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更有一些人悲憤,認為今日王明之離別,對於帝關來說是一種大殤!

2021 年 1 月 5 日

如今魔族只有千餘人,且修為都不高。王明這一次的戰功足以換取他們的自由,不再被大罪壓身。

「將剩餘的戰功送給類似於魔族這樣所謂的魔血家族。」這是王明的心愿,同時他看向幾位無敵者,道:「請儘可能消減他們所謂的罪。」

到頭來,他輕輕一嘆,這般請求。

「可以,你還有什麼心愿嗎?」

「我希望朋友能夠安好。」王明轉身,一個人上路,向著城門那裡走去,那個地方有一座祭壇,可以出城。

他的身影很孤單,背影很蕭索,令人覺得有種很凄冷的感覺,還有人心中騰起一股悲涼的味道。

「既然如此,那你就去吧。」那拉太君道。

「小道友,你……還有什麼心愿?」有無敵者上前,懷著愧疚之心,還想在為他做一些事。

「我是這一界的人,我希望死後,屍骨可以回故里,葬在這片世界。」王明說道。

這些話聽的一些感性的年輕人很心酸,因為,王明此去真的很有可能凶多吉少,在異域恨他的人太多了。

並且,那輛黑色戰車中的至尊,可沒有保證讓他一定活著。

「若我發生意外,我希望有個人可以幫我收屍,帶回三十三天,葬在這片土地上。」王明說道。

此時,無論是長弓衍、金甲神力蟻、玉琳等跟王明最為交好的人,還是摩羅、藍仙、衛家四凰、拓古馭龍等,都一陣輕嘆,心有酸澀。

有些人,如月華等,心中很難受。

就是一些大修士,身為大統領,也沉默了,張了張嘴,覺得苦悶,對這個場景有種無力感,心被觸動了。

這樣一個年輕人,就這麼去赴死,太可惜,太遺憾。

「誰願隨王明同去,我想以異域人的好戰與粗獷的稟性來說,不會為難同去者,王明若有意外……帶他回來!」

一位無敵者說道,他所說的若有意外,自然是指王明死在那一界。

誰願為王明收屍,帶他回來?

一時間,短暫沉默后,竟有很多人大吼出聲,竟要同去。

王明有些意外,心有感觸,轉過身來,想了想,嘴角噙著一縷莫名的淡笑,竟點指向一個不曾開口的人。

「你可願跟我同去?」他指的是那拉永琪,一剎那,那拉家上下的臉色全都變了。

一些人當場就想大聲呵斥,因為,那拉永琪是該族近古以來最出色的奇才,他們自然不願意。

但是,話到嘴邊,他們又咽了回去,因為真的難以說出口,早先那拉太君可是曾說過一番話語啊,若有需要,她可以送那拉家子孫去異域赴死。

那拉永琪看了一眼那拉太君,她沒有說話。

「王明,這樣是否過了,萬一異域冷血,連那拉永琪一同殺掉,豈不是白白死掉了一位天縱奇才?折損帝關的力量!」那拉家終於是有人沉不住氣,這般開口了。

「哈哈……」王明大笑,看著那拉家眾人,又看向那拉太君與那拉永琪,最後開口道:「算了,我也只是隨口一提,怎麼會忍心讓高風亮節的那拉家各位賢者為難,我去也,一個人上路足矣!」

他大笑著,轉身就走,很是洒脫,邁開了腳步。

「小友,我們可以滿足你的願望,讓人隨你同去,來日……帶你回來!」一位無敵者說道。

「不必了,男兒走四方,何處不為家,死在哪裡,葬在哪裡,天下青山一樣!」王明大聲說道,頭也不回。

這一刻,有種難言的情緒在在眾人間蔓延,許多人心有抽動,說不清那是一種怎樣的感受。

天地間,一時間很靜,眾人說不出話來。

許多年輕人悵然又迷惘,還有一種非常悲酸的感覺,為王明而遺憾,為他而覺得心傷。

至於一群大修士,雖然沉默著,但是內心顯然無法平靜,一個個握緊了拳頭。

唯有那拉家的人臉色鐵青,王明剛才的那些話語,對他們來說太刺耳了。

王明站上那座祭壇,一個人而已,很孤單,但是卻不再回頭,不再開口,背對眾人,準備出關!

風蕭蕭兮易水寒,一去是否還能還?

