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於太行則和獨孤劍、南宮羽幾人湊在了一起,當他得意洋洋說起自己的第七靈環之時,南宮羽和彌勒登時一臉羨慕嫉妒。

2021 年 1 月 19 日

……

幾家歡喜幾家愁,三個時辰之後,各宗弟子都在靈丹妙藥的幫助下恢復完畢,光幕再次降下,龍玉鼎、左宇凡、葉無意三人的名字率先變黑從榜單中消失,緊接著,十五名以後全都暗淡消失,光幕上僅剩十五個名字。

依照積分排序,前五名:葉問天、鄒玄、項少武、公孫止、葉無情。

后十名:龍玉嬌、雷霆、左寒、龍玉明、李長天、池吞海、顏如玉、葉無心、項少流、龍玉瑤。

按照積分規則,前五名直接晉級,后十名捉對廝殺,本輪無敗者組資格,失敗者直接淘汰。可以說,這一輪是最危險的,一旦失利,就和青年才俊榜失之交臂了,而只要挺過這一輪,就意味著正式成為今年青年才俊榜前十。

光幕隨機打亂,十人的心情都無比緊張,心跳不自覺開始加速,成敗在此一舉。

很快,光幕顯示出了隨機結果,龍玉嬌對陣左寒,李長天對陣池吞海,雷霆對陣葉無心,龍玉明對陣項少流,龍玉瑤對陣顏如玉。

大戰一觸即發,這是十宗弟子之間的大戰,也是十宗之間的間接爭鬥,勝負結果,將對宗門造成非常大的影響。

第一場,龍玉嬌對戰左寒,龍玉嬌一身青鱗龍紋甲,依舊那麼性/感火爆,和冷若冰霜的樣子構成了鮮明的對比,豐挺雪白的峰巒小半露在外面,裙甲下雙腿圓潤修長,纖腰平坦卻充滿了力量,讓人忍不住想入非非,幻象青龍公主騎在腰上恣意賓士索取的誘人樣子。

(大家放心,不重要的場次不會詳寫,睡前記得投票,晚安~)

… 龍玉嬌無疑是很美的,身材也是極好的,再加上火爆的裝束,冷若冰霜的樣子,以及過人的天賦,在皇子皇女中絕對是佼佼者,要知道,她的武靈不是青龍,而是仙武靈應龍,正因為如此,她才會被選中送去日月之巔學習。

龍玉嬌是一個力量為尊的女人,她崇拜力量渴望力量。在日月之巔的每一天,她都撲在了修鍊上,如果不是葉問天的光芒太過耀眼,她絕對是親傳弟子中最閃亮的!

當然,左寒也不是好對付的角色,除去冠軍侯不算,他是麒麟宗年輕一輩最傑出的天才,武靈不是水火麒麟,而是玉麒麟,僅次於金麒麟,等級六十八,一身修為強悍之極。

不過,可惜左寒遇到了龍玉嬌,龍玉嬌的等級雖然只有六十五,但她出生皇室,青龍宗在十宗排行第一,不是沒有原因的。而且,龍玉嬌不止是皇女,她還擁有仙武靈,是飛月的親傳弟子,得到飛月真傳,修得《七弦秘劍》,於劍之一道造詣非凡。

一上來,龍玉嬌就直接開啟最強狀態,應龍附體,將防禦力和攻擊力提升到了極致,長劍飈出一道道七彩劍氣,封死左寒的所有退路,逼他和自己硬碰硬。

不知道為什麼,左寒好像一直不在狀態,面對龍玉嬌的狂攻,居然連連走神,一身實力只發揮出了七成,不到十分鐘,就被踢出邊界,慘遭淘汰。

第一場,龍玉嬌勝,勝的毫無懸念,勝的無比強勢。

第二場,李長天對陣池吞海,同樣是兩宗頭號天才之間的對決。

李長天等級六十五,忘情宗嫡傳武靈是玉琵琶,攻擊方式以幻術、音刃等遠程攻擊為主,能以音律調動人的七情六慾,從而使敵人陷入迷亂之中。而池吞海恰恰相反,饕餮武靈肉身強悍巨力無窮,一張巨口能吞噬一切,近戰能力極其強悍。

近戰對遠程,李長天開啟了足足六個中級敏捷,速度之快簡直令人髮指,拉開距離永遠不給池吞海近身的機會,抱著琵琶滿場舞動,縴手變幻音刃翻飛,最終硬是活活將池吞海給耗「死」。

