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摸金校尉雖然盜墓刨墳,和屍體打交道,但一大堆手腳就跟豬蹄子似的擺在面前,同樣得瘮得慌。

2020 年 10 月 30 日

陳清南忙說道:“大師,這些都是墓裏挖出來的,被挖出來後,就被我們扔到了這邊。”

“回去吧。”

白小鳳神情冷漠了下來,轉身,往回走。

這事,簡直邪門的厲害了。

完全摸不到任何頭緒。

一堆被加了香料的人手人腳,卻不散發出一點氣息出來。

說心裏話,如果不是知道陳家人的底子是摸金校尉。

白小鳳看到這堆人手人腳,非得認爲陳家人是組團biàn tài,類似港產電影《人肉叉燒包》裏的那種。

回到墓穴旁。

白小鳳看了一眼石碑上的字,然後,走到石碑前,輕輕地拍了拍石碑:“你是自己出來,還是,本大爺把你打出來?”

靜。

四周,一片死靜。

孤零零的石碑聳立着,也沒再出現剛纔那種突然炸墓,竄出石碑的情況。

呼……

陰風襲來,皮皮龍飄到白小鳳身邊:“主人,你這麼喊沒有威懾力的,讓龍來吧?”

白小鳳點點頭,走到後邊。

轟!

皮皮龍身上猛地洶涌出磅礴陰氣,如同潮浪,瞬間淹沒了整個封土堆。

隨即,皮皮龍深吸一口氣,大喊道:“裏邊人聽着,你們已經被包圍了,請認清局勢,不要做無畏的抵抗,立刻放下武器乖乖出來,只要你乖,龍給你買條gai,你要是不乖,龍頭都給你打歪。”

“……”白小鳳。

“……”慧娘。

“……”陳老六。

陳清南幾個陳家子弟也全都一臉懵比。

啊咧!

還能這麼對鬼喊話的咩?

“皮皮,你這麼皮,確定能有用?”

白小鳳實在忍不住了,皮皮龍這話喊得,有毛的威懾力啊?

然而。

不等皮皮回話。

異變陡生。

呼……

死靜的山林中,忽然狂風乍起。

四周的樹林被吹得搖晃起來,枝葉“簌簌”作響。

地面的塵土和落葉也被捲了起來。

轟隆隆……

緊跟着,封土堆再次震顫了起來。

“不乖?那龍就把你頭打歪!”

幾乎同時,皮皮龍右前爪猛然朝着面前的封土堆探出,陰氣洶涌,爪子陡然變大到一米大小,恍若金石澆鑄,抓進了豆腐裏一般,輕易的便將爪子抓進了封土堆中。

前夫,溫柔點 隨即,他眼中青光一閃:“咦! 怦然婚動:老婆高高在上 又一塊石碑,給龍出來!”

砰嚨!

隨着一聲bào zhà,原本即將炸出來的石碑,被皮皮龍硬生生的抓了出來。

“嘶~”

隨即,皮皮龍的身軀猛地一僵,倒吸了一口涼氣。

突兀的一幕,讓白小鳳等人一驚。

白小鳳問道:“皮皮,寫的什麼?”

皮皮龍將石碑扔在了地上,轉頭,眼中青光閃爍,低沉的說道:“他,是本地山神。” 山神?!

在場的人全都呆住了。

白小鳳看向不遠處的石碑,上邊赫然鐫刻着:吾乃本地山神。

“山,山神?”

這時,陳清南的聲音都哆嗦了起來:“六爺爺,我們,我們這次真是攤上大事了。”

陳老六臉色陰沉,右手不停地在褲襠上揉搓着:“嘶~啊……完咧,完咧,額們怎麼就刨到山神墳了嘞?”

說着,他又一巴掌狠狠地拍在了大腿上。

其餘三個陳家子弟也是臉色死灰,一副比死了親爹還要難看的表情。

呼……

陰風襲來。

皮皮龍飛到白小鳳身邊,有些忌憚地說:“主人,山神墳呢,有些麻煩了啊。”

說着,皮皮龍努了努嘴,指向陳老六他們。

然後又說:“這事,咋辦?”

慧娘用肉嘟嘟的爪子捋了捋嘴上的老鼠須,在白小鳳耳邊說:“主人,山神可是本地土著神呢,很麻煩的。”

然而。

白小鳳冷冷一笑:“山神?真的有神麼?”

什麼?!

皮皮龍和慧娘同時一怔。

與你的四季 白小鳳笑着說道:“皮皮之前在海里的時候,以你的實力,號稱那一方海神,肯定沒人反對吧?”

頓了頓,白小鳳又看向肩頭的慧娘:“慧娘你之前在廟裏的時候,不也是被當成瘟神供奉着嗎?”

皮皮和慧娘眼珠子亂轉,忽然反應了過來。

白小鳳臉上的笑容漸漸收斂起來,神情變得冰冷肅殺,緩緩開口,聲音恍若九幽吹出的寒風似的:“如今的陰陽界,何談神的存在?所謂的神,不過是山精邪魅佔山爲王,自封或者被人供奉而成,說到底,都是一羣披着神的外皮的山精邪魅!”

說着,他緩緩擡起右手,指向了封土堆:“皮皮,給本大爺,砸爛他!”

轟隆!

話剛出口,不遠處的陳老六他們如遭雷擊。

囂張!