「王明,你將來會怎樣,還會出現嗎,若還活著,是否會被異域血誓限制,不識我等?」月華聲音有些發抖,這麼問道。

至於玉琳、金甲神力蟻等人則都已經喊叫出聲,想衝過去。

「我若活下來,相信到最後無人可限制我,終有一天也沒有因果可以束縛我,但我只怕那時心會變得冷酷,不再這麼滾熱。」

這是王明的回應,不再轉身,不再回頭。

祭壇開始發光,他的身影模糊了。

祭壇光,上面鐫刻滿神秘古符,歲月悠遠,如同連通著其他紀元,帶著一種洪荒氣息,每一個符號內都像是蟄伏著一頭史前凶獸。

王明身影朦朧,隨時會消失。

這是古代遺留下來的最高等階的巨型傳送陣,只要踏入進去便等若來到了次元空間。

出入城池非常嚴格,需要城中的大人物催動祭壇,此際,只要激活傳送陣,王明隨時會離開這裡,進入大漠敵軍中,再也不能回頭!

「我去請他們下血誓!」

那拉太君開口,依舊很平淡,一步邁出,離開城門下的祭壇區域,她重新來到了那高聳入蒼宇的磅礴牆體上。

同時,有不少人跟了下去,那些都是那拉家的重要人物,以及他們的追隨者。

當然,也有杜家、貔貅等大族統領等,也要觀看那所謂的血誓成立的過程,親眼得見平和期的到來。

「這個老妖婆,就這麼急嗎?」金甲神力蟻天不怕地不怕,在那裡憤怒自語著,也不怕別人聽到。

不遠處,那拉系人馬頓時臉色很冷,許多人向這裡望來,帶著冷冽的氣息。

甚至,有人冷酷的哼了一聲,表示警告,也在威脅與震懾。

「你嗓子有問題嗎,在這裡亂吭什麼?!」金甲神力蟻當即就瞪眼。

「你們不要太過分!」那拉系的人馬有人斥道。

「看到你們這群人就我煩,你們還是帝關中的生靈嗎,成心要逼人反出去!還有臉在這裡給我作威作福,趁早滾到那個老太婆的背後去,在這裡實在是礙眼,當心群起而攻之!」金甲神力蟻怒道。

「年輕人,不要太浮躁,口氣大了容易出問題。」有人寒聲道。

「滾!」金甲神力蟻只有一個字。

此時,就是好脾氣的月華也生氣了,面向那些人。

同一時間,長弓衍、天子、魔女、謫仙等跟王明同來自下界的年輕人都站了出來,冷視那些人。

接著,摩羅、小天王、藍仙,甚至帝關中的拓古馭龍、齊宏、衛家四凰也都站出,怒視著那些人。

而許多修士,各族的大統領也有些人看不下去了,一個個神色不善,帶著冷意,盯著他們,露出一股殺意。

「前輩你看……」那拉系中有人看向無敵者。

「閉嘴!」齊宏的師尊,五靈戰車原本的主人喝道,頓時間,那些人一個個臉色蒼白,嘴角當即淌血,整個人都差點炸開。

這些人打了一個冷顫,不敢觸霉頭,全都衝天而起,飛向城牆上方,那裡是同意將王明交出去的各族的聚集地。

因為,跟他們想法相同的人,大多都去觀看血誓了。

「那老太婆真不是東西啊,就這麼著急嗎,要將王明推進火坑中。」金甲神力蟻真的是性情中人。

城牆上的那拉太君,果然在跟對面的人交流。

很快,有血色在大漠深處蔓延,如同一片血海一般洶湧而來,太狂暴了,震撼了每一個人,它淹沒了大漠。

那只是一滴血而已,卻席捲整片浩瀚無垠的沙漠戰場,起初是殷紅色,接著化成五彩,血液滾滾,蓋世氣息滔天!

哪怕是在城池中,有帝關守護,眾人還是顫慄,幾乎要跪拜下去,那是無上的威壓。

可以料想,如果不是有帝關守護,所有人都會軟倒在地上,根本承受不住那種至高層次的可怕壓力。

一滴血,凝聚在一張金色法旨上,出沉悶而宏大的古老聲音,如同一尊魔主在立誓,猶若仙王誦經,太過懾人。

一時間,天地間異象紛呈,虛空中大道規則成千上萬條,化成仙凰展翅,凝成真龍盤舞,又聚成鯤鵬撕裂蒼宇。

此外,乾枯大漠中湧出甘泉,蒼宇上落下金色種子,在虛空中紮根,大道神蓮成片的綻放,如同在經歷輪迴,枯萎了又繁盛。

還有一道又一道黑色的閃電,血色的閃電,被混沌氣纏繞著,在這裡交織,聲勢駭人之極。

很快,城牆上方傳來歡呼聲,顯然血誓已成,雙方達成一致,某種因果力量所烙印下了這一切。(未完待續。) 那拉家、羅家、杜家、貔貅等族中,不少人都露出喜悅之色,而後看向下方的王明,就等他出關了。