第二場,李長天勝。

第三場,雷霆對戰葉無心,雷霆勝。第四場,龍玉明對戰項少流,兩人廝殺到了最後一刻,最終龍玉明以一招優勢險勝。

第五場,龍玉瑤對戰顏如玉,這一場最出乎預料,龍玉瑤直接棄權,匆匆離開了競技場,堂堂皇女竟然棄權,這簡直丟皇室的臉,所有人都面面相覷,搞不明白到底是為什麼。

淘汰賽結束,龍玉嬌、龍玉明、雷霆、李長天、顏如玉成功晉級前十,已經確定可以登上青年才俊榜,接下來就是名次問題了。

不過,所有人都知道,這只是餐前小點而已,重頭戲即將開始,眾人最關注的人,無疑是葉問天。

前十已經決出,按照規則,十人將分為兩組,進行小組循環賽,小組內每一個人都會碰面,勝一場積一分,負一場不得分,無平局。

循環賽結束之後,組內積分最高的兩人,一共四人,晉級勝者組半決賽,如果出現同分,則加賽決定晉級名額。

其餘人掉入敗者組,勝者組半決賽每一場失敗的人,也將掉入敗者組,與敗者組勝利的人繼續pk,直到最後決賽,決出青年才俊榜榜首。

規則很簡單,十宗弟子都是過來人,對於規則早已經爛熟於胸。

光幕再次滾動,十人的名字被隨機打亂。

葉問天的表情很淡然,和誰一組他根本無所謂,現在他只想和鄒玄戰一場,親身體會一下天機盤的無窮妙用,體會一下這個蟬聯兩屆榜首的神秘青年,究竟有多強。

鄒玄依舊閉著眼睛,一身白衣飄飄出塵,彷彿獨立於這個世界之外,彷彿站在另一片空間,對所有人的目光都毫無反應。

龍玉明和李長天卻雙手合十一個勁低聲嘀咕:「老天保佑,祖宗保佑,千萬不要和葉兄分在一組,千萬不要和葉兄分在一組……」

項少武忍不住罵道:「兩個沒骨氣的慫貨!」

龍玉明瞪了他一眼,道:「有本事你到時候別慫!」

項少武呼吸一滯,哼道:「我堂堂開天宗少主,當然不會慫!」

「我看你是怕家法伺候吧,呵呵。」龍玉明一語道出了真相,顯然對項少武的處境非常熟悉。

至於公孫止、葉無情幾人,臉色都不太好,他們不好意思出聲嘀咕,心中卻萬分希望不要和葉問天、鄒玄這兩人分在一起,如果葉問天和鄒玄能分在一組,那就再好不過了。

光幕徐徐停止滾動,人員分配完畢,看到分配結果,全場驚呼連連,連十宗的宗主長老都忍不住站了起來。

龍玉明高興地一揮拳頭跳了起來,龍玉嬌一臉愕然,李長天撫胸長嘆,公孫止滿臉喜色,項少武一臉苦笑,葉無情和雷霆則面色鐵青。

不知道是不是老天回應了龍玉明的祈禱,分配的結果嚴重不平衡,三個最強的競爭者被竟然被分在了一起。

第一組:葉問天、鄒玄、項少武、葉無情、雷霆。

第二組:龍玉嬌、龍玉明、李長天、顏如玉、公孫止。

這個結果實在是太出人預料了,一組完完全全變成了死亡之組,也難怪葉無情和雷霆的臉色會如此難看。而二組,卻成了天堂之組,三大高手一個都沒有,這就讓他們晉級勝者組半決賽的概率大大增加。

有人歡喜有人憂,帶著不同的心情,小組賽正式開始。

第一組第一輪,葉問天對陣葉無情,兩人同出裂魂宗,真可謂冤家路窄。為了保證選手的絕對安全,武王親自擔任裁判,一旦發生生命危險,以他超級至尊的修為,可以第一時間營救。

場中,葉問天負手而立,大有藐視天下英雄的氣概,望著對面的葉無情,冷笑一聲道:「我和你根本就不再一個境界上,這一點想必你已經很清楚,所以你自己認輸吧。」

全場嘩然!

… 還沒開戰,就直接讓對手認輸?囂張自負也不帶這樣的吧!葉無情可是葉氏三傑之首,上屆青年才俊榜第四!憑什麼要主動認輸?

