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既氣憤又有些害怕。

2020 年 10 月 28 日

雙腿不停的戰慄,渾身冷的就跟掉進冰窟窿一樣。

我可以選擇逃跑的,也許我跑到陽氣比較旺盛的地方。比如男生宿舍樓的附近,就能夠擺脫這個突然間出現的冤死的鬼魂。

可是我實在不放心寢室裏的人,我想確定我那個幾個姐們沒事!

這隻鬼它瘋了,它希望所有的人都和它一樣倒黴。

陳雨婷在我身後冷笑,語氣有些嘲諷,“你進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聽到陳雨婷的話,我立刻去口袋裏找鑰匙,那是一把簡單的銅質鑰匙,連個鑰匙環都沒有。

我從口袋裏一摸就摸出來了,插進鎖孔裏一擰。

我開門的一瞬間,倏然一怔,房間裏面一片的漆黑,只有右下角的位置點燃這一根白色的蠟燭。蠟燭的火焰跳動着,卻不是尋常見到的黃色,是幽冥一般的藍綠色。

那三個姑娘圍坐在一張小小的四方形的桌子前,齊齊用中指壓住一隻白色碟子的背面。碟子下面墊着一張寫滿了英文字母和阿拉伯數字的紙張。

她們精神呆滯,甚至都沒有發現我進來,目光死死的盯着那隻白色碟子。

白色碟子的上方,緩緩的滴下一滴一滴的鮮紅的血液。

穿書後偏執大佬得哄著 殷紅的液體順着碟子底部正中央緩緩的滑落在桌上,我猛然間擡頭,就見到寢室的天花板上,好像吊着一個人。

黑漆漆的一團,我看的不是很清楚,但是好像是個穿着軍裝的人。

我站在原地有些恐懼了,擡起的脖子好像僵硬住了,連低頭不去看那個倒吊在天花板上的東西的力氣都沒有,眼神有些渙散的就釘死在了那個恐怖的東西上。

倏地,碟子好像受到了某種力量的牽引,它在帶着血跡的白紙上,緩緩的遊走着。碟子白色的邊沿輪廓帶着血跡,就好像在紙張上寫字一樣。

門口的那個陳雨婷死後變成的吊死鬼它沒有進來,它一直在詭異的冷笑着,這時候突然說話了,“她們除了叫我來,還叫了另外一個更厲害的東西出來。好了,蘇芒,我不陪你們玩了,你就陪着她們一起死吧!”

我的腦子這一瞬間變得格外的清醒,猜出來宿舍裏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我宿舍裏的這三個小妞,她們腦袋發熱玩起了碟仙。碟仙這種東西,我初中的時候就玩過,只要做到心無雜念就能召喚出真正的碟仙。

召喚出來了以後,問完問題就需要及時的送走,不然也是會出事的。

而且,每次每個人召喚的碟仙都是不一樣的,倘若內心想法駁雜不純,就容易把附近的厲鬼給引來。

她們估計是招惹了陳雨婷之後,又招惹了比陳雨婷更厲害的東西進來。弄的連陳雨婷的鬼魂都只敢掛在廁所門前嚇唬人,而不敢進去。

那這三個莽撞的,大膽去請碟仙的小妞,不是要倒大黴了?

“顧涼,宋晴,歐雲,你們快醒過來!”我撞着膽子喊了一聲,她們三個就好像魂魄離體了一樣,呆呆的都像木頭一樣,沒有迴應我。

我心裏面涼了半截,想再喊一聲,卻被一聲殘酷冰冷的日語所打斷,“八嘎壓路!”

