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昨天我要是不出手的話,孫潔也有辦法反殺熊之林。

2022 年 1 月 17 日

孫潔挽着我的胳膊微微一笑。

「所以大家放心吧。」

說完我們幾個一塊兒出去了,我低頭看着她,小聲和她說道。

「果然最毒婦人心,你說是不是?」

孫潔狠狠瞪我一眼,哼了一聲。

「那你可別惹我生氣,要不然我半夜偷偷掐死你。」

我笑了起來,笑着笑着突然想到也不是沒這個可能,孫潔本質上還是個小姑娘,哪天要是因愛生恨把我掐死也不是沒有可能。

於是我又笑不出來了,因為我也看不懂孫潔到底是開玩笑的,還是真這麼想。

。 陳寧第一眼就看出李子楓心術不正,再聽到這傢伙揚言董天寶是給他們李家跑腿的,陳寧就有點不滿了。

陳寧有意無意的問道:「不知道李先生是從事什麼工作的,你們李家又是在干哪個行業的?」

李子楓知道陳寧是現場最漂亮的美女的丈夫,他就對陳寧暗暗懷有羨慕嫉妒,此時聽到陳寧的詢問,他也是不冷不熱的道:「我是剛剛從海外歸來的,以前在米國一直是從事金融方面的。」

「至於我們李家嘛,老家族了,從事海運方面的,不過我們家規嚴格,一直很低調,所以中海市除了最上層圈子的人,知道我們李家厲害的不多。」

陳寧微笑的問:「你剛才說董天寶是給你們李家跑腿的?」

李子楓愣了一下,不過看到童珂幾個美女都在看著他,認真的聽著他的回答。

他就臉不紅心不跳的道:「可不是,你們別看董天寶在人前多威風,其實他在我們李家就是跑腿的,我讓他東,他不敢西。」

陳寧聞言臉色微微沉下。

董天寶曾是他的親兵,而且表現一直不錯,眼前這不知道哪裡冒出來的小子,竟然敢信口雌黃,陳寧有點生氣了。

李子楓注意到陳寧的表情異樣,不過他以為陳寧是被他的話給嚇到了。

他心中得意洋洋的想:哈哈,是不是聽說董天寶是我的狗腿子,把你這傢伙給嚇著了?

他熱情的讓大家入座,然後叫來服務員點菜。

點菜結束之後,他就開始跟童珂聊天,企圖引起童珂對他的好奇心。

可惜無論他怎麼吹噓自己,童珂似乎都是一副興緻懨懨的樣子,好像對他不感冒。

反倒是童珂是不是的湊過去,小聲的跟姐夫陳寧說幾句悄悄話,把他晾一邊。

這下子,李子楓在羞惱的同時,更討厭陳寧了。

幸好!

這時候,服務員開始上菜了。

第一道菜上來的時候,李子楓就傻眼了。

一條估計有8斤重的野生大黃魚。

李子楓滿臉震驚,他沒有點這道菜呀,而且這條魚估計得十幾萬呀!

很快的,澳龍,半頭鮑,帝王蟹陸續被端了上來。

李子楓這才反應過來,肯定是上錯酒了。

他連忙的對服務生道:「你們好像搞錯了,我點的菜不是這些……」

服務員微笑的道:「先生,我們主管說了,這些菜肴是我們老闆得知他少爺來了,親自讓我們送來的,這是我們老闆對少爺的一點敬意。」

少爺?

李子楓有點懵逼,心想我不過跟童珂他們吹牛說董天寶是給我跑腿的而已,怎麼餐廳方面,真把我當成了董天寶的少爺?

他轉念一想:管他怎麼造成的誤會,反正有便宜不佔是王八蛋。

再說了,這麼一鼓搗,童珂等人肯定相信董天寶是給自己跑腿的,有了董天寶少爺的這個光環,今晚拿下童珂,還不是分分鐘的事情?

他立即得意洋洋的道:「哈哈,小寶有心了,回去替我謝謝你們老闆。」

服務生聞言,誤以為李子楓就是董天寶說的少爺,立即道:「是!」

服務員離開,李子楓滿臉紅光,笑眯眯的對童珂跟陳寧等人道:「哈哈,你們看小寶真是太客氣了,知道我這少爺來了,非要給我們整這麼多好菜。」

「來來來,大家快吃,不要客氣。」

宋娉婷跟童珂秦雀面面相覷。

陳寧倒是滿臉平靜,看了裝逼犯李子楓一眼,隨手拿起筷子,同時對宋娉婷幾個道:「吃飯吧,董天寶的一點心意,我們不能辜負。」

這下子,宋娉婷跟童珂秦雀,才動筷。

李子楓看得不是滋味,心想他娘的,董天寶這酒菜是孝敬我的,你這小子裝什麼裝?

他再也忍不住,故意對陳寧挑事了,他望著不斷夾菜給宋娉婷的陳寧,冷笑的道:「呵呵,陳先生是做什麼工作的?」

陳寧淡淡的回答:「當兵的!」

靠,窮當兵的,還以為什麼來頭呢!

李子楓立即嘲諷道:「呵呵,現在當兵的雖然津貼不錯,但也很有限,當兵的都窮得要死。」

「估計陳寧平日都是捨不得吃捨不得穿,這種半頭鮑野生大黃魚帝王蟹你從沒吃過吧?」

這下子,就連宋娉婷童珂秦雀都聽出來李子楓嘲笑陳寧的意思。

宋娉婷頓時就要生氣!

