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整個峽谷之中驚呼慘叫聲不斷,一交手酒杯秒殺十幾人,這太打擊士氣了,本身就有些膽怯的血巫門經此變故,徹底失去了鬥志,都爭先恐後的向四周逃竄開去。

2021 年 2 月 2 日

葉凡揹負雙手,獨立海上,一聲大吼發出,頓時如天雷滅世,滾滾音波浩dàng,劃破長空千餘里,這片汪洋都要倒翻過來了。  “噗!”

林君煞鐵鏈一刷,一名神級高手直接就被鐵鏈攔腰刷斷了,隨即冷哼一聲:“哼,你們逃得了嗎?”

“啊…”

一聲聲慘叫傳來,連東方世家的衆人都聽得毛骨悚然,暗道:“真是些殺神啊!”

看着四散逃竄的血巫門衆人,軒轅楓等人也四處追殺了起來,而東方世家有人卻是看向了東方龍問道:“祖叔,現在怎麼辦?”

他的意思很簡單,剛纔錢扒光動手之前說讓他們不要出手,但是現在敵人四處逃竄,就憑軒轅楓等,雖然實力強橫,但是也就那麼幾人,追殺起來總得一個一個的來難保不會把人放跑掉,所以才問東方龍他們要不要出手幫忙收拾一下那些逃跑的人。

“這個…”東方龍也猶豫了,畢竟剛纔錢扒光都說了不要他們出手的,如果現在插手,那就是得罪人了,但要是不出手呢,這大好的報仇機會就錯過了。

“我看我們還是不要出手了吧,祖叔。”正在東方龍猶豫的時候東方刑說話了。

“恩,我們不要插手,那些血巫門的人跑了就泡了吧!反正也跑不了多少的,再說了本來我們都難逃一死了,現在能夠安然無恙就應該很滿足了,更何況還能看到敵人落荒而逃的景象,要是現在貿然出手,敵人是能解決了,但去無疑是不給別人面子,這個實在得不償失了。”得到東方刑的提醒,東方龍也很快做出了決定。

得到了東方龍的決定,東方家的人就都靜靜的看着軒轅楓等人四處追殺逃竄的血巫門衆人,有幾人雖然躍躍欲試,但是都沒有敢動手,這是滿臉羨慕的看着金劍成等人到處虐人。

“啊…啊…”

血巫門的人越逃越遠,軒轅楓他們的追殺也是越追越遠,慘叫的人音依舊接二連三的從遠方傳來,證明着追殺並沒有結束,也預示着一條又一條的生命去見上帝了。

“武舞,你是怎麼認識那個人的啊!”就在軒轅楓他們追殺血巫門的人遠去之後,東方明月好奇的五起了武舞。

“這個…”武舞聽到東方明月的的話之後,猶豫了起來,笑臉也變得通紅,她不知道怎麼跟東方明月說她與軒轅楓相遇的情況了,畢竟那事情實在有點難以啓齒,總不能說她不小心碰到軒轅楓懷裏,然後再無理取鬧一番就認識的吧!


看着武舞臉紅的樣子,東方明月意味深長的看了武舞一眼,然後狡詐的笑道:“怎麼,是不是跟他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祕密啊!”

“沒…沒有啦!”武舞有些心慌,說話都有些打結了。


“哦…是嗎?”東方明月聲音託得很長,隨即又道:“那他怎麼會毫不猶豫的幫我們殺敵呢?”

“這個…”武舞也不知道怎麼說了,不過這次她是真不知道怎麼回答了。

“會不會是…”東方明月對着武舞眨了眨眼睛,然後就沒有接着說下去了。

看着東方明月的動作以及話武舞的臉不由得更紅了,她很清楚東方明月的意思是問:“是不是軒轅楓看上她了?”

但是她卻不知道怎麼回答東方明月,如果回答不是,那她又不是軒轅楓,這回答明顯是這亂回答的,答案太假,而如果說不知道,這個掩飾的成分太大,如果說是,那是更不可能的了,再說他也根本不知道軒轅楓到底喜不喜歡她。

所以東方明月這個問題實在是不好回答,武舞只有沉默應對了。

“呵呵,被我猜中了嗎?”東方明月見武舞不回答就狡詐的笑了起來。

“不是你想的那樣啦!你不要亂猜了,我與他根本沒什麼的,就只是見過兩次而已。”武舞見東方明月還有繼續,馬上急了。

“哦,是嗎?”東方明也很是不相信的看着武舞道。

“真的麼什麼啦!”

