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昨天她就見識過葉秋給的這葯的效果,的確是非常棒的,一喝就不痛了。

2022 年 2 月 24 日

蘇小萌感受到葉秋對自己的關心。

心裡升起一股暖洋洋被呵護的感覺!

誠懇的對葉秋道:「謝謝你啊,葉秋!」

葉秋下意識的捏了一下她的鼻子:「以後對我,不需要說謝謝!」

「哦!」

蘇小萌很乖巧的哦了一聲。

又想到了什麼!

笑道:「對了,我很好奇,你這葯真的是你自己配的嗎?」

葉秋點頭:「對,祖傳配方,絕無二家!」

葉秋昨天得到的中醫術,在獲取中醫術知識的時候,還繼承了不少稀奇古怪的配方,而這緩解大姨媽疼痛的葯,就是其中的一種。

蘇小萌:「市面上還沒有那麼神奇的葯呢,如果能夠批量生產拿到市場上去賣,肯定很受歡迎的,你不是發達了?」

這個問題,其實葉秋早就想到了!

在心裡,他已經開始醞釀著計劃了!

兩個人聊了一會兒之後,便是分開了!

葉秋下午有課,回了教室。

「朱藝,你要做什麼?」

「都是同學,別衝動!」

「朱藝,還是算了!」

朱藝在葉秋走進班級的那一刻,等待葉秋許久的他,快步的對著葉秋走了過來。

他那氣勢洶洶的樣子,愣誰看了都好像要跟葉秋干架一般。

而偏偏朱藝還不是一個人。

就在他走向葉秋的時候,王九牧和吳大尚等三人也是緊隨其後。

足足是四人之多。

木琳珊明顯感覺氣氛不對勁,第一時間站了起來,擋在了朱藝和葉秋的中間。

班級上的其他同學也在為葉秋擔心。

大家看著這架勢,不難猜測,葉秋這一次恐怕是難逃被揍的命運了。

一打四,葉秋絕對討不了好的。

「朱藝,你想要做什麼?」

木琳珊擋在兩個人的中間,做為班長又和葉秋認識了七八年的她,有必要阻止這場紛爭。

「朱藝同學,別衝動啊!衝動是魔鬼。」說話的是一個胖子。

他叫甑沉!

人如其名,真的很沉。

前世的時候,葉秋和他的關係還是相當不錯的。

而不少的同學也開始勸朱藝不要亂來。

朱藝根本就不顧這些人的勸,一把撥開擋在中間的木琳珊。

令的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是,本以為要動手的朱藝,竟然對著葉秋就是一個深深的鞠躬!

同時,聲音響亮:「秋哥,我錯了。」

「請您原諒我!」

「現在,我真誠的向您道歉!」

跟在朱藝身後的王九牧和吳大尚等人也立刻鞠躬,郎聲道:「秋哥,我們錯了,請您原諒!」

昨天的時候,朱藝聯合了王九牧等人,打算報複葉秋的。

結果!

還未來得及的動手,就發現了葉秋那嚇死人的實力。

撇開葉秋全款買下樓王不說,就沖著他連張浩辰的面子都敢不給這一點。

就不是他所能夠招惹的人。

他知道葉秋是自己惹不起的爸爸!

如果不消除兩個人之間的恩怨,朱藝實在是無法想象,以後自己還怎麼在學校混下去。

而隨著朱藝等人的道歉,原本嘈雜的教室,瞬間安靜了下來!

偌大的教室,變得落針可聞!

所有人瞪大雙眸目瞪口呆的看著朱藝,然後又轉頭更加詫異的看向了葉秋。

誰能夠告訴我,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對於朱藝等人的道歉,葉秋倒並沒有太大的感覺,只是有些感慨,前世欺負了自己十幾年的人,這一世竟然只是幾天時間就俯首稱臣了。

有時候,有錢真的能夠為所欲為啊!

然後拍了拍他的肩膀,告誡了他一句『以後少來煩我』之後,便是回到了班級的最後一排自己的位置上。

見葉秋並沒有為難自己后,朱藝終於是鬆了口氣,而王九牧等人也是有種劫後餘生的喜悅。

而就在這個時候,班級當中突然之間有人叫了起來。

甑沉拿著手機。

就在剛才,他的一位大三的老鄉發給了他一些圖片。

看著手機中的圖片,甑沉激動到手都有些顫抖。

「我草!」

「我草!」

「我草!」

一連爆了三句粗口!

他的動靜,立刻吸引了班上其他人的注意。

「胖子,什麼情況?」

「你抽風了?」

甑沉壓根就不去搭理他們,朗聲道:「告訴你們,學校當中那個一連三天都開著跑車來學校的新生,終於找到了!」

在學校這幾天當中,瘋狂流傳著一個傳說。

一個新生,連續三天都開著千萬級別的超跑,到學校!

這事情,已經轟動了!

只不過!

見到葉秋廬山真面目的人太少太少了!

是以!

大家只是知道是一個新生,至於他叫什麼名字,在哪個班級,還真是非常少的人知道的。

對於中文大學這些學生們來說,這個神秘的新生,早已經成為他們心中神話般的人物了。

現在!

當班級同學得知了這個人的消息之後,紛紛迫不及待的跑過來。

「小胖,讓我看一看!」

「讓我看看是誰?」

「這新生長的帥嗎?」

一個個爭相恐后的湧向小胖!

而當這些同學們看到甑沉手機照片上,那個圖片上的男子的時候……

我了個大草!

一連串的粗口,瞬間就響徹在了班級當中。

然後!

所有人的目光移動,齊刷刷的放在了教室的最後排,獨自坐著的那個男子的身上。 ,

第820章

天啊!

她的芳心,暗自震驚。

難道三喜哥真的來到了這裏?

他在後廚做這些菜嗎?

莫名的,褚艷,有些激動。

她,甚至藉著上洗手間的機會,問了一下秦雪蘭。

在外面角落裏,問是不是宋三喜先生在後廚做菜?

秦雪蘭記得她,清純漂亮。

上一次,她和程映雪來此,就是三喜先生做的菜。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