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更何況……

2021 年 1 月 7 日

王策還一口氣把這 國貿大廈給買了下來。

邪凌蒼穹

“許經理……我們在試一試吧。”

“嗯。”

許年點了點頭,繼續開始忙活。

“先生很抱歉,你們沒有預約的話是不能進來的!”

“先生……哎呦……”

而就在這時。

門外突然傳來了熙熙攘攘的聲音。

緊接着。

門被一女子撞了過來。

“怎麼回事?”

楚芸站了起來,秀眉緊蹙。

“楚小姐啊,我聽說你公司現在出了一點問題啊,需不需要我幫忙呢?”

葉楓和楚天明晃晃悠悠的走進了辦公室。

葉楓打量了一下碩大的辦公室,“嘖嘖,不錯嘛!你這辦公室還挺體面,可比楚天明的要闊綽很多啊。”

楚天明站在一旁沒有說話,只是眼神中的嫉妒之情出賣了他的內心。

“你們到底想要幹什麼!”

楚芸可沒心情在這廢話。

“我要的很簡單。”

葉楓坐在了沙發上,翹着二郎腿,悠悠的說道:“就要你!”

“你做夢!”

楚芸呵斥道:“你們如果沒有其他事情的話,趕快離開!我們公司不歡迎你!”

“楚芸你怎麼說話呢!”

楚天明沉聲道:“葉少這是在給你機會!你公司現在什麼情況,難道你不比我清楚?”

“葉少好心好意救你於水深火熱當中,你怎麼還好心當成驢肝肺呢!”

“公司的困難,我自己會解決!”楚芸面無表情的說道:“不需要你們幫忙。”

“你自己解決?可能嗎?”

葉楓撇了撇嘴,不屑的說道。

“就是楚芸!你不要在這死撐着了,你要是真有這麼大的本事,三年前,你的公司會這麼輕而易舉的倒閉了嗎?”

“你……”

“對了。”

楚天明想要一鼓作氣,徹底擊垮楚芸,繼續說道:“你應該還不知道吧,你的老公,就是王策那個窩囊廢,已經死了。”

“什麼?”

聞言。

楚芸嬌軀一顫,“你在開什麼玩笑愛!”

“我可沒有心思在這 和你開玩笑。”

楚天明冷笑道:“實不相瞞,那廢物已經被葉少派出去的殺手給一擊斃命!估計現在已經快要到閻王殿那報道了。”

“你胡說!我老公怎麼可能會有事情!你們胡說八道!”

楚芸慌了,她知道葉楓的身份,也知道葉楓派個殺手出去殺個人!對他而言,那也是易如反掌。

“沒辦法。”

葉楓慢條斯理的說道:“要怪啊,就怪那小子太嘚瑟,竟然還敢用那樣的語氣和我說話,他不死,誰死?”

“你……”


“誰說我死了?”

楚芸還沒來得及說話。

門外就傳來了王策那懶洋洋的聲音。

而許年則是緊跟其後。

“什麼?”

“你……你不是死了嗎?”

葉楓刷的一下站了起來,看着王策就像是活見鬼一般。

張麻子的實力,葉楓心裏清楚的很。

這麼多年,沒有一次失過手。

可怎麼這一次……

偏偏發生了意外? “怎麼?看到我還活着,難不成很吃驚嗎?”

王策走到楚芸身旁,將她 纖細的右手放在自己的手掌心裏。

“你……”

“你什麼你?公司遇到困難怎麼不和我說?”

王策白了一眼楚芸,沒好氣的說道:“還要許經理來通知我,怎麼?在你心裏,你男人就這麼一無是處?”

“沒……沒有。”

一聽這話。


楚芸連連擺手,緊張的說道:“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只是……”

“沒什麼只是不只是的。”


王策安慰道:“你要記住,你是我王策的女人,我不會讓任何人欺負到你。”

說完。

王策就將陰冷的目光放在了葉楓和楚天明的身上。

王策前腳剛送王雪她們回家,這後腳,許年的電話就打過來,告訴王策公司發生的事情。

“本事不大!你口氣不小!”

奶爸的美食小店 :“你真以爲認識個飯店老闆,你就牛逼了?你就可以目中無人了?”

“老子告訴你,我是你這一輩子也惹不起!”

“你沒死正好,你現在就給老子跪在地上,磕頭道歉!老子可以饒你一條狗命!”

“口氣還挺大。”

聞言。

王策搖了搖腦袋,“可如果 我說不呢。”

“王策你少在特麼在這裝大尾巴狼!”

楚天明本身見到王策的時候,還心生畏懼。

畢竟這段時間,楚天明被王策收拾了夠嗆。

可今非昔比!

¸ttk an ¸¢ 〇

自己有葉楓這尊大佛在身邊。

難不成還怕王策這廢物?

“葉少讓你跪你就乖乖的跪着!也就葉少心地善良,宅心仁厚,這要是換做我,你特麼早就死了知道嗎!”

“楚天明你不會是被我打傻了吧,這麼沒腦子的話,你也說的出來?”

王策歪着脖子,嘴角露出了輕蔑的笑容。

“別說這麼多廢話,我就問你跪不跪!”

葉楓不耐煩的說道:“我可沒這麼多耐心陪你耗着!”

“不錯。”

聞言。

王策點了點頭,“這句話,也正是我想對你說的!你們好好想想怎麼死,抓緊時間。”

“你……你說什麼?”

葉楓還以爲是自己的耳朵出現了問題。

“還讓我們抓緊時間?你腦子是不是有問題?”

“葉少你這話就說錯了。”

楚天明在一旁冷笑了兩聲,幫腔道:“人家不是腦子有問題,而是根本就沒腦子!”

“也對。”

聞言。

葉楓點點頭。

“ 說實話,我還真是挺佩服你啊!你們公司現在都這情況了,你還有膽量說出這樣的話!”

“我公司什麼情況?不是挺好的嗎?”

王策嘴角微微上揚,一臉笑意的看着葉楓。

“ 好?”

葉楓輕蔑的撇了撇嘴,“你還是好好問問你老婆吧,你公司都快要黃了!那麼多的生意夥伴,可都一個勁的在找你們解約呢?”

“所以呢?”

王策攤了攤手,玩味的反問了一句。

“解約就解約唄,對我們公司根本就沒有任何影響。”

“不過話說回來,我還真是要好好感謝你們呢,要不是你們,我一時半會的,還真沒辦法把這些牆頭草給揪出來。” 葉楓愣了愣神,不過很快他就反應過來。

這小子!

肯定是在裝大尾巴狼!

在裝蒜!

“裝!繼續裝!”

葉楓冷笑了兩聲,“也不知道你在裝給誰看!實不相瞞,你公司的那些合作伙伴就是我搞走的!那些公司對於你們來說,那是香餑餑,可是對於我們葉家來說,那就是信手捏來的東西!”

“只要我們葉家一句話,他們就必須要乖乖和你們公司解約!”

“這就是咱們之間的差距知道嗎?”

葉楓信心滿滿。

王策對於楚天明來說,估計是塊難啃的骨頭。

但是對於自己來講,那就是個信手可捏的螻蟻。

“就是啊王策!”

楚天明站在一旁附和道:“你以爲你誰啊?和康緣集團合作了一下,就以爲在這清江市,沒有人能收拾你了對吧!”

“我告訴你,有葉少在,你……啊……”

楚天明話沒說完。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