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斷山上的弟子突然大喊了起來,之前楊梟觀察周邊環境時,就曾拿出過狙擊槍,只不過當時的眾人並不認識,還曾當作燒火棍笑話。

2022 年 2 月 21 日

現在看來,卻是楊梟的後手底牌!

這麼說來,先前楊梟並不是苟,而是謀而後動。

「難怪他有這個底氣留下,看來還是有一些底蘊的。」

眾多弟子此刻都是恍然,沒想到最後,卻是楊梟,改變了戰局。

就在所有人都以為,那隻紫菱通天蟒會被林海三人圍攻斬殺時,異變陡生!

那紫菱通天蟒在發出震耳欲聾的咆哮聲后,周身竟然再次被黑霧席捲,而林海三人也沒有閑著,對著黑色的霧氣各施手段,瘋狂的進攻。

等到黑霧散去,眾人便是驚駭的見到,那紫菱通天蟒頭頂的兩個凸起,竟然裂開,有形似鹿角的崢嶸顯露!

「吼!」

紫菱通天蟒猛的一甩巨尾,林海和王北河見勢不妙,瞬間便是捏碎了傳送玉牌。

洛靈兒沒想到二人說跑就跑,一個反應不及,被紫菱通天蟒一尾甩飛了出去,向著楊梟的方向飛射而來。

其間竟是撞斷了三棵樹木,手中的傳送令牌則是脫落在了大湖邊。

洛靈兒強忍著傷勢,便是想要去大湖邊拿回令牌。

可紫菱通天蟒的速度更快,一道水箭法術后,那傳送令牌竟然直接碎裂開來,斷了後路!

而此刻,楊梟卻是已然衝到了洛靈兒的身邊。

劇烈的疼痛,都沒有使得洛靈兒的神情,有絲毫的變化,哪怕是傳送令牌被毀,洛靈兒都是沉著冷靜。

唯獨楊梟跑過來的時候,洛靈兒出現了一瞬的慌亂,怒斥道:「你跑過來做什麼?還不快捏碎傳送令牌回去?不要命了嗎?」

楊梟卻是微微一笑,道:「我說過的,如果你遇到危險,我會拚死救你,說個實在的,如果我活著回去的話,你做我的道侶怎麼樣?」

洛靈兒咳出了一口猩紅的淤血,卻是想要將楊梟推開,大喊道:「都什麼時候了,你還在想這些,快滾回去!」

「那我就當你答應了!」

楊梟施展引力術將洛靈兒禁錮,而後將自己的傳送令牌丟在了洛靈兒的身邊,一道火槍術瞬間便是打了過去。

被禁錮的洛靈兒,神色突然慌張了起來,大喊道:「楊梟你混蛋,我答應你,你一定要活著回來!」

傳送令牌應聲而碎,隨著空間震蕩,卻是將洛靈兒傳送回了宗門。

先才還在罵楊梟渣男,苟的弟子,此刻卻是集體失聲。

楊梟這麼做,結局就只有一個,那就是被紫菱通天蟒殺死。

不會再有懸念,就連實力最強的林海大師兄,都不是那紫菱通天蟒的對手,更別說只有靈息六變的楊梟了。

這才第四天,距離通天柱傳送還有一天的時間,楊梟根本就逃不掉的。 「雲笙,你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

