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既然是神,那麼力量,絕對不是區區凡人所能夠阻擋的。

2020 年 10 月 25 日

即便他很強,但人類的軀體,終究還是有天花板的。

涼宮御的右手往下一伸,有一根長矛出現了。

這根長矛看材質並非金屬,反而如同石頭或者木頭一般,充滿了複雜的紋理。

而且它看上去也十分簡陋,就好像是一根棍子,只不過將尖端簡單地削了一些,露出一點兒矛頭來。

這樣的東西,別說用來殺敵,就算是用來打獵,都會被嫌棄太粗糙了。

但如果配上它的名字,就不會有這樣的違和感了。

它叫做,天之瓊矛。

傳說中日本父神伊邪那岐所使用的武器。

事實上,這玩意所擁有的力量,也堪稱神器。

天之瓊矛在手,涼宮御再一次動了。

他已經有許久,沒有如此的認真了,也有許久沒有用過天之瓊矛了。

眼前的對手,的確值得他的尊重。

鐺!

一直處於躲閃狀態的小木匠,在涼宮御用上了天之瓊矛的時候,就再也沒有辦法與之周旋了。

因爲如果涼宮御光憑着自己一身力量,與他拳腳相鬥的話,小木匠憑藉着自己的一身修爲,卻還是能夠避開,但當涼宮御用上了天之瓊矛之時,所有的一切花哨手段,在這絕對的力量面前,都失去了任何的效果。

這長矛橫揮而來,不但能夠鎖定氣機,而且左右數十米,都是它的衝擊範圍。

試問你怎麼躲,怎麼避?

避無可避,只有擋。

小木匠揮動了手中的量天尺,硬生生地擋住了那天之瓊矛的一擊。

這一下,最開始的時候,發出的,是金鐵交擊之聲。

然而這聲音只持續了瞬間,隨後化作了洪鐘大呂的轟然之聲,一直傳到了很遠很遠的地方去……

轟……

數十里之外的一處礁石上,東海大妖達摩月落下,聽到這恐怖的聲音,臉色慘然。

果然,這邊是半神的實力麼?

他,那個叫做甘墨的男人,還好麼?

如果可以,她很想就近觀摩一下,這一場牽動了無數人心思、絕對是當世間最強者的一戰。

但沒有人膽敢闖入其間。

即便是像達摩月這樣頂尖高手,都害怕一旦被捲入戰鬥之中,立刻灰飛煙滅去。

太恐怖了。

這世間,無一人膽敢來瞧。

但場中真實的情況,如果真的有人瞧見的話,一定會感覺到無比的古怪。

甚至還有點兒想笑。

這麼頂級的兩個人間強者,他們手中的武器,一個是把木尺子,而另外一個,則是一根看不出材質的簡陋長矛。

就好像是……

原始人打假?

當然,這是外行人所瞧見的。

真正懂行之人瞧見這一幕,或許也會用類似的想法,不過評級卻是天上地下。

這一戰,彷彿夢迴洪荒……

傳說上古洪荒之時,有大拿者無數,不但有共工怒撞不周山這等天之支柱,還有那後裔箭射九日……

如果換上一句話,那便是啊……

神仙打架。

連續的拼鬥,一直持續了十五下,在這之間,兩人都用上了真格的手段,動了真章。

打出了真火。

周圍海域,大浪滔天,無數水生之物被奪去了性命。

天空之上,烏雲蔽日,飛鳥簌簌而落。

腳下的島嶼,不知道裂出了多少的縫隙來,山巒倒塌之後,變成了熔漿,還沒有等凝固,又化作了無數溝壑去。

當第十五下停止之時,小木匠渾身都是鮮血,雙目流下血淚,左眼爆裂,化作血洞,而身上衣服早就不見,被力量撕扯成碎片去,只有無數火焰遮體。

他的五臟六腑均已震碎,全憑着一口氣吊着。

而涼宮御也不好受,向來養尊處優的他鼻青臉腫,鮮豔誇張的和服不見蹤影,左腿還有一些瘸,右臂處有一道猙獰傷痕。

中興奇女子 傷口處,有混合着金色的血液流淌而下。

即便如此,他還是要比小木匠強上許多。

所以他如同一個勝利者那般,憐憫地看着對手,淡淡說道:“你敗了。”

小木匠,敗了麼?

