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接著,三顆光球從天而降,乳白色光球沒入葉問天眉心,洶湧的靈力瞬間席捲體內的每一個角落。

2021 年 1 月 16 日

葉問天通過內視發現,白色光球蘊含的無屬性靈力頃刻間轉化為純正的金色靈力,從丹田下方注入脊椎內側的虛幻空間。三十五級圓球空間中的靈力液面眨眼間登頂,如天帝巨錘狠狠揮下,符文消散屏障破碎,通向三十六級的通道就此輕易打通。

獎勵靈力四級,以自己遠超過同級的空間容量,真的能連續突破四級嗎?葉問天有些緊張又有些期待。

白色光球並沒有讓葉問天失望,無屬性靈力的注入依然在繼續。金色靈力頃刻間注滿三十六級空間,狂涌的潮汐如碾壓一切的巨人,屏障再次破碎,三十七級空間也被頃刻填滿。

三十八級,三十九級,直到遇到通往四十級的屏障,靈力潮汐才漸漸平靜下來,金色的靈液剛好注滿三十九級空間,一分不多一分不少,接下來葉問天要做的只是鞏固修為,衝擊四十級屏障而已。

靈力暴漲帶來的爽快感讓葉問天舒服地閉上了眼睛,實力增長帶來的享受完全不亞於男女之娛,雖然他兩世都是雛,根本沒有真正體會過********的樂趣。

沒吃過豬肉,總見過豬跑吧,呵呵。

由於葉問天雙生武靈,而且其一還是最高級的神武靈,所以他的靈力總量遠比同級渾厚。三十四級的容納空間是同級的五倍,三十五級增加到六倍,三十九級已經增加到十倍!而且這個差距隨著等級的增長,還會繼續拉大。

更多的靈力意味著更持久的戰鬥力,施展神武靈或者武靈融合技可持續的時間也就越長。

當三十九級的靈力穩固下來,葉問天長出了一口氣睜開眼睛,這種坐火箭升級的感覺太爽了。

接著,金色的光球落了下來,葉問天伸手捏碎,金光的形狀快速變換,最後越拉越長,從這種長桿外形上看,肯定不是防禦類的盔甲盾牌或者增益類的首飾,八成是一柄攻擊型武具!

「不會是攻擊型武具吧!我的天哪!」


「之前幾個人都抽到了增益類武具,葉問天運氣也太好了吧!」

「我倒是覺得正常,畢竟是sss級任務,又是試煉之王稱號獲得者,如果是防禦類或者增益類,那也太掉價了!」眾人驚嘆,引發了不小的騷動。

「別高興的太早,說不定是一根棍子呢,哼!」也有個青年很不爽地切了一聲。

然而,這個青年很快就被打臉,因為長桿的盡頭出現了彎月形利刃,這已經可以確定是一件攻擊型武具!

防禦類和增益類武具雖然也很貴,但畢竟可以買到,但攻擊型武具那可真是萬萬金難求啊!

三階攻擊型武具,就算是下品,也足以讓許多大貴族望而興嘆。

當金光完全消散,眾人齊齊張大了嘴,浮現在空中的赫然是一柄方天畫戟!長達三米的戟身呈現暗藍色,上面超繞著細密的雲紋和龍紋,頂端兩側是彎月形利刃,中間則刻畫著一隻張牙舞爪的藍龍,龍口中吐出一根半米長的鋒利戟刃。

這柄方天畫戟威武霸氣的造型已經征服了所有人,可更加奇異的是,戟刃上居然間或閃爍著藍紫色的電光,劈啪作響。

葉問天滿意地將方天畫戟握在手中,以他此時的靈力修為,根本無法真正驅動帝具龍牙刀。他的寶貝雖然不少,卻正好缺一件趁手的兵器,而此時這柄長戟正好填補了空缺,可以預見,在他成長到能掌握龍牙刀之前,這柄長戟將陪伴他殺伐很久。

嫉妒羨慕的目光幾乎將葉問天淹沒,就連南宮羽獨孤劍幾人也羨慕的不得了。

洛英也露出羨慕之色,以他高貴的身份,也不過擁有一件二階上品攻擊型武具罷了。

「恭喜你得到了攻擊型武具,果然不愧是試煉之王,當真是鴻運當頭!這柄方天畫戟的名字叫做『雷龍方天戟』,屬性是雷電,至於武靈技我還是暫時保密吧。攻擊型武具的武靈技不便隨意透露,你自己好好揣摩體會。」洛英介紹道。

