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書生猛地回頭,冷冷看著刀遊方,他們聽的清清楚楚,這次的挑戰,又是刀遊方讓人挑戰巨闕宗。

2021 年 1 月 10 日

無極宗排名第十五,他們本來要挑戰的是排名第十二的宗門,刀遊方大手一揮,直接命令他們挑戰巨闕宗。

「我就囂張了,你奈我何?」

刀遊方雙目看著書生,冷笑道。

「好,我書生,記下了。」

書生說道。

「哈哈,好好記著吧,就是不知道你有沒有機會挑戰我。」

刀遊方哈哈笑了起來。

「墨空,這次,你上。」

書生又伸手一指墨空,讓墨空上場。

「我覺得,讓龐曉上比較穩妥,方天子此人我有所了解,我怕是要經過一場苦戰,打不出巨闕宗威名。」

墨空並沒有直接就下場,他瞥了方天子一眼,說道。

「嗯?」

書生一瞪眼,兩道威嚴的目光打在墨空身上,「你這是在質疑我?」

書生早就對墨空不爽了,在他面前,此人竟然還時不時的發號施令,蕭讓有時開口也就罷了,畢竟是命泉修為,可墨空只有胎息,書生怎麼會忍受墨空當領頭羊。

「好,趁著這個機會,我就明說了吧,我書生之前一直獨來獨往,我無法忍受有人騎在我頭上,我要當頭,這裡,我要說了算!」

書生乾脆明說,他是一個不甘居人下的人。

「書生,雖然你很強,但是如果論戰力的話,蕭讓才是頭。」

王冠搖著摺扇說道。


「什麼蕭讓,沽名釣譽之輩,他能和我比?」

書生冷冷瞥了王冠一眼,不屑的說道,「蕭讓已經親口承認不如我,難道你要親眼看到蕭讓被我踩在腳下才死心?」

「你比蕭讓強?呵呵。」

王冠嘩啦合上摺扇,冷笑了起來。

蕭讓的威名,是赫赫戰績堆出來的,是踏著無數天才走出來的,連華太顯那樣的人都死在蕭讓手下,區區一個命泉一重的傢伙,居然敢如此自信,說蕭讓不如你?

「好,你是頭就你是頭。」

墨空大手一揮,第一個認同了書生,倒不是他心裡真的就認可書生,只是現在是什麼時候,哪能糾纏這些小事。

「我是頭,你們誰還有意見?」

書生又掃視一遍眾人,大聲問道。

「好,你是頭。」

眾人一愣,紛紛同意,不過他們都在心中冷笑,且不論戰力如何,居然在擂台上糾結這個問題,如此沒大局觀之人,根本沒資格當頭。

「既然我是頭,那我說了,墨空,你上。」

書生又一指墨空。

!! 見這裡也沒人,七七想想銀寶可能真的在空間里太擔心了,雖然外面危險,但是銀寶只要在她身邊,她都能有辦法重新弄進空間保證它的安全。

所以,七七想到這裡,也就放銀寶出來了。

銀寶剛一出來,一個不小心,爪子一下子碰觸到了水面,濕漉漉的一片,嚇得銀寶「呲溜」一聲立馬躥到了七七的肩頭。

「吱吱。。。。。」

天啊,竟然這麼嚴重!七七,怎麼會這樣!這也太嚴重了吧!