“呵呵。”東方明月再次意味深長的笑了笑,然後就沒有再繼續說,轉頭看向了遠方。 沒過多久軒轅楓等人就從遠方急速飛了過來,然後落在了武舞旁邊,然後道:“好了小丫頭,那些人我都幫你們解決了。”

聽西奧軒轅楓這話,所有人都是一驚:“難道他們把所有人都殺了?不可能吧,那麼多人分開逃的,其中更是有着兩名尊者,怎麼可能追得上並且斬殺呢?”

東方家的人自然不會知道,正常情況的確是不可能把手有人都殺了的,但是軒轅楓可不是什麼正常人,他讓天空中的青鶯們幫忙盯着血巫門的兩名尊者人,而他們卻是分開先追殺其他人。

殺完了其他人在乘青鶯去追兩無血巫門的尊者,以青鶯的速度自然能輕鬆追上兩名尊者了,能追上那要殺也就不是什麼難事了。

“哼,都說了我不是小丫頭。”而武舞卻沒去問這事,反而是聽到軒轅楓又叫她小丫頭,就很不滿的抗議起來。

“這位前輩,在下東方龍,西部神武帝國東方世家的人,這次多虧前輩相助才得以脫險,大恩不言謝,前輩這個人情我東方世家記下了,如果前輩有什麼需要用得到我東方世家的地方,前輩可以直接吩咐,我東方世家一定會竭盡所能。”


就在這個時候東方龍來到了軒轅楓面前道謝了,雖然說軒轅楓這次主要是看在武舞的面子上纔會出手的,但是畢竟是救了他們,這救命之恩是不能不謝的,並且軒轅楓等人修爲都那麼恐怖,這等高手也是值得東方龍放下身架來結交的。

他們東方家現在正想取代皇普家在神武帝國的地位,能都結交一些高手,這也是他們東方家非常樂意的事,不是想結交大勢力的話,他們東方家也就不會來與武家聯姻了,並且還這麼勞師動衆的來。

軒轅楓等人的實力,東方龍可是看在眼中的,這可不是什麼一般勢力能有的,就算強如他們東方世家,也只有四名尊者而已,並且還只有一人是尊者二級的實力,其他三人都只有尊者一級的實力。

這已經是他們東方家實力比較強的原因了,像皇普家就只有兩名尊者而已,一名尊者一級一名尊者二級,這都還算是實力可以的世家了,如他們神武帝國的其他兩個世家更是隻有兩名尊者一級的強者坐鎮而已。

這就是實力的體現,一般一個勢力的強弱,從其尊者的數量以及質量就能很直白的看出來,一般神級高手在尊者名氣基本不算什麼,就算神級巔峯的強者也要好幾人才能與一名尊者抗衡。

並且還無法留住尊者,最主要的是神級高手不能再空中戰鬥,而尊者能在空中戰鬥,這樣就使得神級高手與尊者的分量有了很大的差距。

而選在軒轅楓等人,一次可就出現了十七位尊者之多,並且還有七名超過尊者一級的修爲,再看着雲青山以及金劍成的氣息更是有媲美尊者四級的實力,就憑這實力不說是他們東方世家,就算軒轅楓他們要拿下神武帝國也不是什麼太難的事情。

東方龍自然會盡量的與軒轅楓交好了,從金劍成等人的表現來看,他們明顯是與軒轅楓爲首的,所以雖然看着軒轅楓只有尊者一級巔峯的實力,但是氣勢卻不比金劍成差,東方龍心裏多少也有一點數,因此纔會叫軒轅楓一聲前輩。

東方龍正在暗想:“怎麼能把這些高手拉倒家族的陣營來,只有隨便借幾個過來,那要取代皇普家族絕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想雖然這麼想,但東方龍可不會莽撞的直接去說,畢竟他們對軒轅楓根本不瞭解,這世界上引狼入室的事情多了去了,天知道會不會請神容易送神難。

軒轅楓聽了東方龍的話笑了笑道:“東方先生就不用客氣了。”

“哼,東方祖爺爺你怎麼叫他前輩呢,他還沒明月姐大呢!”還沒等東方龍說話,軒轅楓話纔剛落,武舞就再次不滿了。

“咳咳,小公主不得無禮,這個世界都是達者爲先的,既然修爲比我高那自然當得起‘前輩’二字。”東方龍被武舞說的老臉一紅,最後早了一個達者爲先來作藉口。

“咳咳,東方先生武舞說的也沒錯,你就別叫我前輩了,我聽起來也有些彆扭。”被嗚嗚一說軒轅楓也有些不好意思了。

雖然軒轅楓的確只是不好意思才這麼說的,但是武舞旁邊的東方明月卻是眼睛亮了一下,意味深長的看了看軒轅楓以及武舞。

東方龍聽了也沒說什麼,畢竟稱呼軒轅楓這個看去來只有十六七歲的少年郎爲前輩,他也覺得彆扭,不過他的想法又多了一點,現在既然認識了軒轅楓這個高手,並且看軒轅楓與武舞的關係不簡單,當下決定盡力拉攏一下的軒轅楓,如果能拉攏到可是天大的好事啊!

