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整整三十八件靈寶憑空懸浮到了天武仙宮的弟子面前,有寶劍、有鎧甲、有護手、有戰靴,不過每一劍都是單獨的,也都是唐嫣按照各人需要煉製的。

2021 年 1 月 18 日

「上面都貼著你們的名字,別搞錯了就好……」唐嫣按著瞪大眼睛一臉驚喜的眾人,說道。

「這是我的!」

「我的!」

嘶嘶嘶!

瞬息之間,三十八人便一搶而空。

「唐小姐,這靈寶……是不是以後就歸我們了?」其中一名弟子,依舊有點不敢相信地看著唐嫣問道。


「當然。再沒有開戰前,都不要暴露出來。到時候我們給他們一個『驚喜』,都去淬鍊吧……」唐嫣微微一笑說道。

「哈哈哈……好!保證會讓他們很『驚喜』的……隨後,夏凌峰以及另外六個仙道十門的宗主,還有宇文泰然等人,跟唐嫣、夏琴幾女商量好了明日大戰的出場順序。

儘管唐嫣和四人表現的都很有信心,可夏凌峰等人直到現在依舊不敢相信,唐嫣五人便能將對方四十人,其中還有二十多名七階武尊境後期巔峰高手,挑翻。

畢竟,靈寶雖然強大,但終究是身外之物,而且也會受到境界的制約,究竟能發揮出怎樣的戰力,無人能夠估量。


不過,事情已經到了這一步,至少要比唐嫣沒有歸來之前,希望大了很多很多,最終結局如何,只能聽天由命!

……

「出發!」

第二天,一大早,仙道四萬多名武尊境的修鍊者齊聚,在夏凌峰一聲令下后,一個個凌空而起,向著三界天河交匯處而去。

除了六名相貌各異、氣息收斂的陌生少女和夏琴四人以及蔣曉梅、黃桂麗等天武仙宮的弟子外,包括夏凌峰等知道唐嫣歸來的宗主和極個別太上長老在內,神色都凝重異常。

更不要說,其他武尊境的高手,在他們心中早已認定了這場戰鬥的結局,這無疑是為了保存東大陸仙道。才被迫作出的抉擇……

所有人看向夏琴、赫連羽逸、夏月星、劉竹淑的目光,都充滿了感激和同情。同樣,看向摘星門目光也是如此。

戰鬥結果出來,四人將會成為對方的俘虜,摘星門也將會被滅門。

……

「那六名少男少女是什麼人?全是七階武尊境初期的修為,而且如此年輕,我怎麼從來沒有聽說過?」

「不知道,我也感覺很奇怪……不過,應該是凌天聖地等九品宗門偷偷培養的少年高手吧?可惜了。這個時候出來,能有什麼用?反正是敗,還不如繼續隱藏著,將來還能成為我們仙道的高手……」

「是啊……唉……那唐嫣曾經是我們東大陸仙道的希望。三年來,我們也看到了希望,東大陸仙道的變化,有目共睹。可沒想到,現在卻成為我們仙道的厄運……」

「話可不能這麼說。我們東大陸仙道的氣運,既然已經跟她息息相關,無論榮辱,自然都要站到一起。現在,據說唐嫣在中大陸已經闖出了極高的聲譽,天武仙宮兩大殿對其都很重視。雖然這次動亂,傳出消息,她已經身隕,可我感覺並不准確……否則凌天聖地、摘星門等人不會沒有任何錶示。倒是他們真的可惜了……」

兩名傳音交流的武尊境老者,目光看向了隊伍最後方,百餘名修鍊者。

這百餘名修鍊者,除了摘星門六大太上長老以及所有內門長老外、外門長老外,還有八十多名弟子。這些弟子,最小的怕只有十多歲。

最大的也不過是四五十歲。

四五十歲,在修鍊界,算是很年輕的存在了,可他們此刻卻正是一步步踏向死亡…… 這些人,都是魔道指名道姓列出來的名單,每個人的詳細信息都有,單純從名單看,誰都知道這完全是針對唐嫣的。

凡是和唐嫣有關聯的人,統統在列,無論修為高低。

顯然,這份名單,不是莫無心獲得的資料就能列出來的,而是元門、飄渺聖地、天劍聖地這三大叛徒宗門跟隱藏在背後的始作俑者聯手列出來的。

摘星門和四人一樣都是賭約的一部分。一旦魔道妖道獲得決鬥的勝利,摘星門便要消失在修鍊界。

摘星門門主、太上長老、內外們長老,自然是一個都不能少。

但無數年輕弟子,卻不是他們想殺就能殺的。

事實上,摘星門在幾天前便已經解散了所有弟子,成了一顆空殼。

也正因為如此,莫無心等人在制定賭約的條件之時,才會將跟唐嫣有關的所有弟子列出。

也就是說,這些人任何一個都是賭注的內容之一,少一個都不行。

……

唐嫣在三天前,沒有開始煉製法寶的時候,便從四人那裡了解到這情況。但她卻強忍住了去摘星門弟子被「關押」的宮殿。

此刻,已經一分為六,形象各異,且將自己氣息通過玄奧陣法、裝備完全改變的她,感應著隊伍最後摘星門百餘名弟子,內心深處對元門、天劍聖地、飄渺聖地這勾結魔門的混蛋湧出滔天殺意,當然,還有來自天武魔宮的弟子……

