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方恆笑了笑,「我早晚都會把他殺了。」

2021 年 1 月 3 日

「你放屁!」

萬玄當場大罵,「我家少主天資驚人,潛力無窮,憑你還想殺他,早晚有一天他殺你還差不多!」

「哈哈,好,那就姑且把這個原因丟到一邊吧。」

方恆大笑道,「在找一個原因,就是莫雲,不喜歡符真,莫雲的性格,莫家主也是知道的吧,這件事情,從名分上來說,你的確能替她做主,但是她,絕對不會同意,我說的對不對?」

話語吐出,莫家主露出了苦笑,點了點頭,「的確,這件事情是我最為困難的地方。」

「哼,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莫小姐有性格是不假,但只要莫家主說了,莫小姐還能反抗不成!難道她敢行那弒父的畜生之舉嗎?」

萬玄冷哼,「況且我家少主符真,儀錶堂堂,風流倜儻,莫小姐真的見了,必會傾心,就算不能一時傾心,也是日久生情,總是會有轉機。」

「呵呵,你倒是會說話。」

聽見這萬玄的反駁,方恆笑了笑,「既然如此,這些情感的事情就不說了,咱們就說說各自的優勢,你符神天宮能給莫家的方便,我一樣能給,你們能給什麼?無非是保護,承諾,身份,以及地位,這些,我哪一樣差了?」

「你是弟子,我家少主,卻是符神師尊之子。」萬玄冷冷道。

「哈哈,這又代表了什麼?符真是符神之子,卻不是符神。」

方恆笑道,「從實際的角度看,他現在不是神武不是么?既然不是,哪裡又比我優秀?僅僅是一個名頭?」

「一個名頭就夠了。」

萬玄冷冷道。

「名頭是虛的,利益才是真的。」

方恆笑著搖頭,「我的天資我不想說,身份也不想說,都是有目共睹的,同時你們不要忘了,我還有狂神天宮之人為我效命,除此之外,靈神天宮,器神天宮,和我關係也都非常深厚,同時我的妻子,月仙,靈族聖血,潛力無窮,我的朋友藍海,是力神之子,我的兄弟聖心,是聖宮宮主女婿,這些加起來的利益,還比不過區區一個符真?」

「哈哈,真是笑話!」萬玄大笑,「狂神天宮為你效命,不過是被你壓迫而已,別人不知道我們知道,你好像拿了狂神天宮什麼東西,狂神天宮的人不得已才和你達成交易,更不要說你和狂神之子趙威還有衝突,這也算關係深厚?好,就算你關係深厚,不過狂神早已消失無數年,狂神天宮能有多大影響力?現在只有幾個老不死守著他們天宮,早晚有一天要滅絕,怎麼能和我符神天宮比!再說靈神天宮,的確和你關係不錯,因為你妻子月仙嘛,不過關係不錯,能好到讓靈神天宮干涉我符神天宮的地步嗎?另外,你妻子月仙,現在還跟著你,沒有進入靈神天宮的地方吧,換句話來說,靈族對你,也只是表面友好,能幫你的不多。」

話語吐出,莫家主目光立刻閃爍起來。

「至於藍海,聖心一流,他們的確身份不低,為了你,也能過來和你同生共死,不過我敢肯定,他們也只是個人過來,難道他們還能拉著他們天宮的高手過來和你同生共死?我符神天宮少主卻不同,誰敢得罪少主,我們符神天宮必會傾巢而出,這你能比嗎!」

一連串的話語響徹全場,立刻之間,所有人都安靜了。

「呵呵,你說的,的確都有些道理,不過仁者見仁,智者見智,這是要區分的。」

方恆笑道,「說到底,你不過是一個符神天宮,但是我有的,卻是雙神天宮,以及一眾朋友,而且你說的很好,你符神天宮願意為了符真去死,可是你們絕不會為了莫雲去死,對么?」

「現在不會,但是結了親,就會了。」

萬玄目光閃爍道。

「哈哈,那就真是可笑了,符真女人之多,足有數百,我也沒見過你符神天宮為了你們少主的一個女人大動干戈啊。」

方恆大笑,「說到底,符真之所以仰慕莫雲,圖的是什麼,一就是面子,二就是莫家的一些財富而已。」

「你…哼!」萬玄冷哼一聲,「對,我們的確是圖這些,不過你不圖這些么?」

「我用靈魂發誓,我圖的不是這些,我只圖莫雲開心,有半句假話,不得好死。」方恆當即笑著說了句,嗡的一聲,一道青色光華從他身體內飛出,瞬間進入虛空消失。

見到這一幕,所有人都呆了,誰都沒想到,方恆竟敢用靈魂發誓,說發就發!