蘇老漢還以為小孫女這一去,怕是要和幾個哥哥一樣留在英才院,短時間不會回來呢。

「爺爺,雲笙回來,是有事想和爺爺說。」

「什麼事啊?」

「雲笙聽師父說,有一種方法,能讓使先天不足的人也正常修行。」

這話是她一路上早就想好的說辭。

「噢?」

「你是說,有方法彌補修行上的先天不足?」

人的修行資質乃是天生,雖然人們常說勤能補拙,可修行之路,最主要的根骨,天資,悟性,這些都是與生俱來的,沒有資質,再如何努力都是枉然。

「爺爺,雲笙沒騙你。」蘇雲笙說著,取出了一枚藥丸,「這是洗髓丹,可以修補先天不足。」

一枚洗髓丹,一萬空間幣,要是早知道這玩意兒這麼貴,她之前就應該省著點。

「師父說,奶奶她們如果吃了這個,以後可以和我們一樣!」

「雲笙,給爺爺看看!」

蘇雲笙將洗髓丹遞過去,蘇老漢觀察了好一會兒,「那你,打算這一枚先給誰用?」

蘇雲笙想了想,大伯二伯他們都不在,蘇老太不行,年紀擺在那兒,她現在還沒有絕對把握,娘的話體質一向很弱,如果是爹,倒可以一試。

「爺爺,就從爹開始吧!」

「行,就這樣!」

因為城中地氣駁雜,蘇雲笙和蘇老漢將地點定在了城外,城外有一大塊地是屬於蘇家的。

因為火鍋店生意火爆,蘇家先前就在那建了莊園,裡面養了牲畜,還種植各種蔬菜,有專人看管。

蘇老漢將洗髓的事說給蘇三郎聽了,蘇三郎二話不說就同意了,有這種好事,傻瓜才會拒絕。

第二天一早,蘇老漢就帶著兒子孫女去了城外,除了蘇老漢之外,所有人都以為蘇雲笙愛玩,所以跟了去。

洗髓丹的藥效特別霸道,普通人服用雖然可以改變體質,過程卻是很煎熬,要忍受抽筋扒皮之痛,如果心智不堅,最終會功虧一簣,這也是蘇雲笙換取靈石的原因。

如果旁邊有人護法,再加上濃郁的靈氣滋潤,可以很大程度緩解這股痛。

蘇雲笙單手在地上繪製了一聚靈陣,可以防止靈氣外泄,和蘇老漢將一堆靈石塞入聚靈陣各個樞紐,運轉功力催發陣法。

蘇三郎被蘇老漢叫過來的時候,就看到寶貝女兒在抓著一堆奇怪的石頭玩。

「乖女兒,你爹我過了今天,就可以和你幾個哥哥一樣厲害了!」

接過自家老爹手裡的丹丸,毫不猶豫的吞了下去,「呵,這就可以了!」

一笑之後,面色又是一僵。

「爹,這……」

鑽心的痛苦突然降臨,來勢洶洶,蘇三郎痛的面容幾乎扭曲,他跪坐在地上,頭髮散亂開來,在地上痛苦的打滾,凄慘的大叫著。

蘇老漢按照孫女的意思,把蘇三郎推入聚靈陣中心,一股股靈氣如同溫暖的春風一樣拂面而來,蘇三郎痛苦稍減。

爺孫倆對視一眼,一前一後的對著蘇三郎伸出手,手掌分別落在蘇三郎的後背,胸前,一點點幫她他身體里暴動的力量理順,蘇三郎的情緒也一點點平靜下來。

但意識早已混沌一片的他,並不知道外界所發生的一切,周圍變的漆黑一片,無邊無際的黑暗中,一道光落在他的眼前,本能的伸出手,那光卻在一瞬間鑽入他的身體。

眼前的黑霧一點點散去,蘇三郎一點點看清了周圍的環境,感覺身體輕快了很多,似乎一下子甩掉了一個大包袱。

「爹爹,臟臟!」

女娃的聲音從身後傳來,蘇三郎趕緊往身上一看,不看還好,一看嚇了一跳,什麼情況,自己來的時候明明很乾凈的,這一身黑就跟泥坑裡滾了一圈一樣。

「快去洗洗吧!」

蘇老漢沒好氣的看了他一眼。「我這就去!」蘇三郎滿面通紅!

服用洗髓丹之後,接下來的時間,蘇三郎必須待在聚靈陣旁邊,因為那些雜質畢竟是他身體的一部分,洗去之後身體會很虛弱,必須用靈氣好好保養。

蘇雲笙在一邊每天觀察蘇三郎的情況,蘇三郎本身條件挺好,繼承了蘇老漢的基因,如果不是錯過了最佳時間,想來也不會太差。

「大爺,不好了,山上不知道從哪裡來了好多老虎,吃了我們好多羊,我們的人也傷了不少!」

一個渾身渾身是血的男人沖了進了門,他嗓音沙啞,語氣之中充滿了恐懼。

「什麼?」

「爹,這片林地我們採買之時已經勘察過,並沒有野獸出沒的跡象,我先去看看!」

蘇三郎的身體經過調養,逐漸趨於穩定狀態,可如果要修鍊功法還要等一等。

「老三,你先去城裡和執法隊的人說一下此事,這裡交給我!」

蘇老漢說完,和方才回來的人詢問了一下方向,就出門了。

樹林,羊群被兇猛的老虎驚的四處逃竄,地上,躺著十幾隻羊的屍體,幾隻老虎所包圍的中心,是一些受傷的工人,以及一些過路的行人。

而始作俑者,是一個錦衣男子,此刻正一臉愜意的坐在樹丫上,目不轉睛的看著這一切。

「呦,這麼不經打啊!」

一聲輕嘲,男子擁有一張絕倫的俊臉,他雙手環胸,忽而一笑,「看來,我要找的人是不會來了。」

「混賬東西,光天化日之下,你居然如此草菅人命,你會遭報應的!」

人群中,一男子眼目通紅,他只不過出城辦點事,沒想到遇上了這種禍事。

這人的怒罵,男子不以為然,對著當中一頭老虎發號施令,「虎兒,讓他們閉嘴!」

「大家快逃,這人瘋了!」

「吼!」

被困的眾人察覺到男子的殺意,所幸打算豁出性命往外逃,興許還有一線生機。

「啊,不要吃我!」

有人被老虎咬住了胳膊,痛苦的叫道,其他人也嚇得魂飛天外,「大爺,我們無冤無仇,放了我們吧!」

男子眼中沒有一絲憐憫。

蘇老漢過來的時候,看到眼前的一幕,瞬間火上心頭,「大膽賊子,給我住手!」

拔下腰間的柔雲劍,對著那頭即將咬死人的老虎狠狠劈了上去,那龐大的虎軀瞬間一分為二。 高青雲走到助理身邊,伸手搭住他的肩膀,「葉警官那裡就不用去考慮了,咱們慢慢找人。」

「我知道,這件事情有很大的困難,但是它十分重要,如果找到了這個神醫,小唐啊,你就是為我們醫院立下了天大的功勞!」

迎著高青雲期待的目光,想起事成之後的獎勵……助理的脊背不自覺的挺直了幾分。

「你放心,這件事情不著急,你堅持找下去,需要什麼幫助也可以隨時來找我,沉下心,認真去做,好不好?」

「請高院長放心,我一定努力,爭取早日找到這位神醫,絕對不會辜負院長您對我的信任!」

高青雲欣慰的點了點頭,「多希望,能夠親眼看到,神醫那鬼斧神工一般的醫術啊~~」

……

正在商場中閑逛的趙小池自然不會知道,縣醫院裡面,正有兩個人滿懷堅定的要找到他。

俗話說,手裡有糧,心裡不慌。

掂量著兜里厚厚的一疊鈔票,趙小池昂首挺胸的走在了商場之中,東瞅瞅,西看看。

就是這麼隨意的一撇,趙小池好像看到了一個很熟悉的身影。

裝作不經意的模樣,趙小池緩緩的走近了,這才弄明白了,自己心裏面的熟悉感是哪兒來的。

「這是……縣醫院的美女醫生?」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