唐嫣並不知道莫無心也在這裡,但卻知道,魔門不放過所有跟她有關係的修鍊者,卻絕對是莫無心的手下搞出的。

「你怎麼了?」

夏琴感應到唐嫣本尊的氣息波動,忍不住傳音問道。

「沒什麼……」帶著升級過後的千幻,唐嫣跟原來的樣子看不出任何關係,在聽到夏琴的傳音后,猛然切斷了自己的感應。

她不忍再看下去,不忍再聽下去,否則她怕真的控制不住自己,越來越強烈恐怖的殺意,更是不敢想像,若是自己沒有歸來,將會發生怎樣的慘劇。

幾年沒見的朋友們,已經是武王巔峰的高手。

琴雲甄、蕭家子弟等人也赫然在列,每一個都到了武王境。湯婷、金淵、劍凌雲、李逸風、湯俊、西門孤秋……全部在場,沒有一個漏掉。更讓唐嫣驚訝的是……

蕭梅,竟然也在!這無論如何都是她想不到的,更想不到的是,蕭梅的境界竟然到了武尊境……

……

此刻,唐嫣依舊沒有意識到,整個人的心神都被滔天的殺意所瀰漫。

殺!殺!殺!

天武魔宮的弟子,元門、天劍聖地、飄渺聖地的首要人物,她要將這些人,統統轟殺到劍下,神魂不滅!

是的,是神魂不滅!

一直以來,唐嫣都不願使用離二的特殊能力,一是不想讓離二成為自己的依靠,反而制約自己的進境,二是,不想自己的腦袋變成聚集著無數生靈的大雜燴。

可現在,單純的殺死這些人,已經無法滿足她心中的滔天殺意。

嗤嗤嗤嗤……

「啊?」

沒有任何徵兆,更讓夏琴等所有人想不到的是,原本說好以分身上場,到與魔門弟子開戰的時候,才暴露真身的唐嫣,這一刻,竟然突然地收起了分身,恢復了本尊模樣。

「這……」

「你……」

距離唐嫣不遠的夏凌峰、宇文泰然、夏琴、赫連羽逸等人,以及天武仙宮的弟子,一個個不解地看向了唐嫣。

「不用擔心,他們敢違約,我唐嫣必然血洗魔界,無論是誰,都休想逃掉!不用怕他們會撕破臉開戰,那輸的肯定是他們!我能拿出幾十套靈寶,就能拿出更多的!人數是我們幾倍又如何?」

唐嫣聲音冷冽無比地說道。

……

「啊?唐嫣!那是唐嫣!」

「什麼?唐嫣……唐嫣回來了?」

「唐嫣……真的是唐嫣!明明是六道完全不同的身影,竟然聚合成了唐嫣!難道……那都是她的分身所化?」

嗡嗡嗡……

瞬息之間,從隊伍的最前方開始,唐嫣突然分身合一,像是一顆重磅炸彈般,在人群中爆炸開來。

「唐嫣……唐嫣?」

「姐姐——!」

「姐姐!」

頃刻間,唐嫣的名字便從隊伍的前方蔓延到了最後方,摘星門近百名弟子,一個個露出了極度的驚喜,尤其是跟唐嫣熟悉的人,琴雲甄更是激動地想要衝過去。可惜,此刻他們都是被太上長老等武尊境高手帶著飛行。


「大家別激動!大戰在即,我們不要打擾她!唐嫣既然回來了,定然會來見大家的,也請大家相信,這次危機,我們能度過!」

六大太上長老,此刻也是摸不著北,不明白唐嫣為何突然暴露了自己,但看到眾人激動的樣子,卻不得不阻止道。

嘶!