「它會隨我一起揚名天下威震四方的!」葉問天高高舉起長戟,或許是感受到了主人的心情,戟刃嗡嗡嘀鳴,一道藍紫色的電光衝天激/射。

最後的光球落下,出現的是一枚藍色的球形水晶,水晶中有一輪七彩星芒組成的漩渦,彷彿看一眼就會將靈魂吸進去。葉問天連忙將其收好,他隱隱覺得,這才是sss級任務的最高獎勵。

… 葉問天收好雷龍方天戟和時空水晶。

「哦對了,還有這個,試煉之王的特殊獎勵。」洛英又取出一方精緻的白玉盒遞給葉問天。

縮在蛋殼裡一直沒有存在感的莫妮卡突然掙扎著大叫道:「葉問天,不許打開,立刻還給我!」她甫一動作,熾烈的銀芒透體而出,脆弱的蛋殼登時卡啦啦開始龜裂。

「啊!」莫妮卡立刻僵住不敢再動,生怕將自己光溜溜的火爆嬌軀暴露出來。

葉問天瞟了一眼莫妮卡咬牙切齒滿臉暈紅的樣子,偷偷打開一條縫向盒子里望去,只看了一眼就立刻蓋上,表情古怪之極。

「是什麼?快給我看看!」卡恰好奇地瞪大了眼睛,直接伸手來搶,能讓堂堂銀龍公主囧成這個樣子,肯定是了不得的把柄。

葉問天連忙將盒子收入戒指之中,氣的卡恰連聲冷哼。

「還給我!你這個混蛋!」莫妮卡磨牙。

「哦,原來是那個東西啊,我說你怎麼這麼急,我決定了留作紀念,不還給你了!」葉問天從台上躍下,落在莫妮卡面前,在她眉心點了一下。

「我咬死你!」莫妮卡抓狂,雙目噴火殺氣凜凜。

「真想咬我?」葉問天一臉壞笑,抬手在龜裂的蛋殼上輕輕敲了敲,裂縫瞬間到底。

「啊,我恨死你了,你這個混蛋!」莫妮卡急的眼淚都快掉出來了。

「哈哈哈,不急著咬,你也算是大功臣,咱們找個地方大吃一頓去!同志們,走咯!」葉問天一拳擊碎蛋殼,在莫妮卡歇斯底里的尖叫聲中,瞬間抖出一塊大布將其捲起扛在肩上,然後再扛起封印錢多多的冰塊,招呼幾人-大笑著向外走去。


卡恰抱著小二比緊隨其後,南宮羽和獨孤劍立刻跟上,反正他們現在是給葉問天打工,不混吃混喝實在對不起自己。

於太行有些不好意思地呵呵道:「我們去不去?」

莉萊點了點頭:「去吧,或許從今天起我們的命運將會改變呢!」

於是兩人也跟了上去。

霍爾抬頭問道:「你想去是嗎?」

溫蒂點頭,小手在胸前點啊點。

「那就去吧!我先回公會,記得讓小天有空來公會一趟。」霍爾將溫蒂放下,溫蒂擠出人群,朝著葉問天的背影追了上去。

霍爾嘆了口氣,默默消失在人群的陰影里。

葉問天打頭陣,所過之處人們紛紛自覺地讓開一條路,南宮羽心中竟有種一人得道雞犬升天的感覺。

「混蛋放我下來!」莫妮卡劇烈掙扎。

葉問天毫不客氣地在她挺翹渾圓的屁股上拍了一記:「再鬧把你扔出去!」

「我們去哪吃飯?你好歹也是試煉之王,不花個幾十萬你肯定不好意思。」試煉戰場渡過了這麼多天,卡恰也實在是餓了,聽到吃口水都流了下來。

葉問天一指前方大笑道:「不挑最好只挑最貴,當然是望仙樓!」

……

望仙樓是仙武大陸最著名的酒樓,市井坊間傳聞望仙樓是一代美食家「琳仙至尊」一手開創,發展至今已有三千多年的歷史。這個時代,幾乎每一座人口超過百萬的城市,都必然有望仙樓的存在,而望仙樓也必然是城市的標誌性建築之一。

第七區也不例外,不論從哪個方向都能看到望仙樓那高絕的瓊樓,八角飛檐雕龍刻鳳極具東方古典風味。

比望仙樓的金字招牌更出名的是它的價格!望仙樓幾乎囊括了仙武大陸所有著名的美食,雖然味道不一定是最好的,但價格一定是最貴的,動輒一盤菜都要超過數千金幣,而在普通餐館,一枚金幣已經足以吃的很好了。