聽到涼宮御的身旁,他的臉上,突然間露出了一抹古怪而瘋狂的笑容來。

哈、哈、哈…… (爲@洛長風 以及所有來參加書展籤售會活動的讀者加更)

甘十三,輸了麼?

涼宮御滿心篤定,臉上甚至露出了唯有勝利者纔會擁有的憐憫神色,顯然是已經知曉,此時此刻的對手,再也難以抵擋住自己接下來的一擊。

而到了這個時候,涼宮御的心中,竟然生出了幾分不捨,甚至惺惺相惜的情緒來。

此人一死,這世間,又有多少年,會孤獨如荒漠,寂寞如雪?

像這樣的對手,恐怕再也不會出現了吧?

只不過,今日一戰,自己已經收穫良多,只需要閉關數年,到時候將所有的感悟,以及歷年來的經歷與理解一結合,想必就能夠離開這糟糕的末法之世,一腳踏破空間壁壘,進發更高維度的瑰麗世界去了吧?

如此想想,所有的犧牲,倒也不算可惜。

畢竟這些人的鮮血和靈魂,都是滋潤自己躍上不凡,抵達彼岸的墊腳石而已。

未來燦爛輝煌的人生可期,又有何蕭瑟?

涼宮御志得意滿,而在他對面,失去了左眼的小木匠,則發出了瘋狂的笑聲來。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看起來,跟自己的計算,還是出了一些偏差。

果然,故步自封,閉門造車這些事兒,到底還是行不通啊。

想要得到最終的真理,只有在這生死一瞬間。

只不過,並些不重要了。

自己需要等待的,只有最後這一件事情了。

那就是認真地,心無掛礙地、全心全意地去擁抱死亡,在那最爲污穢與恐怖的黑暗中,結出一朵純粹的青蓮來。

青蓮之上,是何物呢?

很期待啊……

狂笑中的甘十三伸手,將左眼窩子裏的殘餘眼珠摳下,小心翼翼地收了起來,隨後問涼宮御:“你,就只有這點兒本事了麼?”

呼……

這小子的嘲諷,當真讓涼宮御有一些暴怒了。

硬核悍妻:楚少步步緊逼 不識擡舉的傢伙。

原本想要給你一個英雄般的落幕,讓你的死亡,配得起這等讓人驚懼的實力。

但……

難道中國人,都如此的不懂風雅麼?

涼宮御原本憋在心頭的應景緋句,全部都再次憋回了肚子裏面去。

隨後他拿起了手中的長矛來,朝着前方那傢伙猛然一刺。

天之瓊矛。

去吧!

殺了那個完全不解風情的傢伙,讓世人知曉,與我涼宮御作對,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下場吧。