那一瞬間,那個天花板上倒吊下來的東西它直接躥下來了。它的腦袋都到了顧涼的面前了,走廊的燈光雖然有些微弱,卻依舊讓我看清楚了它的樣子。

那是一個穿一身軍裝的東西,腰間掛着一把武士刀。一張臉上除了眼睛之外,看不到其他的五官,只有黑漆漆的一片。

黑色的臉上沒有皮膚,凹凸不平的,就好像是一片絕地深淵。

一雙紅色的眼睛,在黑暗中就像兩盞明亮的紅燈一樣。

我嚇了個半死,她們召的碟仙,居然是個戰死的日本人。這一棟樓,那可是以前給軍人住的集體宿舍,裏面有一兩隻戰死的鬼,倒不是什麼不可能的事情。

電光火石之間那個東西,抓住了顧涼僵硬的腦袋,張開了黑色的嘴巴咬在了顧涼白皙細嫩的脖子上。血液潺潺而下,大動脈破裂造成的血量是極大的,空氣中立刻被一股濃郁的血腥味覆蓋。

顧涼好像在被咬的同時,掙扎的醒過來,她看到了我,大聲的呼救:“蘇芒,蘇芒……救命……救我……” 安慕西和穆小桃在駕校一種小狼的狂熱注視中,邁著輕快的步伐走出了山海駕校。

