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數千之光箭如同一條條金色的細線一樣在空穿梭,不斷的命一隻只飛翔在空的小惡魔。雖然造成的傷害不高。可卻異常的疼痛。對於這些小惡魔來說也許這是他們出生以來第一次遭受神聖力量的攻擊,根本沒有應對經驗。雖然這些光之箭威力不大。最多也就給這些小惡魔造成不到兩百點傷害而已,而且由於行程的光之箭沒有多少穿透力,無法擊墜空的小惡魔所以最終並沒有殺死一個小惡魔。不過這僅僅是第一批,因為只要那些魔晶魔力沒有消耗完畢,陳怡就可以不斷的製造新的光之箭,而她這個新的光環技能之所以被成為光之箭域也正因為這些光之箭生生不息特點而威力無窮。因為陳怡可以用魔力凝集一根光之箭,也可以消耗更少的魔力凝聚更多。只不過最少也需要一百點魔力才行凝聚一支箭,而只要她的魔力不消耗完畢那麼可以隨時不斷的補充。

2021 年 1 月 9 日

同時對於矮人來說無論陳怡消耗掉多少魔晶,他們都會從庫藏里掏出更多的給陳怡使用。雖然不見得有更多的光明寶石。但是那些魔晶卻是有多少要多少,最起碼矮人們可以讓陳怡肆意的使用光之箭域製造數千支箭起碼上千次都沒有問題。在瑟拉姆的首肯下,只要有一顆魔晶的魔力出現供應不穩的情況,就會有矮人動手把那顆魔晶給換掉,那麼這個魔晶裡面還有不少魔力也一樣。財大氣粗的矮人為了把陳怡的能力發揮到極限簡直就是出血本了,而那向空攢射的光之箭在連續幾輪以後總算爆掉了第一個倒霉的小惡魔。這個小惡魔身體至少被五百根光箭命過,身上一顆顆細小的孔洞里到處都是向外散射的白色小火焰。

當他從空墜落以後。很快屍體就被白色聖火燒成一團灰燼,而這個小惡魔彷彿是一個訊號一樣帶領著空的小惡魔刷刷的往下墜。僅僅一分鐘的時間,原本衝到陳怡面前要放火球的小惡魔就掛了近兩百多隻,剩下的小惡魔看到這種情況幾乎沒有任何猶豫掉頭就跑。不過他們並不知道這個時候陳怡其實也沒有多少精神來對付他們了,雖然她不需要多引導這些光之箭,可是每次生成都需要她指揮一下也是很累的。最重要的是雖然依靠著魔晶的力量。陳怡不需要費太大的力氣就可以生成光箭,但是維持光之箭域的存在還是需要她消耗自身魔力的。這種消耗非常的巨大,哪怕有信仰源點補充都有點入不敷出,如果僅僅是十幾米的範圍還好,可是五百多米的籠罩範圍消耗可就太大了。

為此陳怡不得不逐漸的收攏光之箭域,同時讓因為消耗大量魔力而脹痛的腦仁休息一下。看著一圈圈金色的光圈緩緩的消失,剛剛經歷過一陣陣光箭雨的小惡魔們心有餘悸。那漫天攢射的金色光芒已經讓他們膽寒了。在那近一分鐘的時間裡,這些小惡魔幾乎沒有辦法進行別的動作,唯一的想法就是逃跑可是被光箭命以後那鑽心的疼痛讓他們連揮動翅膀的力氣都沒有,最終被更多的光箭掃。

「該死的神明信徒!」琪琪格拉看著陳怡的身體兩眼露出憤怒的光芒,雖然她對女性有一種特殊愛好,但這種愛好絕對不會包括神明信徒在內。實際上她現在甚至都不敢踏入陳怡光環的籠罩範圍,記憶神聖力量對身體造成的痛楚讓這個惡魔公主對神聖力量所在的區域非常忌憚。(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跪求分享

最快更新最少錯誤請到網 「進攻!給我進攻!你們在等待什麼?殺死那個人類小妞!給我殺!!!」瘋狂充滿殺意的話語第一次從琪琪格拉的嘴裡噴薄而出,此刻的琪琪格拉雖然依舊美艷無比,但卻更像是一個潑婦。

不過站在琪琪格拉背後的惡魔們卻不敢抬頭看琪琪格拉此刻的形象,因為他們很清楚自己的這位公主陛下對神明的力量是非常的厭惡。因為在她極其幼小的時候,曾經受到過一縷神明力量的襲擊而那僅僅是從前線戰鬥回來的梅扎瓦洛夜主宰身上攜帶一縷微不足道的力量。可這種所謂的微不足道力量對於還非常幼小的琪琪格拉來說卻很要命,差點沒有讓還是幼年惡魔的琪琪格拉直接斃命。

因為自己的失誤差點殺死了最年幼的孩,所以梅扎瓦洛夜對琪琪格拉是非常的寵愛乃至於溺愛。當然對於惡魔來說親情這種東西對於他們來說根本就是狗屎都不如的東西,如果有需要的話梅扎瓦洛夜會毫不猶豫的把琪琪格拉吃了當補品。但是琪琪格拉對他來說還是非常有價值的,因為她是這位惡魔主宰和異位面魔鬼的孩,作為跨位面誕生出來的異類琪琪格拉剛剛出生的時候就擁有極其不凡的天賦。正因為這種天賦梅扎瓦洛夜才會看她,而在她被神明力量傷害的時候感到非常的擔憂,這種擔憂並沒有多少父親擔憂女兒的情緒在內,更多是怕自己的試驗品死了而已。

不過隨著時間的推移當梅扎瓦洛夜發現琪琪格拉並沒有表現出太多異位面魔鬼的能力時,他對琪琪格拉的關心就稍微降低了一些,但是依舊保持著遠高於琪琪格拉其他兄弟姐妹的恩寵。但是恩寵歸恩寵,由於幼小時那一次痛苦經歷,讓琪琪格拉一直保持著對神明力量的怨恨,而這種怨恨很容易就被轉嫁到使用神明力量的神殿成員身上。雖然琪琪格拉沒有踏出過惡魔世界,但是為了以後有機會報仇她對神明的屬下可是研究的非常充分的。幼年的記憶讓她很容易回想起那股力量的性質。而很不幸的是當時被梅扎瓦洛夜帶到深淵傷害到琪琪格拉的神明力量屬於生命女神的神系。這股力量雖然在層次上比陳怡掌控的神聖力量高出不知道幾倍,但是本質上還是沒有多少區別的,所以感受著和當年傷害自己差不多的力量琪琪格拉暴怒了。

瘋狂的咆哮帶來的結果就是原本縮在後方的惡魔開始全線出擊,向著城牆上的矮人們發動了潮水一樣的攻勢。原本一萬多的惡魔一次出動最多不過千人,其他都蟄伏在西城區躲避炮火,但是現在所有的惡魔都從隱蔽的地方沖了出來,向著內城牆發動磅礴的攻勢。

上萬惡魔從躲藏的地方洶湧而出,沿著矮人們修建的道路組成一個個不同的方陣,按照攻擊手段的不同相互穿插組成非常犀利的攻擊梯隊。但是一馬當先沖在前方的還是幾位惡魔領主,尤其是薩格拉瑟之前的幾次攻擊他都和其他人一樣被矮人們推下城牆。雖然沒有受到多少傷害。但是面上絕對過不去。哪怕薩格拉瑟是第一個投靠琪琪格拉的惡魔領主,可是如果沒有立下功勛的話,他的面上也過不去。

「來吧!矮矬們!讓我偉大的薩格拉瑟告訴你們什麼叫做力量!」揮舞著手鎚頭直徑超過一米的巨大戰錘,身高超過十米的薩格拉薩瘋狂的大吼著。僅僅是輕輕的一躍,他的身體就以極高的速度朝著內城牆落了下去。手的戰錘更是向著城牆狠狠的砸下,彷彿要把整個城牆砸塌一樣。

「有本事你就來啊!」這是所有守在城牆上的矮人內心的想法,當然僅僅是想法而已。實際上所有矮人和玩家都非常恐懼薩格拉瑟的力量,龐大的身軀揮舞著巨大的戰錘那絕對不是任何一個玩家乃至矮人可以抵擋的。哪怕是開啟大地之盾的大地騎士,也會在一錘之下直接被擊碎防禦力恐怖的大地之盾而被砸扁。哪怕幾十個玩家盾牌守衛者組成盾牌協防的陣勢也無法擋住薩格拉瑟奮力一錘。只有矮人的國王衛隊才堪堪可以聚集起來阻擋薩格拉瑟,但絕對不是去阻擋對方這一下。躍上城頭的薩格拉瑟這一次攻擊實在太恐怖了,幾乎沒有一個矮人哪怕是數百個國王衛隊也不敢阻擋,只能選擇性的放開城防讓他躍上城牆以免白白犧牲。