隨即東方龍就試探的向軒轅楓道:“先生,你看今天先生就下我等,這大恩我們東方世家也無以爲報,要是先生不嫌棄的話,要不先生在我們東方家掛個太上長老的職位。”

“當然只是掛個名字而已,我們東方家絕對不會要求或者干涉先生做任何事情的,至於先生以後有什麼事情要幫忙的話,可以吩咐給我們來完成了,就當我們東方家族答謝先生救命之恩的一點意思吧,先生你看可行?”

軒轅楓聽了東方龍的話也知道他的想法:“東方龍只是想讓我和他們家族拉上點關係而已,這樣的話以後要是真有點什麼事情,我也不可能不幫忙的,同樣如果我在他們家掛了長老的名義,雖然我什麼都不做,但是以後他們在辦有些事情的時候別人肯定會考慮到我這層關係的。”

“也就是說只要我同意了,就算我什麼也不做,但是他們家族還是會得到一些好處的,這就是他要拉我做太上長老的主要原因,至於那報恩純粹就好似一個藉口而已。”這些軒轅楓又都明白。

考慮了一會兒軒轅楓覺得:“其實我也沒有什麼損失,並且掛着這麼個太上長老的名義說不定以後還真有什麼用得到的地方呢,既然沒什麼損失反而有用得着的地方,那就先掛着在說了。”

於是軒轅楓便向東方龍點頭道:“東方先生,既然先生這麼說,那在下也就不好推脫了,這太上長老我就先掛着吧!”

頓了頓軒轅楓又接着道:“這樣吧,要是掛個你們家的太上長老什麼事情都不做的話也不太像話,以後你們東方家要是和別的門派或者世家發生摩擦的話,只要你們站住了理,那麼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地方可以聯繫我,我會盡量幫忙處理的。”

東方龍一聽馬上就激動了,剛剛只是抱着試一試的態度,沒想到軒轅楓會這麼爽快的答應了下來,而且不但答應了掛個太上長老的名,還答應了以後東方家如果有事情只要站了理就會幫忙。

這可是天上掉餡餅的好事啊!今天居然給他遇上了,這怎麼能讓他不激動呢?

不但他激動了,旁邊幾個東方家的人也都激動了,他們東方家現在正想方設法的聯絡高手,想取代皇普家,沒想到這隨便就讓他們碰了這麼一個答應。

“這TMD運氣也太好了吧!不會是做夢吧!”東方家有人在心裏嘀咕。

“哈哈,這次看皇普家怎麼與我們鬥。”這幾乎是東方家在此所有人的心聲。

他們可都知道軒轅楓是這十幾位尊者高手的頭領的,要是全都請動了那可以想象是什麼狀況,絕對能讓東方家在西部橫着走,這怎麼可能讓他們不激動!

如果運氣好的話,說不定還能得到軒轅楓這太上長老指點兩招呢!這不,還沒等東方龍說話,東方家很多人就忙着向軒轅楓問好了。

這時候東方龍也從激動中反應過來了,便笑着道:“長老,讓你見笑了,這些小兔崽子都幾十歲上百歲的人了還是這樣子,還有今天的事情就多謝太上長老了。”

軒轅楓笑着道:“東方先生說笑了,這只不過是舉手之勞而已。”

“呵呵,說起來也不怕先生笑話,現在還不知道先生怎麼稱呼呢!”東方龍頗爲不好意思的再次開口道。

軒轅楓笑了笑也沒有隱瞞,便道:“名字就算了,你們直接叫我楓長老就行了,至於我的身份,我是北斗七星的人。”

“啊!”很多人都愣了一下。

“北斗七星的人!”隨即響起一片驚呼。

這而北斗七星以前也沒什麼名氣,不過只從軒轅楓在自由只從外力戰十多位哦尊者之後,現在大陸上都北斗七星可爲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了,此時聽到軒轅楓竟然是北斗七星的人,讓他們如何不驚。

“北斗七星竟然這般強大!”同時心了也都暗自吃驚。

“好了,這裏的事情也都解決了,剛纔我從那些人那裏得到一些消息,他們居然幹了不少傷天害理之事,並且也知道了他們的總部所在,反正我們也順路,就順便去一趟血巫門吧!”軒轅楓不想在此多留,便在他們驚歎之時開口了。


