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昨天另外兩支隊伍的勝出者毫無疑問是伴佬率領的山吹中學!

2022 年 1 月 26 日

所以今天冰帝決賽的對手就是山吹中學

山吹中學的雙打有全國的水平,但是單打就是他們的軟肋!

此時冰帝和山吹都已經準備好了

而冰帝的隊員從來沒有把山吹放在眼裡!

千夜雲川知道山吹的弱點所在,暫且不說單打,雙打不比過都不知道鹿死誰手呢! 客棧的這些客人們,光看着四處站着的虎衛,就覺得一個個頭皮發麻,但附近又沒有別的客棧,所以也沒敢離開,只不過,都在心裏腹誹著,這種程度的守衛……這一行人到底是什麼來頭!

平時這客棧晚上都有人住店,大堂內也一直有客人喝酒吃飯聊天,但今晚,巳時二刻,整個客棧一樓的大堂內就乾乾淨淨空無一人……客人們都回了房間,安靜如雞的「就寢」了。

齊青杳一覺睡醒便已經是天光大亮,三隻小傢伙也睡的飽飽的,二妞說要起床尿尿,齊青杳讓她在夜壺內尿完,一人三娃便也睡不住了,全都嚷嚷着要起床。

穿好衣服后,齊青杳打開窗戶看了一眼外頭的天色,朝陽初升,看起來讓人心情極好。

「一路上也沒有什麼事兒,我們說不定可以安穩的到達京城。」

早飯被厲若玄叫到他的房內一塊吃,吃過早飯後,齊青杳讓董敬看着娃們,她下樓去後院上茅房,結果剛下樓,就見厲若玄跟在身後,像個跟屁蟲似的。

「你幹嘛?」齊青杳猛然回頭,警惕的看着他。

「不幹什麼。」厲若玄認真道。

「那你跟着我……」齊青杳狐疑的問道。

「你以為我想跟着你?」厲若玄說道。

齊青杳黑著臉道:「姑娘家上茅房你也跟着,你是變態嗎?」

厲若玄指著四周也剛起來的江湖人士,「蠢貨!沒看到四周這麼多江湖人士嗎?要不是閑雜人等太多,我願意跟着你嗎?」

「……」難道跟着她是為了保護她?齊青杳小聲的嘟囔著:「那你可以派其他人跟着我。」有必要跟着跟着她上茅房嗎?

厲若玄面無表情道:「有九品的高手在附近跟蹤我們,昨晚上沒動手,不知道對方什麼時候出手。」

「……」

九品?

不是說公孫奢嗎?他是大宗師啊。怎麼會又冒出一個九品來……再說,這附近前不著村后不著店的……指不定是個江湖人士露宿荒野呢?

齊青杳雖然狐疑,卻什麼話都沒說。

到了後院,上了茅房,出來后神清氣爽,只不過從茅房出來后那一秒,看着有個男人等在茅廁門口,那感覺可太詭異了……

齊青杳掃了一眼客棧牆壁四周的虎衛,心想,就算有九品,這麼多虎衛,難道還攔不住一個闖進來的九品了?笑話!

齊青杳搖著頭正準備往前走,忽然間,心頭狂跳,像是一股無形的心悸籠罩全身,讓她頭暈,她下意識的貓腰蹲下身。

與此同時。

她被人一把推開,直接在地上滾了一圈。

齊青杳撞在了一邊的牆上,虎衛迅速反應過來……

齊青杳撞得有些七暈八素,整個人迷迷糊糊的反應上來后,「什麼情況?」

說話間,卻看到厲若玄的肩膀位置被射中了一支箭,那支箭是箭頭深深地插入他的肩膀。

虎衛大吼一聲。

「有刺客!!」

朱深已經從大堂內衝出來了,一邊喊著:「保護齊姑娘!!」

厲若玄捂著左邊肩膀位置,掃了一眼遙遠的某處,對朱深和齊青杳道:「你們幾個先進屋。」

朱深:「大人!!」

厲若玄對他示意先進去。

朱深只好咬咬牙道:「保護大人!!」

幾個虎衛將厲若玄圍在中央,厲若玄這才想起來剛才把齊青杳推倒導致她在地上滾了一圈,他看着肩膀上的傷勢,隔着一群虎衛問朱深:「她怎麼樣?有沒有事?」

齊青杳朝着大堂內走去,沒好氣的對厲若玄道。

「先管好你自己吧。」

虎衛和厲若玄等了一會,都沒等到刺客的出現,厲若玄便叫虎衛散開,他捂著肩膀一路走到大堂內。

江夜乾看着受傷的厲若玄,皺着眉不語。他若是大宗師的話,沒道理攔不住一支箭……難道是苦肉計?

朱深在厲若玄進來大堂后,就大吼著。

「國師大人受傷了!!快點去找大夫!」

大堂內的其他客人頓時:………………

什麼!!

那個眼罩男人是國師大人!!

那,那……那麼這一群人是國師大人和一些重要人物回京城嗎?

作為升斗小民和江湖人士,當然都聽過關於北涼那個手段狠辣的國師大人的傳聞,沒想到今兒有人刺殺國師!

