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斯卡哈輕笑著說到,她就像是老師在用小紅花激勵著自己的可愛學生下一次考試一定要考好一樣。

2022 年 1 月 27 日

只不過,她把自己當成了獎品,和自己的學生做下了這一個跨越次元的約定。 在跟唐昕說話的同時,夏國威從宋瑤手機的相冊中,找出了那段證據視頻。

從視頻中可以看到:姜一文多次強行去擁抱、親吻宋瑤,後者則一直在拚命掙扎反抗。

在掙扎的過程中,宋瑤的手伸到了茶几上,夠到了擺在上面的一個玻璃煙灰缸,然後將煙灰缸抓在手裡,奮力砸到了姜一文的額頭上。

受此重擊后,姜一文臉上露出痛苦的表情,從宋瑤身上滾落下來,捂著額頭呆愣了十幾秒鐘,忽然用手揪住宋瑤的頭髮,再次將她按倒在沙發上,揮舞拳頭不住地擊打她的頭部和臉頰。

就在這時候,唐昕推開包廂門沖了進來……

夏國威鐵青著臉將視頻看完,忽然抬手在辦公桌上重重地一拍,怒吼道:「畜生!王八蛋!在公共場所就敢如此欺凌一個女孩子,可見他平時肯定是作惡多端,且沒有受到公安機關的懲處和打擊。我看,昨晚出現場的那些警務人員,要麼是失職瀆職,要麼就是徇私舞弊,這個案子我一定要追查到底。」

唐昕猶豫了一下,提醒道:「夏局長,據我所知,侵犯宋瑤的那個男子名叫姜一文,是古源街一家投資擔保公司老闆;昨晚帶隊出警的古源街派出所負責人,名叫姜一武,就是姜一文的親弟弟。因為存在這層關係,所以我擔心瑤瑤到派出所后吃大虧。」

夏國威「嗯」了一聲,說:「小唐你先坐坐,我過問一下這個案子,以免下面的胡來。」

隨後,他拿起桌上的辦公電話,撥通了江都區公安分局局長劉再新的手機。

「再新,有個案子你給我去了解一下情況:昨天晚上十點左右,你們轄區古源街盛世唐歌ktv,發生了一樁故意傷害案子。受害者名叫姜一文,打人的是該ktv的一個服務員,名叫宋瑤。帶隊到現場處警的負責人,是古源街派出所的姜一武。你給我將這個案子的情況弄清楚后,即刻向我回報。」

劉再新聽他語氣比較嚴厲,心下不由驚疑不定:按道理,一個市公安局的局長,除了那些重特大案件,一般情況下是不會去關注那些普通的刑事案件的。

但是,剛剛他說到發生在盛世唐歌的這個傷害案時,不僅說出了具體的受害者、傷害者,而且還說出了處警負責人姜一武的名字,並要自己查清楚后即刻向他彙報。

由此看來,他對這個案子極為關注、極為重視……

想至此,劉再新趕緊表態道:「老闆,我現在就打姜一武電話,了解案件的詳情后,第一時間向您彙報。」

掛斷劉再新的電話后,夏國威轉眼看著唐昕,用傷感的語氣說:「小唐,既然你拿著這個銀項圈來找我,肯定是猜到了這個項圈與我的關係,也猜到那個名叫宋瑤的女孩子,可能就是我十幾年前被拐走的女兒。但為了穩妥起見,我還想請你幫我辦點事,不知你這兩天有沒有空?」

唐昕忙說:「有空,您說吧,需要我做什麼?」

「我想利用基因檢測技術為我和宋瑤做個親子鑒定,但因為宋瑤現在是犯罪嫌疑人,我不好在此時公開出面做這個鑒定。因此,我想請你拿我的血液樣本和宋瑤的血液樣品去鑒定機構做鑒定,等結果出來后,你再拿給我看。」

唐昕理解夏國威的顧慮:畢竟,他貴為副市長兼公安局長,若親自去跟一個犯罪嫌疑人做親子鑒定,萬一結果是雙方沒有血緣關係,那是會鬧出笑話的。

另外,如果現在就讓人知道他與宋瑤是父女關係,那麼接下來給宋瑤脫罪時,可能就會引發流言蜚語,說他是以權謀私,甚至還會給姜一文、姜一武反咬一口的機會。

因此,他現在不親自出面,而是請唐昕替他跑腿做鑒定,顯然是深思熟慮的結果,也體現了他謹慎、周密的行事風格……

不過,唐昕覺得此事比較難辦,便提出疑問道:「夏局長,宋瑤現在被抓了,我怎麼拿得到她的血液樣品?另外,我聽說做親子鑒定審核比較嚴格,還需要*****明,我如果就拿你們兩個人血液樣品去做,鑒定機構恐怕不會給我做吧!」

