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明:可我還沒說完呢。

2021 年 1 月 16 日

小亮:不用說了,我會幫助你的。

諸葛小亮的畫外音:我終於做到軍師了,yes!!!!!yes!!!!哈哈哈……..

新加入的諸葛小亮,諸葛雷!

本章完,欲知後事如何,請看下章。

求收藏,大家認為好的話點個收藏吧,只要你笑了,我就沒白寫。再次感謝大家的支持。 一陣寒風掃過大地,有一股凶煞之氣在蘊動,颳起了平靜的天空,枯黃的樹木搖搖擺擺,一片貌似輕舟般的孤葉在空中飛舞,彷彿這一刻天開始荒,地慢慢老去。

深秋的寒冷天氣下,獨孤家內院里的書房中,一種感觸的溫暖情感在醞釀中,兩個身影久久的對視著。

沒有一人說話,更沒有一人蓄意打破這種奇妙的氣氛,彷彿整個天地只有這一刻溫暖,時間已經不存在任何的意義,停止在剎那間。

獨孤漣漪鍾情眼神盯著眼前真摯的弟弟,曾經被無數人蔑視的廢物,在罪惡之城公認的廢物,在這個弱肉強食的世界中,被無數的摒棄。

作為他的姐姐,獨孤漣漪不宜不舍的庇護著這位廢物弟弟。

對於重情重義的姐姐,同樣也是深深的烙印在獨孤不敗脆弱的心底下,煥發出無盡的溫暖與幸福。

獨孤不敗在世重生,兩世為人磨難,經歷過最信任的兄弟背叛,加上廢材獨孤不敗受十多年的心酸與不幸,一起參雜在今世里。


這位姐姐不宜不舍的關懷與鼓勵,無聲無息的介入了獨孤不敗內心深處,讓獨孤不敗深深的感觸這份無以為報感情深淵。

許久之後,不知道已經過了多久。

「不敗,你也是姐最愛的人,永遠的…」

獨孤漣漪微微觸動一下,眼睛早已泛起潮霧,雪白的雙手一下抱住了獨孤不敗,埋頭在獨孤不敗懷中,輕聲的抽泣起來。

淡淡的體香瀰漫在獨孤不敗四周,讓人非常的舒服與溫馨。溫暖的體溫在獨孤不敗懷中散播著,二人就此擁抱在一起,不分彼此,感受著對放微弱的呼吸與跳動的心。

時間慢慢的過去,獨孤漣漪的抽也泣聲慢慢減弱,依依不捨擺脫獨孤不敗溫暖的懷抱。一頭柔滑發亮頭髮輕微的甩動一下,藍顏妖姬一般的魔鬼身材猶如一條水蛇在扭動,一張精緻的臉孔與一雙冷漠淡定的丹鳳眼,重新煥發高傲的氣質,獨孤漣漪整個人恢復以往的冷艷。

「不敗,你是怎麼修鍊的?如此之快突破八重通竅階段,前前後後都不到一個月時間,突破了四個階段,姐姐現在都跟不上你了。」恢復以往的獨孤漣漪,馬上詢問心中的迷惑。

「這個…」獨孤不敗沉吟中,半響沒有回應獨孤漣漪的話。

獨孤不敗不可能說是修鍊北冥神功原因,生生的吸收別人氣血增長修為。

須然北冥神功產生了異變,沒有暫時出現隱患,但是這個功法也太過驚世駭俗了,獨孤不敗打定了心思,現在還不是告訴獨孤漣漪時候。

只要等切得弄明白北冥神功異變的源頭,獨孤不敗毫不猶豫的把神功傳出去,讓自己身邊的人強大起來。

獨孤漣漪見此默然了,再也沒有詢問出聲,每個人都有一點秘密,而且獨孤漣漪非常的清楚,獨孤不敗想告訴她時候,無需要自己出口。

獨孤漣漪正想要轉移話題,化解尷尬時候,在書房不遠處的走廊上,一個婢女急匆匆走過來。

「少…少爺,大老爺與二老爺叫你馬上趕往大廳去。」急匆匆婢女喘著粗氣,輕咽了一下口,才說出一句來,可以看出來此次來人,必定是來者不善。

獨孤不敗與獨孤漣漪聞言,連連鄒起眉頭,二人非常凝重的看著對方,似乎遇到一些討人厭惡的傢伙。

所謂的大老爺與二老爺正是獨孤城兩位大哥,同樣也是獨孤不敗的兩位大伯。

當年獨孤城執掌獨孤家之後,引起兩位大哥嫉妒與不滿意。之後,擅自離開獨孤家在罪惡之城自行經營家業,與獨孤城老死不相往來。在外人眼裡根本就是分家立業。

「不敗?」獨孤漣漪投過詢問的眼神,似乎要看看獨孤不敗的意見。這一次絕對是不速之客,針對的對象一定是獨孤不敗。

「呃!當然要過去,我可要看看兩個老家到底想怎麼樣!」獨孤不敗冷哼一聲,狡黠的眼光下閃過一絲狠意。

今日的獨孤不敗,可不是從前不能引氣的廢材,現在神功小成,還會怕兩個老傢伙不成。

所謂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獨孤不敗當真要看看兩個老不死突兀的出現,到底在耍什麼花樣。


