻擊的目標就只能變為一具露出可怕表情的乾屍,而一旦這種巨蚊死亡便會從內部發生爆炸,其威力堪比一顆小型手雷!

看着望遠鏡里士兵們掙扎的樣子零號雖然面無表情心中卻也是后怕不已,之前他的確是想走在隊伍後方打算讓前面的士兵去探路。

可是當他來到隊伍後半段時逐漸加強的危機感甚至比在隊伍中部更強烈,瞬間他就明白即將到來的危險很有可能是來自隊伍後方。

忍住心中恐懼的零號立即召集了保護他的老兵加速前進來到隊伍前端,直到已經可以看到艾倫中士那蹭亮的大光頭后危機感才逐漸消失。

而此時隊伍也已經來到了挖掘場的附近,零號正打算告訴艾倫中士後面可能會發生的危機時戰鬥就已經打響了,此時的零號也只能選擇閉嘴,戰鬥有專門的人來進行,他只是一個翻譯官!

艾倫中士似乎對此早有準備,墊后的隊伍中突然走出了數十名背負着火焰噴射器的肌肉猛男,對準漫天蟲雲和逐漸靠近的各種木乃伊就開噴,數米長的火舌將他們面前燃燒成一片火海。

還有一些拿着燃燒瓶的士兵不斷朝敵人投擲,絲毫不顧及會在叢林里產生火災,事實證明這樣做的方法很有效,很快這些突然竄出來的可怕生物就成為大片焦屍躺在地上正在快速消失,膽大的士兵還靠近了一些朝着木乃伊的屍體繼續攻擊。 吃完飯,方宇等人跟著雲汐來到了靈獸峰。守山門的弟子正準備攔下,剛好看到了隊伍里的雲汐。

「大師姐好。」兩個弟子在靈獸峰前喊道。

「嗯,這幾位是我的客人,我要帶他們進去。」雲汐說道。

「好的大師姐。」兩人拿出令牌在禁制上開了一個洞。

雲汐和方宇幾人走了進去,身後的洞瞬間就關閉了。

進入靈獸峰,雲汐朝著左邊走去。他們繞過幾個彎道,來到了一個佔地面積比十個操場還要大的屋子前。

整棟房子的窗戶最上面是開著的,下面是緊閉著的,明晃晃的燈光從屋子裡射出,照在了路面上。

「大師姐好。」守在門前的一名弟子喊道。

「你好,師弟,我想帶我的朋友進去挑一隻靈寵。」雲汐說道。

「師姐,請問你有峰主的令牌嗎?」守門弟子問道。

「有。」雲汐從儲物空間里拿出了一個令牌給守門的弟子看。

「嗯,好的,師姐請進。」守門弟子拿出自己的令牌貼在大門上。門上猶如水波蕩漾一般,泛起漣漪,隨後吱呀一聲,門被打開了。

雲汐走在最前面,方宇等人也跟著走了進去。剛走進去,方宇他們看到了一個如同飼養場一樣的地方,中間是路,兩邊則是用一米多高的圍牆圍著。

圍牆上有著許多符文在閃爍,不知道它們有什麼用。

整個房間被圍牆分隔成了一個又一個的小空間,但小空間裡面的環境各不相同。有的潮濕,有的乾燥,有的則是需要厚厚的土層,各不相同。

有的隔間比較大,因為裡面是群居靈獸或者體型比較大的靈獸。有的隔間比較小,因為裡面的是獨居靈獸,兩隻在一起它們會互相受到傷害。

「這裡面都是我們培養出來的靈獸,它們大部分都是被各自靈獸種族給拋棄的,有些是我們從外面帶回來的,有的是從樓上的育嬰室培養出來的。」雲汐道。

「靈獸有三個階段,第一階段,幼年期。這個階段的它們非常脆弱,大部分都沒有自保的能力,少部分擁有擁有自保能力,但也很脆弱,所以幼年期的它們,都是需要被看護的。

第二階段,成長期,這時候的它們身體在成長,力量和實力也在成長,都是十分快速的,跟你餵食它們靈氣的數量有關,喂的靈氣越多,它們成長的就越快。

第三階段,成熟期。這時候的靈獸,實力與身體全部都成長到了最頂峰,屬於是到達頂點那種,很難再有所突破,除非是遇到逆天的機緣,才能打破靈獸自身的限制。所幸的是,靈獸比妖獸更能后突破自身限制,算得上是上天給的機遇吧。

我們靈獸峰的弟子,一般都是選擇成長期的靈獸。因為它們現在的實力還跟弱小,但也有了一定的戰鬥能力,所以我們會選擇成長期的它們,陪著它們成長,培養彼此之間的感情。

方宇師弟,這裡都是成長期的靈獸,你看中哪只就給我說,我絕不會吝嗇的。」

「那我要是挑一個能夠達到六階靈獸,你不會心疼嗎?」方宇笑道。

「額,如果靈獸本身同意,我也同意。」雲汐想了一下說道。

「不用了,雲師姐,我說著玩兒的。」方宇連忙道,他可不想雲汐因為他被責罰。

能成長到六階的靈獸的價值是非常高的,不是雲汐一個人能夠做主的。

「雲師姐,靈獸的種族本身很重要,能夠成長到何種地步與它們自身的種族有關。可為什麼你要選擇雷鷹呢?

