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敖風古點點頭,琴棋書畫,刀劍戟刃,樣樣都有它的道。

2021 年 1 月 2 日

「收穫不小,不僅寫出一本玄級上品功法,而且讓我精神力突破了。看來這一次,可以看看那五鬼賞金宮的拍賣會了,現在不能再寫了,消耗太多的精神力。」

敖風古的心情極好,這幾天寫了二本玄級下品功法,還意外寫出一本玄級上品功法,怎麼不叫他開心。

他戴上面具,穿上二星武袍,並不想讓別人認出自己,他要營造一種神秘感,將這三件功法賣掉。

玄級下品的功法,一般的家族最多也就那麼幾本,而且都是家族的陣族之寶。

這一次,五鬼賞金宮既然來了,那麼肯定是收玄級功法的。

來到五鬼賞金宮的臨時駐紮地,就有一個穿著華麗的侍女迎了上來,對敖風古說道:「先生,請問您有什麼需要嗎?」

她說著甜甜的話,同時用一雙好奇的眼睛打量著身前這位神秘男子。

「我要找你們的管事。」敖風古說道,盡量讓自己的聲音變得渾厚,聽起來不那麼稚氣。

「好的,我這就去請大管事,拍賣會明天就要開始,所以大管事會比較忙,先生您稍等。」侍女不敢怠慢,一看這男子的二星武袍就來頭不小,說不定是武者聯盟的學員,所以她說完就趕緊轉身去找大管事。

敖風古也不急,站在那觀察這裡的環境,不一會兒,侍女就領著一位中年男子,對著中年男子指著敖風古的方向,同時向敖風古走來。

大管事看著敖風古,仔細打量著眼前這位男子,目光落在敖風古身上武袍,初步了解了敖風古的身份。大管事對敖風古客氣地說道:「這位客人,這邊請。」

武者聯盟在各個地方都有分校,是一個很大的實力,足以跟官方勢力相抗衡。這也是敖風古露出武者聯盟標誌的原因,目的就是為了震懾住對方,讓對方覺得自己很強大,不是一般人能夠惹得起的。這樣也就能保住手頭的玄級功法。

「嗯!」敖風古回答道,並且擺出一幅中氣十足的模樣,背負著是雙手,昂著頭向前走去。

大堂中的那些武者,看到大管事恭敬的樣子和他身後男子的裝束,以為來了一個了不起的人物。

敖風古將手伸進衣袖,將《地煞拳》的功法拿出來,遞給對面的男子。淡淡地說道:「我要拍賣的是玄級下品的功法《地煞拳》。」

鑒定師伸手接過敖風古手上的功法,聽到敖風古的話,感到非常的震驚,居然是玄級功法,更加感覺到對面這個男子確實不簡單。

鑒定師小心翼翼的打開玉簡,開始仔細的研究起功法。邊上的大管事也想見識一下這份功法,於是就上前一起研究。很快他倆就將功法翻閱了一遍,確認確實是玄級下品的功法。

「確實是玄級下品拳法的口訣,不知道公子是否有拳意圖?」大管事問道。

「這是拳意圖,雖然不是真本,可是意境絕對相配。」敖風古自信地說道。

「既然如此,那麼《地煞拳》的拍賣底價定為二十五萬枚銀幣。明日我五鬼賞金宮舉辦拍賣會,賣出的價格九成屬於公子你,一成歸主辦方。」

「還有一本《鞭眉拳》也是玄級下品功法。」

頓時,敖風古在鑒定師眼中就不一樣了,在那侍女面前就更加偉岸,真是好有錢的一個小夥子,這可是兩本玄級下品功法。

「好,一樣是二十五萬,到時候成交後會將錢交於你,這是你的貴賓卡,請收好。」

敖風古向鑒定師點了點頭,說道:「一切遵從拍賣場的規矩來辦。」

這五鬼賞金宮,可真是相當賺錢,敖風古心想如果功法拍賣出二百萬,那它就賺了二十萬。

「叫你們這次負責拍賣的總管出來吧。」敖風古知道,這二個人還不算最高負責人,曾作為龍族太子的他,自然懂得什麼人是高位者,什麼人只是跑腿的。

敖風古還有東西要拍賣,管事頓時覺得詫異。他不敢疏忽,去內堂通報。

過了一會,一個帶著鬼面面具的男子,來到了敖風古的面前。這男子給敖風古一種危險的感覺,是一個混沌武葉境甚至是混沌武枝境的高手。 此人身材清瘦,雙手黝黑,五指特別修長,看上去有些金屬光澤,敖風古明白,這雙手即便是洞穿一面牆壁也是輕而易舉。