但是,此時包廂的門卻吱呀的打開了,身材魁梧的董天寶,抱著一瓶價值十多萬的頂級康迪紅酒,出現在包廂門口,滿臉堆笑的道:「我聽說我家少爺來了!」

此話出口,李子楓臉色悄然的變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眾人看到患者情況好轉,都驚呼了起來。

「這劉院長果然是神醫啊!」

「太神奇了,我還沒有見過還有這麼治病的!」

「哎,這馬神醫這回真是丟人丟到家了,趕快被人家為師吧!」

「這回有看戲看了!」

「你看人家劉院長醫術這麼高,還這麼低調,哪像馬神醫不就是治好了幾個病人,誇張的不得了!」

「是啊,你看看他剛才說人家那話,真是囂張,這下可難看了吧!」

「做人啊不能這麼自負,天外有天,人外有人,這世界太大了,什麼樣的能人都有,做事前還是要給自己留一條後路!」

「啥能人,馬神醫是個屁!都是仁愛醫院打廣告給他包裝的,他的醫術根本不咋著,全靠包裝……」

人群中說什麼的都有,馬神醫的臉色鐵青,眉心緊緊的擰成了一跳繩,恨不得現在找個地縫鑽進去,這回真是得不償失!

正在馬神醫窘迫之時,人群中一個男子站了出來,笑嘻嘻的說道:「輸了不是還拜師學藝嗎,馬神醫這話可是剛才你說的,你不會是想倚老賣老,裝糊塗吧?」

「……」

馬神醫氣憤到了極點,他低着頭一句話不吭。

見他一臉吃癟的莫樣,大夥都笑了。

本來想給劉黎明一個下馬威,沒想到自己把自己撂進個坑裏了!

看到自己的師傅一臉的難看,張磊擺了擺手,讓大夥趕緊收拾東西,準備離開。

劉黎明呵呵一笑,來到了馬神醫面前,「馬神醫,怎麼不叫聲師傅?」馬神醫的臉色陰沉如墨,他已經年過半百,不可能當着這麼多人的面,對一個二十多歲的小毛孩子叫師傅,他咬咬牙切切齒,說道:「劉黎明,你別太囂張了,今天我認輸了,有時間我向你請教!」說完,

他便轉身急匆匆的上了救護車。大夥看着仁愛醫院的人倉皇而逃,都笑呵呵的議論了起來。心愛醫院的專家和蘇倩也不知什麼時候已經圍了上來,這時更是對自己的院長敬佩不已。同時都認為來心愛醫院上班是不錯的抉擇,對醫院的未

來充滿了希望。

今天,仁愛醫院算是白給心愛醫院,做了一個免費的廣告,劉黎明再次一鳴驚人。

義診七天在忙忙碌碌中度過,轉眼間一周過去了,這一周並沒有盈利,但是給醫院帶來了很多住院病號。

醫院裏四五百張床位,全都是滿滿的,辦公室里,石心怡看着手中的報表,臉上笑的合不攏嘴:「劉黎明,真是太棒了,這幾天可把你累壞了吧?「

劉黎明疲倦的點了點頭,揉了揉肩:「那可不是,在這樣下去你小老公就吃不消了!」了吧?」

石心怡笑道:「」辛苦了,來,讓妹子好好慰勞慰勞你!也讓你當一次皇帝,享受一下皇上的待遇!」

石心怡起身來到劉黎明的跟前,輕輕的為他按摩了起來。

「哎好了別按,我可沒那福份,平常都是你在打理醫院,今天剛好沒事,你一個月沒休息,我今天帶你出去好好玩玩吧!」

「玩玩?去哪裏玩?你不累嗎?」

「不累,坐了一個星期的診,全身酸困,出去活動活動筋骨,解解睏乏還能好好陪你……」

「好啊!我們去哪裏?」

石心怡本來擔心劉黎明的身體會吃不消,想讓他休息休息,聽他這樣一說,她就放心了,高興的說道:「我好久沒有出去了,其實我也想去,既然你不累那我們就走吧?」

「你想好去哪裏沒?說走就走啊?」劉黎明笑着問道。

「當然想好了,去江城的新天地遊樂場,哪裏是我們省最大的遊樂場,什麼好玩的都有!」

劉黎明一驚,「啊?江城?二百多公平里呢,我們只有一天的時間,夠嗎?」

「怎麼不夠,我們上高速開我的跑車,頂多二小時都到了!」

劉黎明心裏咯噔了一下,當然得開石心怡的車了,自己的車子早已經不復存在了!

他笑了笑沒有多說,「走,出發!」

「真的去?」

「說好了陪你哪能不去,今天帶着你好好出去放鬆放鬆!」

新天地遊樂場位於江城市的新城區,佔地幾千餘畝,這家遊樂場是A省最有名的一個集吃,喝,玩,樂,游,住宿一體的大型主題遊樂園。

二個小時后,兩人便來到了江城市。

江城市是A省經濟比較發達的市區,今天又是星期天,雖然是上午,但大街上人山人海。

大街上汽車排起了長隊,喇叭聲此起彼伏,到處都是人聲鼎沸,跟旁人都得吼著說話兒。

進入市區沒有多久,在導航的指引下,兩人便來到了新天地遊樂場。

遊樂園裏門庭若市,那就一個熱鬧!

年輕人,小孩,老人、各個臉上都洋溢着歡樂的笑容,無比歡樂。

門口的兩顆梧桐樹上,小鳥也來湊熱鬧,落在樹枝上圍成一團,嘰嘰喳喳地傾談着什麼趣事。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