實際上這樣的舉動實在犧牲了數十個矮人和上百玩家以後才得出的經驗。城牆上那兩三個巨大的凹陷都是每次薩格拉瑟躍上城牆發動攻擊造成了。巨大的戰錘砸在城牆上,哪怕是澆築了金屬熔液加固的城牆也經不住抖了幾下。雖然內城牆的牆壁不見得有外城牆那麼堅固,可那也是地下世界最堅固的岩石配合岩漿混著金屬建造起來的。但是現在城牆上被薩格拉瑟砸的區域岩石已經如同屑粉了,如果此刻用手抓向地上的岩石。別說輕輕一捏哪怕不捏都只能抓起滿手的粉末而已。


同時巨大的戰錘砸在地上造成的沉悶的衝擊和聲音如同一面巨大的戰鼓在耳邊敲響一般,實力低下的玩家唯一的感覺就是自己的胸口被重鎚砸了一下一陣沒來由的氣悶。實際上幸好大部分玩家早已經對薩格拉瑟這種攻擊有了準備,在對方第一次用這個攻擊躍上城牆的時候。不但落點的那些玩家和矮人被活活砸死,連帶落點周圍的玩家也被生生的震死。 瘋狂的硬盤 。憤怒之錘雖然不是什麼強力技能,尤其是對於惡魔來說更是如此,如果是瑟拉姆投擲的憤怒之錘也許薩格拉瑟會稍微有所忌憚,但是他選擇的攻擊區域極少有聖階矮人存在因此對於投擲過來的戰錘沒有多少的憂慮。

手巨大的戰錘狠狠的一掃,那些朝著薩格拉瑟飛過去的戰錘就直接被打著轉掃飛了出去。飛旋出去的戰錘在空打著轉落入城牆下方,有些運氣不好的惡魔直接被這些飛旋而至的戰錘開了瓢。不過純血惡魔那強悍的生命力在這個時候就顯示出他強大的底氣了,哪怕腦門被砸破了這些惡魔也不會重傷到無法行動,最多稍微休息一下喘口氣就可以繼續戰鬥。如果有靈魂結晶作為補充的話。再配合一些血肉別說砸開腦瓜,只要腦袋沒掉腦漿沒有完全碎掉都可以很快的恢復過來。如果是高等級的惡魔,哪怕腦袋碎掉了只要惡魔心臟沒有被絞碎他們依舊可以慢慢的恢復過來,最多實力大損而已。

不過平白無故的遭遇無妄之災,那些被戰錘砸到的惡魔心情還是非常的糟糕的,紛紛對著頭頂上的薩格拉瑟破口大罵。但是看到薩格拉瑟那龐大的身軀以及惡魔領主的身份以後,大部分惡魔都把即將脫口而出的叫罵咽了回去。惡魔當階級區分可是非常嚴重的,不是每個惡魔都有阿內加特也就是當初變異小惡魔阿哈拉一樣的機遇能夠得到惡魔主宰的賞識,以變異小惡魔的身份統領惡魔部隊。但是哪怕是當初的阿哈拉也不敢對任何一個惡魔領主破口大罵,除非直接撕破臉皮。造成這種情況的唯一原因就是實力。惡魔是信奉實力的種族,拳頭大的才是老大,如果沒有實力哪怕出生再好也白搭。所以哪怕被戰錘砸的頭破血流,那些底下的惡魔也只能低著頭忍著。

「矮矬們!只有這點能耐嗎?這一次我要讓你們看到真正的地獄和死亡!」薩格拉瑟擊飛了所有的飛向他的戰錘以後手高高舉起的戰錘再次朝著矮人們的身軀落了下去,經過幾次戰鬥他已經很清楚這些國王衛隊難纏的程度,他必須在對方結成陣勢之前破開所有矮人的防禦,不然等待他的結果估計還是被矮人們硬生生的推到城牆下。

但是讓薩格拉瑟沒有想到的是,這一次衝到他面前並不是一大幫矮人,而是一大幫人類。來自漢斯庭帝國的核心戰鬥力。帝國騎士團的見習騎士們。雖然他們僅僅是見習騎士,可是每個人等級都在八階以上,最重要是哪怕是帝國騎士團的見習騎士裝備都非常的優秀。雖然比矮人的國王衛隊肯定要差些,可在漢斯庭帝國當已經是非常不錯的裝備了。如果不是緊鄰了黑矮人。並且在最近一段時間裡藉由黑矮人的幫助,估計陳凱的黑甲騎兵團的裝備連對方的身上一件臂甲都比不上。到那時現在雖然因為黑矮人的原因,陳凱的黑甲騎兵團裝備質量增加了很多,可是整套盔甲依舊無法和這些見習騎士身上穿著的盔甲相提並論。

所以這些見習騎士雖然不見得有國王衛隊的盔甲那麼堅固。 朱門小嫡妻 。最重要的是這些見習騎士是整個漢斯庭帝國算得上人才的存在,同時能夠進入帝國騎士團的根底都非常的硬,身上的好貨色那是相當不差的。在衝到薩格拉瑟面前的時候。所有的見習騎士包括弗拉瓦茲?李維奇這個大騎士長在內都是統一的動作,直接從腰間的捲軸袋掏出了一個神聖衝擊的捲軸撕開。

這是帝國騎士團對陣惡魔時的標準戰鬥方法,先不管惡魔實力有多強直接兜頭給對方一次神聖打擊就對了。哪怕是惡魔領主,面對三百多道神聖衝擊也會被狠狠的刮下一層皮。當這三百多道灼白色的神聖力量打擊到薩格拉瑟身上的時候,這個巨大的惡魔領主臉色那是非常的難看。神聖力量的衝擊雖然不足以對薩格拉瑟造成致命的傷害,但正如之前所說的那樣如此多數量的攻擊足以在惡魔領主的身上刮下一層皮來。要知道這些供應帝國騎士團的神聖衝擊捲軸可不是大路貨色,蘊含的神聖力量非常的充沛濃郁足以一擊把五階左右的亡靈直接轟成骨頭架。

三百多道神聖衝擊除了射程較近的缺陷以外,造成的戰鬥結果還是相當的不錯了,最起碼在薩格拉瑟的身上製造出了大片神聖力量的燒傷區,巨大的痛楚讓剛剛口出狂言的惡魔領主痛的咬牙切齒。這種吸引仇恨的戰鬥方式效果自然是大大的,至少此刻原本眼只有矮人國王衛隊的薩格拉瑟以及把自己的目光瞄向了新的一群敵人。一群身形明顯高出矮人不少,同時盔甲也非常不同的敵人,來自漢斯庭帝國的帝國騎士團見習騎士們。

「為了皇帝陛下的榮耀!為了偉大的漢斯庭帝國!帝國騎士團!前進~!!」作為一個大騎士長弗拉瓦茲戰鬥經驗並不少,實際上如果他的經驗不足的話他根本不可能成為一個統領三百多人騎士團分隊長。作為一個參加過不少戰鬥的老騎士。別看弗拉瓦茲不過二十五歲年紀,但是他在戰場上打滾的時間是陳凱的數倍。雖然弗拉瓦茲沒有參與過魔門對抗惡魔的戰鬥,可是在那些帝國騎士團眾多聖階強者的言傳身教下弗拉瓦茲還是掌握了不少對抗惡魔的戰鬥方法。

在帝國騎士團對抗薩格拉瑟這種體型巨大武器又極其沉重的惡魔其實沒有什麼好辦法,因為這樣的惡魔無一例外都是皮糙肉厚的怪物。如果是在野外倒是可以依靠移動能力來躲避對方的攻擊,但是在移動困難挪移空間有限的城牆上唯一的辦法就只有死磕而已。可如果真正死磕的話,估計整個帝國騎士團第三見習騎士分隊死光了都不見得能夠殺死薩格拉瑟,這樣的事情弗拉瓦茲是不會做的。因為他很清楚自己雖然是跑來地底當援軍的,但並不意味著他就是跑來送死的。所以在抵抗薩格拉瑟的時候,弗拉瓦茲也必須保住自己分隊那些見習騎士的小命。

不過在這裡弗拉瓦茲要稍微佩服一下矮人們建造城牆的堅固和巨大,別看內城牆被惡魔們攻打的岌岌可危。但是如果放在地面上的城鎮光是這到內城牆就可以把很多漢斯庭帝國重鎮的城牆比下去。實際上光是外城牆城牆厚度就有三十多米,雖然內城牆厚度稍遜一點可那也有近十幾米的厚度了。寬廣的城牆可以並排站上二十幾排人,而如果是更加寬闊的平台上那近二十多米厚三十多米寬的牆面足以並進數十匹戰馬。