夏國威說:「這個你不用擔心,我早想到了。第一,等下江都區公安分局的劉局長會回我電話,向我彙報昨晚的案情。我會告訴他:宋瑤也遭到了那個男子的毆打,也需要進行法醫鑒定。這樣的話,宋瑤就會被押到法醫鑒定所去做鑒定。到時候,我會安排可靠的人抽取她的血液樣本並交給你。

「第二,拿到血樣后,你直接去橫江市司法鑒定所。我會找人給司法鑒定所的所長打招呼,讓他不要審核你的身份,也不要問你做親子鑒定的原因和目的,直接進行鑒定並將結果交給你。你放心,這一點我還是可以做到的,也不會讓人知道被鑒定的一方是我。」

「好,那我就按您的安排去辦。」

兩個人又交談了幾分鐘后,辦公桌上的固定電話忽然「嘀鈴鈴」響了起來。

夏國威拿起聽筒,裡面傳來劉再新的聲音:「老闆,您剛剛說的案子我已經問清楚了,正如您說的那樣,是一樁故意傷害案。案情是這樣的:受害者姜一文昨晚去盛世唐歌唱歌,指定要歌廳的服務員宋瑤在他的包廂服務。唱歌期間,受害者多次向宋瑤表達愛慕之意,並伴有強忍親吻、撫摸等行為。宋瑤以為受害者要侵犯她,便拿起茶几上的玻璃煙灰缸砸破了受害者的額頭。

「經法醫鑒定,受害者姜一文所受的傷為輕傷一級,達到了刑事立案的標準。為此,古源街派出所建議申請對犯罪嫌疑人宋瑤採取刑事強制措施,並與今天上午九點將刑拘報告報到了分局法制辦。十點左右,法制辦和分管副局長均同意對宋瑤採取刑事拘留措施。目前,宋瑤已經被關押到了橫江市第一看守所。」 夜靜軒的話,讓江南曦陷入沉思。

喬天羽最近發生的事情,都有些不可思議。

先是十年前的事,莫名奇妙被翻出來,現在又是喬天羽的意外做夢。這兩者之間,是否有些什麼聯繫呢?

江南曦的心頭一動,腦袋裏靈光一閃,好像抓住了什麼。

這個喬卡會不會是背後的推手呢?

喬卡也是來自國外,而且和喬天羽他們在同一個城市。他的養父和喬望乾又是世交好友,那麼,有沒有可能,喬卡是知道十年前那件事的?

他喜歡喬天羽,不能明著搶奪,讓喬天羽恨他,那麼,他有沒有可能,背後做點什麼小動作?

比如把那些所謂的證據,交給黎曼,讓黎曼來做這個槍手,而他坐收漁翁之利?

就算是他這樣,不能讓喬天羽和宋顯分手,也會讓兩個人生了嫌隙。

而現在的情況是,喬天羽提出了分手,喬卡就立刻表白,卻被她拒絕,然後他給她的牛奶里放葯,讓她產生幻覺,讓她以為她是喜歡他的?

如果是這樣的話,喬卡的心思,就太縝密了,也太可怕了!

她把自己的推理說了出來,讓喬天羽的小臉又白了:「不會吧?他其實是一個很溫柔很紳士的大哥哥!」

夜靜軒卻覺得,這極有可能:「小羽,你也不要太天真了。所謂知人知面不知心,也許他的溫柔紳士,都是他的偽裝呢?」

喬天羽還是不能接受:「這也太可怕了!」

她無法相信,喬卡是這樣一個卑鄙小人。

江南曦道:「小羽,你先有個心理準備。如果今天晚上,他再送牛奶來,你不要喝了,留下來拿去檢驗。再就是,你不喝他送的牛奶,看晚上是否還會夢到他,我們以此來驗證,是不是他!」

喬天羽點頭:「好,我記下了!」

江南曦思忖著說:「我怎麼就感覺,喬卡是這些事中的關鍵呢?你們看啊,那些證據,是黎曼交給宋顯的媽媽的,宋顯的媽媽又拿給你的。那麼是誰把那些證據給了黎曼呢?為什麼會給她?必定是證據爆出的時候,能讓兩個人都得到自己想得到的!

