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晶體碎屑漫天飄零,五顏六色,如沙,如霧,又如煙。

2021 年 1 月 3 日



韓國女主播私_密_視頻遭曝光,可愛而不失豐_滿!!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meinvgan123(長按三秒複製)!! 大巫紀元 ?核心處一片寂靜,眾多至強者們都愣住了,被這一幕所震撼。

晶王所在的那片空間,已經沒有任何東西剩下,七彩的流沙般的光芒很快消散,那裡空蕩蕩一片,連元神碎片都不曾殘留下來。

這一幕太不可思議了,令人難以置信,一個堂堂至強者,而且還是鯤鵬神宗的至強者王侯,竟然被一個初入化神後期的螻蟻一擊轟殺了?

眾多至強者感覺很夢幻,甚至不信邪地擦了擦自己的眼睛。

此地沉寂片刻后,眾多至強者們才陡然回過神,紛紛倒吸一口涼氣。

「一個化神螻蟻殺了晶王?」

「怎麼會這樣,什麼時候小小化神都如此恐怖了?」

「偽仙術!這是偽仙術!只有這種逆天的法術才有這樣的威能!」

眾多至強者沸騰了,目光灼灼地盯著計如殤,因為這個偽仙術,誰也不曾聽說過,很可能根本從未在世間出現過,是新的偽仙術,至少,對於此界來說是這樣。

計如殤神色蒼白無比,神色萎靡地掃視眾多至強者,心中苦澀。

自己還是小覷了這些至強者,原本以為,能夠渾水摸魚過去,抗下至強者一擊后取得掌控權的,奈何,鯤鵬神宗太謹慎了,哪怕自己不過是化神期的螻蟻,也絕不給一絲機會。

而現在,他已經沒有抵抗之力了。

偽仙術如此逆天,豈是區區化神就能輕易施展的。

為了施展出偽仙術,他一身元氣、法力,都已經消耗殆盡,全部力量都已經枯竭,元嬰都萎靡起來,初入後期的境界都有些不穩了,而壽元,也消耗了上百年之多!

他不是皇甫嫣,皇甫嫣有二件大道法器在身,最多消耗盡一身力量,不會消耗壽元,他則沒有這麼幸運了。

當然,這也和他沒有爾玉之劍在手的原因有關,過去他有爾玉之劍的時候,也小小嘗試過施展偽仙術,有爾玉之劍在,只是消耗巨大而已,絕不會損失壽元。

不過,現在是沒有時間去心疼壽元了,眾多至強者虎視眈眈,讓計如殤頭皮發麻。

偽仙術是怎樣的神通法術?

和許多需要境界打底的法術不同,偽仙術施展的門檻很低,甚至元嬰期都可以施展!

只是元嬰期施展的話,一來威能大減,二來一生也只能施展一次,施展完畢就離死不遠了。

化神期情況會好些,但也好不到哪裡去,壽元消耗巨大,足夠修士心疼幾十年了。

而至強者施展是比較好的,壽元消耗不會太多,而且威能巨大,能抵擋人仙一擊!

如此逆天的法術,眾多至強者自然眼熱無比,想要得到。

要知道,偽仙術這種東西,只在真古以前存在,真古之後,任何勢力都不會再有任何偽仙術,因為仙路已經斷絕,而眼下各勢力的至強者,大多是真古以後的強者,根本沒有幾個擁有偽仙術。