此刻弗拉瓦茲他們就是在這近百多平方米的城牆平台上抵擋著薩格拉瑟,所以三百多見習騎士才能集起來,不至於太過分散。同時這樣大的範圍也足夠這些見習騎士們躲閃挪移了,最重要的是可以讓他們發揮出自己平時訓練到的東西。

彎月陣型就是弗拉瓦茲他們用來對付薩格拉瑟的攻擊陣型,或者說是防禦陣型才對。高舉著盾牌的見習騎士們向著薩格拉瑟不斷發動攻擊,手的長劍甩出一道道鋒利無比的鬥氣斬。但是這些鬥氣斬轟在薩格拉瑟的軀體上卻最多留下一道白印而已,而當薩格拉瑟手的巨大的戰錘落下的時候就會有一個乃至幾個的見習騎士直接被掃飛出去。

不過這些見習騎士並沒有如同薩格拉瑟想象的那樣直接被重鎚砸扁掃死。因為他們身上都攜帶者特殊的魔法裝備,可以在身體受到重擊的時候保護好軀體在身體表面形成一層蛋殼也的魔法護盾。但是這種保命的魔法道具最多也就起效一次,同時那些被掃飛出去的見習騎士雖然命是保住了可卻不一定不會受傷。薩格拉瑟的戰錘究竟有多重,幾乎被砸過的見習騎士都是一副心有餘悸的樣。如果不是保命道具估計他們早就死在那恐怖無比的一錘之下了。

即便是弗拉瓦茲這位大騎士長面對薩格拉瑟恐怖的攻擊和力量也是面色冷峻,他很清楚只要自己稍微失誤一下估計結局就是被戰錘砸成肉泥的下場。所以他此刻的精神已經調動到了極限,全身的神經都緊繃著鬥氣在身體瘋狂的涌動隨時都會噴薄而出。

但是每當弗拉瓦茲想要發動攻擊的時候他都會極力的剋制,因為他知道自己的責任可不是戰鬥而是指揮。雖然如果他沖在第一線會極大的提振士氣。但那前提是能夠殺死敵人,現在這種情況下首先要做的是擋住對方。實際上此刻城牆上其他地方也是如此,尤其是陳怡所在的位置更是有三個惡魔領主在發動攻擊。所有矮人強者此刻都聚集在那裡,死命的抵擋著三個大惡魔發動的襲擊。燃燒的火焰巨劍上神聖力量正在和巨劍上纏繞的深淵惡魔之力發生衝突,所以不斷的產生著滋滋的白煙。

雖然陳怡此刻魔力有點不足,但是維持一個小範圍的凈化光環還是沒有問題的。只不過她和這三個大惡魔的等級差距有點大,凈化光環的力量不足以破開對方身體表面的惡魔力量防護。別看此刻這些大惡魔的皮膚表面都附著著一層淡淡神聖火焰,可是被燃燒的僅僅是對方散發在體表的魔力而已。(未完待續。。) 馬上就要國慶節了!只有四天假期的苦逼祝大家假期愉快!順便求一下月票!~

————分割線———–

三個大惡魔此刻充分扮演著三頭惡犬,向著所有矮人發動攻擊告訴這些矮人什麼叫做會咬人的狗其實是不會叫的。(興漢)三柄惡魔巨劍上附著的深淵之火雖然因為陳怡的凈化光環威力被削減了,可是重重的落下時依舊讓被攻擊的矮人異常的難受。

雖然因為此刻矮人們所在的區域是聖壇創造的神聖空間區域,可是不見得這片區域內矮人們就不會受到深淵力量的影響。如果陳怡的等級可以再高一些,也許就可以徹底的抵消惡魔領主的力量。但是現在她的實力還是太差了,雖然可以抵消部分力量卻無法全部的抵消最終只能依靠這些矮人自己去抗。

對於這些矮人來說陳怡的存在讓他們好過多了,要知道之前陳怡沒有出現熔岩城的時候。這些矮人需要依靠自己的力量去抵消大惡魔巨劍上傳遞過來的深淵之力,但是現在雖然他們一樣需要使用自己的力量抵擋惡魔的深淵之力侵蝕,可是因為陳怡的原因他們需要消耗力量大大的降低了。

降低了抵消深淵之力侵蝕所消耗的力量,自然使得這些矮人強者可以騰出更多的力量去對抗三個大惡魔。雖然他們無法擊殺三個大惡魔,可並不代表著他們就會被三個大惡魔所擊敗。當然他們此刻的任務是擋住攻擊陳怡的惡魔,所以除非有非常大的把握擊殺三個大惡魔,不然的話是不會動手的。

雖然所謂守久必失,可對於矮人如果矮人們鐵了心要防禦,並且負責防禦的是十幾位聖階矮人的話那麼別說三個領主級的大惡魔了,哪怕再加上阿內加特和薩莫如都不一定能夠沖開矮人們的防禦。這些國王衛隊的強者手的盾牌堅固無比,甚至比起趙鐵柱手的庇護之盾還要高級。只不過矮人們並沒有出售這種盾牌的打算。不然陳凱真的很想從矮人手裡把這種盾牌買來裝備自己的黑甲騎士團。當然如果他知道這些盾牌的造價就絕對不會有這種想法,估計他城鎮半月的收益也不見得能夠買得起幾面盾牌。

同樣的哪怕是矮人為了鍛造出國王衛隊的盔甲和盾牌,也把上千年存儲的珍貴材料消耗了大半。這些盾牌在品質上絕對都是聖造一級的,如果只有幾面盾牌那麼還不算什麼,但是十幾個矮人聖階強者以及數百個矮人國王衛隊的成員都手持一面這樣的盾牌代價就大了。當然並不是所有的國王衛隊成員都手持聖造一級的盾牌,如果真的這樣哪怕熔岩城的矮人們砸鍋賣鐵也湊不齊這些材料。即便是那些聖階強者手的聖造盾牌也不是十全十美的,至少在一些矮人大宗師鐵匠眼裡這些盾牌只能說是制式的產品而不是完美的作品。

不過怎麼說這些盾牌也是聖造一級的防禦裝備,具備極其強大的防禦力,比起趙鐵柱手的庇護之盾強了不知道多少。哪怕是那些普通國王衛隊盾牌也比趙鐵柱手的盾牌要堅固,因為這些盾牌都是黑矮人宗師工匠精心製作再加上本身材質非常的珍貴。相對於趙鐵柱手這面藍色微微散發一絲紫色的庇護之盾。這些矮人手的盾牌要更加精良一些。

正因為如此矮人們的盾牌才能經受得住薩格拉瑟那恐怖戰錘的轟擊而不破裂,如果是普通精良的盾牌估計哪怕有特殊的力量分散攻擊力也會在連續不斷的打擊下被擊碎。同時普通的精良盾牌在對抗大惡魔手的火焰巨劍時也會落到下方,一個不小心就會被巨劍上附加的黑色火焰直接燒成鐵水。因此趙鐵柱他們這三個大地騎士很快就發現自己實際上並不是跑來保護陳怡的,而是屬於被保護的對象。因為他們發現哪怕是大惡魔手火焰巨劍上飄散出來的一縷黑色火焰都有讓人心悸的力量,幸好他們是呆在陳怡周圍濃郁的生命女神的力量不斷的削弱著那些飄散的黑色火焰,在這些火焰落地之前就把他們徹底的泯滅掉了。

不過哪怕這些火焰最終泯滅掉,可是給趙鐵柱他們留下的印象還是非常的深刻的。因為如果不是陳怡布置的聖壇產生神聖區域,估計只要沾到那些黑火趙鐵柱他們就會受到可怕的傷害。一個不信邪的玩家就是用自己手臂見證了這些黑色火焰的力量,當然不是現在而是在之前的戰鬥。他不小心沾到了飄散的黑色火焰結果整個手臂直接被燒成了焦炭。如果不是邊上的矮人眼疾手快砍了他的手,搞不好向著玩家身體蔓延的黑色火焰會把整個倒霉玩家身體全部燒掉。

正因為知道這個情況,當那幾縷黑色的火焰飄散出來的時候,趙鐵柱他們三個臉色那是非常恐懼的。因為哪怕是趙鐵柱也不認為自己可以在接觸這種黑火以後全身而退。如果是陳凱倒是有這個可能,因為陳凱的鬥氣是和深淵力量相互克制的,但是趙鐵柱卻不一樣他是大地神殿的騎士。練習的鬥氣雖然屬於高級鬥氣,但是目前為止他的鬥氣屬性都沒有顯現出來。哪怕他的鬥氣值總量快要接近一萬點了也是一樣。雖然他的鬥氣屬於大地鬥氣,大地的沉穩那是表露無疑的,可是除了沉穩這個鬥氣本身攜帶的屬性以外他沒有掌握新的鬥氣屬性。雖然趙鐵柱很清楚大地屬性的表現。但是清楚歸清楚怎麼把這種思想融入鬥氣當就艱難萬分了。

