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最新章節更新 「你或許一直都不明白你為什麼會進入這裡……事實上,你才是這個遊戲內定的主角,你被起名為第一代的智慧,而天神隊的隊長只是第二代……原本這個遊戲的結局是你和複製體的你進行的一場終極決鬥,而天神亞當只是一個替補。」秦嵐為難的看了看她的臉色,不過卻繼續說了下去,「不然你以為現實世界之中真的有這種力量製造出你嗎?一切都是安排好的……只是我的出現已經完全改變了這種局面,惡魔小隊里的複製體的你已經死亡了,即便主神再次復活他,他也沒有任何的實力跟我們異能輪迴小隊爭鬥。」

2021 年 1 月 7 日

「正如你之前所說的,在絕對的力量面前,所謂的智謀只是一個玩笑而已。」

「按照主神原本的安排,鄭吒和複製體的鄭吒是你與複製體的楚軒手裡最大的武器,通過指揮著他們兩個,完成布局和這個世界的巔峰對決,最終決定誰來接手主神空間……但是現在我敢說,哪怕是複製體楚軒去找到那些所謂的聖人遺迹,並且完整的獲得它們,也絕對不是我和即將擁有十大神器的她們的對手。」

秦嵐指向詹嵐等眾女,並且對她們笑了笑。「從安排我建立異能輪迴小隊開始,主神其實就已經在慢慢的改變……你們或許還沒有察覺,但是知道一些緣由的我就能感覺的很明顯,主神之前安排了五場無難度的恐怖片給我們,其實就是給時間讓我們放心去修鍊,就好像這次在聖城阿拉木特,我們足足修鍊了三個月之久。」

「……」

「那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主神並不是讓我們去救中州隊,而是讓你去拿支線劇情。」楚萱點了點頭,「站在中州隊這邊,你就可以名正言順的幹掉他們三個隊伍,另外拿掉支線劇情回來複活神器……而且專門來提示你,主神這是在對你示好嗎?它到底是什麼目的?」

「……」於是秦嵐笑了笑。「楚萱,你想做主神嗎?」

「你是說……」

「……」秦嵐和楚萱兩人一起禁言,然後又在眾女詫異的眼神之中同時冒出了一句。「不能說啊……」

因為要修鍊,楚萱最近很長一段時間都沒有去做以前的那些瘋狂研究或者其它的事情,當然,這樣也是有好處的,那就是她整天跟秦嵐等人在一起,而且都是赤身**的,大家這樣久了之後,慢慢的大家也就習慣了……就連秦嵐也慢慢的習慣了跟她有一些身體上接觸。當然楚萱也是通過這種方式在很努力的在學習做一個真正的女人,不得不說,她的進步很大。

「三十秒內進入光柱,轉移目標鎖定,星河戰隊開始傳送……」

星河戰隊,這是一部描寫未來世界的科幻戰爭片,在整個銀河系裡除了人類的科技力量以外,還有一隻以身體進化為力量的蟲族,它們甚至可以將卵擊入太空落到別的星球上孵化,是一種並不為人類所熟悉的種族,而人類卻以為這隻種族實際上很弱小。

蟲族趁著人類對其的未知,將隕石偷襲向了地球表面,結果造成了一個大城市的毀滅,哪個城市數百萬人因此喪生,而且蟲族之後更是接二連三的用隕石襲擊人類,於是人類聯邦發動了對蟲族的戰爭,這就是星河戰隊的主題了,在電影中,人類第一次就直接派出大量艦隊對蟲族主星進行攻擊,但是因為輕視了蟲族的力量,導致大量艦隊被毀,三十萬登陸士兵被殺,軍力遭到極大的打擊,這就是星河戰隊里的人類第一次登陸作戰,克侖達都作戰計劃。