「計如殤?他怎麼來了?」

正因為計如殤一記偽仙術,讓他一下子被眾多至強者發現,其中也包括了天道宗褚天元。

「不管他怎麼來的,總之不能讓他有危險,這門偽仙術此前從未出現過,絕不能讓鯤鵬神宗得了去。」

皇甫清炎手托一株繚繞碧青火焰的青蓮,神色凝重地說道。

「清炎道友說的有理,沒想到此子隱藏的這麼深,身懷偽仙術,此刻才暴露出來,若是早知道,就應該把他留在北溟,這是一個寶藏啊。」

亂星宗宗主雷轟聲音如雷霆轟鳴,隆隆作響,目中閃過二道燦燦雷光,語氣中帶著一絲無奈。

下一刻,仙城同盟三大巨頭,共八位至強者,齊齊飛向計如殤。

其中冰蓮宮三位,皇甫清炎、皇甫靈兒、靈葫尊座都來了,天道宗也有三位,褚天元這個宗主,還有一個老宗主,一個大長老,亂星宗有二位,雷轟這個當代宗主和老宗主。

仙城同盟的至強者不多,留有四位至強者在北溟總部。

其他勢力見狀,也紛紛動了起來。

南魔魔盟的至強者比仙城同盟多些,其中還有隱藏了無盡歲月的可怕存在,如古魃魔君、真魔聖主等,這些人向來深居魔界中,隱藏極深,輕易不出世,而今一出世,就給各勢力帶來許多震撼。

一群至強者的舉動,引得更多至強者緊隨而動,要麼幫助人族,要麼針對人族,都要爭奪計如殤。

「如此人才,留在你們這些廢物手裡,太浪費了,不如入我神宗,待他成就至強者之位,再立一王侯。」

鯤鵬神宗當代狻猊王仰天咆哮,祭出一片雷海,若汪洋涌動,雷霆暴虐,其中凝聚出萬千兵器,轟殺向亂星宗宗主雷轟。

「笑話,入鯤鵬神宗,成為像你們這些毫無人性的混蛋一樣的東西嗎?」

雷轟怒斥道,手中一柄巨劍瑩瑩燦燦,散發寶輝,同樣斬出萬千雷霆電芒,凝聚成一柄山脈大小的雷劍,轟然劈出。

此前不知道人族之中有人掌握新的偽仙術,但此刻既然知道了,鯤鵬神宗自然沒有放過的道理,一大批王侯身形急掠,呼嘯而來,進行阻攔和爭奪。

「哼,無知而可悲的東西。」

狻猊王冷笑不迭,身影快速放大,化作小山般大小,渾身繚繞璀璨熾盛的雷光,飛撲上前,和雷轟糾纏廝殺起來。

眾多至強者雖然大戰的很激烈,但都有所收斂,沒有打算傷到計如殤。

轟!

天道宗神霄道人是上一代宗主,一襲青色道袍,頭插道髻,手挽拂塵,手上不斷掐訣,凝出一株株強度十分可怕的古木、古藤,纏繞而去,瘋狂鎮殺。

他的對手,赫然是人族部頂尖王侯之一的老一代刀王,刀未出鞘,僅憑刀鞘,就硬生生破去神霄道人諸多法術,刀鞘上顯形而出的刀芒鋒銳無匹,將一個個法術劈成漫天流光。

神霄道人雪白的眉越皺越緊,最後冷哼一聲,手中拂塵輕輕一揚,霎時間,漫天白絲如龍蛇起陸,漫空亂舞,遍布滿虛空,化作一掛銀白神瀑。

「刀生刀落,斬滅時光。」

老刀王目中神光湛湛,手握刀柄,直接以刀鞘劈出一道璀璨無比的刀芒,只是,這刀芒剛一出現,就忽然崩碎,而後化作一片恐怖的刀芒風暴,席捲而去。

這刀芒太可怕了,鋒利的彷彿能斬掉目光,橫斷時間長河。

噗噗噗……

一陣悶響,迎風暴漲至數十丈粗的無數根白絲,迎上這刀芒后,被輕而易舉斬開,根根斷裂,被風暴絞的粉碎。

見狀,神霄道人震喝一聲,怒眉揚起,一掐法訣,狠狠一點眉心,頓時一道流光飛出,迎風暴漲,化作一個玄奧繁複的星盤。

此星盤呈暗紅色,通體刻滿了符文,星盤上方,光影重重,幽藍的光如星空天幕,呈現出點點碎星般的光彩,微微一個鳴顫,便演化出一片璀璨無垠的神秘星空,籠罩而下。

一宗宗法寶祭出,一道道神通轟落,核心處再次劇烈震動起來,大戰沸騰。

真魔聖主、古魃魔君、暗影魔主等魔界古老的存在,也都在激烈大戰,被鯤鵬神宗的頂尖王侯阻攔住,同為煉虛後期的當世頂尖存在,諸王並不弱於他們。

但是,很快地,仙城同盟和魔盟還是落了下風。

相比鯤鵬神宗,人族實力還是太弱了,事實上,任何一個勢力都無法單獨對抗鯤鵬神宗,此刻自然難以佔到便宜。

大戰愈發激烈,戰場分為二個部分,一個以掌教帝皇印為中心,一個以計如殤為中心,殺伐氣大盛!