相對於陳凱那狗屎運一般掌握鬥氣屬性,其他玩家想要掌握鬥氣屬性完全看運氣以及對鬥氣的理解。這種絕對需要靠悟性的才行掌握的東西根本沒有辦法用語言去表述,用一句話來說那就是當你明白的時候你就明白了,但是當你不明白的時候哪怕說的再直白你也不會懂。

對於趙鐵柱來說現在他最著急的就是領悟鬥氣屬性了,因為他的鬥氣值快要達到一萬點了,越早領悟鬥氣屬性等到鬥氣突破萬點大關的時候就可以馬上進行鬥氣純化從而最終獲得精英模板。但是他更加清楚這種事情根本急不來,因為此刻鬥氣值已經突破一萬點的蘇婉和蘇星河一樣沒有領悟鬥氣屬性,倒是關羽這個等級還沒到七階步上陳凱的後塵率先領悟了鬥氣屬性。但是關羽的鬥氣值一直都是軟肋,比起鬥氣值靠近萬點的其他人他的鬥氣值數量要低得多。

掌握著鋒銳的鬥氣屬性讓關羽戰鬥力直接上漲至少一倍。雖然現在僅僅提升攻擊武器百分之十的鋒利度,可要知道他手的武器本身就是犀利無比的聖器。別說提升百分之十了,那怕百分之五也是相當要命的事情。不過此刻關羽正在伯克納鎮守城,因為陳凱他們離開以後整個伯克納鎮算得上高手的玩家就剩下沒幾個了,血海峰現在更多的時間是充當著押運員的角色每天奔走在阿爾蒂尼斯和伯克納鎮之間忙著運輸物資。這個差事讓他叫苦不迭,但是沒辦法許飛他們幾個施法者根本不適合這種差事,而且他們更喜歡呆在法術試驗室內研究法術。原本就很宅的幾個傢伙,現在變得更加的宅了。

因此每次押運回到伯克納鎮,血海峰都會鬱悶的找到陳凱大聲的訴苦。陳凱也很清楚他的委屈,但是偏偏整個伯克納鎮人手緊缺。作為核心成員的他只能繼續充當著苦力。當然這樣的苦力差事也不是沒有好處的,至少他現在手的那柄重劍已經再次升級了。通過黑矮人幫助,血海峰手的老重劍被換了下來,新的一柄重劍算是黑矮人鐵匠們一件較為滿意的作品,咆哮火山?加藍德之怒。這是血海峰新武器的名字,利用高等火元素魔晶石作為力量之源讓這柄重劍上一直都燃燒著火焰。至於為什麼會有這個名字,因為當這柄看起來平平武器的重劍被鬥氣催動的時候,劍身上一些隱秘部分就會彈出一根根鋒利無比的尖刺,如同矮人憤怒時一根根綳直的鬍鬚一樣。

同時那些因為魔晶石力量產生的火焰也會纏繞在這些尖刺上。形成一朵朵滾動的火雲,彷彿火山噴發時爆射而出的滾滾煙雲一樣。至於武器的威力,至少在得到這個新武器以後血海峰過去的任何不滿都煙消雲散了,他現在唯一鬱悶的就是沒有劫道的傢伙讓他試驗一下新武器的威力。

陳凱此刻站在瑟拉姆的邊上看著城牆上的戰鬥。雖然現在大部分惡魔還沒有攀登上城牆,但是陳凱已經可以看出這一次戰鬥會非常的艱苦。上萬惡魔冒著城牆上還在開炮那些魔晶大炮向著內城牆發動衝擊,薩莫如揮舞著手的火焰巨劍專揀玩家防禦的陣地突進。幾乎一個橫掃就會有十幾個玩家被他殺死,然後他就後撤在矮人強者追上來之前衝到另一個地方繼續殺戮。這種搗亂的戰鬥方法讓瑟拉姆眼角不斷的抽搐。手掌不由自主的捏緊了手的神之怒火。如果可能的話,他現在恨不得一錘把薩莫如給砸死,可惜由於上一次和埃德蒙斯交手時他的生命力損耗太多。現在如果不是靠著特殊的化妝技巧遮掩,估計直接就會暴露他蒼老的面容。

哪怕以他白銀矮人的血脈強度,對於短時間內損失如此多的生命本源也是沒有辦法恢復的,只能緩緩依靠藥物補充但終歸不可能徹底的補回來。最多讓瑟拉姆稍微恢復一點年輕的樣,同時如果他繼續在短時間內連續使用神之怒火,搞不好他會因為一段時間消耗太多生命本源造成壽命大減。所以為了防止瑟拉姆繼續動用神之怒火,米瑟拉長老不得不聯合其他矮人長老從王室庫藏里找出了一副鐐銬鎖在瑟拉姆的手臂上,阻止他繼續動用神之怒火。

當然不能動用神之怒火併不意味著瑟拉姆就失去了戰鬥力,因為這個鐐銬僅僅是矮人們製造出來限制神之怒火特殊力量的鐐銬,而且他還有一個限制上限。一旦鐐銬上匯聚的力量太過強大,那麼鐐銬就會粉碎。所以雖然手上帶著鐐銬,但瑟拉姆還是有戰鬥力的,只不過相對動用神之怒火的時候他的戰鬥力就要差很多了。

但是現在瑟拉姆並不需要投入戰鬥,至少城牆上大部分黑矮人都不希望他投入戰鬥。因為他們很清楚自己的國王如果動用神之怒火的話會有什麼樣的結果,雖熱瑟拉姆掩飾的很好。可是神之怒火在熔岩城這個黑矮人王國實在太有名了,只要知道這柄武器的矮人都知道使用他的可怕副作用。他們不希望自己的國王過早的逝去,尤其是在黑矮人現在這種情況下他們更加需要一個英明的國王帶著族人走出困境。

所以米瑟拉長老讓陳凱站在瑟拉姆的邊上,就是希望陳凱在這種時候能夠拉住瑟拉姆,阻止他使用神之怒火。不過陳凱覺得這主意實在太爛了,如果他能夠阻止瑟拉姆的話那麼還要瑟拉姆佩戴限制鐐銬幹嘛。因此在聽到這個建議的時候,陳凱直接搓了搓自己的鼻無奈的聳了聳肩膀。

不過看到瑟拉姆捏緊了拳頭,陳凱還是用力的把手搭在這位矮人國王肩膀上。雖然瑟拉姆的身高超過了普通的人類一大截,高達兩米三幾的他在白銀血脈徹底覺醒以後已經算是矮人的巨人了,哪怕站在人類當也是鶴立雞群的存在。可是和陳凱一比依舊只能充當小弟弟。雖然陳凱的身高沒有繼續增長,可三米五的高度讓他看起來比一層樓房都要高那麼點,穿著雙首獅鎧的他看起來非常的雄壯如同一個從史詩走來的英靈。當然造成這種情況的最重要原因就是陳凱此刻連頭盔上面罩都拉下著,看不清面容的他配合身上不斷散發的淡淡光芒自然有種特殊的味道。

龐大的軀體即便是站著都有一種特殊的壓力,所以現在陳凱大部分時候都會選擇使用縮小術詛咒把自己變小,也正因為這樣他才能毫無壓力的和那些帝國騎士團的見習騎士交流。如果陳凱一直保持著半巨人的形象,估計大部分帝國騎士團的見習騎士見到他都會感到極大的壓力,哪怕陳凱在等階上不如他們可是龐大的身軀光是站著就有極其恐怖的威勢。這種威勢在陳凱的鬥氣第一次質化以後表現的更加強烈,同時因為鬥氣屬性的原因此刻的陳凱給那些惡魔感覺是一種天敵一般的感覺。

雖然陳凱一直都沒有加入戰鬥。但是他身上散發出的神聖力量已經足以讓幾個惡魔領主差距到他的存在了。不過如果陳凱知道這樣情況的話,也許會捏捏鼻感嘆自己在惡魔那裡都會如此快的出名。當然這種出名並不是什麼好事,因為這樣意味著在惡魔必殺名單上很快就會添加上陳凱的名字。對於任何神明力量的使用者,惡魔們都是殺之後快的。更別說擁有精英模板的陳凱氣息強度上比陳怡還要高一些。雖然陳怡的魔力總量比陳凱鬥氣總量高出近一倍,但是由於陳凱的鬥氣屬性問題質量上就要差一些了。所以綜合表現看來陳凱在氣息方面要更加的強大一些,同樣實際戰鬥力方面陳怡要比陳凱低很多。