許多人都對葉問天的行為感到非常不滿,尤其敵視葉問天的宗門更是罵出了聲,就連武王、顏水心、滄浪侯這些親近葉問天的大人物,都忍不住蹙眉不悅,如此瞧不起對手,未免有些過分了吧!

他們又哪裡知道, 都市桃色醫仙

然而,只聽葉無情的聲音緩緩響起,語氣有些艱難:「我,認輸……」說完轉身離開,這一刻,他的表情不再古井無波,他的背影不再挺拔,他心中的傲氣已然粉碎。


一句話,三個字,十宗震動!

葉天南和葉知秋臉色陰沉,不戰而屈,這份屈辱對裂魂宗名聲的打擊實在是太大了,在場所有人都知道,葉問天是天子至尊的兒子,是裂魂宗追殺放逐的叛逆之子!

可是,面對這個叛逆之子,裂魂宗最傑出的天才,卻連戰鬥的勇氣都沒有!這已經不是丟人所能形容的了。

葉問天的目光不再望向葉無情的背影,而是抬頭望著天空,嘴角露出一抹溫馨的笑容:「老爹,你看到了嗎?我已經一隻腳將仇人的尊嚴踏在腳下,總有一天,我要登臨天空城,踏破裂魂宗的大門,希望那一天,你能和我一起見證!」

武王苦笑著搖了搖頭,這才回過神來,揚聲宣布:「第一組第一輪,葉問天勝!」

沒有歡呼,沒有掌聲,全場一片寂靜,只有葉問天充滿威懾力的聲音隆隆回蕩:「下一個,是誰?」

我被游戲NPC上身了 ,不僅僅是對鄒玄、項少武、雷霆的質問,還是對全場的質問。下一個,是誰?

龍玉明嘖嘖搖頭:「太牛逼了,再給我一百個膽子,我也不敢說這句話。」

李長天摸了摸下巴:「幸好沒有和他分到一組,萬幸萬幸!」

顏如玉露出柔雅的笑容:「問天侯是頂天立地的真男人,一個月後的發布會,我相信他一定會繼續創造奇迹的。」

「哼,不就是造了幾個套裝騎士嗎?就敢向瓚叔宣戰,真是無知無畏,瓚叔好歹是四階大煉器師,論底蘊積累無人能比,下次發布會,瓚叔會用新的作品證明,煉器這條路,不存在天才!」公孫止的聲音很重,卻怎麼聽都有種酸溜溜的味道。

龍玉嬌冷哼一聲道:「若你和葉兄分在一組,不知道你還有沒有勇氣說這番話。」

公孫止登時臉一黑。

第二輪,葉問天對戰雷霆。

「雷兄,還記得我說過咱們擂台見嗎?」葉問天似笑非笑,雷霆雖然是混沌宗的人,但為人還算正直,不喜歡玩陰謀詭計,至少沒有背地裡針對過他。

雷霆深深吸了口氣,眼中的戰意反而更濃:「我知道你很強,比我強,但我這輩子從來沒有認輸過,這次,我也不會認輸!這個擂台,可以被打下去,卻絕不應該自己走下去!」

葉問天點了點頭:「很好,雖然你不夠強,但你依然是一個值得尊敬的對手,至少在我的敵人之中,你的人品還不錯,比平鼎王強多了。」

葉問天的聲音不小,觀戰者都是修為高強之輩,自然是聽得清清楚楚,當下立刻有不少人朝平鼎王望去,平鼎王額角青筋暴起,咔嚓一聲將手中的青色石球捏成粉碎。

「都準備好了嗎?」武王詢問。

葉問天和雷霆同時點了點頭。

「好,三、二、一,開始!」武王倒數三聲,猛然揮手朝空中飛去。

一聲狂吼,葉問天沒有動,而雷霆卻瞬間進入戰鬥狀態,渾身肌肉劇烈膨脹,上身衣服被生生撐爆,靈焰騰起足足七十寸,六個靈環從腳下升起,混沌武靈祭出,融入體內完成武靈附體,肉身膨脹赤紅如球,六條手臂可撕裂金剛,四隻肉翼猛力一扇,捲起烈烈狂風衝天飛起。

許多人都大感驚愕,沒想到雷霆竟然已經七十級了,這個等級,在參加青年才俊榜的選手中,絕對是最高的!雖然等級不代表一切,但這至少證明,在過去的一年中,雷霆一直在努力!