伴隨著那熟悉的半夢半醒的狀態,眾人紛紛重新睜開了眼睛,大家似乎出現在一個小山丘一樣的地方,光禿禿的除了泥土之外,什麼都沒有,很顯然,大家現在已經站在了蟲族的星球內部,克侖達都。

「我們的任務是什麼?好奇怪,手錶上什麼都沒有呢……」秦嵐在打量周圍環境的時候,詹嵐在旁邊奇怪的出聲了。

大家連忙都看向了手錶,果然正是這樣,正在疑惑的時候,突然眾人的腦海之中響起了主神的聲音,只是跟以前比較肅穆的機械音相比,不知道是不是錯覺,這一次的主神的聲音竟然有一些……溫柔。

「中州隊,東美洲隊,南炎州隊與東海隊已先進入星河站隊一世界,殺死對方小隊未開啟基因瑣成員將得到兩千點獎勵點數,C級支線劇情一次,殺死對方小隊開啟基因瑣成員,將得到七千點獎勵點數,B級支線劇情一次,殺死對方小隊隊長,將得到一萬點獎勵點數,*級支線劇情一次,己方隊員被殺掉一個將計數負一分,殺掉對方成員得到正一分,最終數目乘以兩千,將是雙方團隊剩餘成員得到的獎勵點數。」

「……」

「任務一,保護男主角瑞克存活十天以上,每殺死一百隻蟲子獎勵一點獎勵點數,每殺死飛蟲十隻獎勵一點獎勵點數。每殺死雷射蟲一隻獎勵十點獎勵點數,每殺死噴火蟲一隻獎勵一百點獎勵點數,每殺死唾液蟲一隻獎勵一千點獎勵點數,C級支線劇情一個……」

「……」

「支線任務開啟,捕獲腦蟲,成功捕獲可以獲得三萬點劇情點數,S級支線劇情一個。」

「……」

這還是諸神第一次主動的提示支線任務……以往非要滿足了支線任務開啟的條件或者人為改變了劇情才有可能獲得主神的提示,但是這次,主神不但是直接在眾人的腦海之中公布任務,更是連支線都提示了出來。

「詹嵐,掃描一下,看看周圍有沒有男主角瑞克的影子。」秦嵐點了點頭,然後對楚萱笑著,「主神的改變對我們來說是好事情……其實如果可以的話,我倒是不介意帶上它。」

「我也不介意。」楚萱點了點頭,「只要想到以後可以有很多無窮無盡的東西研究,我就有一種莫名的興奮……」

「哈哈……那你的時間倒是多的是。」

「你們兩個在說什麼?為什麼我聽不懂?」銘煙薇奇怪看向身邊的銘煙琪,「你知道他們兩個在說什麼嗎?」

「你都不知道,我又那裡知道?」銘煙琪聳了聳肩,「難道他們兩個有姦情了?」

「很可能……」銘煙薇狐疑的看著秦嵐和楚萱,「說不定我們老公已經偷偷把楚萱給吃了……」

她的這句話換來了秦嵐的一個暴栗,於是只能揉著腦袋撲進了銘煙琪的懷裡,「琪琪,老公欺負我。」

「……」詹嵐睜開了眼睛,「方圓一百五十公里除了四下分佈的蟲族以外,只有一些聯邦士兵的屍體,似乎我們降落的時間已經是戰爭發生之後了……我單向掃描一下吧,現在單向最遠距離可以達到一千公里,希望可以找到我們想要的……」

這一次又是好久,詹嵐才睜開了眼睛,「大叔,情況不怎麼妙呢……這個星球似乎很大,而且到處都是蟲子,我一路掃描過去,除了密密麻麻的蟲子沒有別的任何東西。」

「這也是在預料之中的事情吧……」楚萱再次開了口,她對銘煙薇之前的玩笑一點都不在意,「既然主神的目的是讓我們來救援中州隊,也就是說,他們不會距離我們很遠,不然在這個蟲族遍布的星球上,讓我走出幾千公里去跟他們會和,簡直是不能想象的事情,而且他們還隨時遭受著其餘三支隊伍的威脅。」