「聽說你還有東西要拍賣,若是你拿不出更好的東西,你要知道即便是武者聯盟,也不敢輕易得罪我五鬼賞金宮。」高瘦男子說道。

敖風古道:「這是我武者聯盟一位不想露面的長老要拍賣的東西,你們可敢拍賣?」

「呵呵,還沒什麼東西,是我五鬼賞金宮不敢拍賣的。」高瘦男子說話間雲淡風輕,故意釋放出一股淡淡的威壓。

敖風古感覺到一股壓力,他挺直身子,並沒有後退半步。

高瘦男心道:「竟然處驚不變,看來武者聯盟的長老,還是能培養出幾位好苗子。」

敖風古故意說出神秘長老,自然是要五鬼賞金宮有所忌憚,畢竟以他一個二星武者的身份,拿出玄級上品功法,這是令人匪夷所思的,一不小心還會惹禍上身。

而抬出一個神秘長老,既可以說得過去,又能夠保護他,免得五鬼賞金宮見財起意。

當然,五鬼賞金宮能做到如今這個地步,基本的規矩和氣度還是有的。

敖風古拿出玉簡,頓時一股淡淡的光華散出,他稍稍用了一絲真氣,玉簡上方就飄浮出四個俊麗的字體。

那帶著鬼面具的人也是一驚:「玄級上品功法,這可以當做本次拍賣會的壓軸品之一了。」

敖風古道:「長老說了,明日他希望看到一個滿意的價格!」

「可以,請轉告那位長老,放心將功法交給我們拍賣,以五鬼賞金宮的手段,最後成交價格必然會讓長老滿意。」

敖風古道:「是否應該表示點誠意?」

那人當即拿出一張刻有五個鬼臉的黑色卡片,遞給了敖風古。敖風古接過卡片,一觸到九感覺這卡片極為不凡,那材質連他也摸不出來。

「這是?」

「五鬼賞金宮的至尊鬼卡,只要擁有此卡,就可以隨時和五鬼賞金宮借一千萬銀幣。」

敖風古一笑,收起了這至尊鬼卡。

「那我先告辭了!」

「送貴客!」

在拍賣開始之前,五鬼賞金宮早已經已經做足了各式宣傳活動,可以說青鳥國的各個郡州基本都得知了消息。

回來以後,敖風古輕輕舒了一口氣,那個帶著鬼面面具的人,給他一種極為強大的壓迫感。

「還是要提升實力,混沌武根境界太低了,遇到混沌武葉境界的人,就感覺沒有什麼還手的機會。」

敖風古修鍊了半夜,後半夜感覺疲乏,就躺下睡了一覺。

第二天醒來,敖風古的精神力恢復了一些。

敖希雅卻是早早地等在了他的門口。

「二姐,你怎麼來了?」

「怎麼,不歡迎我啊?」敖希雅故作生氣。

「不是,怎麼會呢,二姐你知道我不是那個意思。」敖風古有點不知道怎麼解釋。

敖希雅笑笑:「陪我去五鬼賞金宮的拍賣會,今晚開始了呢!」

這時候,洪亮亮叫道:「我也去,我也去,雖然沒什麼錢,見識見識也好的。」

五鬼賞金宮的拍賣會,舉世聞名,不單單武者聯盟有很多人參加,甚至連四大郡州也有不少勢力趕來。

「哼!」一道冷哼傳來。

「冤家路窄!」敖希雅嘟嘟嘴,示意敖風古看側前方。

只見敖廣美穿著一身艷紅的長裙,********極有味道,一雙丹鳳細眼盯著他們,眼中有著難以掩飾的討厭。

在敖廣美的身邊,一個老者守在她身邊,這老者雙眼極為精明,一股淡淡的波動散發而出,顯然是一個混沌武葉低階的四星武者。

「戚老,就是那對小畜生。」敖廣美說道,「替我教訓他們。」

老者眉頭一皺:「大王子讓我陪你來參加拍賣會,並不是和武者聯盟開戰的。」

敖廣美哼了一聲:「青鳥國還怕一個武者聯盟的分會嗎?」

「少生事端為好,這一次那藥物,算是大王子送給你的一個禮物。」

講到那藥物,敖廣美眼眸露出驚喜:「罷了,等我買下那藥物,重新恢復武田,對付你們二個小畜生還不是輕而易舉。」

敖風古對著敖希雅淡淡一笑:「莫要理她,我們走!」

二人走過,並不理會敖廣美。

敖廣美氣得跺腳,狠道:「你們二人等著。」

就在此時,西爵風臉上堆笑,來到敖廣美的面前:「原來是廣美小姐,不知能否賞臉,一起參加這拍賣會?」

敖廣美本來想要拒絕,因為西爵郡州和敖定郡州的關係並不好,所以對於西爵風這個追求者,她一向是不予理睬的。

不過,她轉念一想,他和她擁有共同的敵人。

「好啊!」

西爵風頓時露出迷戀的笑容,這敖廣美大腿修長,氣質高冷,沒想到今日這麼輕易就答應他了。

「廣美小姐,這邊請,我早已經在拍賣會裡定下了高級會員間,視線特別好。」