噗!

大戰許久,終於再次隕落了一個至強者,是天道宗的大長老,被妖族部金烏王化身天日,爆發滔天神焰,籠罩在其中,熔煉一切。

任何一個煉虛期存在,對於任何一個大勢力來說,都是無法想象的底蘊和根基,損失一個,至少都是傷筋動骨,如果這個勢力只有這一個煉虛期存在,比如妖族某一族,對於它們的打擊與滅族相差不遠!

「道友!」

「長老!」

神霄道人目眥欲裂,褚天元悲鳴長嘯,眼睛赤紅如血,攻勢愈發瘋狂,不要命一般。

只是,哪怕他們再如何拚命,也無法挽回多少劣勢。

鯤鵬神宗本就比九州四族強大,當年又使用計謀,讓同盟實力損失過半,如今就更不濟了,此刻又成為第一個祭刀者,損失已經不能用慘重來形容了。

人數的劣勢變得更大了,人族想要爭奪、保護計如殤也是有心無力,所有人都被鯤鵬神宗的王侯糾纏住。

而靈族、鬼族、妖族等,也是差不多,一個個都被纏住,而鯤鵬神宗卻能分出一些力量去抓計如殤。

嗤!

一道璀璨如虹的九彩神光忽然橫掃過來,迅疾無匹,神聖祥和,繚繞迷濛光雨,將計如殤籠罩住。

所有人都被纏住了,分不開身,甚至連分心都不敢,縱然人族至強者們如何焦急,也改變不了現狀,只能瞪大了眼睛,憤憤地看著這一幕。

「入我神宗吧,他日必能飛升成仙,享萬載壽元,與天地同在,朝著長生不斷前進。」

一個充滿誘惑性的聲音傳來,天空中九彩光雨灑落,紛紛揚揚,動人無比,一尊身軀晶瑩若玉,潔白勝雪的骷髏身繞九彩,噴薄祥光,踏著清香瀰漫的花瓣一步步走下來。

計如殤眼中暗淡無光,沒有多少神采,神色也萎靡到極點,只能木然地看著這尊骷髏,身軀卻如被定住,絲毫動彈不得,只有眼中滿是冷冷的殺意。

「一群螻蟻,也妄想同神宗爭鋒,不知死活。」

九彩神骨王眼中流轉九彩之光,神識音震動虛空,語氣冰冷無情,它抬手輕輕一招,計如殤就不受控制地朝它飛了過去。

「那麼你呢?連追逐長生資格都沒有的螻蟻,有什麼資格碰我陳峰的弟子?」

就在這時,陳峰冰冷漠然的聲音緩緩從虛空中傳來,不含一絲感情.色彩。

話音未落,一道灰色劍芒從天而降,沒有任何威壓,卻如天道之威轟然降臨,毀滅時代,破滅文明,一切都要在這道劍芒下灰飛煙滅!(未完待續。)

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

童顏巨_Ru香汗淋漓大_尺_度雙球都快溢_出來的大_膽視頻在線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mei222(長按三秒複製)!! ?這道劍芒恐怖無邊,如真正的天威降臨,無物可擋,不可阻擋。

一瞬間,九彩神骨王便感覺頭皮發麻,靈魂都在悸動,眼中的彩光魂火在劇烈搖曳。

它想動,想要離開這裡,可身軀卻根本不受控制,無法挪移開,讓它再次被震撼,心中駭然。

難道真的要強行接下這一擊?

九彩神骨王腦海中不禁閃過這樣的念頭,這念頭剛出現,便感覺一股濃烈的令人窒息的死亡氣息鋪天蓋地,滾滾湧來,將它淹沒了。

「不!」

九彩神骨王空洞洞的眼窩中,魂火流轉彩光,猛烈搖動,充滿瘋狂,身軀也在瘋狂掙動,想要逃離這裡。

多少年了,自從成為至強者,鬼神級的存在,已經多少年沒有過這種感覺了。

讓它萬萬沒想到的是,而今它已然是煉虛八階,位列鬼族部四大頂尖鬼神之一,竟然還會遇到這種情況,連反抗都無法反抗,好似螻蟻在面對一條匍匐蒼涼廣闊大地上的真龍。

這種感覺……太可怕了!