「只是現在,我們對新生的中州隊一無所知,不知道他們是不是有智者,也不知道他們是不是有應付的能力……詹嵐,所以恐怕還是要麻煩你,慢慢的掃描吧……如果有發現活著的聯邦軍也好,我們至少可以通過他們與男主角瑞凡聯絡上。」

「唔,我知道了。」詹嵐再次閉上了眼睛,連續幾個方向錯誤之後,她終於在半個小時之後獲得了一絲收穫。

「離我們這邊大約有二百公里遠,不過他們在向我們這邊撤退。在那邊的蟲子數量好多,而且還在源源不斷地從地下鑽出來……所有人都穿著聯邦軍服,只是我看到了鄭吒……男主角瑞克跟他們也在一起,一共大概有二十人的樣子。」

「是這樣嗎?確實是一個不錯的想法……現在的中州隊應該也有智腦了吧。」楚萱笑著,現在她越來越喜歡露出這個表情,而且越來越純熟。「詹嵐,把影像接過來我們看看。」

「好」以現在詹嵐強化到一千多的精神力,完全可以用心靈鎖鏈把所有人都串聯起來,所以不止楚萱,秦嵐,銘煙薇等人都看到了男主角瑞克一行人的影像,只是秦嵐還沒有來得及說什麼,銘煙薇和銘煙琪已經同時大聲的吼出了一個名字。

張傑

最新章節更新 「我明白了,復活真經可以復活任意一個見過的人,但是只有一次機會……那麼,你們的任務是什麼?」


「在這個世界存活二十天……」鄭吒想了想,「今天已經是第七天了。」

「那麼就沒問題了,我們會保護你們直到任務完結……」秦嵐點了點頭,「詹嵐,掃描一下周圍有沒有臨時據點之類的地方。」

「沒有……倒是地底又有一大批的蟲子正在朝我們衝來。」

「暫時離開吧……我們先找個能落腳的地方。」

「等等……你們到底是誰?鄭吒中士,我們真的要和這些來歷不明的人在一起嗎?」說話的是男主角瑞克,他現在帶領著幾個手下走了過來,一臉警惕的看著秦嵐等人,然後低聲的對鄭吒說道,「我的聯絡員剛才收到了威士忌哨戰發來的求助信號,那裡正在遭受蟲族的瘋狂進攻,已經快要頂不住了,我想我們是不是可以趕過去幫忙?」

「威士忌哨戰?」鄭吒聽到這個詞,下意識的就打算搖頭,「那地方不能去,那裡……」


「我們過去,而且現在就出發」秦嵐卻突然插口,而且很明確的下了命令。瑞克疑惑的看了看鄭吒一眼,見到他並沒有反對,於是點了點頭,當先帶頭往威士忌哨戰的方向行去。

「秦嵐,那個地方分明就是陷阱……或許也被其它三隊給利用了,想要埋伏我們……」鄭吒頓時急著拉了一下秦嵐的胳膊,「之前他們用各種手段試圖yin*我們出來,我們都是沒有理會,這一次一定還是陰謀。」

「陰謀又如何?」秦嵐笑了笑,招呼了一下眾女啟程,「詹嵐你盯著那些蟲子……對了,鄭吒,你現在又經歷多少場恐怖片了?」


「現在是第四場了。」鄭吒嘆口氣,「主神之前還逼的我很急,似乎是想讓我在三四場恐怖片之內把隊長的職務轉給隊里成長起來的人,但是現在幾乎已經放鬆了對我的監視……我也不知道為什麼。」

「……」秦嵐點了點頭,「我知道原因,但是不能說,不過對你而言也是好事……你現在應該已經開啟了第三階段的基因鎖了吧,經歷過之前的那些事情,你的心魔不會存在,開啟第四階的時候,就可以直接開啟心靈之光了,好好努力吧,你與複製體的你還有一戰。」