五鬼賞金宮組織的拍賣會,在武者聯盟學院邊上一棟圓形角斗場進行。

「據說,這一次拍賣會上,會有幾種珍貴無比的藥材出售,不知道廣美小姐是否有興趣?」

西爵風滿臉笑容,極為自信地說道:「只要廣美小姐看中的,以本公子的財力,必然為小姐買下來。」

敖廣美期待地說道:「是嗎?那是再好不過了。」

「聽說,你那弟弟在敖定將軍府武者比試的時候將你打傷了?」西爵風故意試探道。

「哼!」敖希雅美目一眯。

「我不會讓他好過的,不就是一個丫頭生的賤種。」

西爵風哈哈一笑,隨即耳朵在敖廣美的耳朵輕輕呼出一口氣,輕聲道:「你我有著共同的敵人。」

敖廣美冷道:「如此最好,這拍賣會上,讓他好好出個丑吧。」

敖廣美自然知曉,敖風古的母親孟夫人根本是窮酸人一個,敖風古若是這次敢拍什麼東西,那她就一定要讓他知道什麼是貧窮什麼是富有,什麼是正牌的小姐,什麼是野來的賤種。

角斗場的門口,排起長長的隊伍,兩個一星武者守著入口,每一個要進入的就要交付一定的費用。

「普通席三百銀幣,貴賓席三千銀幣,包廂三萬銀幣!」

洪亮亮拿出一萬銀幣,拋給守門武者:「不用找了!」

「謝謝爺,你真帥!」

敖風古一笑:「進去見識見識,說不定真有什麼好東西。」 拍賣會還沒開始,現場就已經人聲鼎沸。敖風古的位置算可以,周圍有著淡淡的簾紗隔著,雖不如包廂那般隱秘,也算是頗為精緻。

不知道是不是巧合,庭玫和樓紅妝的位置就在他們不遠處。

「庭姐,樓姐!」敖希雅微笑招呼。

庭玫微微一笑,當看到敖風古的時候,她的目光在敖風古身上注視了幾秒。

敖風古也是微微一笑,隨後就坐下。過了一會一位容貌還算清秀的少女,端上了一小碟新鮮瓜果,然後靜靜地站在了一邊。

「你下去吧!」敖風古道。

少女頓時嚇得跪在地上,唯唯諾諾道:「公子,可是我服侍不周,請不要趕我走,我一定……」

敖風古打斷她,說:「並沒有。」

洪亮亮哈哈一笑:「你留在這,記得看到聽到的,什麼都不要說。風古,別為難她,讓她現在就回去,她少不了一頓毒打。」

敖風古問:「你是五鬼賞金宮的人?」

「是的,奴婢叫小詩,不過只是五鬼賞金宮一個最低等的下人罷了。」

「你可知道,這一次來的是不是五鬼之一?」

「並不是,這一次來人是銀殼鬼王的親傳弟子,銀雲幻。」小詩答道。

敖風古沉吟,看來昨日見到的那個高瘦男子就是銀雲幻了,沒想到一個親傳弟子就那麼強大,這五鬼賞金宮的實力還真是強大。

敖廣美和西爵風自然是挑了一個高處的包廂,視線極佳。

「他們在那邊!」西爵風指了指敖風古一席。

敖廣美眼色一沉,道:「今晚,西爵風公子的財力足以碾壓他們。」

「那是自然,若是他們敢和你我叫囂,恐怕扒光褲子都不夠。」西爵風很樂意打壓下敖風古,又可以博得敖廣美的好感,一舉兩得何樂而不為。

拍賣場,人聲鼎沸,大家都在談論著今天要拍賣的各種寶物。

敖風古拿起一個水果,放在嘴中咀嚼一番。

驀地,拍賣場的中央,緩緩地升起一個方形的柱子,整個柱子散發出淡淡的光華,柱子的上方,一個大型的明亮圓球將整個舞台照亮。

一個皮膚白皙、身材婀娜的女子,穿著一襲紅衣緩緩從高處飄落到拍賣場的中央,一頭紫紅色的頭髮,像一條紫色的漫長瀑布,從肩頭流瀉下來。燈光照耀下,魅力值爆表。

她的紅衣經過特別裁剪,胸前大開但又有絲線鑲嵌,走動起來搖曳多姿,總是一番要露不露的感覺。

她的長裙,是兩分的款式。

走動起來,白皙的大腿露出一大截,那迷人的長腿看得眾人熱血澎湃。

要知道,這一次前來參加拍賣會的,許多都是單身大漢,雄性激素本來就強,這美麗的女子一出場,更是燃燒了一股濃濃的熾烈氣氛。

帶著鬼面面具的銀雲幻露出一絲滿意的笑容。「好美麗的女子,都說孔雀族個個都是美女,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敖風古不禁感嘆道。

敖希雅奇怪道:「你怎麼知道她是孔雀族的?」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