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昏迷之中的李寒清,猛然間吐了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2021 年 1 月 19 日

「嘶……」

那一口鮮血,緩緩落到地上,只聽聞一聲微微的灼熱之音響起,令人驚奇的是,沒有想到這口灼熱落到地上之後竟然瞬間將大地上的皚皚白雪融掉,並且將周圍的一小片枯黃所點燃……

阮老五愈發的覺得事情沒有這樣的簡單,可是自己又無法解決這個問題,無奈之下,他只好將昏迷之中的李寒清背起身來,打算帶回泛海宗之後,問問傳說之中『糊塗寺』的天才修行者,,葉蟬,

「嗡……」

正當阮老五欲要將李寒清背起前,突然之中一陣七彩聖潔的璞術者真氣降臨地上,而後阮老五隻見一位身著素色長裙的女子,如同仙女一般的來到了地上,

等等,

這個仙子身邊怎麼會站著那個魔女呢,

只見,七彩氣韻之中緩緩降臨大地上,葉蟬和冰鳳凰來到了李寒清的身邊,

葉蟬通過剛剛天空之中的飛逝『流星』判斷可能是李寒清這裡發生了什麼事情;憑藉著自己光屬性真氣的速度優勢,帶著冰鳳凰飛到了這裡,

「竟然是你,」阮老五一把將李寒清護在了身後,隨單手持著豪氣武寒刀惡狠狠的看著冰鳳凰,

冰鳳凰明顯的一愣,而後接著說道:「你不是阮老五嗎,怎麼會和李寒清在一起,」

「少說廢話,」阮老五一見這個女子,心中就無限的憤怒,


「阿彌陀佛,施主,是不是有什麼誤會呀,」葉蟬雙手合十道了一聲佛號,而後接著說道,「在下『糊塗寺』葉蟬;請問施主,」


阮老五明顯一愣,心道:「怪不得這個女子一身聖潔之氣,原來這就是寒清的美女師傅,」

「失敬失敬,靈東·阮家,阮老五,」阮老五一拱手,隨即禮貌的做了回訪,

雖說葉蟬常年在西殊聖地修行,可是靈東之地阮家的名號自然也是知曉的,而後再行一禮,

「喂喂喂,你們再這樣客氣下去,李寒清就真的要死了啊,」冰鳳凰沒有理會這兩個人,徑直走到了躺在地上的李寒清的身邊,仔細檢查其他的身體情況,

阮老五和葉蟬一陣陣的尷尬,而後幾個人合力將李寒清帶回了泛海宗……

雖說阮老五和冰鳳凰之間有些誤會,可是鑒於李寒清的性命問題,他們決定還是先放下成見,一同合力,

……

泛海宗

李寒清依舊是這樣全身彷彿被烈焰灼傷一般的通紅,只見那陣赤炎火色沒有一絲絲退去的跡象,從戰鬥過後唯一沒有改變的就是他手中一直緊緊的攥著三聖器之一無極赤炎劍,和上古神器,,紫寒槍,

他真的是十分注重自己手中的這兩件寶貝,直至生命垂危迷離之際,也不放棄自己的珍奇利寶,

葉蟬仔細的觀察著李寒清身體皮膚表面,緩緩流動著的數道烈火真氣,好似這道灼熱真氣已經融為了他的血液之中……

「請問阮前輩,李寒清剛剛是不是已經解開了無極赤炎劍那沉寂以久封印,強行將其璞化,」葉蟬神色焦急的對著阮老五問道,

阮老五搖搖頭,示意自己不知曉其中的情況道:「我趕到的時候,寒清已經是這個昏迷的樣子了,」

「冰姑娘,麻煩你速將那三件寒器取來,」葉蟬頭也不回的對著冰鳳凰說道,隨即飛速地放出了自己體內那純正的光屬性璞術者真氣緩緩輸送道李寒清的身體之中,

根據葉蟬的推斷,李寒清體內那數道灼熱的真氣應該就是由那柄神兵『無極赤炎劍』所致,應該是李寒清強行欲要璞化赤炎劍,反而被赤炎劍數千年所積攢的內在真氣反侵蝕,所以才會導致現在的情況發生,

事實證明,葉蟬的猜測是正確的,剛剛在戰鬥的時候李寒清強行突破白師爺初靛璞術者技能·『默』的束縛而導致體內的赤炎真氣消耗殆盡,然後恰巧打破無極赤炎劍那沉寂已久的封印,導致他在沒有三件寒器的輔助之下,強行璞化赤炎劍,而反被侵蝕……