「秦嵐……這個,我知道這個要求很為難,但是……蘿麗,可以讓她暫時轉到我們隊伍嗎?她是我這輩子的最愛……我想在被主神抹殺之前盡量的跟她多待一段時間。」

「……」於是秦嵐轉頭對小蘿麗吹了一聲口哨,「蘿麗,你的鄭吒哥哥想要你轉去中州隊,你願意嗎?」

「我才不要呢……」小蘿麗正在和枷椰子兩個說悄悄話,聞聲抬頭做了個鬼臉。「能再次看到鄭吒哥哥就夠了……我們都已經長大了,應該放下以前的事情去追求自己的幸福。」

晴天霹靂對鄭吒來說,小蘿麗的話不啻於是就是一個超級晴天霹靂。

他不可置信的看著小蘿麗,也不可置信的問道,「蘿麗,你不是最依賴我的嗎?你難道忘了我們之前在一起的日日夜夜,我們兩個……」

「哎呀,你不要說了,我不要聽……」小蘿麗頓時捂住了耳朵,然後跺了跺腳,「我知道你之前在主神那裡製造了一個我……但是那個不是我,不是我鄭吒哥哥,我可不是你製造的那個對你千依百順的記憶體,我是真正的蘿麗,我會有自己的想法……」

「真正的?可是你不是早就死了嗎?」鄭吒愕然。

「你不是也死了嗎?」小蘿麗頓時狠狠的白了他一眼,並且再次做了個鬼臉,然後轉頭徹底的不理會他了。

「……」

而這邊,張傑也已經湊到了楚萱的身邊,這個可憐的傢伙還不知道面前的這個女人已經不是謝娜……不過楚萱做的更絕,她甚至連話都不說,只是藉機上前兩步挽住了秦嵐的胳膊。

喂秦嵐愕然看了她一眼,你什麼時候學會的這一招?讓我當擋箭牌?

詹嵐等人頓時偷笑起來,尤其是銘煙薇和銘煙琪,笑的是上氣不接下氣,同樣圍在她們兩個身邊的張恆被直接華麗的無視了,不管他說什麼,這兩姐妹完全當不認識他。

這種情況很詭異,甚至讓霸王,蕭宏律,李蕭毅,王俠,羅甘道,程嘯幾人都完全莫名其妙,李蕭毅還好點,他有點開心的跟秦嵐打著招呼,「秦大哥,沒想到還能見到你,真好,詹嵐,你也好」

「李蕭毅……你好。」詹嵐扯了扯臉,這是跟秦嵐學的,天啊,你都死了這麼久了,還突然蹦出來,真被你下一大跳。

「你們隊里怎麼全都是美女啊……你叫詹嵐是嗎?哇,我真是太幸運了啊,哦呵呵……我都不知道是不是在天堂里了,最喜歡的小女孩容貌,而且還是這麼冰冷的模樣,還有這極品身材……」

「啪」詹嵐看到程嘯竟然敢死死盯著她的胸口,她頓時惱羞成怒的一耳光打了過去,她也是隨便那個男人可以看的嗎?

程嘯這傢伙被打了竟然也不生氣,他依然輕狂樣的笑道:「被女孩子打是一種尊嚴的表現呢,呵呵,可惜好多人不懂得這種尊嚴……好了,不說身……總之,能看到這麼多美女,即使是被帶入這個詭異的恐怖片世界里,我也覺得真是一件幸運的事呢,哈哈哈……詹嵐,給我們介紹一下你們隊的成員啊,大家多親近親近……」

「……」詹嵐轉身就走,她可沒興趣理會這種人,於是一直靜靜跟在詹嵐身邊的趙櫻空抬起頭看了看程嘯,竟然還有這種極品?「你的皮肉大概是癢的不行吧,竟然敢說要跟我們親近親近?」