涼宮御發動了亮出神器天之瓊矛之後的第十六擊。

這一下,整個島嶼,包括周邊二十里的海域,氣息彷彿在一瞬間抽空,隨後在天之瓊矛的引導下,化作瘋狂旋轉的螺旋之氣,朝着前方那個只剩下一口氣的男人,陡然紮了過去。

就此完結吧。

涼宮御想着,臉上又流露出了有些落寞的神情來。

然而他這英雄無敵、寂寞如雪的超然情緒剛剛醞釀到了一半,瞬間又消亡了下去。

讓他有些詫異的事情發生了。

那個只剩下一口氣的男人,突然間擡起了頭來,隨後往地上一坐。

他雙手合十,將那魯班尺橫於膝上,顯得無比的平靜。

而恐怖的漩渦氣流,隨着那天之瓊矛的頂尖抵達此人身前時,卻有一方無形之巨鼎浮現,籠罩在了那傢伙周身。

咚……

一聲巨響浮出,所向披靡,無所阻礙的天之瓊矛,居然在這一瞬間,被硬生生地擋住了。

這可是天之瓊矛啊。

這被涼宮御融煉整座仙山,不知道凝聚了多少靈石精華而打造的武器,神器級別的存在,卻被那無形之氣給阻擋了去。

天之瓊矛擊在了無形巨鼎之上,陡然爆發出了最爲恐怖的氣息,朝着四面八方吹去。

島嶼周圍,巨浪泛起,朝着遠處陡然撲去。

五十里海域之外,空氣都在發出“嗡、嗡、嗡”的震動聲,讓人爲之錯愕。

特別是那達摩月,她已然知曉厲害,早就遊得很遠,結果給這麼一下,整個人如遭電擊,一口老血吐出,瞬間就彷彿衰老了十多歲……

太、太可怕了!

達摩月尚且如此,那周遭的生靈,更是彷彿遭遇了一場天劫那般。

冷少的私寵寶貝 而身處於颶風漩渦中心的兩人,卻顯得十分平靜。

小木匠端坐在地,七竅流血,皮膚上面滲出了黑紅色的血沫來,彷彿一戳即破的氣球那般。

那無形巨鼎雖然承擔住了絕大部分的力量,但終究還是沒有辦法做到全面防護。

這使得他也不得不承受一部分的力量轟擊。

而這些,已經不是小木匠此刻的身體,所能夠承擔得住了。

但是……

千磨萬擊還堅勁,任爾東西南北風。

小木匠已然還在堅持,全憑着心頭的一口氣。

正如同他之前所說的,當修行達到了一定的境界,那麼比拼的,就不再是外物了。

而是心頭的這一口氣。

堅定如鋼鐵一般的意志,聽上去彷彿沒有什麼卵用,特別是在絕對的力量面前。

但它,卻永遠是創造奇蹟的基礎。

呼……

在小木匠沉穩如山的時候,涼宮御卻罕有地喘起了粗氣來。

這小子,當真是硬得如同烏龜殼一樣啊。

涼宮御往後退了十幾丈,定睛落在了那無形巨鼎之上。

那,便是青州鼎。

想當年,禹定九州,鑄就山河鼎,這一方,便是當年九鼎之一。

有着這樣的意義,此物便不再是一方普普通通的鼎。

它是承載着大氣運的規則神器。

只不過,現如今神州飄搖,天地動盪,立身之初的規則早就變動,即便是這等法器,也最終沒有辦法穩固江山,隨着黃河泥沙浮現的那一刻,它便已經沒落了。

想要憑藉着一方早已沒落的法器,抵擋住自己這初生的太陽,着實是有一些太過於天真了。

這個世界,不是你想象的那般簡單。

萬事萬物,都是在變動不休的。

從來沒有一勞永逸的永恆,以及萬世不亂的江山。

即便是這所謂的山河鼎,也不過是過時的陳舊之物而已。

今時今日,我便破了你這早就該收攏到破爛堆的山河鼎,隨後讓你中華消亡,化作歷史的灰燼,成爲新一代帝國的墊腳物去……

啊!

在這一刻,無比強烈的情緒,左右着涼宮御,讓他再一次發動了最強的攻擊。

半神……

這超越世間不計其數的修行者,獨一檔的境界。

天之瓊矛……

這堪稱當世之間最強的攻伐利器。

兩者結合,可破一切。

咚、咚、咚……

每一擊,都彷彿天地在打鼓一般,恐怖的震動聲,讓風雲卷涌,大地變色。

這一切,就好像世間逆轉,回到了洪荒遠古之時,那些大巫交戰,龍鳳和鳴一般的恐怖之景那般……

最先遭受破壞的,是小木匠腳下的大地。

那岩石嘩啦啦地破碎了去,周遭的石頭、泥土、植株以及夾雜其間的小生命,都被巨大的反震之力給打飛,朝着遠處飆射而去。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