「堂堂人仙,對付一個小輩,未免太掉價了吧?」

忽地,一個威嚴無比,話語卻帶著三分怪異的聲音陡然傳來。

與此同時,一道微弱的幽藍火光從虛無中飛出,明滅不定,光芒幽森,看似極慢,卻是瞬間迎上了那恐怖無邊的劍芒。

轟!

二者交擊,猛烈碰撞到一起,瞬間這裡如天塌,如地陷,混沌在轟鳴重演,洪亮浩大的震音振聾發聵,直指靈魂深處,將眾多至強者都逼迫的倒退出去,心頭大駭。

婚情幾許:老婆,劫個婚 法力狂濤與罡風風暴瘋狂席捲,呼嘯肆虐向四周,九彩神骨王發現自己終於能動了,只是卻來不及抵擋了,被餘波掀飛了出去,骨體瞬間爬滿了細微且密集的裂痕。

「這是……」

「不會吧? 都市之神級宗師 這也太可怕了。」

「二大人仙,嘶~這……」

這一刻眾多至強者都震驚了。

倒不是此前不知道人仙的存在,事實上,各勢力間早有傳聞,言稱冰蓮宮走了大運,得到一位疑似人仙的可怕存在入駐。

而鯤鵬神宗,更是不可能沒有人仙了,要知道,真古時代鯤鵬神宗統治時期,只有七大人仙,分屬不同時代,而這七大人仙,全都是鯤鵬神宗的。

如今鯤鵬神宗敢放那麼多勢力進來爭奪,敢設殺局坑各勢力,沒有人仙坐鎮,哪怕他們比九州四族強上一籌,也絕不敢如此做,唯一的可能就是……有人仙坐鎮。

只是,誰也沒想到,冰蓮宮的人仙傳言,竟然成真了,而且還和鯤鵬神宗的人仙拼了一記,僅僅餘波,也讓至強者都扛不住!

此時此際,所有至強者都停下了廝殺,目光灼灼地掃視著這核心處每一寸空間,想找出人仙大能,一睹人仙風采,連鯤鵬神宗也不例外。

鯤鵬神宗曾出現過七大人仙是沒錯,可都屬於不同的時代,唯一比較接近的,也就是神鯤皇和紫鵬皇父子,可這二人是父子,誰也沒見過他們交手。

如今到了末世,卻有幸能夠見到人仙交手,這可是千古萬世難得一見的情景。

想到這裡,所有至強者都不禁心潮澎湃,這絕對是一個無法磨滅的歷史時刻,而自己這些人,見證了這一偉大歷史!

在眾多至強者的苦苦等待下,殷切灼熱的目光中,漆黑深沉的天幕中,緩緩浮現二道身影來,一瞬間,所有人的目光都看了過去。

計如殤震撼地看著這一幕,腦海紛亂無比,目光複雜。

他清晰記得剛才那發出劍芒的人所說的話,此人竟然說自己是他的弟子,這讓他如何不驚,他可是清楚記得,自己在結丹期之後就再也沒有拜任何人為師,更沒有見過這種層次的人物,自己什麼時候成了他的弟子?難道也是覬覦自己的偽仙術,先將名義定下來?

「無恥言論,煉虛後期的世間頂級生靈對一個化神後期修士動手,你們沒有說什麼,我一個人仙對煉虛後期出手,就說我掉價?小傢伙,話可不要亂說,否則身為前輩,我不介意給你一頓耳光,教教你怎麼說話做事。」

陳峰冷笑出聲,冰冷的話語充滿霸氣。

聞言,所有至強者們都愣住了,心下狂震,不敢相信一個人仙敢對另一個人仙如此說話。

「敢占本王便宜,你活得不耐煩了。」

鯤鵬神宗那位人仙顯然被激怒了,自己數萬年前就成就了人仙之位,如今竟有人敢如此稱呼自己,真是豈有此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