「呵呵,你把符真叫過來,他敢發這誓么?」方恆笑著對萬玄道。

萬玄臉色難看,卻不說話了。

莫家主此刻也認真的看著方恆,他是真的知道了,方恆,真的是對他女兒好。

「既然不敢,那就給我閉嘴。」

方恆看著萬玄,笑了一聲,下一刻就再次看向莫家主,認真道,「我對莫雲,一片真心,同時莫雲對我也是一片真心,這是實話,你是她父親,你應該知道的,當然了,你的位置我清楚,家主,要為家族利益考慮,不過,就如同我之前說的一樣,他們能帶給你的,我一樣能帶給你,同時他們無法帶給你的,我也都能帶給你,莫家主,你自己做好選擇吧。」

聽到這話,莫家主嘴巴張了張,似乎想要答應方恆。

方恆說的話,太有道理,他無法拒絕。

更重要的,是方恆真的對他女兒好,這是什麼都換不來的。

「等等!」

見到這一幕,萬玄突地大喝一聲,「莫家主也不要急著答應,咱們想看看聘禮!」

話語之間,萬玄就丟出了一個儲物袋,「這裡面,有神器百件!神級符咒百張!而且,這還只是一部分!只要你莫家主同意,還有更多!」

話語吐出,莫家主身體頓時一震,本來想同意方恆的話頓時停止不說了。

大廳中的眾人也都是身體震動,神器百件,神符百張!這還只是一部分!

這種財富,太驚人了,一件神器,就能讓一個家族傳承數十代不滅,何況百件!這是真金白銀的東西!

「嘿嘿,說的都是空的,現成的,才是真的。」

見到大廳之人都震驚的說不出話來,萬玄也得意的笑了聲,「方恆,你不是要搶親么?可以,你拿出來比我們還珍貴的聘禮,我這就帶人走,怎麼樣?」

話語吐出,全場的人都看向了方恆。

方恆卻是一笑,「這聘禮,的確是多,我雖然有些東西,不過比不上這一份的。」

「哈哈,比不上還廢什麼話!」

萬玄當即大笑,「這就是實力,懂嗎!」

「我有個提議,你們聽聽如何?」

方恆突地一笑,「這樣,我拿我的命做賭,你,萬玄,出來和我打一場,我死了,一了百了,你符神天宮愛如何便如何,你死了,這聘禮歸我,怎麼樣?」

話語吐出,全場震驚!

每一個人都象看瘋子一般的看著方恆,方恆,厲害不假,只是萬玄,是符神天宮的核心魂武弟子,實力強橫,他竟敢進行生死戰!

「師弟!」

聽到方恆這話,陳皇和劉塵也忍不住臉色變了,陳皇道,「這是不是太冒險了些?」

「呵呵,兩位師兄不必擔心,我什麼時候做過沒把握的事情。」

方恆一笑,擺了擺手,「就交給我吧。」

話語吐出,陳皇和劉塵都一滯,卻再也說不出話來。

此刻,萬玄等人也都是目光閃爍起來了。

方恆提出的這個建議,實在是出乎他們的預料,同時,也正中他們下懷。

方恆今天的表現,實在是太驚人,已經證明了其潛力和實力,給他時間,必是他符神天宮心腹大患,想要殺他,符神天宮的人還會保他,這很讓他們頭疼。

現在,卻是明擺著的機會了!

只要殺了方恆,就能去除大患,同時符神天宮還能得了莫家的加入。

這種事情,他們豈會不願意干?

「呵呵,方恆,你膽子真不小。」

萬玄這時候笑道,「不過,也的確讓人佩服。」

「所以呢?」

方恆笑道。

「哈哈,同意我當然是同意的。」萬玄大笑,「只是就不知道你雙神天宮的那兩位同不同意,別到時候你死了,雙神天宮在翻臉不認人。」

「呵呵,我要做什麼,兩位師兄一定會支持,這你不用擔心。」

方恆笑道。

「哈哈,那好。」萬玄立刻大笑點頭,「不過我還要是改一下,我就不出戰了,讓我韓師弟和你一戰如何?」

「卑鄙!」

「方師弟,不要聽他的!」

聽到這話,劉塵和陳皇都是喝了聲,別人不知道他們知道,這姓韓的是符神天宮最為強橫的人之一,平日里在外界沒名頭,只是在各大天宮中,卻是名頭響亮,和雙神天宮的黃天差不多!