雖然她的光環力量非常可怕,可是如果她實力不高哪怕消耗再多的魔晶也無法對惡魔領主造成傷害。但陳凱不同只要他手的劍能夠刺穿惡魔的身軀哪怕他只有一階也可以殺死惡魔領主。雖然這貌似不大可能,哪怕手握聖器一階搏殺惡魔領主的事情也不可能發生。但是陳凱如果把握機會也許可以一劍讓一惡魔領主重傷,雖然那樣會讓他付出非常慘重的代價。正因為背包里的某件東西讓陳凱有挑戰惡魔領主的底氣。所以當幾個惡魔領主巨大的眼睛掃過來的時候,站在瑟拉姆身邊的陳凱沒有任何怯懦的表情。籠罩在面具後面的臉上無悲無喜,背後的那柄輝光之火異常的平靜只有涌動在陳凱身體里的鬥氣在不斷的運轉,彷彿要衝出他的身軀一樣。

縱橫諸天的武者 。只要周圍有邪惡生物或者污穢生物出現,身體鬥氣就會不由自主的運轉,所以只要是邪惡生物或者污穢生物那就別想偷襲到陳凱。這種能力讓陳凱在探索地下遺迹這種副本的時候佔據很大的便宜,不過現在的他基本上很難離開領地跑去探索某個地下遺迹。

陳凱身體涌動的鬥氣自然而然的向外散發著,藉助盔甲的力量在他身體表面形成一層朦朧的紫金色霧靄。當然如果陳凱盔甲還是原來的金黃色,那麼估計就是金黃色的霧靄了。(未完待續。。) julè的狂風不斷的吹拂著陳凱的身體,恐怖的炮彈出膛聲在陳凱的耳邊不斷響起。(興漢)但是這些都不足以讓陳凱身體產生任何波動,他如同一個堅實的立柱一般站在瑟拉姆身邊。雖然他可以明顯的gǎnjào到幾個惡魔領主充滿惡意的凝視,不過因為戰鬥的原因這些惡魔領主僅僅對他稍微有所關注mǎshàng就轉開了目光,因此陳凱並不zhdàozj被幾位惡魔領主盯上了。


實際上以他現在所在的wèzh,哪怕被盯上了也méyoushme好害怕的」「小說章節更新最快。ruguo那些惡魔領主真的可以衝到他的面前,估計他害怕也沒啥用,因為那個shhou也就意味著整個內城牆的防禦線被完全破開了。到了那shhou哪怕陳凱再怎麼躲閃也méyou任何用處,因為他不kěnéng獨自逃跑。

不過目前來說雖然惡魔們攻勢猛烈,可是矮人們還是nénggou頑強的守住內城牆。數萬玩家作為炮灰充當著苦逼的被碾殺的角色,一聲聲玩家臨死前的吶喊不斷的在陳凱的耳邊響起然後消失。雖然玩家們付出了慘重的代價,可他們也把惡魔們牢牢的擋在城牆上最前沿,除了幾個惡魔領主以外數百米長的城牆上並méyou多少惡魔突破上來。

相對於外城牆內城牆的高度有限,只有不到三十米而已,可是ruguo玩家從城牆上摔下去依舊會被摔死。所以守在城牆上玩家其實很害怕靠近城牆邊沿,因為在那裡他們一不小心就會被惡魔拽出城牆然後摔下城頭摔死。所以守在城牆上玩家距離城牆的邊緣最起碼也有一米的距離間隔,這是數千玩家用zj的生命換來的jngyàn,他們很qngchu大部分攀登城牆的惡魔幾乎免疫很多守城武器,尤其是作為前鋒這些惡魔一個個皮糙肉厚恐怖無比。shme熱油金汁對於這些惡魔來說和洗澡水沒多少區別,而滾石檑木除非èbé的巨大不然也méyou多少傷害力。

但是內城牆上的滾石檑木經過這段shjān的消耗剩下的基本上都是小號的東西,這些東西ruguo對付普通的士兵或者亡靈也許還有點用,但是對付那些城牆下方力魔狂魔鍾錘魔這些皮糙肉厚的怪物簡直就是ydǎn用都méyou。實際上那些原本儲備在內城牆上的大型滾石檑木也méyou發揮出多少作用,因為大部分滾石檑木此刻都變成碎片灑落在城牆下的地面上。而它們造成的戰鬥效果不過是讓幾個力魔受了點輕傷而已。因為矮人在內城牆上布置的防禦設施並不多,bjng千年以來這是矮人們第一次受到如此嚴酷的挑戰,大部分shhou敵人都無法突破外城牆的防禦線,所以在內城牆上除了那些魔晶大炮以外矮人們並méyou準備多少防禦物資。原本在外城牆上堆放了不少的防禦物資,比如說體積超過五米重達數噸的滾石和上千公斤的巨大金屬滾木等等。但是內城牆上這些東西都很少,哪怕是有在連續幾次戰鬥以後也都廢掉了。

不過雖然防禦物資消耗完了,但是城牆上的魔晶大炮還在向外發射著炮彈,巨大的魔晶大炮炮口被調到最高這樣發射的炮彈才能落到近處從而殺傷城牆下的惡魔。但是雖然炮彈依舊具備殺傷力,可實際上真正造成的傷害其實並不多只能說是聊勝於無。但是很快的呆在城牆上的陳凱發現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他看到上百個惡魔正在拖拽著數尊巨大的東西。

「那是shme?」陳凱指著遠處正在ongguo道路緩緩的被拉拽過來的巨大黑點問著身邊的瑟拉姆。雖然陳凱的視力不錯但在昏暗的地下shjè矮人的視覺要比他強悍多。

「額!shme?」一直在關注城牆上戰鬥的瑟拉姆並méyou在第一shjān看到那些被推動的黑色小點,當他看到的shhou臉色就變得很難看,銀白色的面容上全是fènnu和恐懼。

「洛倫准將!mǎshàng讓炮手調轉炮口!阻止那些惡魔使用魔晶大炮!」瑟拉姆巨大的嗓門哎洛倫?銅錠的耳邊響起,直接讓正在指揮戰鬥的老矮人臉色一變,他mǎshàng就把目光轉向了瑟拉姆手指的方向。在那裡上百個惡魔正在緩緩的把從西南城牆上拆洗下來的魔晶大炮放在地上,雖然對於這些惡魔來說他們並méyou使用魔晶大炮的jngyàn,但是惡魔可以ongguo吸收靈魂結晶的記憶獲得知識。他們吞噬的靈魂結晶越多,獲得的記憶也就越多。當然這種辦法也不是次次成功,因為這些被吞噬的靈魂結晶必須是在活著的shhou被從身軀抽出來的。而且必須保證被製作成靈魂結晶的shhou靈魂的完整度足夠高,即便如此吸收的靈魂結晶記憶也會有很大的缺失。只有最為深刻的記憶才會被最終保留下來,而惡魔們戰鬥到現在收集到有關矮人魔晶大炮操作的記憶靈魂結晶只有méyou幾個,這些記憶極少有有關魔晶巨炮的東西。

可就算如此吸收了這些記憶的惡魔也可以稍微操作一下魔晶大炮了。這也是為shme惡魔們會大費苦心的把幾門魔晶大炮從西南城牆上拆卸下來。雖然這些惡魔是ongguo吸收矮人的記憶獲得了操縱魔晶大炮的能力,但他們並不是十分熟練。bjng這些記憶結晶不是從矮人炮手身上活活抽取出來的,本身就有很嚴重的缺損,但是惡魔都不是傻他們稍微摸索幾下以後很快就mngbá了魔晶大炮的操縱辦法。同時在這個shhou一枚枚魔晶炮炮彈在他們zhouwé落下。回過神來的矮人們開始死命的往這些魔晶大炮zhouwé傾瀉炮彈,雖然他們不覺得這些惡魔會操縱魔晶炮對城牆帶來wēé,但是此刻城牆yjng經受不起更多的打擊了哪怕只有萬分之一的kěnéng矮人炮手們也要扼殺這種wēé。

一枚枚魔晶炮彈落在這些惡魔身邊爆炸。爆炸產生的衝擊波和火焰直接向著這些原本屬於矮人的魔晶炮蔓延。但是恐怖的衝擊波在擴散到魔晶大炮邊沿的shhou卻被擋住了,一直縮在後方的琪琪格拉出手了,一個散發著濃烈深淵氣息的防護壁擋在魔晶炮的前方把所有炮彈的爆炸都擋在外面。

「呆著干shme?給我發射!轟死那些矮矬!還有那個該死的使用神明力量的小妞!」面容嬌艷的琪琪格拉此刻如同魔鬼yyàng,她全身上下散發著詭異的黑氣,在她的背後形成一個猙獰無比的魔鬼虛像。這是異位面魔鬼也就是她的母親傳承給她的力量,雖然並méyou多強大的戰鬥力可是威懾力極其強悍。不過琪琪格拉並méyou在zj的父親,也就是梅扎瓦洛夜主宰面前使用過這種能力。因為這是她母親告誡她的事情。雖然她不zhdào為shme,但是在內心趨吉避凶的想法下還是照做了。但是現在因為陳怡的原因,本著對神明力量的fènnu琪琪格拉使用這種隱藏起來的力量,恐怖的力量直接在她背後形成了猙獰無比的魔鬼面容,這種力量讓低等級的惡魔幾乎毫不猶豫的選擇了臣服。ruguo說之前他們僅僅是因為梅扎瓦洛夜這位主宰的原因臣服琪琪格拉的話,nàme現在則是因為琪琪格拉背後的魔鬼虛像了。