「嗡、嗡、嗡……」

數聲真氣冥亂之動響起,只見葉蟬輸送光屬性璞術者真氣,竟然被他身體之中的灼熱真氣所阻擋退回來,

「這真氣竟是這樣的強悍,」葉蟬心中暗暗地想到,

這下子可令我們的葉仙子犯了難,她沒有想到救助李寒清的道路竟是這樣的艱難,

……

待到冰鳳凰取來三件寒器之後,只把阮老五看到驚異了,他心中暗暗地想著,寒清這半年都在幹什麼啊,

「這莫不是七大寒器其中的三件,」阮老五指著面前寒器接著說道,「這是『寒武天青石』、『熾寒霜翼』和『吟風寒醉葉』是嗎,」

葉蟬點點頭,手上並沒有多做停留;飛速地接過冰鳳凰用真氣護住的那三件冰冷刺骨的寒器,分別擺放在李寒清的頭部、腳下和胸前,而後轉過頭對著許香兒說道:「香兒,帶客人去大廳之中休息,」

許香兒自然知道葉蟬這是在救助李寒清,隨即十分乖巧的點點頭,按照葉蟬說的做了,

李寒清的屋中還剩下葉蟬、阮老五、冰鳳凰三個高階的璞術者,

葉蟬和阮老五都是『精黛』璞術者高手,而冰鳳凰則是『淬青』的高手,

葉蟬將這兩個璞術者高手加上自己留了下來,而後雖然十分急切的但還是有條不紊的分配著任務,

「阮前輩,麻煩您一會負責李寒清的頭部,冰姑娘負責腳部,他的胸前就交給我負責了,」葉蟬一邊說道,一邊將自己的真氣分別注入到這三件世間少有的寒器之中,

葉蟬的意思是想讓她們三個高階的璞術者為李寒清的第二次璞化護法,剛剛李寒清的璞化已經失敗,自己反被無極赤炎劍的烈火真氣所吞噬,所以現在要進行第二次的璞化,可是進行璞化的過程及其艱辛,如果稍有不慎就會陷入二次走火入魔,那就真的救不回來李寒清了,

現在的李寒清正在處於走火入魔的境界之中,所以眾人現在要做的第一步就是要將他體內之中的烈焰真火之氣去除乾淨后,緩緩地恢復體內中的原有真氣;之後再進行二次璞化赤炎劍的歷程……


因為這項浩蕩的路程,葉蟬自己很難完成,所以才會找到阮老五和冰鳳凰一同幫忙,

「嗡……」


一陣幽長的璞術者真氣之音響起,隨即只見到李寒清的屋中瞬間三道不同顏色的光暈光環閃現了出來,

分別是:聖潔的淡黃光芒、純色皎潔的風色已經赤紅的火色,三道巨大的圓形光環分別緩緩的舞動在屬於各自璞術者的頭頂之上,

這是高階璞術者才有的屬性真氣展示,只見葉蟬的頭頂之上緩緩地漂浮舞動著五道巨大的聖潔淡黃光環,好似天空之中的彩虹一般,由第一道至第五道光環逐個增加,不斷的增加,

而阮老五也是五道巨大的光環,只不過是純正的大紅火色光環;而冰鳳凰頭上則是四道透明色的風屬性真氣光暈,

一時之間,瞬間全部將幽暗的屋中照了個通明光亮,

「錚……」

一道鳴響,隨即只見憑空之中,三個高階的璞術者果斷出手,通過空氣作為媒介;三個人同時將身體之中的璞術者真氣緩緩輸送到三件寒器之上,頓時之間為這三件寒器之上形成了一層層不同顏色的保護層,

