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整個超跑俱樂部的人都懵了。

2022 年 2 月 26 日

完全不敢相信自己聽見的聲音。

肖蓉的臉色蒼白,身子輕微地顫抖。

她連低級點的酒店都沒有住過,在那種地方呆一夜的話,她會瘋掉。

「我不要!」肖蓉急忙搖頭。

本想倚仗超跑俱樂部的能量讓對方有所忌憚,沒想到,楚塵,王賽仙甚至還有楚小魚,都完全不將他們超跑俱樂部放在眼內。

這群富二代生平第一次產生了無力感。

警車呼嘯而至。

一個個超跑俱樂部的成員被帶上車。

肖蓉哀求,最終也沒逃過被帶走的命運。

「這可真是個難忘的生日。」楚塵的神色淡漠,絲毫沒有半點憐憫,如果他沒有任何背景實力的話,今晚進去的人就是他了。

楚塵再次看向了王賽仙。

這位王家大少這麼果斷的大義滅親,確實出乎他的意料。

熱熱鬧鬧的白家大院門口,隨著警車的離去,很快就冷清下來,人群也漸漸散開了。

不少人的目光還落在了楚塵的身上,忍不住多瞄幾眼。

今天晚上,他們算是真正見識到了什麼叫做猛龍過江。

他們都清楚,王家大少大義滅親的原因,一定是因為楚塵。

「時候不早了,我們也回學校吧。」鍾瑩瑩拉扯了一下戴眼鏡的女孩。

戴眼鏡女孩眼神發光地看著楚塵,然後依依不捨地離開。

兩個世界的人,註定不會有什麼交集。

「王賽仙,特戰局天網殿成員,代號『金仙』。」王賽仙朝著楚塵伸手,「楚塵,久仰大名。」

「塵哥。」一旁的楚小魚則興奮多了,「我是楚小魚,也是天網殿成員,我的代號跟我的名字一樣。」

楚小魚?

楚塵好奇看了一眼楚小魚,脫口而出,「你是二叔的兒子?」

兩人的相貌輪廓有些相似,更重要的是,他的名字跟魚有關,非常符合二叔那種資深的釣魚愛好者起的名字。

楚小魚點頭。

原來是堂弟。

楚塵頓時明白王賽仙為什麼這麼果斷地選擇幫他處理今晚這個『麻煩事』了。

楚小魚在,王賽仙自然更加清楚楚塵的身份。

「塵哥,我們兄弟第一次見面,找個地方喝一杯?」楚小魚對這位堂哥還是有些崇拜。

王賽仙也笑道,「天網殿的年輕人本來不多,平日里就我和小魚兩個人比較多聚在一起,現在多了楚塵,確實該喝一杯,同時也慶賀利雅城大捷!」 「這件事……」遲疑了下,他說,「不是我招她,是她非要跟我過不去。現在輿論一邊倒,您說的同情弱者根本就沒用,他們都開始相信蘇韻了。現在公司每天的退貨量都很大,這樣下去,公司要完啊。」

「你……」被他氣的一口氣險些上不來,然後姚穎沒說話,聽着似是腳步聲,估計是找了個方便說話的地方,然後才惱怒的說道,「我給你出的方案里,可沒有跟她有關的!你明知道她背後的勢力是什麼,還要去招惹她,你不是找死嗎?!」

「不是,我都說了不是我招她,是她非要招我。我就算再怎麼扮弱者,現在人都不相信我啊!」他也很無奈。

姚穎冷哼兩聲,「我看你扮的根本就不是弱者,你扮的是弱智!」

洛遠航:「……」

「行了,先不說了,我回頭看看究竟是個什麼情況。沒什麼事,不要給我打電話。」在掛斷之前,似乎又想起了什麼,重新補充一句,「有事也別打,最近我很忙!我有工夫會給你回的!」

「……」

聽着那邊掛了電話,洛遠航默了會兒,更加鬱悶了。

根本就沒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什麼主意也沒出,還被罵了一通。

他想了想,總不能這樣坐以待斃,尤其目前看起來,他還是稍稍挽回了點口碑的,仔細回想下這些天的網上論戰,網友們的集中熱點在於:

一、微瀾之前的那些香水系列,究竟是出自蘇韻之手,還是出自江時薇之手,是不是他聯合江時薇一起竊取了她的勞動成果。

二、他跟蘇韻之間到底有沒有談過戀愛,蘇韻是第三者,還是江時薇是第三者,他在這件事上有沒有撒謊。

其他的問題都差不多是圍繞着這兩條的,只要能把這兩條問題給解決了,其他的都是迎刃而解的。

其實關於誰是小三這個問題,說到底還是他的私生活,最主要的,還是之前的香水設計歸屬權的問題。以前他薇薇都是一口咬死了,蘇韻是偷竊的那個人,但現在眼看着,就要瞞不住了。

到底是誰調製出來的,誰是作者,他心知肚明,只是沒想到蘇韻能翻出這麼多的證據來,最要命的是,還不知道她到底有多少的證據。

思來想去,與其遮遮掩掩,還不如大大方方的坦白算了,就算是警察局裏,還有個坦白從寬呢,他的態度表現誠懇點,擺出受害者的姿態來,或許就是置之死地而後生呢。

越想越覺得是最好的辦法,至於母親那邊,他沒時間去問,也不敢再打擾她,而等她來找自己,還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現在時間每一分每一秒都是那麼緊張,他不能坐等下去,必須採取行動。