據我所知,雷鷹這個種族最高等級也只有六階的雷鷹王,你選擇它,它未來可就只能局限於此了。以你的身份地位,怎麼也能夠得到一隻六階靈獸幼崽吧。」方宇道。

「方宇師弟,我的雷鷹可不簡單哦。它是一隻變異雷鷹,未來能夠成長到哪一步,我也不清楚。它現在就已經有了五階妖獸的實力,但它還是成長期妖獸。」雲汐道。

「難怪,我就說你的師尊那麼疼愛你,怎麼可能只給你一隻未來成就有限的妖獸,原來是另有玄機啊。恭喜雲師姐,有一隻未來不可預測的妖獸。」方宇笑著道。

雲汐微微一笑,說道:「師弟,我來給你介紹一下這裡面的靈獸吧,你自己看看,喜歡哪一隻。」

「嗯,多謝雲師姐了。」方宇道,「阿一阿二,遇到自己喜歡的靈獸給我說,我給你們要一個。」

「可是雲汐姐姐說了,她帶我們過來是給大哥哥你選靈獸啊。我跟阿二就不用選了吧,大哥哥自己選能夠幫助自己的吧。」阿一說道。

雖然方宇的提議她很心動,因為這裡的靈獸真是太可愛了,她眼睛都要看花了。但是靈獸是雲汐讓方宇挑選的,她們兩個選了像什麼話。

「好了,讓你們兩個選就讓你們連個選。」方宇道。現在的他不需要什麼靈獸,他自己有一隻還是真正意義上的靈獸和妖獸中的霸主。

「雲師姐,幫我們介紹一下吧。」

「嗯。」

「這是能夠成長到三階靈獸的月靈狼,現在它正在成長期。喜歡在夜晚出現,嚇唬別人。喜歡富含天地靈氣的天才地寶,食物是夜晚的月之精氣。」雲汐指著左邊的一隻毛茸茸的像是二哈一樣的狼說道。

「怎麼樣?」方宇向著兩個小傢伙問道。

「好看。」阿二說道。

「想不想要?」

阿二想了一下說道:「不想。」

後面肯定還有更好看的,現在要是選了,後面就選不到了,這點阿二和阿一還是清楚的。

「這是靈汐蟾,能夠吞吐靈氣,過濾靈氣,製造小型的靈氣潮汐。只不過需要的時間會非常久,所以這種靈獸我們原則上是不會給靈獸峰弟子的。

因為當它們吞吐靈氣時,會讓整個房間的靈氣濃度瞬間提高,加快裡面的靈獸的成長。當然,如果你需要,我還是有權給你一隻的。」雲汐指著巴掌大的白色蟾蜍說道。

方宇搖了搖頭,這東西對他來說非常雞肋,有大宇噬靈訣的他,完全不需要這種蟾蜍。阿一和阿二也跟著搖頭,因為這蟾蜍不能說難看,但跟好看是完全沾不上邊兒的。

雲汐微笑的看著,沒有在意,她又帶著方宇他們繼續向前走。

最後,他們來到了一個光照有些暗淡的地方。方宇等人朝裡面看了過去,一隻毛髮雪白的狐狸正在裡面休息。

「這孩子是我在妖獸之森的外圍找到的,當時它正被一隻四階妖獸追殺。我出手救下了它,帶它回了這裡。

它是一隻雪山靈狐,種族天賦不算高,但也是能成為四階靈獸的。但不知道為什麼會出現在妖獸之森外圍。要知道雪山在妖獸之森的最中間,一路要穿過很多危險地帶,它是怎麼來到這裡的,沒人知道。」雲汐介紹道。

「可能是因為它太弱小了,所以那些強大的靈獸不屑於出手對付它吧。」方宇說道。

「嗯,也有可能。」雲汐點頭道,「不過,這孩子的一點兒也不活潑,整天除了睡覺還是睡覺,除了吃飯會活動一下,它一直都是一副懶洋洋的模樣,所以這裡的光亮一直都有些暗淡。」