而後這些真氣由寒器保護層之中緩緩地飛逝到李寒清的胸膛之中,而後好似一道盛灼泉水一般,輕輕地撫慰、清除著李寒清體內之中那些無端增加出來的灼熱真氣……

花開兩朵,各表一枝,

昏迷之中的李寒清,彷彿來到了一個世外桃源一般,這裡的一切李寒清好似曾經來到過一般,像極了他的家鄉,那個他和自己師傅修行的地方,那個承載了他太多孩童時光的地方……

而隨後,李寒清又好似來到了一片山清水秀的地方,這裡是他從來沒有來過的地方,

「嗡……」

三道不同顏色,不同屬性的璞術者真氣還在李寒清的體內之中蔓延,還在屋中不斷的舞動著,緩緩地竟然形成了一個太極陰陽的圖形,

「噗……」

昏迷之中的李寒清猛然之間吐出了一口濁氣,而後眼角竟然明顯的動了動,

眾人大喜…… 花有重開日,人無再少年,

清晨,李寒清臉上的灼熱赤紅之色已經漸漸散去,緩緩地恢復其原本之色,體內之中飛速流轉的真氣也慢慢回歸於平靜;鼻息隨之平靜了下來,

經過兩天一夜的救助,葉蟬、阮老五、冰鳳凰三人合力將李寒清體內之中由『無極赤炎劍』所帶來的赤炎真氣完全清理乾淨,而後三人也將自己體內之中的真氣緩緩地輸送到他的體內之中;使其得到真氣上的調息……

就當一切看似回歸平常的時候,李寒清屋中的三人此刻都陷入了一陣沉默之中;三人看著李寒清現在的樣子都相互沉默起來,他到底是怎麼了,

經過長時間的救助,李寒清體內之中的真氣倒是恢復,但是,他的身高模樣已經全部改變了,


陽光緩緩地瀉落在李寒清那如嬰兒一般大小的手上,他的身高已經完全恢復到兩三歲般孩童的高度,原來那張滄桑的臉上,也變的光澤十分起來,

只見一件十分寬鬆的灰色僧衣之中,『孩童』一般身體的李寒清平靜的躺在其中,好似蒙上一床被子似得,

李寒清變回孩童了,

「呃……」

一陣稚嫩的語氣之音響起,沉睡之中的李寒清緩緩地睜開了自己的雙眼,如同天真孩童一般的充滿好奇的看著這個世界,

「寒……寒清…你沒事吧,」阮老五有些難以開口的對著李寒清說道,

李寒清壞壞的一笑,接著說道:「沒事啊,就是有些餓了,嗯,五爺怎麼在這裡,」

「這個……」阮老五微微一愣,不知道怎麼回答他的這個問題,

「你不記得幾天前發生的事情了,」冰鳳凰看著阮老五難堪的神情,而後緩緩地對著李寒清問道,

李寒清搖搖頭:「我就知道把『無極』從白師爺的手中搶了回來,而後好像昏迷了吧,緊接著我好似就回到的孩童時期,回到了我的家鄉……」

葉蟬十分無奈的搖了搖頭,隨即將李寒清昏迷時候的全部事情說了一遍,

……

「哦……」李寒清聽完葉蟬的講述,而後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而後接著說道,「我說你們三個怎麼聚到了一起,並且你們幾個的臉色也都是這樣的慘白,原來是因為救我消耗了太多真氣啊,嘿嘿……謝謝大家,」

「咯咯,小弟弟啊,你先別說謝謝了,看看你自己吧,」冰鳳凰又十分戲謔的看了看李寒清的現在如同孩童一般的身高體態,

「嗯,我怎麼了,」李寒清有些疑惑地動了動自己的腳,伸出自己的雙手看了看,

「啊,」

沉寂的屋中只聽見李寒清的一聲利喊,隨即哈哈大笑道:「我說身上的這個被子怎麼這麼熟悉呢,原來是我的『天道僧衣』啊,哈哈哈……」

三人都獃獃的愣在了那裡,李寒清現在的這個反應完全出乎了他們的預料,沒有想到,在這樣的情況之下他還能笑出來,真是……

「原來夢裡的事情是真的啊,我真的變成小孩子了,」李寒清依舊是這樣面帶喜色笑著說道,

李寒清就是這樣一個人,隨性、無拘無束,即使回到童年,依舊是這樣的嬉鬧人生……

而後他將自己怎樣結識冰鳳凰的事情和阮老五說了一遍,這才化解了;兩撥人之間的矛盾,

冰鳳凰壞壞地一笑,而後接著向李寒清走了過來道:「小弟弟啊,來讓姐姐看看是不是真的變小了呀,咯咯…」

……

經過眾人的推測,分析李寒清的身體之所以變成還孩童身體的姿態,是由於他被無極赤炎劍的烈焰真氣侵蝕了身體后,導致重新被洗髓了身體,體內之中積攢的傷害以及真氣的損傷全部恢;並且身體之上的臃腫脂肪清理乾淨,