不用說,黎曼想得到宋顯,而誰想得到你呢?現在來看,只有喬卡了!所以,我覺得,就是喬卡把證據交給黎曼的!」

夜靜軒點頭:「我覺得大嫂說的有道理。黎曼不是在夜氏上班嗎?讓我大哥去問她,她不敢不說吧?」

江南曦眼眸一亮:「這個可以。小羽,你有喬卡的照片嗎?發給你姐夫,讓他拿着喬卡的照片去問黎曼!」

喬天羽還真有喬卡的照片。因為他第一次在國內過年,比較開心,大年初一那天,他和喬天羽全家,照了好多照片。

她選了一張喬卡的單人照片,發給了夜北梟。

江南曦立刻就給夜北梟打電話。

此刻夜北梟剛結束了一個重要會議,回到辦公室,而宋顯正在辦公室里等着他。

宋顯今天是來找黎曼的,而黎曼在參加部門會議,還沒有結束,他就先來找夜北梟。

夜北梟是輕廚房計劃的大股東,宋顯要從中先抽出一個億,是先要和夜北梟報備一下的。

兩個人正在說這些事的時候,江南曦打來了電話。

他聽了江南曦的分析,覺得很有道理,就打趣道:「曦曦,都說一孕傻三年,你怎麼反其道而行之,思維還這麼清晰敏銳呢?」 老爺子瞥了現場眾人一眼,道:「你們這些人啊,少見多怪。」

「今天這件事,也算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

「千萬要記住,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不要以為別人年輕,就覺得別人沒本事。」

「這世上的天才,根本不能按照正常人的情況去揣測,明白嗎?」

現場眾人紛紛點頭,看林漠的眼神都充滿了驚撼。

林漠醫術無雙,棋藝又如此精湛,這真的是讓眾人難以想像。

不管是醫術還是棋藝,這都需要長時間積累的。

林漠年紀輕輕,就碾壓那麼多人,這誰能想得到啊?

就在眾人閑聊的時候,房門打開,萬稚走了進來。

萬稚今天也是精心打扮了一番,她本來就長得極其嫵媚。這樣打扮一番之後,看上去就更是美麗至極了。

萬稚笑呵呵地走到了林漠身邊,裝模作樣地跟林漠打招呼。

萬永峰站在旁邊,忍不住低聲道:「你幹什麼?」

「不是讓你幫你姐嗎?」

萬稚微微一笑:「放心吧。」

「她馬上就會到了!」

果然,過了沒多久,房門突然打開。

一個穿着長裙的絕美女子,滿臉羞紅地站在門口。

女孩五官精緻到極點,肌膚賽雪,雖然是短髮,但也讓整個人更多了一些充滿英氣的美感。

萬稚已經算是絕頂美女了,但是,在這女孩面前,萬稚就顯得沒有任何特點,一點都不突出了。

這一瞬間,屋內眾人頓時陷入一片死一般的寂靜。

站在門口的一個青年立馬嬉皮笑臉地道:「美女,找人嗎?」

這絕美女子瞪了他一眼:「滾!」

青年愣了一下,這聲音,這感覺,這氣勢,很熟悉啊?

屋內眾人也都是一愣。

就在此時,萬稚站了起來:「愣著幹什麼?」

「快點給大姐讓座啊!」

屋內眾人這才回過神,皆是驚撼地看向了門口女孩,頓時哄鬧起來。

「不會吧?這是勝男!?」

「大姐怎麼突然穿女裝了?」

「閉嘴,是不是欠揍了?敢說這種話!」

「天吶,大姐穿女裝,這麼漂亮啊?」

「我早就說大姐最美了,你們偏偏不信,現在相信了吧!」

小輩皆是在驚呼,而那些長輩,也都是滿臉震撼。

就連萬永峰也瞪大了眼睛:「這……這是勝男!?」

萬稚:「要不然呢?」

萬永峰滿臉激動:「我就說嘛!」

「我女兒,那是不打扮。」

「只要打扮一下,絕對漂亮!」

其他人也都是震撼至極,一來是沒想到萬公子會穿成這樣來參加宴席。

二來呢,眾人也真沒想到,平日裏只穿男裝的萬公子,打扮一下之後,竟然美成這樣,這遠超眾人的想像啊!

萬公子面色通紅,穿着這身衣服,讓她有種手足無措的感覺。

她低着頭,甚至都不敢去看林漠的反應。

萬老爺子則是哈哈一笑:「勝男,你今天的打扮很好嘛!」

「來,過來這裏坐!」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