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最終,猛地飛馳而上……!

2021 年 12 月 6 日

和最前方的那輛銀色蘭博基尼颶風平行飛馳!

兩輛轎車,飛馳在黑夜山路上。

而後方的那數十輛超級跑車……早已被遠遠的甩到了身後……

銀色颶風跑車內。

韓冷麵色震驚駭然,不敢置信的望著一旁的那輛紅色奧迪A4??

這?!

真的只是一輛,普通奧迪轎車嗎?!!

為何,他會開的如此之快??

快到……甚至能追上自己的速度?!

要知道,自己這輛,可是花了幾百萬,專業賽車化改裝的超級跑車啊!

那輛區區破奧迪,是怎麼可能追得上自己?!

兩輛車並排疾馳。

寒冷麵目猙獰之下,他突然,猛地側打方向,將自己的銀色颶風跑車,狠狠朝著一旁的奧迪A4轎車,撞了過去……!

今夜,這場比賽,可有一個億的獎金!

這比獎金,說大不大,可說小也不小!

韓冷怎可能……輕易將這一個億,拱手送人?

這場比賽,他韓冷……必須贏!

「呯%……!!」

劇烈的撞擊聲……!

銀色颶風跑車……狠狠撞擊在一旁的奧迪車車門上!

奧迪車的車門,直接被撞得凹陷……!

車窗龜裂!

「他……他在撞我們……怎麼辦?!」奧迪車副駕駛內,薇婭已經嚇得俏臉煞白!

她這輩子,都沒經歷過……這種恐怖刺激的生命體驗啊!!

此時,奧迪轎車……正以時速兩百公里的速度,急速飛馳在山路上。

山路蔓延,極其危險。

更何況,黑夜中還飄著小雨,讓路面抓地力更濕滑!

而此時,一旁的那輛蘭博基尼跑車……此時還不要命的,撞向了自己的奧迪車。

這是,車毀人亡嗎?!

「沒事。」可副駕駛內的秦蒼穹,卻語氣平靜,淡淡回了兩個字。

「你的汽車損失,明天給公司給你報銷。」

「今晚,車子暫時沖公。」秦蒼穹語氣平靜,淡淡說道。

說完,他猛地打方向,駕駛著奧迪轎車,狠狠朝著那輛銀色颶風轎車,也撞了過去……!!

「轟……!!」奧迪轎車,狠狠撞在蘭博基尼颶風的車身上!

蘭博基尼轎車,差點被撞得翻車!!

兩輛車,就這麼一路瘋狂撞擊,飛馳而過……!!

此時的韓冷,坐在跑車內,雙眼已經猙獰!!

他的眸中,帶著一股殺機!!

這個奧迪男,已經徹底……激怒了他! 思甜嚇得有些腿軟,差點兒跌坐在地上。

「你到底知道了什麼?道聽途說的事情未必是真的,我跟棉棉的關係那麼好,又怎麼可能冤枉她呢?當初的事情,你不是也知道的嗎?而且也報警立案了,難道這也有假嗎?」

見她死鴨子嘴硬,喬夜宸眼底的眸光就更加冰冷了,「路一鳴現在就在外面,要不要來個當場對質呢?」

思甜被懟的啞口無言,覺得解釋也不是,否認也不是。

既然她已經完全沒有跟他對峙的底氣了。

喬夜宸只是冷笑了一下,便從她身邊擦肩而過,就連從她身上擦過的風,都顯得異常刺骨。

楚恆在來的路上,突然收到了助理髮來的微信消息。

「楚總,剛剛知道一個驚人的消息,上次你讓我查的那一位nancy小姐,您知道她的丈夫是誰嗎?」

楚恆顯然有些意外,沒想到那個nancy竟然已經結婚了,但是當時查的資料上並沒有她丈夫的信息,也沒有查到她的婚姻狀態。

「是誰?」

「是凌軒。」

看到這個名字的時候,楚恆的內心是震驚的。

凌軒是因為路棉心跟他們鬧翻的。

如今卻又跟這個和路棉心長得一模一樣的女人結婚了。

這能說明什麼?一切都是巧合嗎?

說出去恐怕沒人會信吧!

