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敗得一塌糊塗!

2021 年 12 月 24 日

呼!

世子嬴天長舒一口氣,

換了一副嘴臉,轉頭質問站在兩旁侯府禁軍隊伍中,給嬴天秘密傳遞這個消息的侯府禁軍。

「三公子之前所說君候讓你召見三公子的事情可是真的?」

那個侯府禁軍歪頭不屑,但依舊認真回道:

「是真的,不信可以問秦候。」

世子嬴盪連忙擺手道:

「不必了,不必了。」

轉頭朝着侯府方向罵道:

「這幫該死的奴才,怎麼辦的事?

這麼重要的事情居然不告訴本世子單獨通知我三弟?

着實該死!」

世子嬴盪借坡下驢,可那侯府禁軍卻說:

「這件事不僅通知了三公子,而且派人通知了四公子嬴稷、以及世子爺您……」

世子嬴盪為保臉皮,趕緊阻止怒罵:

「住嘴!

既然通知本世子了,那個通知的人呢?」

那侯府禁軍低着頭白眼道:

「那估計是那位禁軍兄弟還沒有通知到世子爺您吧。」

世子嬴盪趕緊接話,怒斥道:

「這辦事的奴才真該死!險些造成我們兄弟嫌隙!

看日後本世子如何收拾你們!」

世子嬴盪把鍋甩的乾乾淨淨。

搞得自己如白蓮花一般。

罪責都在侯府禁軍身上。

周遭看熱鬧的百姓也以為是侯府禁軍辦事不利。

倒使世子嬴天為難他們敬愛仰慕的三公子嬴天。

紛紛嗤之以鼻。

這一句話可把侯三等五十一禁軍還有十二武將噁心壞了。

他們都是朝廷的人,自然知道這裏的道道。

世子嬴盪早就幫秦候處理政務多年。

朝中大半的時候都要經過世子嬴盪的手。

三公子嬴天在咸陽鬧出那麼的事情。

君候在這種節骨眼緊急召見三公子嬴天。

世子他會不知道?

不可能!

但是礙於世子嬴盪在秦國尊貴的身份。

誰又敢捅破這層窗戶紙呢。

三公子嬴天趕緊勸阻道:

「大哥你現在知道的也不晚不是嗎?」

世子嬴天趕緊點頭道:

「對啊,不晚不晚。

剛才你小子講的事情太好玩了。

咱們一定要給君父分享。」

世子嬴天拉着三公子嬴天就往秦候侯府走。

三公子嬴天納悶道:

「那弟弟我不用去廷尉署大牢了吧?」

世子嬴天歡笑道:

「還去個屁啊!

君父,兄長我,還有其他公子可把你想壞了。

走,咱們這就覲見君父,讓君父好好高興一番。

一家人聚在一起,讓君父享受天倫之樂。」

三公子嬴天大笑道:

「還是大哥想的周到!

走,咱們這就走!

面見君父!」

從三公子嬴天進入庸城東大門到現在。

從世子嬴盪的緊緊相逼,到現在外人看來的兄友弟恭。

旁人只是看了一個闔家團圓。

可常年在侯府中當差的侯三等五十禁軍。

以及十二武將卻從中看出了一個問題。

如果秦候在,給世子嬴盪十個膽子。

今天也不敢來這裏堵住三公子車輦,給他不痛快。

說明秦候不在庸城,亦或者秦候遭遇了什麼意外。

除了這個解釋之外,絕無其他可能。

侯三為首的侯府禁軍此刻更加謹慎。

十二武將卻在擔心秦候到底怎麼了?

更加感慨,三公子嬴天到底給世子說了什麼。

能讓咄咄逼人、驕橫霸道、不好相與的世子嬴盪裝傻充愣,表現出自己最不想表現的樣子。

三公子到底施展了什麼魔法?

所有人不得而知。

而這便是羅網隱藏的力量!

對於三公子嬴天的敬佩,再添幾分。

一行人,各懷鬼胎,前擁后呼下,保護著三公子嬴天以及世子嬴天前往秦候侯府。

嬴天等一行人終於來到偌大的秦國侯府。

走過熟悉的宮殿,嬴天是異常感慨。

「哈哈哈哈,三弟這可就是你的不是了!」

世子嬴盪和三公子嬴天打趣著向偏殿走來。

偏殿門口等候秦候召見的國之重臣。

相國甘龍、大良造張儀、犀首公孫衍、太尉魏冉、商君、四公子嬴稷。

因為秦候此時不想讓後宮夫人們以及未及冠的公子來。

她們若是見了秦候病重的樣子,又是哭天抹淚,又是要死要活。

完全暴露了秦候受傷極其嚴重的事實。

只有朝中極其重要的幾位大臣偏殿門口等候。

令人感到奇怪的就是世子嬴盪居然和三公子嬴天走在一起。

並肩說笑而來。

對於世子嬴盪和嬴天之前那點秘密。

別人看不出來。

在場的大臣無不深諳二人之勾心鬥角。

尤其是要強的世子嬴盪。

大良造張儀、犀首公孫衍捋著鬍子十分納悶:

他們兩個什麼時候勾搭到一起了?

商君則一臉擔心:

三公子,你還是離世子遠一點好!

太尉魏冉眯着眼睛,和四公子嬴稷覺得這一幕什麼詭異:

世子嬴盪不是恨三公子入骨嗎?

唯有甘龍看着世子嬴盪滿意點頭:

世子,你終於長大了!

都是知道在這個時候裝出兄友弟恭。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