見到趙櫻空搭話,程嘯馬上就換上了一副雙眼桃花的表情道:「小姐。哦,不。小小姐,我可是從中醫世家出生的哦,從小我家老頭子就不停給我灌藥和讓我練習一些狗屁不是的武功,哈哈哈,這根本不是什麼東西拉,不過我別的優點沒有,就是皮厚肉糙,小小姐如果喜歡的話,不妨我們私下裡交流一下好嗎?其實我對泡茶很有心得哦,對了,我唱歌也很好聽,你看,我的喉頭還會上下移動呢……」說完,他揚頭要展示給趙櫻空看。

「……」冷笑一聲,趙櫻空舉起拳頭用力一擊,然後身影卻突然消失,下一秒已經出現在了走在前面的詹嵐身邊。

而這邊程嘯的一隻眼睛已經變得了黑青一片,可是他的表情依然是毫不介意的傻笑著,特別是他剛才在趙櫻空舉手的時候無意中看到趙櫻空的胸口裡,他馬上就瞪大了雙眼一臉不敢置信的樣子,好半天後,他才傻傻的說道:「不可能吧?是這樣的嗎?居然是這樣的極品嗎?」

羅甘道似乎和程嘯很有些投緣,他介面問道:「什麼不可能?什麼極品?你有話不說清楚啊。」

程嘯馬上雙眼放光的說道:「天啊,童顏**啊,這可是超級極品啊,你知道嗎?我最大的夢想就是能夠擁有一個穿著華麗絲襪的超**LOLI,天啊,沒想到我的夢想已經實現了一半了……」

「嘭」程嘯毫無預兆的突然飛了出去,狠狠摔在地上的時候,他的雙眼都是烏青一片了。

可是他卻依然傻傻笑道:「遇到即是實現了一半了,另一半可要我自己去爭取啊,哈哈哈……」

停留在原地的趙櫻空反應倒也非常直接,她慢慢的從腰間拔出了匕首來,於是程嘯的表情簡直可以用換臉來形容了,從君子坦蕩蕩輕佻的模樣馬上變成了嚴肅認真的學者模樣,他裝模作樣的看著遠方道:「恩,距離威士忌哨戰大概還有五六個小時的路程吧,哈哈哈,我們要快點哦,否則在天黑之前趕不到了。」

「你們已經進來了七天,這七天都在那裡度過的?可不要說夜晚蟲族也會睡覺……」秦嵐皺起眉頭,按照方位掃描,威士忌哨戰處於距離眾人四百多公里的地方,如果以這種速度前進,光走路都要一天多,更不要說,地底下的蟲族正在慢慢的布局,試圖在前面形成一個包圍把眾人一網打盡。

「其實我們是兩天前才降落在蟲星。」鄭吒收斂了一下心神,他看著秦嵐以及挽著秦嵐的楚萱,臉色有一點奇怪……「頭五天都是在徵兵處,然後乘坐星艦前來……」

「你們之所以這樣躲避的原因,是因為東海隊或者南炎州隊在軍隊之中獲得了勢吧……主神本來是打算通過這個手段來均衡你們與東美洲隊之間的實力,但是沒想到,他們卻試圖對你們下手?」

「沒錯……」鄭吒狠狠的往地上吐了一口口水,然後愕然,「為什麼……我感覺,你說話的口氣很像一個人?」

最新章節更新 張傑立刻從地上跳了起來,一張臉已經漲成了豬肝紅,他憤怒的沖向了秦嵐,什麼話都不說直接狠狠的一拳頭砸了過去。

當然,他肯定砸不中秦嵐,而且秦嵐毫不留情的一腳把他踩到了地上。

「如果你想死,我會成全你……」

「混蛋,虧我之前當你是隊友,你竟然連我的女人都不放過」張傑暴怒的掙扎著,「鄭吒,把我的槍拿過來,老子今天要跟他同歸於盡。」

那邊男主角瑞凡等人也好奇的轉頭看了過來,至於其它中州隊的隊友見到張傑被打,頓時都操起了武器,看樣子是打算上來幫忙。

「張傑……都住手」鄭吒連忙站起身,這裡所有人之中也只有他知道秦嵐的可怕,張傑根本還沒有經歷那一切,他記憶之中的秦嵐還是拳皇世界的那個溫和和對一切似乎都不在意的秦嵐。「秦嵐,給我個面子吧……放開他,畢竟之前都是隊友,不需要鬧成這個樣子。」