可是,縱然價格高的離譜,往來的客流依然絡繹不絕。敢來望仙樓揮霍的人,大多是大宗門大貴族的子弟,他們來這裡吃的不是菜肴,而是一份尊貴!就衝來來往往客人的身份,也值這個價格。

葉問天幾人離開后,慶典雖然還在繼續,但許多人都已經漸漸散去,很多男男女女借著慶典相互結識,手挽著手去享受漫長而短暫的夜生活去了。

望仙樓位於第七區最繁華的街道上,門口停著許多或典雅或華貴的車架,各色奇獸安靜地等候著自己的主人。

溫蒂盡全力仰頭望著眼前金碧輝煌的高絕樓閣,眼睛睜的大大的:「問天哥哥,這座樓好高啊!」

南宮羽的神色還算自然,他曾經請葉心儀來過這裡,那一次可把他的錢袋子掏了個乾淨,把他心疼了半個月。

獨孤劍的臉色卻有些不自然,下意識地握緊了拳頭,這種地方,把現在落魄的無雙劍宗賣掉,估計都不夠資格進去吧!

於太行和莉萊顯然是普通出生,自然沒可能來過這裡,也都是一副既好奇又不忍的樣子。

「你們這是什麼表情?走啦,進去吃飯!」葉問天招呼一聲,當先扛著兩位美女大步走了進去。

葉問天此時在第七區可謂家喻戶曉,當葉問天踏進門口的瞬間,大廳中的所有人齊刷刷望了過來,動作整齊劃一,就好像是約好了似的。

少數人放下筷子向葉問天拱手微笑算是問候,大部分人卻開始交頭接耳,不知道在議論什麼。

「請問您們幾位?」櫃檯後轉出一位宮裝打扮的妙齡女子,朝著眾人微微一福,聲音又細又甜,無論笑容還是禮節都毫無瑕疵。

葉問天望著座無虛席的大廳皺眉道:「還有雅閣嗎?要清凈一些的。」

「對不起,除了最頂層的天仙閣,二十層以下全都滿了,實在是抱歉。」宮裝女子鞠了一躬。

「你的意思是天仙閣還空著?那我們就要天仙閣吧!」葉問天說道。

宮裝女子面露難色慾言又止。

卡恰哼道:「你是怕我們沒錢付賬嗎?知道我是誰嗎?」

宮裝女子苦笑道:「幾位大名小女子怎會不知?但……實在是沒有辦法,天仙閣已經被查爾斯少爺預定了,我們開門做生意,信譽為先啊!還望幾位體諒,不要讓小女子為難。」

眾人皺眉,葉問天更是尷尬,大張旗鼓地來吃飯居然碰到這種事情。偏偏對方文文雅雅細聲軟語,讓你一點辦法都沒有。

這可怎麼辦?

… 對方是秀麗可人的弱女子,你還能怎麼辦?

「要不要這麼巧合?我看你們是故意的吧,故意給我們一個下馬威。說,是不是你們老闆出的主意?」卡恰登時不願意了,好不容易高興一把卻被掃了興,她已經餓得前胸貼後背了。

「真不是,半個月前就已經預定出去了,小女子真的沒辦法!」宮裝女子鞠躬連連。

正在這時,一聲粗豪的聲音從裡面傳來,只見一位身寬體胖的胖子轉了出來,他一看見葉問天幾人,立刻笑呵呵地迎了過來,連連拱手道:「這不是新科試煉之王嗎?今天是吹得什麼風,將您吹到小的這來了?沾了您的光,我這小破樓當真是蓬蓽生輝啊!」

眾人雞皮疙瘩掉了一地,滿臉惡寒。

「我來吃飯,可是沒位置了,沒事,我這就走!」葉問天嘆了口氣準備轉身離開。

胖子連忙拉住葉問天的衣袖:「哎哎哎,您別走,您要是走了,小的這望仙樓可就開不下去啦!」說完他狠狠轉頭瞪了宮裝女子一眼喝道,「怎麼回事,不知道這位少爺的身份嗎?我看你是不想幹了!」

宮裝女子有些委屈的低著頭,手指攪在一起,喃喃將事情解釋了一遍。

「查爾斯算哪根蔥!能和葉公子相提並論?我平時是怎麼教你的?這點眼色都沒有?我看你明天不要來了,不,現在就打包滾蛋!」胖子朝宮裝女子大發震怒,嚇得她連連鞠躬,眼淚都幾乎要掉下來。