城門,這裡都跟著劇震不已。

因為,人們知道,血誓成了,王明即將出關,再也阻攔不住了。

「怎麼還不來?」月華焦急,長弓衍、玉琳等也都如此,因為,早在張百忍離去時,他們也都有行動,或分出神識,或出動靈身,去請孔雲龍出關,來此救援。

可是,血誓已成,大長老為何還沒有來?

他們真身未去,是為了親眼看著王明,擔心他會先行,怕錯過最後的機會。

「誓言已成,你該出關了!」那拉太君降落在地,跟隨他的還有一大批人,這些人臉上都帶著喜色,非常的振奮。

就等王明出去了,這樣一來,便可換來五百年的平和期。

祭壇上,王明始終都沒有再轉身,不曾再回頭,背對著眾人,一句話都沒有說。

鏘!

他的身上,一道劍光飛出,那是太上神劍,接著雷帝甲胄浮現,懸在空中,接著各種器物紛呈。

有些東西,如萬靈圖等收在空間法器中。

哧!

這些寶具化成一片清光,從他那裡飛來,落在月華、金甲神力蟻等人腳下,兵器插入地面,太上神劍等顫抖不已。

他沒有帶著這些瑰寶離去,要留給眾人。

這讓每一個人都心顫,眼睛酸澀,看著那道背影。

接著王明不斷出指,點向眉心,天靈蓋等地,他在以最殘酷的自封之術鎖元神,困識海烙印,自封一些東西,甚至在自斬一些東西。

他得到的法,有些太重要,不能被異域所得。

「我……來助你!」此時,就是無敵者的聲音都顫抖了,因為知道他在做什麼,不忍看到這些,不願見這個年輕人斬自己的元神印記。

「最強封神術,一旦封印,哪怕實力比你高深無數倍,只要探及你的識海,都會觸動封印,那時,將……自滅識海。」一位至尊說道。

王明沒有轉身,但停了下來,點了點頭。

「哧!」

幾位無敵者聯手,一起施法,並且竟伴著血誓,以某種非常古老的儀式在進行,幫王明在元神中設下外人不可觸的禁制。

「不要啊!」玉琳大哭。

這意味著,王明一旦出城,便可能會死亡,因為異域人一旦探他的神識烙印,就會觸動禁制。

月華在看到王明自斬時,就已經眼紅通紅了,有一股想哭的衝動。

而現在見月華都王明這般,讓幾位至尊動用了傳說中最可怕的古老封神術,她心有哀意,淚水滑落。

長弓衍、藍仙、衛家四凰等一群人也都覺得這個場面不可接受,全都握緊了拳頭,一群年輕人鼻子酸。

此去一別,可能再也無法回頭!

王明一襲單衣,身上無他物,所有的瑰寶都留下了,什麼都沒有帶,背對眾人,不再有任何話語。

「該上路了吧。」那拉太君旁的一名老嫗開口,進行催促。

「是啊,血誓是有限制的,如果不能迅速履行,將會失效。」杜家的人也開口。

「小友,你還有什麼要說的嗎,請將最後的心愿講出吧!」齊宏的師尊說道。

王明站在那裡,沒有出聲,最後只是搖了搖頭,什麼都不再說。

「那就上路吧。」那拉太君開口了。

這一次,幾位無敵者親自催動祭壇,一個個滿懷著愧意,眼中帶著滄桑,為王明開啟一條空間道路。

嗡的一聲,祭壇璀璨,其光沖霄。

王明被包裹住住了,身影虛淡,像是要分解於此。

「王明!」一群人大叫,那些年輕人眼睛都澀,鼻子酸,月華跟玉琳等更是早已哭泣出聲。

這一別,或許就是死別,還能在世間相見嗎?

最後的關頭,王明終於回頭,看向他們,看著哪一張又一張熟悉的面孔,有不舍,有感動,有無奈。

他怎願離去?但是,卻終究不能回頭,要毅然而去。

王明看著眾人,目光很掃過每一個人,而後又彷彿穿越了時空,要看到帝關後面的那片土地。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