平鼎王露出得意的笑容,雷霆是他的侄子,天賦在混沌宗年青一代中堪稱翹楚,這一年他全力培養雷霆,就是為了讓他取得一個好名次,為混沌宗振振聲威。

不過可惜,如果沒有葉問天橫空出世,或許雷霆有實力沖入三甲,但現在只能說生不逢時。

愛你,在劫難逃 葉問天,我有一招,能強行提升血氣境界,你若能接下,我就心服口服!」雷霆取出一枚混沌形狀的血色玉雕含入口中,一聲悶哼雙眼暴睜,密密麻麻的血色紋路順著皮膚蔓延,濃烈的血焰瞬間沸騰,緊接著,他的身上又亮起了四副法陣,全都是二階中級力量。

在神秘血色玉雕和力量法陣的增幅下,雷霆整個身軀都鼓了起來,血焰前所未有的濃烈,彷彿整個人都要燃燒起來,一聲狂吼,四隻肉翼狠狠一拍,六隻巨爪同時朝葉問天揮出。

隨著凶戾刺耳的角蟒嘶鳴之聲,整整九條血氣角蟒飛了出來,層層相疊,怪叫朝葉問天撞了過去。

血氣九蟒,雷霆藉助秘寶和法陣的增幅,在短時間內硬生生將自己的血氣力量推到了巔峰!

雷霆是好戰的,更是執拗的,既然上次在血氣上敗給了葉問天,這次他就要在血氣上找回場子。他還記得葉問天也是血氣九蟒,以九蟒對九蟒,就算贏不了,也至少拼一個平手,要敗,也要敗在神武靈手中!

看到這九條猙獰廢物的血氣角蟒,不光觀戰的十宗弟子驚呼出聲,就連龍玉明幾人也都連連色變,血氣九蟒,這已經高出他們一個境界!

然而,葉問天卻一點驚訝的表情都沒有,淡然道:「雷霆,你要記住,我進步的速度,是你們永遠也無法企及的,現在,下去吧!」

說完,血氣沸騰,擰腰,出拳,一條背生雙翼的血氣騰蛇狂卷而出,朝著血氣九蟒撞了過去。

… 葉問天出拳,血如騰蛇!

血氣騰蛇的體型比血氣角蟒大得多,翼展百米遮天蔽日,而且兇悍中透著一股尊貴神聖的氣息。

看到這條夭矯翻飛的血氣騰蛇,不光雷霆變了臉色,觀眾變了臉色,平鼎王更是變了臉色,誰能想到,葉問天竟然已經修到了血如騰蛇!

要知道,血氣境界需要消耗大量聖血,尋常十宗弟子都得不到足夠配給,只有天才級的十宗弟子,作為宗門的重點培養對象,才會得到足夠的聖血。但即便如此,血氣修鍊非常艱難,目前為止,十宗年輕一輩的弟子中,修鍊到血氣騰蛇境界,已經稱得上佼佼者了。

究其原因,一方面是因為聖血不足,另一方面,則是鍛體功法的問題,十宗的鍛體功法再強,也無法和仙武殿神話家族的上古鍛體功法相比,這是宗門積累的先天優勢,是無法比擬的。

正因為如此,葉問天打出血氣騰蛇的效果才足夠驚人,誰能想到,葉問天的血氣境界竟然已經如此之高,就連龍嘯天都忍不住站了起來,在葉問天這個年紀,他還在血如猛象的境界上晃悠呢,真是一代新人換舊人啊!

無數人想不明白,葉問天究竟哪來這麼多聖血支持修鍊?沒有雄厚的資源支撐,血氣境界是不可能提升的,像風虎宗、墨劍宗這種一流宗門,根本就沒機會去觸碰血氣境界,血氣修鍊對他們來說,幾乎等同於禁區,因為他們根本就沒有聖血。

此刻,雷霆心中的雄心壯志,如空中樓台頃刻坍塌,剩下的除了苦澀還是苦澀,為什麼,為什麼明明上次見面還是血如九蟒,這次卻已經晉陞到血氣騰蛇了呢?不是說九蟒合一突破境界無比艱難嗎?不是說九蟒合一需要閉關修鍊很久嗎?為什麼這麼短的時間內,葉問天就已經達到了呢?