葉問天有些不忍,怎麼搞得跟自己欺負人似的?連忙攔住胖子:「你別訓她,她也是按規矩辦事,並沒有錯。」

「還不快謝謝葉公子!」胖子厲聲喝道。

「謝謝葉公子寬宏大量!」宮裝女子又鞠了一躬。

「走走走,我親自引您去天仙閣,今天這頓算我的,算我為您祝賀!」胖子連忙引路。

「不是被預定了嗎?」葉問天鬱悶。

「預定了又如何?只要葉公子一句話,這雅閣永遠留給您。」

這時,宮裝女子插言道:「要是查爾斯少爺來了怎麼辦?」

胖子氣急,轉身喝道:「讓他等!」

葉問天啼笑皆非,一頓飯居然搞成了這個樣子,還真是諸事不順啊。幾人隨著胖子穿過迴廊來到一座小型傳送陣,通過傳送陣直接抵達頂層天仙閣。

天仙閣不愧是望仙樓最高規格的雅閣,陳設考究典雅,上古雲龍彩盤,碎玉青花龜紋缽,羊脂玉玲瓏,紫火琉璃蓮花等等,都是價值連城的重寶,尤其一叢血玉珊瑚,其價值更是無法衡量。

所有人都看花了眼睛,也就葉問天還算鎮定。卡恰雖然出身血薔薇,但魔武大陸並沒有這些精緻的東西,兩塊大陸的文化雖然有交流融合,但根本還是不一樣的。莫妮卡是銀龍,收集寶物是天生本性,看的兩眼星光閃閃,恨不得全都據為己有。

「你是老闆,不用陪著我們,去忙吧!」葉問天道。

胖子眼珠一轉嘿嘿笑道:「好嘞,您稍等。」說完一溜煙跑了。

葉問天自然是坐在對門的主位,卡恰很自覺地挨著他左邊坐下,莫妮卡被裹得和木乃伊似的,僵硬地靠在葉問天右邊的座位上,溫蒂則挨著卡恰落座。

南宮羽、獨孤劍、於太行和莉萊也各自落座,可憐的錢多多只能乖乖躺在冰塊裡面。

「混蛋,給我一件衣服!」莫妮卡雙手都被裹在裡面非常難受,又不能當著所有人的面強行掙開。

「不用,這樣晚上方便。」葉問天壞笑道。

莫妮卡咬牙切齒:「方便你妹,你敢碰我我就切你了!」

「到時候試試看咯。」葉問天直接伸手在她臉上摸了一把,莫妮卡耳根瞬間紅透。

溫蒂想要伸手去摸小二比,卻又有些害怕:「卡恰姐姐,我能摸摸它嗎?它好可愛。」

卡恰索性直接將小二比推到溫蒂懷中:「溫蒂你要小心,這是一頭色龍,只喜歡胸大的女人,千萬別被它的外表欺騙了哦。」

「是嗎?」溫蒂低下頭看了一眼自己,神色有些沮喪。

小二比湊在溫蒂懷裡拱來拱去,伸出舌頭舔她的手心,一副討好賣萌的樣子。

溫蒂手心發癢,登時咯咯笑了出來。

卡恰怒……

樓下大廳,宮裝女子看到胖子回來,低聲叫道:「義父,我……」

胖子臉上怒色頃刻消失,轉而低聲笑道:「沒事沒事,蓮兒啊,你都二十了,還打算單身下去嗎?」

「我……」宮裝女子名叫余水蓮,其實是老闆余萬成的乾女兒。

「那些虛有其表的浪蕩公子你看不上也就算了,這回可是天上掉下的機會,你覺得姓葉的小子怎麼樣?我覺得不錯,他已經是飛月大人的親傳弟子,你如果能跟著他,爹也就放心啦。」余萬成一副感嘆的樣子。

「可是,可是他身邊有三位傾城絕色,其中一位還是卡恰小姐,我哪裡有機會呢?」余水蓮神色黯然,這個年代,二十歲還沒有出嫁已經很晚了。

余萬成知道自己這個義女雖然脾氣溫和,但骨子裡卻很挑剔高傲,上門求親的貴族宗門弟子為數不少,偏偏她沒有一個看上眼的,全都斷然回絕了。此時她的口氣明顯鬆動,看來是動了心思。

「你這話就不對了,爹是過來人,知道這個年齡的少年最喜歡什麼最渴望什麼。你雖然沒有那三位美麗,但也是萬里挑一的姿容,只要你下功夫去勾引,對少年人的誘惑力絕對比卡恰強。」余萬成笑得非常猥瑣。


余水蓮顯然有些忸怩,臉色通紅不好意思道:「這個,這個不太好吧。」

「過了這村就沒這店了!」余萬成瞪眼。

余水蓮終於鬆口:「那,女兒應該如何做呢?」

余萬成附耳道:「這還不簡單?你聽我慢慢道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