「小桃,你屁屁上有隻蚊子~」

「唔……」

「啪!」再次拍打~揉搓~

「西姐,這時候哪來的蚊子……唔,打死了沒?」

穆小桃臉色怪異的說道,嗯喵~打蚊子不都是拍嘛,幹嘛還揉搓一下……簡直是……

「唔,我看錯了,其實是個線頭~」安慕西收回了魔抓,一本正經的說。

「……」

在穆小桃一陣無語中,安慕西伸手霸道的將穆小桃的手攥在手心……

「宿主!你已經跨出了第一步,穆小桃的思維已經被你成功攪亂了~」

「跨出第一部?根本不存在的好么~」安慕西臭屁的說,除了生理特徵上她是女紙,內心多半還是肥宅吧~

泡妞什麼的,可是肥宅的日常夢想,簡直就得心應手好嘛……

「西……西姐,你~我~我們接下去哪兒?」

穆小桃悄悄掙了掙自己的小手,紋絲不動,只好放棄小小的抵抗,弱弱的問道。

「帶你逛街好嘛?」安慕西拋了個媚眼,邪魅的說道。小樣兒吧你,還想掙脫我的手心?我可是吃過和平鴿的銀~

「噢~好,好的……」

男女情侶之間逛街,基本有個明顯特徵,那就是男孩子總是會抓住女孩子的手,而不是女方抓男方~

或許是因為女孩子矜持,不過最基本的原因,還是因為男人的手比女人的大~可以給對方滿滿的安全感~

而蕾絲邊兒就不一樣了,兩個蕾絲邊走在街上,誰攥誰,就顯得尤為重要,畢竟這是主權和地位之爭。

充當男票的一方,肯定是要主動一點的。

對於被安慕西掠奪主權這件事,穆小桃心裡很亂,很不自在。

畢竟自己昨天可是發了朋友圈的,已經下面天下,安慕西是她女朋友。

可是如今,似乎有被西姐逆推的嫌疑……可,偏偏毫無抵抗力的好伐……

兩個蕾絲邊手拉手逛街,如果不拉手的話該如何分辨她們的身份?那就看裝扮了~

通常情況下,這樣性別相同的一對情侶,扮演男票的一方,會是短髮,穿著打扮也比較中性,言談舉止就像是假小子,酷酷的,而作為女票的一方,通常是軟妹子,長發飄飄那種。

像安慕西和穆小桃的les組合,實在不常見……

「咦?前邊竟然是賣車的咩?走!咱們去看看~」

倆人順著馬路走了一會兒,安慕西看到了一排4s店,國際品牌,國內品牌都有。一邊是車管所,旁邊是駕校,旁邊是賣車的,她覺得這樣的布局很合理,簡直就是一條龍嘛。

在穆小桃一臉懵逼之中,安慕西不由分說的拉著她朝前面的4s店走去。

是的,自從昨天在電梯上被那兩個同單元的女人嘲諷,安慕西就決定自己也要擁有一輛車。

如果此時預訂,那麼駕照拿到之後,就差不多剛好取車,簡直是完美銜接。反正剛才聽秦叔叔話里的意思,她們兩個的駕照不會像正常流程那麼久才拿到。

邪王溺寵不良妃 優秀的操作~

「您好~二位美麗的小姐,是要看車么?」

第一家是大眾,剛進門就有一個西裝革履的帥氣銷售員走了上來,態度好的不得了。

「嗯呢,想看看~」

「好的,是您自己開么?」

「是的~」

「好的請這邊坐,我給您推薦甲殼蟲,polo,新版高爾夫,尚酷,這些都是比較適合您的~而且都是經典車型~」

「額?這些不都是女人和娘炮才開的咩?」

穆小桃在一邊插嘴道。

「噗……咳咳咳~內個……介個……」銷售員剛喝下一口水,猛的噴了出來,無言以對。

卧槽!你們不就是女的么?銷售員心驚膽戰的仔細打量兩人,目光像是x光,上上下下掃描了好幾遍,沒錯!這就是倆妹子啊~

「打擾了~」

在銷售員目瞪口呆,一臉懵逼中,安慕西拉著穆小桃逃之夭夭~

「二位漂亮小姐姐,你們要買車喵?」

從大眾出來,進了BMW,接待他們的是一個穿著職業裝的萌妹子,年紀和安慕西差不多~

「嗯,先看看~」

「好的!我給二位推薦3系li系列,還是比較適合你們的~」

「那不是女人娘炮和小三兒開的咩?」

穆小桃想也不想的說道。

「額……小姐姐,那你們是喜歡什麼類型的?我可以給你們推薦其他的款~」

「額,呵呵,不用了,我們就隨便看看,再見~」

安慕西拉著穆小桃的手再次逃之夭夭~留下一臉懵逼的萌妹子……

「小桃,你……」

「西姐,我說的是實話啊好不好,幹嘛咱們一進去,他們都要介紹那些款式,這是對我們的歧視好嘛~」

「……」

「人字拖,穆小桃在想什麼?」

「宿主!她被你掠奪了男票的主權,心裡很鬱悶,所以有很強烈的情緒波動~銷售員把你們當做女孩子,所以她就毫不猶豫的懟了~」

「……」

好嘛,第三家是賓士,第四家是保時捷,第五家是瑪莎拉蒂,第六家是路虎,全都沒進去~

不光是怕穆小桃的毒舌,主要是太貴~

「咦?這家是Jeep,這下穆小桃沒得懟了吧……」

安慕西想到這裡就走了進去。

「哇!西姐,好酷有木有~」穆小桃一進來就指著一輛車叫道。

「……的確很酷啊~」

「兩位美女,想買車么?看來二位喜歡硬朗霸氣的~價位方面有什麼考慮么?我給你們推薦最合適的。」

一個西裝革履的中年男人笑容可掬的走過來,看起來那身行頭,不是一般的銷售員,應該是個經驗豐富的領導。

「那個……五十萬左右的吧~」

安慕西想了想,說道,她記得卡里還有兩百萬出頭的樣子,這些都是父母留給她的,這幾年安幕東並沒有花多少,畢竟內褲拖鞋都是6塊6,9塊9拼的~那是相當節儉……

「是嘛,那二位有沒有心儀的款式呢?」

「內個就不錯~放羊人對吧?」

安慕西指著剛才穆小桃心儀的那輛車問道。以前她有了解過一些車型,對新款也比較喜歡,依稀有些印象。

「咳咳~內個,呵呵,美女,這個不是放羊人,是牧馬人~不過,你們的眼光還真不錯呢,這款正適合你們,有兩門版個四門版,還分柴油版和汽油版,價格方面也剛好符合您的需求。另外,顏色可以定製的喲~」