銀寶先前只聽到外面的尖叫聲,還有聽到說船撞了要沉了,根本沒想到會這麼嚴重。

它不禁也擔憂起來,其實它是最怕水的,現在看到水都在七七的胸口,也是一個瞠目結舌,好半天沒反應過來。

七七聳肩,表示自己也很無奈。

「銀寶,不行你還去空間吧,這裡太危險了。」

七七知道銀寶最怕水了。

銀寶眼珠子卻是骨碌一轉,猛然看向七七。

「咱倆一起進去吧,外面這麼危險,七七,這水都快。。。。」

銀寶話沒說完,它其實出來也是為了勸七七進去的,畢竟哪個地方都沒空間裡面安全。

「不行,這麼多人呢,尤其是還有輕塵叔叔和雲安爹爹,我要跟他們在一起,更何況,他們下去找救生船了,我得在這裡接應。」

七七搖搖頭,若是能進空間,她早進了。

不是迫不得已,她絕對不會動用空間技能的。

好吧,銀寶也知道七七的脾氣,不再強求,左右等到為危急的時刻,七七也不會犯傻的。

底下的魚兒們看到忽然又冒出來一隻陸地上的獸,而且還和人類對話,也是驚的不行,圍著他們轉的更加歡快了。

跟陸地上的獸不熟,但是它們卻知道無論哪種獸,跟人類都是無法溝通交流的。

而且,獸和獸才是同類,而人類永遠是獸類的敵人。

雖然,這個人類似乎看起來並不讓獸類討厭,但畢竟還是人類。

七七知道銀寶暫時也是不會回空間了,於是繼續剛才的話題,再次重複了一遍。

「小魚兒們,這附近有漁船嗎?前面那個大陸就是北海大陸吧。」

魚兒們聽到人類又在問話,這一次倒是沒有排斥,許是看到那陸地獸都跟這個人類那麼親近。

「你真能聽懂我們說話?」

一隻大膽的魚兒遊動過來,抬著腦袋看雲七七。

七七點頭:「能,我們落了難,還請幫忙。」

七七十分的誠懇,一路上吃了那麼多魚,她不敢違心的說跟魚類是朋友,只好懇求了。

「真是太神奇了,我第一次聽說人類能跟我們魚類說話的。」

「是啊,她真的聽得懂啊。」

「好神奇啊,說出去,那些遠處的夥伴們肯定不信。」

。。。。。

魚兒們議論了好久,七七都很有耐心的聽著等著,還笑眯眯的,絲毫不像是遇難了的人。

魚兒們議論之後也覺得新奇好玩,竟是真的十分「好心」的回答了。

「好吧,誰讓我們看你和氣呢。不過這附近可沒什麼漁船,這裡是魚類的天堂,因為,人類很少出現在這裡。」 魚兒們回答的倒是也很實誠,本來以為這話會讓人類不高興,畢竟他們落難,怕是要等同類來解救的。

誰知七七眼睛卻是一亮,竟是很開心的樣子。

這附近很少有人類,說明他們的方向是對的啊,就是要到人煙稀少的地方上岸才是。

可是下一秒,七七的臉色卻忽然凝固了,只顧得方向問題了,卻忘記了他們此刻還面臨著巨大的災難。

這種情況,還是能夠遇到漁船才好啊,這一下,希望渺茫了,只能自救了。

「看來只能等救生船了,等拿到救生船,我們就划著船過去,看那北海大陸離我們也不遠的。」

七七這話自然是對銀寶說的,銀寶吱吱了兩聲,沒有吭聲。

靠救生船劃過去?

也是有點不可思議啊。

畢竟那救生船那麼小,這裡雖然能看到北海大陸,也是很遙遠的,大船還得走一天,那救生船怕是得好幾天。

更何況,他們哪裡還有什麼力氣去划船?

救生船可是完全靠人力划槳的啊。

銀寶這麼想了一下,卻也沒說出來,它不像打擊七七的積極性。

「你們若是能離開的話,最好也不要在這邊上岸,這邊岸上可荒涼了,反正我們是沒見過有什麼人類。」

魚兒們「好心」的提醒了一句。

它們常年都生活在這裡,也是因為這裡沒有人類捕魚,所以很是安逸,對這邊的情況也似乎很了解。

七七聽了,也是苦笑一聲。

她當然知道這邊岸上沒人,這正是她想要的。

七七等了半天,發現裡面完全沒了動靜,不由得有些著急,立馬對著下面喊了幾聲。

「輕塵叔叔,雲安爹爹,你們聽得到嗎?找到船了嗎?」

七七叫了幾聲,竟是也沒任何回應,這一下子更加的著急了,立馬望著底下的魚兒。

「魚兒們,你們再幫忙去找一下我的親人吧,就是剛剛下去的那幾個人,你們一定看到了。」

「請幫我看看他們是不是還安全,謝謝了。」

七七擔心,這心裡打鼓似的,跳個不停。

魚兒們似乎也難得的悠閑,左右不過是游來游去的一趟,竟是直接就同意遊走了。

水越來越深,這時候船艙這邊的水都已經開始往甲板那邊倒灌了。


看到有水,大家總算沒有那麼愚蠢,竟是也知道自動為往外排水。

當然,比起進水的速度,排水也太慢了,根本無法抵抗大自然。


但是做了總比不做強,為了不被淹沒在海底,眾人也是拼了命似的,往外倒水。

七七這邊也有點難以呼吸了,感覺巨大的水壓在她身上,讓她無法喘氣,難受的緊。

「七七,不行,你快跟我去空間,這樣下去,你會悶死在這裡的。」

銀寶都快擔心死了,可是那空間它也不能操控,不然的話,它就強行把七七給弄到空間去了。

七七卻是還望著那幾乎已經什麼都看不到的船艙里。

邪肆太子妃 不,他們還沒出來,我不放心,我再等等,我相信他們一定會出來的,銀寶,你先進去吧。」 墨空最終還是上場了,在眾目睽睽之下自家鬧矛盾,這不是讓人看笑話嗎。

「墨空,一年前,我三十招敗在你手,今天,是時候討回來了。」

墨空上場,方天子很是興奮,聽他的對話,和墨空居然是老相識。

「少廢話,一年前我能打敗你,今天同樣可以。」

墨空說道,只是面色卻很凝重,他能感覺到現在的方天子今非昔比,實力較之一年前肯定有很大的提升。

「戰吧!」

「戰!」

兩條人影,交織在了一起。

轟!

轟!

轟擊聲不停響起,兩條人影化成兩道黑影,在擂台上捲來捲去,拳風呼嘯腿影澎湃,很激烈的一戰。

「滾下去!」

戰鬥了一盞茶功夫,方天子竟然是穿透墨空的層層拳影,一掌轟在墨空胸口,將墨空給轟下擂台。

嘩!

眾人大嘩,無極宗居然勝了!

「廢物,我巨闕宗的臉都被你丟光了!」

書生毫不掩飾自己的憤怒,眾目睽睽之下,就開始大罵起墨空來。

「書生,我剛剛說了,讓龐曉上,你非要我上,這次失敗,你也有錯!」

墨空大聲說道,很是氣憤。

「任你如何狡辯,都掩蓋不了你是廢物的事實,一個胎息境的垃圾都能把你擊敗,真不知道你是怎麼當上總隊長的。」

書生連連搖頭,口氣越來越冷。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