簡直不要太囂張啊!

白大師一言不合連山神墓都敢掀啊!

陳老六猶豫了一下,有些緊張地說:“恩公,這,這裏邊是山神呢!”

白小鳳冷冷地看了一眼陳老六:“他說是就是了?當本大爺不存在的嗎?還有,你想不想救陳清河他們?”

陳老六沉默下來。

他們是摸金校尉,雖然常年和屍體打交道,甚至見過不少詭異的邪事。

但,對於所謂的“山神”還是心裏敬畏。

神和鬼,可完全不一樣呢。

但,想到墓穴裏的陳清河他們,陳老六狠狠地咬了咬牙,用力的點點頭。

這次是陳家子弟的試煉,陳家年輕一代的精銳都被陳清河帶了出來,如果全折在了墓穴裏,那陳家必將元氣大損,這種損失,陳老六承受不起!

“砸爛他!”

白小鳳目光冰冷地看向封土堆。

“嗷吼!”

皮皮龍眼中青光一閃,巨大的身軀翻涌着磅礴的陰氣。

隨着一聲龍嘯,他身軀猛然飛向了封土堆上,好似一條小型山脈,鎮壓在了封土之上。

轟隆隆……

磅礴的陰氣如同巨浪瘋狂的拍擊在封土堆上,讓地面都震顫了起來。

陰風呼嘯。

四周的樹木劇烈搖晃,簌簌作響。

地面的落葉和枯樹枝,更是被席捲到了空中。

砰嚨!

僅僅僵持了三秒鐘,巨大的封土堆一聲炸響,崩裂出一個巨大的豁口。

彷彿被人用刀,從封土正中間,一刀斬斷!

“主人,開了!”

皮皮龍身形變小,搖晃着尾巴,喊道。

“這,這就開了?”

一旁,陳老六陳清南幾人早就震驚的目瞪口呆。

“我的天!之前我們用了那麼多léi guǎn都沒炸掉一層皮的封土,被這麼一壓,就破掉了?”

“嘶~白大師不愧是白大師,帶來的奴僕,竟然都恐怖如斯!”

……

白小鳳雙手背在身後,緩緩走向裂開的封土豁口。

對於陳清南等人的驚呼,他倒是沒有在意。

以皮皮青瞳蛟龍鬼的實力,想爆開封土堆,簡直易如反掌。

他之前小心翼翼的想探查清楚下邊所謂的“山神”的底子,無非就是怕再生幺蛾子。

既然查不出來,那索性就不查了,直接用最強的力量碾壓橫推,讓那位山神,想生幺蛾子出來,都來不及!

這是一條墓道。

約莫有一人寬,地面是青石板鋪成的階梯,黑漆漆的,藉助着燈光,也只能看到三米多遠而已。

讓白小鳳皺眉的是,即便此時墓道被皮皮崩開了,依舊沒有絲毫氣息逸散出來。

白小鳳也沒猶豫,雙手背在身後,大步流星的就走下了墓道,朝着墓穴深處走去。

身後,皮皮龍和慧娘緊隨而來。

“走,跟上白大師。”陳老六狠狠地捏了一把褲襠,帶着陳清南他們,也跟了上來。

啪嗒……啪嗒……

墓道里,一片死靜。

重返十三歲 白小鳳等人的腳步聲,在墓道中產生了迴音。

明亮的手電筒燈光照亮着腳下的青石板階梯。

白小鳳好似閒庭信步似的,緩緩往下走着。

而陳老六等人,則神情肅然,戰戰兢兢的跟在後邊。

這墓道很長,一路延伸着往下,通到地底深處。

走了大概五分鐘,出現了一個拐角。

白小鳳走到拐角前一看,是一扇石門。

石門上雕刻着各種猙獰的圖案,不是人,而是惡鬼猛獸的樣式,密密麻麻,覆蓋着整扇石門。

而在石門正中間,卻是一面石碑。

石碑上刻着四個大字:山神鎮魔

而在石碑底座上,還鐫刻着一隻鬼頭,那鬼頭長着一隻角,面目猙獰,又彷彿很痛苦的樣子。

“嗯……啊……嘶~”

“嘿嘿……小&姐姐輕點啊,慢點……”

“不要,來不起了,來不起了,姐姐不要……”

……

石門後邊,隱約傳來了一陣陣虛弱的聲音。

白小鳳指了指石門:“陳清河他們,在門後。”

陳老六他們忙跟了過來,看到石門後,幾人全都沉默了下來。

陳老六猶豫了一下,道:“這,這石門上寫着山神鎮魔,難,難道……墓裏有魔?”

對於魔,在陰陽界,那可是禁忌一般的存在。

甚至,比之殭屍都有過之無不及。

雖然身爲陰陽界下三路的存在,但陳老六對魔還是很瞭解的。

“主人,要不,咱們再和這位山神商量一下?”慧娘趴在白小鳳肩膀上,提議道。

白小鳳冷冷一笑:“本大爺都下來了,憑什麼還和他商量?”

шωш_тtkan_C ○

說着,他擡起右手,按在了石門上……

本章完 轟咔咔……

隨着白小鳳右手推動,厚重的石門緩緩開啓。

一股特的香氣從門縫逸散出來。

白小鳳鼻子聳動了兩下,這香氣,赫然是之前那堆人手人腳的味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