毫無懸念,九條血氣騰蛇被血氣騰蛇正面直接碾碎,血氣騰蛇發出驕傲的嘶鳴,巨尾狠狠抽在雷霆胸口,雷霆噴出一口鮮血飛出擂台,輸了。

上一次,他輸在血氣力量上,輸得不服,這次,他還是輸在血氣力量上,卻不得不服,因為葉問天已經遠遠將他甩開了。


「第二輪,葉問天勝!」武王這才從震驚中反應過來,大聲宣布比賽結果,同時心中暗暗鬆了口氣,「還好早有準備,不然少武這次非輸不可。」

葉問天笑了笑,似乎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信步走下台,朝休息區走去,他決定在特蕾莎的大腿上睡一會,好好享受一下別人羨慕嫉妒恨的目光。

沒有給眾人太多驚駭議論的時間,第三輪比賽很快開始,這一輪,葉無情對陣項少武,葉無情當然不會繼續認輸,可惜他依然不是項少武的對手,除了神秘莫測的鄒玄,項少武能碾壓他們所有人,開天斧的威力可不是吹出來的。

第四輪雷霆對陣鄒玄,葉問天果然已經躺在了特蕾莎的大腿上,準備用最愜意的姿勢欣賞這場比賽。誰料,這場比賽一共只持續了三秒,雷霆就莫名其妙被擊敗了,甚至比葉無情認輸那場還快。

沒錯,就是莫名其妙,估計連雷霆自己都沒弄明白自己是怎麼輸的,反正總結起來就是一個詞:毫無反抗之力。

「看出什麼了嗎?」特蕾莎用纖細的指尖在葉問天唇上輕輕撥弄。

葉問天張嘴將這逗人的指尖咬住,含糊道:「稍微看出了一點。」通過真實之眼,他發現,鄒玄的攻擊都玄妙莫測,天機盤果然具有顛倒乾坤錯亂時空的大威力。

「有沒有信心?」特蕾莎眯起了眼睛,感覺一道電流從指尖流遍全身,整條胳膊都有種酥酥麻麻的感覺。

「當然有,我在那邊過了足足七十天,等我拿了青年才俊榜榜首,晚上讓我鎮壓一次怎麼樣?或者我們相互鎮壓也行。」葉問天仰起頭,伸手在特蕾莎傲人的寶貝下面戳了戳,充分感受著其完美的柔軟彈性。

「拿了再說。」特蕾莎打掉葉問天作惡的手指。


「必須的!」葉問天將臉挨在特蕾莎的小腹上,深深吸了口氣,露出一副迷醉的樣子。

兩人的行為,果然招來了無數必殺死級別的嫉妒目光,奈何,這兩人都不是在意別人想法的主。

第五輪,鄒玄對葉無情,毫無意外,葉無情完敗。

第六輪,葉無情對雷霆,雙方拼了個兩敗俱傷,最終雷霆顫巍巍站了起來,奠定了他的第一次勝利。

第七輪,終於又輪到了葉問天上場,這次他的對手是項少武。

兩人現在雖然稱不上兄弟,但也算是好朋友了,葉問天當然不會勸對方認輸,對於項少武來說,不戰而屈是侮辱,開天宗的人,繼承了開天斧的精神,永遠只有站著死,沒有跪著生。

「這是我們之間的第一次戰鬥,我已經期待已久了!」項少武顯得很興奮,器武靈開天斧扛在肩上,渾身靈焰繚繞也達到了七十寸,但論氣勢,比雷霆強了不止一截。

葉問天笑道:「你看起來蠻有信心的樣子,莫非準備了什麼秘密武器?」

項少武扭頭偷偷望了武王一眼,表情有些尷尬,道:「老爹非讓我用,我也沒有辦法,如果不小心傷了你,你找我老爹算賬!」

「嗯哼!」武王咳了一聲,吹著鬍子瞪了項少武一眼,彷彿在說,沒那件東西,你贏的了?

葉問天心中微微一驚,他擁有神武靈這件事,只有參加春狩的這些人知道,既然見識過他雙武靈融合的最強狀態,項少武為何還能有必勝之心?難道他自詡比冠軍侯還強?

武王究竟給了項少武什麼東西?這件東西真的能和雙武靈融合,外加套裝和血靈環增幅的最強狀態抗衡嗎?

驅除心中的疑惑,葉問天渾身金色靈焰騰起六十三寸,凜凜生威如金甲天神,笑了笑鄭重道:「既然如此,就讓葉某領教領教那件東西的厲害吧!」

項少武點了點頭:「葉兄,父命難違,得罪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