「鄭吒哥哥,你們在鬧什麼啊……」這邊小蘿麗也突然從帳篷里伸出了頭,好奇的看了眾人一眼,「秦嵐哥哥,枷椰子剛才跟我打賭,說你不會抱著我睡覺,你不會這樣做的吧,今天晚上你要抱著我睡好不好?」

「TMD……」鄭吒聞言下意識的操起了手裡的槍。「秦嵐我的蘿麗你也敢動?」

「誰是你的蘿麗啊?」小蘿麗立刻不滿的嘟起嘴,「我是秦嵐哥哥的蘿麗……」

「秦嵐……我跟你拼了」鄭吒的眼神突然變的茫然,然後直接沖了上來,竟然是直接解開了第三階段的基因鎖。

但是下一秒,他卻以非常快的速度倒退了回去,一道金色的小針就追在他的鼻子前一點點……「吵什麼吵啊……」這邊眾女也都走了出來,銘煙薇和銘煙琪一起伸了個懶腰,然後施施然的走來了秦嵐的身邊,一人一邊挽起他,「老公,怎麼這麼晚了還不睡覺,陪他們這群廢物玩什麼呢?實在不行就全殺掉了算了,反正遲早也是要死的。」

「……」這邊張恆手裡的槍直接掉在了地上。

「……」

出了這樣的意外,中州隊自然與秦嵐的關係好不到那裡,不過不知道東海隊與南炎州隊已經覆滅的鄭吒等人最終如何鬧也還是不敢過分,團滅的代價,他們承受不起,畢竟鄭吒好不容易才把一個勉強還說的過去的團隊拉扯起來,他最多只能狠狠的在心裡咬牙切齒,爭取某一天可以強大到打敗秦嵐,一血今天的恥辱。

當然……這個未來可能非常的遙遙無期。

尤其是,第二天開始,所有人都發現楚萱開始了一種極度心不在焉的狀態……她經常吃飯的時候把東西喂進了鼻孔之中,不管誰跟她說話都是一臉的茫然。

這種狀態似乎有傳染的跡象,下午的時候,趙櫻空竟然也開始了這種狀態……當然,與楚萱正在接受和研究主神的規則和資料不同,趙櫻空出現這種狀態的原因是,秦嵐告訴她了,東美洲隊的隊長是她的哥哥趙綴空,這一次可不是上次見到的那個複製體,所以如果她不願意自己去解決,那麼秦嵐就直接出手抹殺掉他。


「不……我自己來。」彷彿下定了某種決心之後的趙櫻空,於是開始了這種狀態,迷迷糊糊之間,似乎什麼都不記得,也什麼都不在乎,甚至好幾次被蟲子撲到了面前依然沒有任何的反應。

一路且戰且走,疲憊的眾人在第四天的晚上才終於抵達了威士忌哨戰,只是在所有人通過了巨大的金屬外門進入裡面的時候,看到了一個人背著手站著,剩下的則是滿地的屍體,有聯盟軍的,也有輪迴小隊的,無一存活。