跟著的婢女前腳,獨孤不敗與獨孤漣漪並排行走,姍姍來遲的步伐,走向獨孤家的大廳。

剛剛走了不遠處,獨孤不敗遠遠的眺望著大廳中,在首席主位上坐著一個中年男人,中年年紀略微大一些,發白的頭髮掩蓋不了歲月的流逝。

籬下左排座位上還有一個中年人,此人並沒有一頭白髮,而是烏黑髮亮,光澤溢彩。

這兩位無疑正是獨孤不敗的大伯獨孤皓與二伯獨孤博。二人一直在閉目養神中,似乎沒有發現獨孤城向著大廳走來。

當獨孤不敗慢步踏進大廳大門前,二人才緩緩的張開閉目養神的眼,銳利的目光射出門外,直落在獨孤不敗悠哉的身影下。

在二人嚴厲的目光下,獨孤不敗彷彿是等著觸犯錯事的晚輩前來認罪受罰。

「不敗,見過兩位大伯,不知道兩位大伯今天突兀的叫晚輩前來,所謂何事呢?」獨孤不敗前腳進門之後,立即當聲厲道。

語氣不急不燥,底氣十足,整個人顯露出儒雅平穩與淡定自如氣質,讓獨孤皓與獨孤博愣了一下。

以前,每當叫人把獨孤不敗帶來,見到這兩位長輩都是膽戰心驚,畏首畏尾的。今天居然出奇的表情,不得不讓二人重新投過正視的目光。

「獨孤不敗你這個孽障,你還不快快我跪下。」當即,獨孤皓正視著獨孤不敗,突然嚴厲的訓斥聲浩蕩在大廳上下,充分的發揮一個長輩對後輩的威嚴。

在暴戾的聲音下,獨孤漣漪嬌俏一顫,把目光遊走在獨孤皓與獨孤不敗二人身上。

只見獨孤不敗依舊沒有任何的舉動,只有一臉微笑,犀利的目光掃過兩位長輩,最後定在獨孤皓的身上。

「不知道晚輩今天觸犯了族中哪一條族規呢?晚輩愚昧,請大伯指出。」

獨孤不敗站立在大廳中,無動於色。臉不變,色不動,淡然從容,露出臨場不懼的微笑,笑問獨孤皓。

「好一個愚昧,看你這個孽障是不到黃河心不死。」獨孤皓冷哼一聲道:「昨天姬家廣發請柬要去各大世家,引起滿城風雨,如今的獨孤家已是身臨萬難中,無法自拔。一切歸根到底就是因為你。」

「是我?」獨孤不敗的笑容瞬間冰冷起來,正視的目光咄咄逼人盯著獨孤皓道:「獨孤家的沒落還不是你們一手造成,當年若不是你們硬要分家,才加速了獨孤家的沒落。有如今的結局你們還妄自菲薄,把一身責任賴在我身上,好生犀利啊!」

「孽障還敢頂撞長輩,還要牙尖嘴利的,今天不把你掃出家門,豈能安我獨孤家的安寧。」旁邊的獨孤博當即站出來,對著獨孤不敗大喝一聲。

二人今天早已有預謀,必定要把獨孤不敗趕出家。而且今天獨孤城正好外出,這一段時候必須把獨孤不敗打殘,逐出家門。

獨孤不敗踏前一步,仰視著大廳正位的兩位長輩,輕聲道:「看來兩位大伯今天鐵了心要把我獨孤不敗趕出家門,今日我獨孤不敗跟你攤開了說。獨孤家的沒落是你們一手造成,你們將會成為家族的千古罪人。」

對於眼前的兩位長輩,獨孤不敗毫無感情可言,在當初獨孤城把自己趕出之後,兩位親大伯竟然還宣言要把獨孤不敗切底廢掉。

最後還聲稱,若是讓自己如此廢物一直下去,只會有辱家門。

那時候,若不是獨孤城掌舵獨孤家,一手把兩位兄長壓制下去,恐怖今天的獨孤不敗早已魂歸地府,還更別說的逍遙派掌門獨孤不敗奪舍重生。

此刻,獨孤漣漪有些心慌了,兩位長輩與獨孤不敗形勢已經處於水深火熱中,若是這樣僵持下去,恐怕真的鬧出事情來,不由上去一步道:

「兩位大伯請聽晚輩一句,大家都是一家人何必如此呢?我們應該同心協力排除萬難,重振家族的輝煌。」

獨孤漣漪之所以低聲下氣,因為她也是在獨孤家長大的。一旦內部恩怨與紛爭糾纏不定,恐怕獨孤家的覆滅將會成為了鐵定的事實,而且獨孤不敗同樣成為家族中的千古罪人。

「呃!一家人。」獨孤皓深冷的目光在獨孤漣漪窈窕身軀掃過,絲毫沒有憐惜,直接冷哼一聲道:「你說得倒是好聽,果然是獨孤城的好女兒啊!當年孤獨家掌舵之位,本應該是我這個長子的,為何獨孤城這個一家人不肯謙讓出來,父親當初還真是瞎了眼,才導致今天不可換回的結局。」