「轟!」當第一枚矮人精工製作的炮彈經過惡魔的手被推進炮倉發射出去的shhou,城牆上的瑟拉姆臉色那是非常的難看。雖然他不需要看炮彈的落點ongguo對方的軌跡就zhdào這枚炮彈撐死也就砸在城牆牆面上的結果,可是這僅僅是第一枚炮彈,掌握了操縱魔晶大炮方法的惡魔肯定會把更多的炮彈射到城牆上。

「笨蛋!射低了!給老娘射準點!你們這幫廢物!」看著炮彈轟的一聲砸在城牆,琪琪格拉的心情非常的糟糕。ruguo不是這些惡魔炮手得來不易,她肯定yjng一巴掌扇過去扇死幾個了。

當第二枚魔晶炮彈被惡魔們發射出去的shhou,城牆上的矮人也再次發動了襲擊。十幾米魔晶穿甲彈直接被當做爆炸彈發射出來,為的就是擊穿琪琪格拉布置的防護壁從而轟擊到後方的魔晶炮。相對於惡魔炮手那垃圾的炮擊能力,矮人炮手的能力高出不zhdào多少,尤其是精準度方面更是超出不zhdào幾倍。十幾枚炮彈落點幾乎méyou偏離幾米,直接砸在不到十幾平方米的範圍上。十幾枚魔晶穿甲彈的到來有點出乎琪琪格拉的預料,雖然琪琪格拉布下的護壁足有堅固,但最終還是被這十幾枚魔晶穿甲彈擊穿。

伴隨著一聲聲巨大的爆炸。惡魔們費儘力氣搬運來的四門魔晶炮的一門被徹底的破壞。同時兩個操縱大炮的惡魔炮手也被爆炸的炮彈直接切成了屍體,可是剩下的三門魔晶炮卻在這個shhou完成了調試向著城牆上發射了炮彈。

「嗚~~」伴隨著三聲巨大的呼嘯聲,三枚魔晶炮炮彈méyou按照琪琪格拉的要求落在陳怡的邊上,但是卻落在了城牆上的其他wèzh。矮人們在這個shhou嘗到了zj製作的炮彈那恐怖的滋味。這種味道真的非常的苦澀,苦澀的讓城牆上的指揮官洛倫?銅錠鬍鬚都在顫抖,瑟拉姆這個矮人國王更是fènnu無比。

三枚魔晶炮彈在城牆造成了巨大的傷害,爆炸產生的衝擊波甚至讓陳凱都感到一陣血氣翻湧。因為一枚炮彈是在距離他不到十米的dfāng爆炸的。爆炸產生的傷害幾乎直接把落點zhouwé的玩家變成了碎屍,最重要的是城牆上的那正在開炮的兩門魔晶大炮被惡魔炮手狗屎運yyàng命了。

哪怕是瑟拉姆也不敢相信這些惡魔炮手是故意擊魔晶炮的,所以所有人都認為惡魔炮手是狗屎運而已。實際上的確是這樣。當惡魔炮手再次發射炮彈的shhou,三枚炮彈只有一枚在城牆上爆炸,另外兩枚一枚砸到了城牆的牆面,一枚直接越過了城牆砸到了後方的城內建築上。同時三門屬於惡魔的魔晶大炮再次被城牆上的矮人清理了一門,那一顆飄飛到後方的炮彈就是被砸爛的魔晶大炮發射的最後一枚炮彈。

雖然最終四門魔晶大炮被矮人們盡數摧毀,可是發射的炮彈卻在城牆上造成了巨大的破壞,尤其是最後一門被破壞的魔晶大炮發射炮彈非常不幸的落在了帝國騎士團的間。雖然這些見習騎士們身上都有保命的東西,可是爆炸的炮彈還是造成了三死五傷的慘重結局。更慘的是這個shhou薩格拉瑟剛好發起了攻擊,結果受到炮彈和惡魔領主雙重打擊的帝國騎士團付出了十幾人陣亡的代價才再次穩住了戰線。ruguo不是矮人們把所有魔晶大炮都摧毀了,只要再有幾枚炮彈落在城牆上結果就kěnéng更加的糟糕。

實際上現在的情況yjng很糟糕了,整個城牆上至少四五處dfāngyjng有十幾個惡魔攀爬了上來。因為大炮把守在這裡的玩家和矮人都轟飛了,不是被殺死就是短shjān內失去了戰鬥力。佔據城牆的惡魔可以源源不斷的接應zj的同類。最終的結果就是衝上城牆的惡魔越來越多。看到這種情況瑟拉姆再次握住了腰間的神之怒火,ruguo不是陳凱努力的拽住他,估計他會選擇衝到前方加入戰鬥把惡魔們趕下城牆。

「凱辰!你不應該阻止我!」瑟拉姆其實可以輕鬆的掙脫陳凱的控制,但是在陳凱拉拽之下幾個負責守衛他的矮人侍衛也擋在了瑟拉姆的面前。他們同意受到米瑟拉長老的囑託,要他們看住瑟拉姆不讓他動用神之怒火加入戰鬥。

「就算我不阻止你!他們也會阻止你!現在還不是你加入戰鬥的shhou!」陳凱鬆開拽著瑟拉姆的手,雖然他很qngchuruguo瑟拉姆加入戰鬥就可以牽制住一個惡魔領主,但是這對城牆上戰鬥來說根本méyou多少意義。瑟拉姆的存在就是整個城牆矮人的主心骨,只要他不加入戰鬥nàme就說明城牆上戰鬥還méyou到最為危機的時刻,無論對矮人還是玩家都有很強大的信心作用。有shhou想要增強己方的信心並不一定要身先士卒,bjng瑟拉姆不是戰將而是矮人們的國王是統帥。瑟拉姆yjng不需要ongguo擊殺惡魔領主來提振士氣或者威望了。因為所有矮人都zhdào他動用神之怒火需要付出的代價,ruguo以這種代價來換取勝利很多矮人寧可選擇犧牲zj。

「繼續進攻!今天我要徹底的佔領這座城市!」琪琪格拉看到越來越多的惡魔衝上城牆感到非常的開心,至於惡魔炮手全部損失的問題她méyou太過在意,因為雖然惡魔炮手屬於技術兵種可是本身實力太差基本上算是炮灰的炮灰。對於炮灰的損失,琪琪格拉是不會有任何想法的。

於此同時手握著阿貝達爾索倫王之刃的阿內加特也隨著惡魔大軍出現在了城牆上,他手的那柄小刀看起來非常的小巧,但是卻極其的恐怖。那詭異的禁錮之力讓矮人聖階強者們在méyou防備的情況下受到了嚴重的打擊,幾個矮人聖域強者被鋒利的小刀禁錮以後刺穿了胳膊,甚至差點連腦袋都被刺穿。ruguo不是矮人強者相互之間配合的非常好。並且守望相助搞不好阿內加特會成為登上城牆的惡魔領主第一個殺死矮人聖階的惡魔。


當然阿內加特的這種做法也讓被矮人們徹底列入強敵的名單,同時因為他三米多高的金色身軀實在太惹眼了,因此只要他準備揮動手的武器就會有三四個矮人聖階同時舉起戰錘朝他砸過來。非常惜命的阿內加特面對這種情況感到極其的鬱悶,因為他méyou和聖階強者戰鬥過的jngyàn。所以哪怕他的力量非常強大但在戰鬥jngyàn上還停留在當初變異小惡魔的shhou。

看到在矮人強者這裡占不到便宜,阿內加特mǎshàng就把目標轉移直接瞄上了另一些人。這些人很不幸的就是一直都是炮灰存在的玩家,僅僅不過十幾秒的shjān就有數十個玩家死在阿內加特的手裡。只不過陳凱對於這個黃金惡魔的印象很差,因為他給陳凱的gǎnjào只有兩個字猥瑣。還不是普通的猥瑣,應該說是非常的猥瑣。明明實力強悍卻專門找實力低下的玩家出手,最無恥的他還專門從背後下手。如同一個盜賊yyàng專門插玩家的後面。當然每一個被他殺死的玩家結果都是yyàng,那就是腦袋被從後面直接捅碎,阿內加特恐怖的力量讓普通的玩家根本擋不住他一次攻擊,再加上他手的那柄魔刀就更加恐怖了。

整個內城牆上阿內加特和薩莫如這兩個卑鄙無恥的惡魔領主不斷的向玩家下黑手,結果造成了大量玩家死傷在他們的手裡。在這個情況下ruguoméyou人nénggou阻止他們,估計不用多久玩家防線就會徹底的崩潰,那樣的話矮人們就會獨木難支陷入困境,因此看到這種情況陳凱開始緩緩的抽出了背後的輝光之刃。他要去做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當然不是跑去找薩莫如或者阿內加特的麻煩,因為那是去找死。他的目標放在衝上城牆的另外一些惡魔身上,這些惡魔雖然實力強大但在陳凱gǎnjào他起碼還可以擋住他們一下不至於被對方一下幹掉。至於兩個肆虐的惡魔領主,陳凱覺得還是交給後方正在跑來的矮人強者解決比較好。(未完待續……) 祝大家國慶假期愉快!