所以這個nancy有可能就是路棉心,而她的新的身份也有可能是凌軒幫她偽造的。

楚恆是知道凌軒今天會到場的,所以他打算先去找凌軒談談。

車子停在宴會廳的門口,他並沒有馬上進去,而是在門口站著抽了根煙。

他打聽了一下會場裡面的情況,知道喬夜宸已經到了,但是凌軒始終遲遲並未出現,也沒有跟那個nancy一起來到宴會,好像是故意在隱婚一樣。

凌軒今天的確有點私事要處理,所以來的相對晚一點。

停好車子,就看見楚恆站在議會廳的門口,手裡拿著一隻點燃的香煙,卻並沒有抽一口,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正在盯著一處失神。

凌軒看都沒看楚恆一眼,就打算從他身邊路過,直接往宴會廳裡面走。

聽見腳步聲,楚恆回過神來,抬起頭便看見了凌軒,立刻叫住了他。

「凌軒!」

凌軒停住了腳步,回過頭看向楚恆,眼神很平靜。

沒有任何敵意,但是也很淡漠。

從小一起長大的好兄弟,卻因為路棉心兒變得形同陌路。

楚恆每次想到這些,都覺得自己當初做的最錯的決定,就是給了路棉心那一千萬,並且跟她有了那樣一個協議。

如果跟路棉心從頭到尾都沒有交警,他跟凌軒之間應該也不會變成今天這個樣子。

原本三個最好的兄弟,一個完全不搭理他們了,而另外一個跟他也有隔閡。

似乎無論怎麼樣,都回不到過去的關係了。

「凌軒,有時間嗎?我們好好談一談吧!」

「我覺得我們之間似乎沒有什麼好談的,大家的時間都挺寶貴的,也不要浪費彼此的時間了。」

「難道這麼多年的兄弟之情,真的就要這樣形同陌路了嗎?你真的為了一個女人想要跟我們絕交嗎?」

「你少在我面前說風涼話,我跟你們絕交其實跟棉棉沒有關係,只是看不上你們做的那些齷齪事情而已。」

紫筆文學 拿著參王走出翠微堂江州分部的沈溫婉內心真的是忐忑不安!

她轉頭好奇的詢問蕭何:「你說,翠微堂為什麼要將這麼貴重的參王贈送給我?」

蕭何淡淡笑道:「當然是因為我老婆長得漂亮啊!」

沈溫婉搖了搖腦袋,她沒心情跟蕭何開玩笑,因為她想到了一個人……神秘的蕭公子!

每次她遇到麻煩,這位蕭公子都會出手相救!

這次翠微堂城南分部贈送給她三千年參王,難道也是看在那位蕭公子的面子上?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位蕭公子為什麼要幫自己?她可是連那位蕭公子的廬山真面目都沒見過啊!

「嘟嘟……」

就在沈溫婉胡思亂想的時候,電話鈴聲突然響了,她拿出來一看,竟然是沈修打過來的!

「姐,你在哪裡?表哥請客,趕緊來客來香飯店吃飯!」

客來香飯店是江州最豪華的飯店,何家許多小輩,還有沈家的不少年輕人,都已經聚集在了那裡!

沈溫婉轉頭看蕭何,蕭何想都沒想就回答道:「有人請吃飯那就趕緊去啊!」

蕭何那樣子,跟餓死鬼投胎似得!沈溫婉瞪了他兩眼,最終也同意了。

兩人打開高德地圖搜索到客來香大飯店的位置,直接就開車前往了那裡!

……

江州,五星酒店,VIP套房裡,龍駒一臉的陰沉!

從他出道以來,從未受過這樣的羞辱!

因為他是名氣不弱於萬江南的名醫!

不知有多少權貴富豪,求著找他治病!

無論他走到哪裡,都是掌聲笑臉迎接!

然而今日在翠微堂江州分部的拍賣大廳里,一個年輕人搶盡他的風頭,還嘲諷他是窮鬼,還罵他瞎比比,沒錢就滾出去。最後他看中的參王,還被白送給了那個年輕人!

所以這就可以想象,他現在是多麼的氣憤!

因此剛回到酒店,他就派人去查那個年輕人底細了!

不久之後,一個中年人出現在他面前:「龍爺,查到了,那個年輕人名字叫蕭何,是江海沈家的廢物女婿!」

龍駒難以相信中年人對他說的:「一個廢物女婿,敢跟老子做對?」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