尷尬之後,男人耐心的解釋道。

「小桃?你覺得我們選什麼?」

「西姐,當然選四門柴油版~四門的更大更霸氣,我爸說柴油版的勁兒要比汽的大~」

「呵呵,這位小美女說的不錯,柴油版確實力氣大些~」

「唔,那就這樣吧~」

「好的!顏色方面,不知二位怎麼選擇呢?今年我們有多種顏色定製,一定可以滿足你們的需求!」

「西姐,粉紅色好看!粉紅色吧~適合你~」穆小桃叫道。

「好吧,就粉紅色吧~」

「人字拖,穆小桃怎麼會選粉色?這畫風是不是有些不太對?」

「宿主!粉紅色是少女心最心儀的顏色~她覺得幫你選擇粉紅色,可以在心理上奪回一些男票的主權……」

「……好特喵有道理,都已經開啟心理戰術了么?真是無所不用其極啊~」

「……」

交了定金,辦完了手續,倆人走出了jeep4s店,一個月後就可以過來提車了,安慕西心中還是蠻美滋滋的。

「啪~」

在穆小桃幽怨的眼神中,明目張胆的拍打,揉搓…… 她的聲音越來越微弱,在我還沒來得及衝過去,顧涼身體的上半部分就軟倒在了桌面上的血泊裏。

血液順着我好姐們顧涼的傷口,流滿了整張桌子,暈染了桌面上的白紙。

還順着桌子的邊緣,一滴一滴的流到地上。

我看着這一切,腦子裏“嗡”的一聲,差一點就眼前一黑暈過去了。可是我看到那個東西,它還想去傷害我最要好的朋友宋晴。

我真的不知道是哪裏來的勇氣和力量,急中生智在宋晴的臉上狠狠的甩了一把掌,“宋晴,快醒過來。”

通常被鬼上身,醒來的辦法有什麼筷子夾中指,潑冷水之類的……

現在已經來不及了,只能寄託於這一巴掌的力量。

宋晴在一瞬間驚醒過來,她被我拉到了一邊,極力的向後退去。我們的身後面是陽臺,陽臺下面是四層高的樓房,我和宋晴幾乎說是退無可退了。

“蘇芒果,她……她還在那裏!”宋晴靠着陽臺的門,顫抖的指着還坐在請碟仙的那張小桌前的歐雲,“歐雲怎麼辦……”

歐雲目光呆滯,一動不動的。

我們就這樣眼睜睜的看着那個怪物,張開了滿是尖銳牙齒的嘴去咬歐雲脖子上細膩的皮膚。短短的幾秒鐘時間裏,我腦子裏閃過了的全都是全寢室四個姑娘相處之下的,那些美好的日子。

我腦子裏一片空白,脫口而出只有兩個字,“救她!”

我們已經看到顧涼倒地不起,估計是凶多吉少了,再不能看到歐雲在我們眼前發生什麼事情。

我和宋晴兩個人就好像說好了一樣,一人抄起一把身邊的帶靠背的木頭椅子,朝那個怪物的腦袋砸過去。

我用盡了吃奶的勁兒,砸下去之後,就跟砸在一團黑色的鐵上面。

重重的後挫力,直接把我的雙手震得發麻。

整個手腕都在因爲這種酥麻的感覺,不自覺的產生震顫,我將自己的手壓在小腹上,緩解這樣不斷顫抖的頻率。

汗水從腦門上滑下來,我和宋晴都死死的盯着那東西詭異的腦袋。

它被我們砸了一下,動作的確停頓了片刻,就跟忘了充電的機器人似的,僵在了半空中。它嘴大張着,卻沒有對歐雲的脖子咬下去。

一股帶着強烈腥臭的,發着綠光的液體緩緩的就從它被砸的腦袋瓜子上滾落下來。

“蘇芒……我害怕!”宋晴冰涼的小手緊緊的握着我已經顫抖到沒法控制的手,她聲音裏的恐懼,把周圍渲染的更加的恐怖和詭異。

宋晴在解剖屍體的時候,膽子比我還大,也喜歡探索稀奇古怪的東西。

不過,我聽說過,她是比較少有的散瞳。

天生就有很強的散光,不管看到什麼光芒,那都是呈發散性輻射狀的,儘管沒有近視,也需要戴着副眼鏡才能看清楚東西。

但是眼睛卻跟貓的眼睛一樣,經常能看見不乾淨的東西。

所以,她從小看多了這種東西,對於不乾淨的邪祟,是有一種比常人還嚴重的恐懼。

我也怕,可我和宋晴之中,必須有一個人保持冷靜。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