「呵呵,不敢了?那我就再加一個籌碼。」

萬玄笑道,「如果你能贏,那麼我把我少主的全部聘禮,都給你,這加起來,可是三百件神器,三百張神符!怎麼樣,敢不敢接受?」

「好!」

聽到這話,方恆當即點頭,「就這麼辦,我贏了,東西歸我,我輸了,你們愛怎的就怎的。」m

[記住網址.三五中文網] ?話語吐出,全場之人的眼神立刻就是一亮。

哪怕他們不看好方恆,只是方恆之前的表現,也讓場中的眾人對方恆有了股莫名的期望。

他們都想,萬一方恆勝了呢?那是多大的轟動?

「方師弟。」

就在這時,站在方恆後面的陳皇傳音道,「這姓韓的非常厲害,我曾經和他交過手,雖戰上風,卻無法取勝,方師弟……」

「陳師兄不必擔心。」

不待陳皇說完,方恆就笑著傳音道,「師弟敢接,就能贏,師兄的關心我知道,不過,這沒必要,因為我會必勝。」

話語吐出,陳皇一呆,最終點了點頭,徹底不再多言。

只是不說,卻不代表他沒有別的打算,他已經決定,只要方恆真的打不過這姓韓的,那他一定會出手,拼著名聲不要了,也得把方恆救走。

方恆,太重要了,是他雙神天宮最重要的核心,來的時候風雄都特意交代過他,方恆是第一位的,他豈會讓方恆陷入危險?

「哈哈,方恆,你果然是俊傑英雄,智勇雙全,既然你同意,那我們也沒別的說的了。」

萬玄這時候大笑一聲,目光一轉,就看向了那個從開始到現在都沒有說過一句話的中年人。

「韓師弟,你出來吧。」

話語吐出,這中年人也點了點頭,直接走了出來,站到了場中。

同樣的,方恆也在這中年人走到場中的時候,邁出了腳步,很快就到了這中年人的面前。

「我叫韓飛。」

看到方恆過來,這中年人淡淡說道,「你是我見到所有天才中最為強大的一個,同時,也是膽魄最大的一個,所以沖這兩點,我可以讓你三招,這算是我對你的敬意,但是三招之後,我不會留情。」

「呵呵,武道前輩到底是武道前輩,上來就讓我三招,讓人佩服。」

方恆也是一笑,道,「不過前輩既然願意讓,我自然沒有不接受的道理。」

「嗯。」

韓飛點點頭,「你動手吧。」

「呵呵,好。」

方恆一笑,手掌突地從腰間一拔,唰的一聲,劍光閃現,肉眼可見,方恆腰間的真武劍直接拔了出來。

同時再拔出來的時候,方恆的劍光中,就已經帶上了一股五色光華,一股浩瀚的氣息開始湧現。

「好氣勢,好意境。」

看著方恆的劍光變化,韓飛淡淡道,「這應該就是你自創的武學吧,的確厲害。」

「呵呵,前輩讓我三招,我正好也有三招武學是自創,現在用出來,也算是對前輩相讓的敬意。」

方恆笑著點頭。

「嗯,那我就接你這三招。」

轟!

就在韓飛這句話剛剛落地的瞬間,方恆的身體就是一動,剎那間就來到了韓飛的身前,一劍斬下。

粗大的五色劍芒在這一刻瞬間爆發出來,如同天地之柱,當場就涵蓋了方圓萬里的空間,淹沒了韓飛和方恆的身軀,讓所有人都忍不住閉上了眼睛。

片刻之後,直到五色劍芒消散,天地間恢復清明,眾人才震驚的看到了場中的兩個人。

一個中年人,雙手死死的夾著一柄劍,身上的白衣裂痕道道,只是臉上和眼中的神色,卻很是平靜,正是韓飛!

另一個年輕人,身上青衫依舊,只是臉色有些蒼白,氣息也有些不穩,正是方恆!

「果然如此!」

看到這一幕,眾人眼中的震驚都消散不少,暗暗點頭,不管剛才那一劍的聲勢有多驚人,只是,韓飛接住了。

接住了,那麼一切的震驚就都不是震驚,韓飛,依舊是韓飛,符神天宮最強的人之一,方恆,卻已經不在是眾人之前以為的那種奇迹。

「呵呵,前輩好力量。」

就在眾人想著這些事情的同時,場中的方恆卻突地一笑,「敢用雙手接我劍,而不動用符咒,就這一點,喊你前輩,我就是心服口服,但很可惜的是,前輩膽魄夠了,可是力量,卻有些不夠啊。」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