趙綴空。

他終於還是找來了。

「異能輪迴小隊?」趙綴空慢慢的轉回了頭,臉上全是不屑,「謝謝你們好心的送我的妹妹回來,小蘋果已經孤單的等待我很久了吧……」

「很久不見了呢,親愛的哥哥。」趙櫻空終於從那種狀態之中擺脫了出來,此時的她臉上慢慢的盪起了溫和的微笑。

「恩啊,真是很久不見了……我的小蘋果,你似乎又變強了許多呢,已經恢復真正地你了嗎?聽說你殺掉了複製體的我呢,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我是多麼的想來親自見見你啊,可惜主神一直都沒有讓我們相遇……還好這次總算如願了。」趙綴空也同樣帶著一臉的微笑,只是那笑容看起來有些嚇人,因為他的雙眼一片冰冷,除了殺意以外什麼都沒有。

「哦,你要先給我介紹一下你的『同伴』們嗎,雖然他們會立刻就死,但是至少,我很感激他們帶著你出現在我面前。」趙綴空忽然恍然大悟的拍拍腦袋,接著就微笑地看向了趙櫻空背後的眾人,話音剛落,其中一個人地頭顱忽的消失,周圍人似乎還沒回過神來,那身體就這麼一直站在原地,直到脖子處向上噴出老高的血來,周圍人反應過來……

死的人,是聯邦軍人,男主角瑞克的同伴,而且趙綴空並沒有打算停手,又是一個人頭衝天而起,而且他還對輪迴小隊的人擠眉弄眼。

鄭吒等人都是嚴陣以待卻又膽寒不已,根本看不到他是怎麼出手的,雙方距離明明還有十多米,他竟然出手如同鬼魅一樣……聯邦軍的人試圖想逃,但是趙綴空可不會這樣放過他們,眼看第三個腦袋就要衝天而起的時候,秦嵐終於插手了。



一聲悶哼,趙綴空的身體突然往後急退兩步,然後吐出了一口血,他臉上的笑意消失了,愕然的看著秦嵐。

秦嵐卻根本沒看他,轉頭看了看,對身邊的詹嵐等人說道,「你們去裡面收拾一下,整理出一個乾淨的地方,注意把地面以下的位置都掃描一下,我們都回來了,蟲族的進攻也差不多要來了。」

嵐等人點了點頭就往裡面走去,也根本不看趙綴空,這讓他頓時惱羞成怒,什麼意思,不放我在眼裡嗎?本來打算最後殺你們,現在就……哇

趙綴空突然往後飛出十多米,狠狠的撞在了威士忌哨戰營房的鋼鐵牆壁上,一連幾口鮮血噴出,不可思議的看著秦嵐,這邊趙櫻空已經不滿意的轉頭回來了,「嵐,你說過了他是我一個人的……」

「那是他不惹我的情況下。」秦嵐也終於轉回了頭,然後對趙綴空露出了一絲殘忍的笑意,「真不懂,一個小小的螻蟻也敢自以為,當是天皇老子嗎,不懂的人還以為他是戰士呢,如此光明正大的刺客……嘖……腦殘到這個地步,他是怎麼成為你的哥哥的?」

「……」大概是受了如此的奚落,趙綴空再次一口血噴出,身形一晃,頓時幾個一模一樣的趙綴空同時出現,朝著秦嵐撲了過來。

「你看……」秦嵐聳了聳肩,「櫻空,沒辦法了,死不悔改腦子進水了的人,已經無可救藥了。」

「砰」趙綴空被秦嵐一腳踩在了地上,腦袋著地,秦嵐的鞋子就踩在他的臉上,對著他英俊的鼻子踩來踩去,旁邊的人聽到那陣軟骨發出的咯吱聲,頓時不忍的轉過頭去。

「果然和我所預料的一樣……我親愛的哥哥已經走到了歧路里……這樣的結果不是我們想要的結果,哥哥……」

「閉……閉嘴」雖然是被秦嵐完全壓制,甚至嘴都無法張開,但是趙綴空依然悶出了一句。

趙綴空臉上的溫和微笑漸漸消失了,她冷著一張臉不停向前走來,雖然行走速度並不太快,但是彼此間的距離還是在不停的縮短……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