所以導致,現在的身體變成了孩童的這般模樣,其實,長遠的看去這個事情對於李寒清來說是好事,對於身體之中的真氣修行都是好的,

……

眾人看到李寒清清醒后怎樣高興;李寒清變成這邊可愛的模樣后,眾人的十分新奇,暫且不提,

待到他重新換好了一身孩童的衣服,帶著泛海宗的眾人趕到了冉星大會之中,李寒清昏迷的這兩天之中,泛海宗已經錯過了四場冉星大會第二輪試煉,

前些天,李寒清已經通過了第一場試煉,這樣就距離參選十位『超冉星』璞術者更近了一步,只要再將後面的對手打敗,就能晉級十位『超冉星』了,

當然,以後的第三輪試煉璞術者小隊戰鬥,這是后話,

那位身著黑色勁裝的負責人緩緩走了出來,通過璞術者真氣沉聲說道:「今日試煉的人是:『枯劍宗』的林霖對抗『執殺會』的郝春耀,」

枯劍宗·林霖vs執殺會·郝春耀,

「哈哈哈,執殺會的這個人名字真是很厲害啊,」

「是啊,哈哈哈,」觀看台之上,個個修行界宗門之中的人都在嘲笑著執殺會的這個選手,

眾人透過自己面前的螢石竹緩緩地看到了這一場的試煉場是在『冰峰高山』之中,場地左邊緩緩走出了一個手持短劍,身著綠色勁裝,滿臉鬍鬚的中年男子,雖說是在螢石竹中的景象,可是細心的李寒清還是一眼看到了這個男子腰間掛著一塊紅色帶有『執』的猙獰玄鐵牌,

而場地右邊則是緩緩的走出了一個少年,李寒清一看,心道:「怎麼會是他呢,原來他是枯劍宗的,」

那麼這個枯劍宗的人,到底是誰呢,

只見這個男子,身著一身淡藍色長衫,長衫之上精細地綉著絲絲白色利劍的符文,頭上承著一定寒玉束髮冠,一見便知不是凡間之物,但卻不是那種文生公子的打扮;腰間束一條潔白水火絲絛,腳下蹬著一雙『追雲流月靴』身後一柄巨大的紫玉之色劍匣更加襯托出不凡的靈動之氣,全身上下散發著陣陣的英氣,乾淨、俊朗的臉上生得精緻英俊的五官,兩道劍眉和一雙冷冷的雙眼,雙眸之中泛出內斂著無數地冰寒之氣,

這就是李寒清當日遇到的那個出手行俠仗義的神秘少年,

原來他就是來自枯劍宗的試煉者,,林霖,

李寒清嘴角微微的掛起了一抹淡淡的笑意,而後用著孩童一般稚嫩的聲音自言自語道:「原來是他,嘿嘿,這場比賽真是有意思了,」

此刻的李寒清正坐在大福為他特製的一個高椅子之上,緩緩的注視著場地之中的變化,恢復到孩童時代的他,實在是有些太矮了,只能借住外界的輔助來達到觀看的目的,

如果此刻來一個不明情況的人,一定會認為李寒清就是一個尚未成熟的孩子,可,殊不知,那雙壞壞的眼神就已經出賣了他,

……

只見手持著短劍的郝春耀十分輕視地看著對面的林霖道:「我還以為是個什麼高強的修行者呢,沒有想到竟然是一個毛頭小子,並且還是個小白臉,啊哈哈哈…」

「呼……」

寒冷的冰封高山試煉場之中,一陣陣的凜冽寒風刮過;風過之後,只見遠處的陣陣冰晶凌錐降落了下了,好似深夜之中的流星一般,舞動到空中,

林霖還是這樣的沉寂在那裡,湛藍色雙眸之中依舊不帶有一絲絲的感情,彷彿如一陣沉寂的冰山佇立在這個冰封試煉場之中;似乎並沒有不理會這個執殺會的嘲笑諷刺……

「這場試煉的規則:三小節試煉,三局兩勝制,現在開始,」身著墨綠色勁裝的負責人將規則講述完畢后;隻身氤氳成一道青光消失不見了,

「受死吧,」只見郝春耀手持短劍,將自己的身體氤氳在一道道寒風之中,腳下精準的踩著地上些些點點岩石上;飛速的來到了林霖的身邊,

「散墨·暗殺一擊,」

瞬間將自己身體氤氳在身體彰顯了出來,爆裂的將手中的短劍向著林霖刺去;淡淡的陽光照耀之下,短劍並不顯露光芒,那柄看似普通、並不起眼的短劍瞬間將全部的力量爆發出來;陣陣的幽暗綠色好似一條條毒蛇一般吐著惡毒的芯子……

「嘭……」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