很快的打開電腦,坐到桌前把文檔打開,手指停留在鍵盤上頓了頓,輸入四個大字:道歉聲明。

——

蘇韻第二天一到辦公室,就看到自己的座位上放了一個挺大的箱子,箱子是木頭框架的,封閉的還挺嚴實,也看不清裏面是什麼。

「誰的?」她問。

「當然是你的啊!」有同事說道,「一早樓下保安送上來的,說是你的快遞,還挺沉。」

「???」

奇怪的圍着箱子轉了兩圈,也沒看出什麼名堂來,上面沒有貼快遞單,也沒有留下聯繫方式什麼的,只有黑筆寫的三個大字:蘇韻收。

看來真的是給她的,但無緣無故的,送這麼一份東西,也不說是誰。

「蘇韻,這麼大的一份快遞,裏面是什麼呀?」

「對呀對呀,你買什麼大件了啊?」

「這麼大件,傢具吧!」

不少同事好奇的問道,甚至有人湊過去往裏看,但打的木條封的,看不清裏面究竟是什麼。

「不是我買的!」她搖搖頭,一手搭在木頭箱子上,「保安還說什麼了嗎?有沒有說誰送過來的?」

同事們搖頭,表示都不知曉。

手指在木頭框架上彈啊彈,她不但奇怪是誰送來的,更是發愁怎麼打開,這麼嚴實的東西,誰知道裏面是什麼。

哎,最近她出的風頭太盛,不會是誰給她寄的什麼打擊報復的東西吧?

腦袋裏靈光一閃,她猛地把手撤回,生怕被裏面東西咬了似的。

「哇,這麼大個箱子!」爾妍啃著煎餅進來,一眼就看到了那個大箱子,很是感慨的撲了過來,「什麼好東西呀!」

睨了她一眼,蘇韻隨口說:「炸彈!」

「……」條件反射的往後跳了兩步,手中的煎餅倒是沒丟掉,爾妍瞪大眼,「真的假的?」

「當然是假的,真的我們還能在這裏坐着嘛!」邊上的同事嘲笑她,「我們也不知道裏面是什麼,都好奇著呢。蘇韻,不是你買的,那一定是男朋友送的吧?」

聽到別人半開玩笑的說法,蘇韻倒是覺得有點道理。

會不會,真的是司耀送的?

拿着手機轉身去樓道里找個安靜的地方打電話,沒響幾聲就被接起了,司耀那磁性的聲音帶着幾分輕鬆調侃,「怎麼,早上才分開,就想我了?」

「所以,這就是你送禮的原因?」蘇韻反問道。

司耀愣了下,「送禮?送什麼禮?你要送禮嗎?」

「不是你送的?」聽着他這語氣,應該不是他送的了,蘇韻就更驚奇了。

「怎麼,有人送你東西?送了什麼?花,還是……氣球?」可能是有了前車之鑒,他最近對「氣球」這個詞特別敏感。

「不,不是。我就問問,不是你送的就沒事了!」

她正要掛,那邊傳來他急躁的聲音,「什麼就沒事了?你特意打電話來問我,說明這份禮還挺重的,你很喜歡?是什麼東西?你不知道誰送的嗎?」

「我不知道誰送的,也不知道送的是什麼,哪裏談得上什麼喜歡不喜歡的。」她嘆了口氣道,「一個很大的木頭箱子,用木條封著的,看不到裏面,不知道是什麼。」

「……」司耀沉吟了下,「那你先別打開,讓人把箱子給搬到空曠的地方,再拆開看看。」

蘇韻失笑,「你不會真的以為裏面有炸彈吧?放心,要是有炸彈,剛才早就爆炸了,我聽着也沒什麼聲響。」

「不管怎麼說,還是小心一點好。」。 帝豪夜總會,最大的鑽石包廂里。

一個高高瘦瘦,穿着黑色皮衣的男子,正摟着一個少婦,跟一幫朋友放肆的狂歡。

這男子便是二狗!

他昨晚潛入海棠廣場工地,製造了安全事故之後,得到了祝大少賞的一百萬辛苦費。

不過他沒有按照祝九齡的吩咐,立即跑路。

而是留在中海,跟他的情人苗玉婷廝混,跟他的一幫豬朋狗友們狂歡。

他今晚不但花十萬塊包下帝豪夜總會最大的包廂,還點了一打5888一瓶的人頭馬xo,得意洋洋的說:「今晚大家要一醉方休!」

苗玉婷貼在二狗身上,嬌滴滴的說:「二狗,人家不要喝白蘭地,人家想要喝紅酒嘛!」

二狗豪氣的道:「吩咐服務員,拿瓶82年的拉菲來,給我女人漱口!」

有錢,豪橫!

苗玉婷貼在二狗身上的身子變得更軟了。

包廂里的那幫朋友們,再次歡呼起來,有人激動叫囔道:「二狗,你真是發了呀,8萬塊一瓶的拉菲也捨得喝呀,以後兄弟們跟着你混了。」

二狗很享受這種眾星拱月的感覺,得意洋洋的說:「好說。」

沒多久,一個年輕的男子端著一支拉菲紅酒進來。

苗玉婷他們歡呼:「傳說中的82年拉菲來了!」

年輕男子熟練的幫眾人開酒,然後親自給二狗等人都到了小杯紅酒,並且異常恭敬的把倒好的紅酒,逐杯遞給二狗各位。

這年輕男子把一杯紅酒遞給二狗的時候,接着包廂內昏暗的燈光掩護,不動聲色的把手指甲里藏着的一點藥粉,彈入酒內。

二狗不疑有他,接過服務員遞來的紅酒,然後得意洋洋的說:「乾杯!」

「乾杯!」

二狗跟苗玉婷等人一起乾杯,仰頭喝下紅酒。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