“咻…”

隨即軒轅楓發出一聲長嘯,緊接着一頭青鶯就飛了下來,落到不遠處的空的上。

“這大鳥好漂亮啊!”武舞看着青鶯感嘆道。

“呵呵,小丫頭,這頭青鶯就送個你吧,他有神級後期的修爲,應該能基本保證你倒安全了,我有事就不多留了。”軒轅楓表面微笑着說道。

心裏卻是邪惡的道:“小美女,你可得等着小爺我啊,小爺先給你留個記號了。”

說完軒轅楓爲了裝酷,也不多留,轉身向東方龍道:“東方先生,在下就不多留了,等我組織的事情處理之後,定當登門拜訪。”

“嗖!”說完軒轅楓轉身就向高空的青鶯王躍去。

“嗖,嗖,嗖…”

隨着軒轅楓的躍起,金劍成等人也相繼躍起,落到了空中的青鶯背上,隨後就消失在了天際。

“啊,這隻漂亮的大鳥是我的了嗎?”一直等到軒轅楓等人都消失在了天際,武舞才反應過來,看着不遠處的那隻青鶯驚叫道。

“……”東方世家所有人一陣無語。 軒轅楓等人快速趕往血巫門總部,這次把血巫門派出來截殺東方家的人全部斬殺於墜落域,此事非同小可,軒轅楓知道用不了多久此事必然傳開,他們必須儘快趕到血巫門,否則血巫門的人肯會聞信而逃的,那就要撲一場空了!

魔猿峯與墜落域相隔萬里,坐落在地獄山脈外圍,而血巫門的總部正是在此山之上,軒轅楓等人趕了兩天的的路終於是來到了此地。

進入魔猿峯千里後,軒轅楓等人就落到了地上,收起了自身氣勢,並且小心的感應這周圍的血巫門明哨暗哨,每發現一處都會被他們悄無聲息地解決掉,這些在外圍放哨的門人,只有皇級的修爲,對於軒轅楓等尊者階的高手來說根本不足爲慮。

沒過多久,軒轅楓等人就來到了魔猿峯山腳下,再往前行,就要觸動血巫門的護山能量罩了,不過這點手段還難不住軒轅楓等人。

但是,軒轅楓也沒有急着通過能量罩,因爲一旦通過,血巫門就會立即知曉有敵來犯,那樣一來山上必定大亂,這樣雖然對他們滅血巫門沒什麼影響,但是必然有人會逃走掉,軒轅楓可不想有漏網之魚。

軒轅楓等人圍着魔猿峯,轉了一圈,在魔猿峯八個方向留下能量引,然後聯手結成起一個強大的能量罩,有這能量罩在,基本尊者三級以下的人都不可能強行通過能量罩逃走了,而外面有人進入不會受到阻攔,但進入之後再想出來就不可能了。

在來血巫門之前,軒轅楓就從所殺的血巫門衆人那裏,通過搜魂術得知血巫門最厲害的太上門主也只是一位尊者三級巔峯的人,並且閉關好久了,一直就沒有出關,是死是活都沒人能確定。

軒轅楓知道那太上門主就算活着,也肯定只有尊者三級的實力,不可能是尊者四級的,如果他突破了尊者四級應該早就出關了,不會還一直閉關下去,因此,弄這麼一個能量罩困住血巫門,他們應該沒有一個人能夠逃得了的。

魔猿峯高數千丈,山腳方圓數百丈大小,現在被軒轅楓等人聯手用一個強大的能量罩困住,裏面的人卻是一無所知。

就在軒轅楓等人完全佈下能量罩之時,正有一隊血巫門的人自門內出來,剛剛來到了能量罩前,就被能量罩擋住了他們的去路,他們撞在光幕之上,都被彈了回去。

“我靠,這是怎麼回事,出去怎麼也會被能量罩給攔住啊,不是進來的時候才需要入山令的嗎?怎麼現在會擋住我們的去路呢?”一人頓時大罵。

“不對,這不是我們門派設下的能量罩,我們的能量罩不可能會擋住出路的!”另一人回道。

“TMD,這不是我們門派設下的能量罩,怎麼會在這裏?”先前一人罵道。

衆人臉色一驚,互相對望,喝道:“不好……”

衆人再次往那能量罩衝去,又被彈了回來,紛紛拿出武器,對能量罩進行攻擊,武器同樣被彈了開去。

“快,回去報告門主!”衆人大驚。

看着這些人驚慌失措的樣子,軒轅楓邪惡的笑了笑,隨即身形一動,頓時消失在原地,出現時已經來到血巫門衆人的面前。

“噗,噗,噗,噗…”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