「哈哈…你們就不必較多的狡辯,我獨孤不敗又不是第一天見識過你們的狼子野心。」獨孤不敗道。

「孽障,你是什麼身份,竟然如此猖狂不把長輩放在眼裡,理當家法處置,挑斷經脈,廢除所有修為,流放千里之外。」獨孤博驀然間站出來,一股罡陽的血氣在全身翻滾著。

獨孤漣漪的臉上儘是擔心,緊迫的目光看著獨孤不敗。一旦雙方衝突起來,獨孤不敗絕對不是二人的對手。


因為獨孤皓與獨孤博都有煉體八重通竅階段實力,他們二人在這個階段上足足積累十年多,須然還沒有突破一下階段。但是在一身澎湃的剛陽血氣,絕非是獨孤不敗剛剛突破八重通竅階段菜鳥,可以抵抗的。

「想動手嗎?」獨孤不敗笑意更甚,真是求之不得。

剛剛突破了八重通竅階段正好拿兩個同階段的長輩試煉,並且還有一舉威懾二人,一舉兩得的事情,獨孤不敗不應該拒絕。


「孽障,你是找死…」獨孤博勃然大怒,全身氣血運轉,地面突兀的捲起一股捲風。

本文來自看書王小說

… 明:這位是諸葛小亮,大家歡迎一下。

眾人:歡迎……歡迎…….

明:諸葛先生,我們和敵軍大戰在即,不知你有沒有什麼好主意?


小亮:孫子曾經說過「你進我退,你退我進,你追我跑」總之就是讓你打不到我。

明【疑問】孫子什麼時候說過?

小亮:是我孫子說的。

眾人無語……

小亮:總之,約他們出來,我們套套他們的話。

明:我馬上讓人給他們修書一封,定於明天早晨與他們吃飯!建仁,寫信。任務交給你了,我的衣服還沒洗完,先走了。

仁:竟然叫我寫,不知道我文化不高啊!

第二天早晨

夏流:我來了,你們這裡難道沒有一個文化高的嗎?

明:建仁,你是怎麼寫的?

仁:這個…….

達建仁的畫外音:你認為一封信就這麼好寫嗎?

各位讀者你們想看一下達建仁寫的信嗎?

達建仁的信:

我是達建仁,是東方明的先「瘋」「管」。我們將軍想「月」你明天早chen來我們這裡吃飯,目的是為了二國的和平,來商「一」一下關於我們之間戰爭的問ti,我們這邊希望能夠和平jie決。

極品美女養成系統 ,我們也不會生氣,我們只會笑你是膽小鬼。

哈哈哈…………

(希望各位小朋友們不要學習達建仁,要好好學習,天天向上。goodgoodstudydaydayup!這是錯誤的寫法)

明:你能在笨點嗎?!啊!?

仁:嗚嗚嗚………你竟然凶我,我不活了【很娘的跑開】

小亮:這不是夏流將軍嗎?你好。【握住夏流的手】你好…………

夏流:你是誰啊?

小亮:我是他們的軍師。

夏流:來談談正事吧。

一會後

小亮:好好…..,我們就這樣說定了。

夏流:好。

小亮:讓我們高歌一曲吧。

讓我們手挽著手,肩並著肩,共創和平。

一會後……

小兵a的畫外音:從他們的歌聲中,我聽出了我們快要下班了。

廚師的畫外音:從他們的歌聲中,我聽出了他們今晚想吃紅燒肉。

東方明的畫外音:為什麼我什麼都聽不出來?

達建仁的壞畫外音:救命啊!我快吐血了,好難聽的!

冷月的畫外音:這是人嗎?逆天啊!

范同的畫外音:yi?吃的好好的,他們為什麼唱起歌來了呢?管他呢繼續吃。

諸葛小亮的畫外音:yes!yes!我成功了…….哈哈哈………

夏流的畫外音:我的歌聲真他媽的好聽!

夏劍的畫外音:他們的畫外音真有個性,唉?為什麼我能聽到他們的畫外音?

明:諸葛先生,真棒!

小亮:那是當然。

敵營

夏劍:大哥,你為什麼要和他們講和?

夏流:講和?哈哈……不要開玩笑了,他們這些個腦殘,如果和他們講和,我怎麼對的起我的名字。哈哈……..對了,雪兒上什麼地方去了?

夏劍:哦,我忘了告訴你。小雪她去接白胖胖公主了。

夏流【驚】你說什麼!!!她去接白胖胖公主了!!!!【害怕,兩腿發抖】

夏劍:那又怎麼了?

夏流:從小時候她就暗戀我,可我並不喜歡這個死胖子,她一直纏著我,還以他爸的身份經常調戲我,每次看到她,我都有一種想死的感覺,如果靠近我,我就頭昏腦脹,啊!【倒地】我生病了,你也看出來了吧,老弟。

夏劍:我已經看出來了,看你神經已經不正常了。

夏流:如果她來了,就說我因公犧牲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