求月票!求推薦!求點擊!

當陳凱一個腳步一個腳步緩緩的向著城牆邊沿走去的時候,在內城牆的後方十幾個矮人也正在緩緩的踏步走來。(興漢)這些矮人身上有的纏滿了紗布,紗布外面才套著盔甲,但是紗布的傷口依舊往外滲著血。甚至還有的矮人需要別人攙扶才能走動,可是那雙眼眸卻燦燦發光,散發著強烈的意志。

最重要的當瑟拉姆看到這個被人攙扶的老矮人時,眼睛驟然增大因為這個老矮人是他的父親,上一代的矮人國王原本應該躺在病床上矮人王者穆剛鐸?白銀?哈薩克拉姆斯。

「父親!你不應該來這裡!」低著頭看著垂垂老矣的老矮人,瑟拉姆的心情非常的沉重。實際上他很清楚自己父親受得傷究竟有多重,如果不是那些藥物吊著估計他的父親矮人國王早就已經離開這個世界了。

「哈哈!我的兒!你的父親可不想死在那軟綿綿的床榻上!而且不用再向我隱瞞,你真的認為我會不知道自己的身體究竟有多糟糕嗎?」面色紅潤的老矮人拍著瑟拉姆的胸口,如果不是清楚對方的情況瑟拉姆根本不會發現自己的父親其實一直都處於瀕死的狀態,而現在這種情況應該迴光返照強撐而已。不同於普通人的迴光返照,穆剛鐸怎麼說也是擁有白銀血脈的矮人,雖然他的血脈力量不如瑟拉姆純粹,可是他的生命力一樣足夠強悍。因此他的迴光返照持續的時間也更加的久,彷彿是把整個身體今後所有生存時間在這一刻燃燒一樣,燃燒的生命力讓他在數小時內可以面色紅潤甚至戰鬥直到生命力徹底的燃燒殆盡,然後就會快速的走入死亡。


這是一種不可逆轉的過程,當老國王選擇放棄自己今後幾年纏綿病榻的生命時就已經註定了這個結局。穆剛鐸是矮人的國王,雖然他這位國王已經卸任但他依舊是一位王者。並且在實力上高出瑟拉姆一大截的王者。雖然在之前他沒有踏入傳奇的領域,可是隨著生命力逐漸的燃燒他的力量竟然開始詭異的增長,只不過這種增長算是一種死亡前最終的榮光而已。

隨著時間的推移穆剛鐸身上的創傷在緩緩的恢復,當他撕去包裹的紗布時原本應該出現在胸腹上巨大的傷口已經消失了。在做完這一切以後,幾個之前攙扶著他的矮人強者緩緩的為這位曾經的王者穿上他過去的戰甲。

「告訴你!我的兒!看到你成為一個合格的王者我很開心,至少我可以在見到你母親的時候驕傲的告訴她她的兒是我們的驕傲!」當穆剛鐸從瑟拉姆的手裡拿過自己的國王戰盔的時候,輕輕的對著瑟拉姆說著。

「但是瑟拉姆!你知道嗎?其實我最想和她說的是我很想她,但是今天以後我就可以看到你母親了,並且我要用最為驕傲雄壯的形象出現在她的面前!所以不要阻止我,因為這是你父親最後一個願望!我希望能夠用最為強大的姿態出現在母親的面容。告訴她當年她的選擇是沒有錯的!他的丈夫教導出了最合格的國王,是一個最偉大的戰士最偉大的父親!」伸手緩緩的從身邊矮人身上拿過自己的戰錘,碩大的戰錘上沾滿了猩紅色的鮮血,戰錘的一端並不是完全的平實的,而是有數十個大大小小的刃口。這些刃口上還有埃德蒙斯的血液留存著,當初正是穆剛鐸揮舞著這柄戰錘差點擊穿了埃德蒙斯的心臟。巨大的戰錘不僅僅是一件武器,更是一件極其可怕的兇器,而這一件武器是瑟拉姆的母親和穆剛鐸一起製作。

「知道了!父親!」瑟拉姆聽到穆剛鐸的話語腦海忽然想起了一個美麗的矮人少婦,這是瑟拉姆腦海對自己母親唯一的印象。因為為了產下瑟拉姆。他的母親在生他的時候難產死亡了。在瑟拉姆的記憶自己的母親唯一的印象就是王國那幾幅畫像,以及她為自己留下了幾件衣服而已。

「阿爾薇尼的眷顧!」這是穆剛鐸這位矮人國王手武器名字,因為阿爾薇尼就是瑟拉姆母親的名字。揮舞著這柄武器的老國王可以隨時想起自己的亡妻,在漫長的時間能夠陪伴他的只有這件武器以及那幾幅亡妻的畫像。所以再度拿起自己的戰錘。矮人老國王的手忍不住輕輕的撫摸了一下戰錘的錘柄,那一瞬間彷彿陷入了回憶。但是很快的他的手就緊握住了戰錘,彷彿過去數千次數萬次動作一樣沒有區別。

「好了!小!開心點!你老爹這是去上戰場不是去送死!」拍著瑟拉姆的胸口,穆剛鐸用極其輕鬆的語氣說著。但是所有人都清楚這絕對是開玩笑。因為燃燒了生命的穆剛鐸根本不可能活著回來,哪怕回來了也會因為生命力燃燒殆盡而死亡。

「來吧!惡魔崽們!你們矮人老爹的戰錘已經饑渴難耐了!讓你們的矮人老爹穆剛鐸告訴你們什麼叫做戰鬥!什麼叫做力量!什麼叫做矮人!!!」伴隨著一聲強烈的咆哮,矮人老國王的身體驟然爆發出極其恐怖的氣勢。這種力量瞬間侵襲了整個城牆,那一瞬間包括阿內加特在內的幾個惡魔領主都感到了恐怖無比的威脅。

「矮人的傳奇強者嗎?來吧!矮矬,敢在偉大的薩格拉瑟面前提及力量,那麼就讓我告訴你你的想法是多麼的可笑!」原本正在揮舞著戰錘轟擊這帝國騎士團防線的薩格拉瑟聽到矮人老國王的話語馬上調轉了腦袋,向著穆剛鐸沖了過去。

「是嗎?地獄的渣滓!想要教訓我!那就拿出你的實力來!」在薩格拉瑟沖向穆剛鐸的時候,矮人國王也扛著手的戰錘沖向了對方。只有不到百米的距離,對兩個可怕的戰士來說簡直就是瞬息即至的距離,僅僅是幾步的距離揮舞著戰錘的兩個恐怖角色就狠狠的撞擊在了一起。

「轟!!」恐怖無比的撞擊聲在那一瞬間形成了可怕的氣爆,極其恐怖的力量直接在城牆上形成了一圈圈向外擴散的衝擊波,靠近交戰區域的玩家和矮人在同一時間被衝擊波所撞飛,哪怕是陳凱也被可怕的衝擊波撞的一個踉蹌差點沒有從城牆邊沿被擠下去。

「滾開!惡魔雜碎!」伴隨一聲厲喝陳凱手的輝光之刃劃出一道弧線劈開了向著自己掃過來的一柄戰斧,一個等級不過八階的力魔想要對陳凱出手。但是他明顯挑錯了對手。如果是普通的玩家也許他已經得手,但是的當他選擇的目標是陳凱的時候就註定了無功而返。依靠力量爆發這個天賦技能,陳凱身體瞬間可以爆發出的力量超過五百公斤,這個力量足以擋住階以下任何惡魔的攻擊哪怕是力魔也別想在力量上碾壓陳凱。除非對方是比精英級惡魔更加高端的統領級別,那樣的話陳凱就是被碾壓的角色了。

可惜雖然這些純血惡魔比起血脈不夠純粹的力魔狂魔要可怕,但是還不至於碾壓陳凱。再加上陳凱揮動的武器上附加這濃郁的神聖鬥氣,本身具備的破邪效果加上陳凱受到的祝福力量可以對惡魔造成四倍傷害打擊的效果。雖然這種打擊效果需要直接命惡魔軀體才能顯現,可是當鬥氣接觸對方的邪惡力量時也會對惡魔產生侵蝕效果降低對方的抵抗力。最重要的是陳凱現在武器技巧可是大師級的,哪怕他還沒有達到真正的大師級,但是已經足以讓他在攻擊的時候使用一些小技巧卸掉對方的力量最終擋開對方的攻擊了。