就在此刻,一道流光劃過,唐嫣竟然出現在了摘星門百餘名弟子的近前。

「姐姐!」

琴雲甄一聲驚呼,掙扎著想要撲向唐嫣,帶著兩人飛行的太上長老,到了這一刻,也無法阻止,輕輕發出了一道能量,撤掉了對兩人的保護,並且推送了下。

「雲甄……」唐嫣露出一抹微笑。

「老大!」西門孤秋、湯俊激動地喊道。

而蕭家等人等人感應著唐嫣身上強大的氣息,一個個心中激動,但卻沒有叫出口,怎麼稱呼?地位、境界的差距,已經不復當年。

而蕭梅則地凝視著唐嫣,那模樣像是做夢般,最後變成了一抹微笑。

「六位太上長老。還有諸位前輩,麻煩你們先將他們帶回宗門!這裡的事,就不要參與了……」唐嫣一一跟眾人頷首后,看向了六名太上長老以及幫忙帶人的七階武尊境高手說道。

「這……」

「我們不會輸。我只擔心爆發仙魔大戰,他們在這裡不安全。放心吧……」

「聽唐嫣的。」不知何時,夏凌峰、宇文泰然也來到了眾人面前,夏凌峰直接說道。

「是!」

琴雲甄冷靜至極地說道:「姐,我們會等你好消息的!」

「嗯!去吧……」唐嫣揮手說道。

……

「太上長老,我姐是什麼境界?是不是修為很高很高了?她會不會有事?」

六名太上長老和另外十多名武尊境高手,帶著摘星門弟子快速遠離三界天河區域的時候,琴雲甄拉著一名太上長老的胳膊,臉上這時候才露出一抹擔憂問道。 聽到琴雲甄的話,蕭梅、西門孤秋等人一個個都看向了太上長老。

「不用擔心,你姐她已經晉陞到了七階武尊境。具體有多高,我們不知道,但七階武尊境後期巔峰高手,絕不是她的對手……她既然回來,便一定行的!」

「可魔界那邊不都是七階武尊境後期巔峰高手嗎?」

「不一樣……你姐的實力,沒有人能夠揣測……有她在,我們肯定能贏得,肯定能……」太上長老說道。

只是,他愈發如此強調,愈發顯示出他內心的擔憂。所幸,人老成精的他,並沒有將這擔憂寫在臉上。

……

「夏爺爺,若是有意外發生,你便立刻下令,所有人都先逃回宗門,利用宗門守護抵禦,只要給我點時間,即可……盡量集中到九品、八品宗門中。你現在可以先通知所有宗主,有這個心裡準備。雖然發生的幾率很小,但也得預防萬一……」

在繼續向三界天河交匯處趕去的時候,唐嫣傳音對滿臉愁容的夏凌峰說道。

「你的戰力到底到了什麼境界?我選擇相信你,你應該跟我交個底吧?這是關乎到整個東大陸仙道存亡的大事……若是真的……我成為千古罪人沒什麼,可仙道億萬生靈卻不是我能承受的起的……」


「九階武尊之下,我都有把握。只要他們沒有出現九階武尊,我們便贏定了!」

「可他們年輕一代的七階武尊境後期巔峰都有二十多個……我們七階武尊境的也就你們五個而已。」

「放心好了,他們就是有一百個,都沒有問題……我們唯一要擔心的就是他們違約!現在東大陸的消息,任何人都無法傳出去,這是主要原因。否則的話,根本不用擔心。」

「好吧,我現在就安排……」夏凌峰心中既是震驚,又是無奈地說道。

……

嘶嘶嘶……

三界天河交匯處,魔界、妖界,密密麻麻的修鍊者,足有近三十萬人,單單魔界便有二十萬左右,妖界也接近十萬,聯合在一起,近乎是仙界的八倍。三界有資格來到這裡的,都是武尊境之上的修為。

如此懸殊的人數差距,便是仙道不得不屈服的原因……

仙魔妖三道的大戰一旦爆發,他們怎麼可能勝利?

……

「哈哈哈……很不錯嘛,竟然還能湊到四萬人,夏凌峰,你們的二十名年輕弟子可選好了?若是我猜的沒錯的話,你們就只有四個吧?哈哈哈……」

曾經號稱東大陸第一人的元門門主此刻像是魔門的一條狗般,凝立魔門隊伍的最前方,遙遙凝視著夏凌峰叫囂道。在她的身邊,則是一臉得意的天劍聖地宗主和飄渺聖地宗主。

「哼,無恥小人,你們這樣的敗類絕對不得好死!廢話少說,我們五名弟子,對付你們就足夠了!」夏凌峰冷聲說道。

「哈哈哈……五名,真是讓人意外,難道又有哪個天才從外界回來?給你們贖回去的,好像也沒有武尊境吧?」天劍聖地宗主語氣極為嘲笑地說道。

「別廢話了。直接開戰!」就在此時,一道森寒的聲音,驟然從後方傳來。

「是!」元門門主三人頓時停止了咆哮,退到了後方。神情冷漠地凝視著東大陸仙道曾經還將他們奉為偶像高手的同僚。


……

嗤嗤嗤!

天武魔宮、妖宮以及天武仙宮,一百二十名弟子,瞬間便凌空飛行到了三界天河交匯處的上方,而東大陸三道之首,夏凌峰和另外兩人也都就位。

妖道的隊伍中,踏出七名武尊境後期巔峰的年輕人,而魔道則是整整二十人。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