到底是誰!

瘋了嗎?

要是被抓住的話,肯定全家都要被千刀萬剮了。

不。

等下。

他們作為客棧一塊住店的客人,會不會被懷疑跟刺客有關聯啊……

這些路過的客人們頓時都心想着,得趕緊走了!

不然等會被這些護衛給殺了可咋辦!

陸厭皺着眉看着受傷的厲若玄,想到之前齊青杳的那些話,他眉頭緊鎖的心想,一個大宗師,擋不住一支箭,你特么逗我!再說,若厲若玄真是大宗師,他肯定能感知到附近這個刺客……

所以完全沒道理會被刺殺!

莫非真是苦肉計……

齊青杳在朱深喊完后,就無奈的道:「我就是大夫。」一碼歸一碼,她要是現在不救他,就等於報仇了,但事實是,就算她不救他,他也死不了。只是肩膀上的箭傷……

不過,他怎麼會受傷的,這傢伙應該是大宗師啊,難道是苦肉計?根據之前她和陸厭的分析,他現在在提防著公孫奢的偷襲!而這支箭,恐怕是他嘴裏的那個九品,射過來的。

九品……箭?莫非還是上次刺殺她的那個九品箭手!

對方是來刺殺她的,厲若玄把她推到一邊,結果導致他自己受傷了……

朱深趕緊扶著嘴唇蒼白的厲若玄到齊青杳的面前,言辭懇切的道:「我們家大人是保護姑娘受傷的,請姑娘儘力救一下我們家大人。」

齊青杳道:「先把他送回房間,然後其他人原地待命。今天早上暫時不出發了。」

她彷彿發號施令的人,說完后,就沒理會虎衛的隊長……

那小隊長眨眨眼,有些茫然,下意識的看向還拄著拐杖的江夜乾。

江夜乾到底是前首輔大人……他微微頷首后。

虎衛便表示知道了,加強了客棧四周的巡察工作。

朱深扶著厲若玄進房間后,齊青杳看着躺在床上,臉色發白嘴唇慘白額頭滿是細汗的厲若玄。

冷冷道。

「你不要裝死!」

厲若玄睜開眼,舔了舔乾燥的唇瓣,捂著肩膀道:「好歹救了你,還不快點拔箭?是要疼死我嗎?」

「……」真是刺殺她的?

齊青杳糾結一會,「看在你救了我的份上。」回京的話還需要他,否則公孫奢一旦偷襲要搶走二妞,她根本干不過……

齊青杳權衡之下。

讓朱深在馬車內拿過來藥箱。

「箭頭很深,你稍微忍着。」齊青杳準備拔箭前,先把他肩頭的衣服撕開,掃了一眼傷口深淺,齊青杳沉默一會,朝着房門口喊道:「江……首輔大人!你過來一下。」

江夜乾慢吞吞的走進來。

齊青杳挪開了位置,示意江夜乾坐下,「你,給他拔箭。」

江夜乾冷冷的掃了一眼床上這個苦肉計的傢伙,「我為什麼要幫他。」納蘭桀就是刺殺他的,結果他真會邀功,直接說是救了她……娘希匹的,真夠心思縝密的!

「我欠他一條命。」齊青杳撓著頭道:「上次那個箭手刺殺我,有陸厭幫我擋住了,這次,又來刺殺我,國師大人救了我一條狗命……你也欠我不少。所以,替他拔箭吧。」

江夜乾波瀾不驚道:「你沒長手啊。」

齊青杳氣定神閑道:「我力氣太小,怕我拔不出來,還會造成大出血。」

「……」江夜乾深吸一口氣,將拐杖放到一邊,然後咬着牙喝道:「厲若玄!!」

箭被拔出來的同時。

「噗!!」

厲若玄也大口的噴出了一口鮮血。

江夜乾對他肩頭流出來的鮮血視若無睹,隨手將那支箭扔到一邊,還用白帕擦了擦手。

這才施施然的起身離開。

齊青杳發現厲若玄的傷口有問題,先檢查了一下箭頭,然後滿頭黑線道:「箭已經拔出來了。箭頭有毒,無色無味,是軟筋散類似的毒藥,是沒有解藥的。你最近不要運氣了。我幫你包紮好,你今天好好睡一覺。」

說完就乾脆利落的上藥包紮。

之後厲若玄扶著肩膀起身,道:「告訴朱深,讓他整理車隊,一刻鐘后出發。」

齊青杳道:「你的傷口很深,最起碼得靜養半天。」

厲若玄臉色鐵青道:「我已經受傷了,這傷還不能運氣,若是暫停的話,對方就判定我現在狀況不好,指不定等會潛入你房間來暗殺你。」

齊青杳:「……」

厲若玄掃了一眼那支箭,道:「上次和這次加起來,若真是納蘭桀的手筆,那鐵定是鬼樓對你下了刺殺令。所以,原地踏步的話,等於箭靶子……」

「早點出發的話,作為移動的目標,又有虎衛一路跟隨,你還有那輛馬車的保護。應該不會出什麼事兒。況且,還能虛張聲勢…」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