揮舞著戰斧的惡魔手的武器被陳凱一擊撞開。露出了毫無防禦的胸口已經腦袋。在這之前這個力魔對於這樣的情況會毫不在意,可是從陳凱武器上傳遞出來的力量讓他極其的難受。於此同時剛剛擋開這個力魔戰斧的陳凱,手的巨劍在對方還沒收回武器之前直接向上斜斜的一撩,裹挾著濃郁神聖鬥氣的巨劍在這個力魔的身體上劃出了一道狹長的溝壑。淡淡的白色火焰在傷口附著燃燒,讓這個力魔忍不住瘋狂的吼叫出來,因為聖焰附著燃燒真的很痛很痛。

「切!才造成不到三千的傷害!果然是皮糙肉厚的怪物!」陳凱極其無奈的看著自己耗費上千點魔力和幾百點鬥氣一起造成的戰果,如果不是這些充當先鋒的惡魔防禦太過強悍的話,也許玩家們就不用戰鬥的那麼痛苦了。當然這一次上撩攻擊並不是陳凱全部攻擊的結束,因為他在武器完成上撩以後雙手緊緊的握住了劍柄。在這個力魔還沒有完成回防之前巨劍再次狠狠的落下。


「重斬!」鋒利無比的輝光之刃裹挾著濃郁的神聖鬥氣狠狠的劈斬在力魔的軀體上,和陳凱差不過高的力魔在這一擊之下被劈的向後踉蹌了好幾步,手好不容易回防的戰斧再次被撞開。同時極其不幸的是,這一次攻擊僅僅是一個前奏而已。因為陳凱手的巨劍還在揮舞,聖劍重斬這個犀利無比的連續技能瘋狂的落在力魔龐大無比的軀體上。僅僅十幾秒的時間,陳凱就完成了四次重斬,第五次重劈時積蓄的龐大鬥氣直接形成恐怖的劍罡狠狠的劈在力魔身軀上。那一刻八階的惡魔身體竟然被這道劍罡直接穿透。

「才三萬經驗!?」陳凱看著緩緩倒地的力魔極其無奈的看著經驗值獲取的提示,至於周圍玩家驚愕無比的面容他直接選擇了忽略。當然殺死一個力魔耗費鬥氣也不少,因為陳凱身體里至少有五分之二的鬥氣被消耗掉了。尤其是最後一擊直接消滅了陳凱兩千多鬥氣值。實際上現在陳凱身體里的鬥氣只剩下千多一點而已了,但是這些鬥氣足以讓陳凱再次斬殺一個八階左右的惡魔了,同時他最後那一道劍罡其實不僅僅殺死了那個力魔而已,擊穿而出的劍罡撞擊在這個力魔後方的狂魔身上,給對方造成了近千的傷害。

如果不是前面那個力魔消耗了大量的鬥氣劍罡的力量,估計透體而出的劍罡可以造成更多的傷害而不是僅僅千的損傷。但是這透體而出的劍罡依舊讓後方的狂魔嚇了一跳,他根本沒有想到陳凱的攻擊會穿過前方的力魔轟在自己身體上,因此毫無防備的他哪怕飛快的舉起了手的惡魔戰錘也無法擋住陳凱攻擊。

「神明的信徒!該死!~~嗷~~」狂魔捂著自己被神聖力量灼傷的胸口,清晰的劍痕在他的胸口顯現著,傷口附近滋滋的冒著白色的煙霧那是還沒有徹底消散的神聖力量和狂魔本身的深淵力量撞擊的結果。

「轟!!」伴隨著一聲劇烈的碰撞。陳凱手的巨劍和狂魔手的戰錘狠狠的撞擊在一起,如同此刻再次碰撞的矮人老國王穆剛鐸以及薩格拉瑟一樣。巨大的撞擊聲刺耳無比,同時一滴滴惡魔之血緩緩的從薩格拉瑟的嘴裡向外冒著。

「來啊!惡魔雜種!難道你沒力氣了嗎?和我比力量!你這個惡魔雜碎再吃一百年奶吧!」揮舞著戰錘的老矮人狠狠的甩出手的戰錘,狠狠的砸在薩格拉瑟的胸口。碰撞以後的戰錘倒飛出去在空打了一個轉以後落到了老矮人的手裡,而受到重擊的薩格拉瑟痛苦的捂著胸口向後不斷的後退,最終一頭栽下城牆。

當然薩格拉瑟並沒有死亡,雖然踏入低等傳奇的穆剛鐸力量恐怖,那一擊憤怒之錘幾乎擊碎了薩格拉瑟的心臟。可是惡魔並不只有一個心臟,雖然薩格拉瑟的一個心臟碎了但其他心臟還在跳動讓他可以繼續活下去,只是短時間內無法繼續戰鬥了。不過薩格拉瑟的倒下卻讓城牆上的矮人士氣大振。同時讓其他惡魔領主感到了恐懼,但是所有矮人們以為即將把惡魔們趕下城牆的時候,一聲嘹亮的龍吼忽然出現在他們的耳邊。

「那頭魔龍!埃德蒙斯!!」瑟拉姆眼睛瞬間瞪得滾圓,因為他看到了出現在西南城牆上咆哮的深淵魔龍,全身上下布滿了鮮血的魔龍此刻燃燒著名為憤怒的光芒。被矮人們用崩塌的岩石埋葬,差點直接被砸死的埃德蒙斯僅僅是稍微休息了一下就沿著惡魔們開闢的道路沖了過來。同時跟隨者他到來的還有數萬亡靈大軍,白骨惡魔拉塔米修斯也在後面出現。

「魔龍!還記得你那個差點殺死你的矮人大爺嗎?」當瑟拉姆面露震驚的時候,穆剛鐸這個矮人老國王卻率先朝著埃德蒙斯發起了挑戰。因為他已經感覺到生命力的衰退,知道因為和薩格拉瑟劇烈的戰鬥讓他生命力消耗太多了。也就是說他現在所剩下的時間更加少了。

「是你!矮矬!我要你的命!」雖然距離有點遠,但是在瘋狂狀態下差點被穆剛鐸轟碎心臟的埃德蒙斯還是認出了對方。因為在自己靈魂剛剛清醒的那一刻,那個差點洞穿心臟的戰錘和身影實在讓他記憶深刻了。所以埃德蒙斯很清楚的記住了穆剛鐸,最重要的是穆剛鐸穿著實在太過顯眼了。想讓埃德蒙斯忘記也很難。

「誰要誰的命還不一定呢!老夥計們!為了紉城!我們乾死這頭瘋龍!!」回應著矮人老國王的是十幾個高舉著的戰錘,這些老矮人身上的傷口不斷的恢復著,他們和穆剛鐸一樣採取了極端的辦法燃燒自己的生命力來獲得傷勢短時間內的恢復。

這十幾個矮人都是跟隨著老國王多年的矮人強者,最重要的是他們都知道自己傷勢根本無法恢復。與其纏綿病榻最終老死還不如在生命的最後一刻為自己的族人多殺一些惡魔。

但是當穆剛鐸的召喚響起以後,這些矮人強者還是毫不猶豫的從城牆上衝天而起,跟隨者這位老國王的腳步向著埃德蒙斯衝去。十幾個矮小的身影在西南城區的房屋上飛奔著。於此同時展開翅膀的埃德蒙斯也踏著崩塌的房屋向著城內衝來。

「繼續進攻!殺光所有矮人!!」看到埃德蒙斯的出現並且把十幾個矮人強者吸引走,琪琪格拉馬上就發現了機會,原本因為薩格拉瑟被轟下城牆而出現猶豫的惡魔們再次瘋狂的衝上城頭,向著矮人和玩家舉起手的屠刀。

「這個老頭真瘋!」陳凱並不知道穆剛鐸是誰,也不知道他會什麼會如此的瘋狂,他知道對方很強大。陳凱手的巨劍緩緩從狂魔的軀體抽出來,這是死在他手裡的第三個惡魔,而他此刻身體的鬥氣因為藥物原因不但沒有消耗的更多,相反還恢復了不少足足有千多點。但是這些鬥氣值面對不斷攀爬上城牆的惡魔顯得有點少,陳凱不知道自己能夠支撐多久,但是他知道自己絕對比周圍的玩家撐得要長。因為在這不到兩分鐘的時間裡,他身邊的玩家已經換了三波了。(未完待續……) 當惡魔們再次迴轉方向朝著內城牆蜂擁而來的時候,陳怡的凈化光環也開始緩緩的展開。休息了足夠時間的她再次使用聖壇展開光環的力量,同時稍微調動了一下魔力使用了光之箭域。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