「嘛,雖然懶,但是長的好看不就行了,對吧,阿一阿二。」方宇側身問道。

方宇看向阿一阿二,直接笑了。這兩個小傢伙的眼睛正直勾勾的盯著雪山靈狐,眼中滿是喜歡的目光。方宇敲了敲兩個小傢伙的腦袋,讓她們清醒過來。

「阿一阿二,我們就要這隻雪山靈狐可以嗎?」方宇問道。

「嗯。」阿一阿二連連點頭,欣喜不已。

「行。雲汐師姐,我就選這隻雪山靈狐了,可以嗎?」方宇問道。

「可以。」雲汐點頭道。

「多謝師姐了。」方宇道。

雲汐拿出自己自己師父的令牌,放到了圍牆上。圍牆頓時開了一道門,一個虛幻的屏障若隱若現。

雲汐走進去,將雪山靈狐給抱在懷裡。雪山靈狐感受到動靜,掃了一眼雲汐,發現自己正被抱在她的懷中,往著外面走去。

雪山靈狐的眼睛突然完全睜開,連忙在雲汐的懷裡掙扎,想要掙脫她的懷抱。雪山靈狐不想離開這個地方,吃了就睡,睡醒了又吃,這麼好的地方它捨不得。

「靈狐啊,他們就是你未來的朋友了,你要好好跟他們相處,知道了嗎?」雲汐撫摸著靈狐說道。

「嗚。」雪山靈狐在雲汐的懷裡尖叫著,非常抗拒外面的世界。

「額,師姐,它這是怎麼了?」方宇有些好奇的問道。這雪山靈狐怎麼這麼抗拒外面的世界呢,難道有什麼人虐待它嗎?

雲汐無奈的說道:「這傢伙就是討厭外出。對於到外面的世界,它非常的抗拒。之前我們就想辦法讓它出去,但它非常的狡猾,自己偷偷的溜回了這裡。要不,方師弟你還是選其它的靈獸吧?」

「不用,就它吧。」 依舊是那身撞眼的嫁衣,只不過入世數天,難免蒙塵。

趙風注意到紅衣女時,後者正獃獃地望著手中的一捧黃土,細看之下,發現土上有一株枯死的雛菊。

似乎是感應到有人靠近,紅衣女轉過頭來望向趙風,那眼中雖有生靈的光芒,但並沒有半分增長。

眼前的紅衣女就像是一具有靈魂的軀殼,即便這麼多天過去了,也沒有學會其他任何的常識,只是憑藉肉身殘存的記憶,漫無目的地行走於天地間……

紅衣女似乎認出了趙風,當即走向他,注意力徹底從雛菊上轉移開,她對趙風沒有表現出任何情緒,只是因為自身魂魄的源頭趙風,才會對他產生這樣的關注。

「難道她還是無法像正常人那樣活著嗎?」趙風不解,在他看來,紅衣女已經與正常人無異,此時,白衣的聲音傳入腦海:

「傀儡依舊是傀儡,你雖然給她補全了魂魄,但那對於一個傀儡而言,是可以有卻沒有必要的零件,她的肉身依舊是不死的,就這一點而言,遲早會有人發現她與常人的不同,最終被下一個擁有傀儡術的修者控制,這是她的命,從你遇到她的那一刻就已經註定。」

趙風與紅衣女對視良久,最終無奈一嘆,伸手拍落後者身上的灰塵,而後將目光望向兵甲城內的嘲風石像,心中已有抉擇。

一前一後兩道身影走進兵甲城,來到石像腳下,周邊仍搭建著木台,三四名工匠拿著工具在修補石像的細節,力求將嘲風大神的真身刻畫到極致完美的地步。

趙風仰視石像良久,卻在此時,兩名佩戴嘲風面具的青年來到其跟前,熱情地邀請道:「小兄弟也是來膜拜嘲風大神的嗎?嘲風軍隸屬大神名下,以護衛大神真身為天命,入伍可得大神永世庇佑!」

趙風搖搖頭,一抬手,墨夜入掌,那兩名嘲風軍青年似乎察覺到不對勁,下意識後退。

「他不是神……是人。」

趙風喃喃說道,下一刻劍芒充盈,縱身一躍,踏風直上,於石像頂上斬落,一道銀白劍痕筆直下墜,石像一分為二,朝兩邊傾倒,忽而狂風大作,減緩石像傾倒速度,並托著木台上的工匠安然落地。

砰!

石像倒塌,兩名嘲風軍青年從震撼中回過神來,再去追蹤趙風身影時,卻已遍尋不得。

嘲風大神石像倒塌的事情很快在兵甲城內引起軒然大波,居民們以為是大神的仇家所為,整支嘲風軍近十萬人嚴陣以待,但敵人一直沒有現身……

……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