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拂袖一揮,門戶自然打開,看向墓中數人,他嘴角露出淡淡笑意。

2021 年 1 月 3 日

「夫君!」

「大哥!」

「蕭晨!」

…… 大千界。

燕。

薊都。

帝宮中,蕭晨眼眸緩緩張開,淡淡九彩一閃而過,最終消散不見。

沉穩平靜,卻難掩一絲喜意。

九彩本源,至今他終於完全掌握。

這意味著,他已有能力追溯時光,逆轉陰陽改判生死!

他起身,腳下突然一步邁出,一圈圈細微的九彩光圈自他體內湧出,向周邊橫掃,使得空間泛出層層波紋。

眼前一切瞬間變得虛幻起來,無數幕畫面在他面前呼嘯閃過。

他正在追隨已逝去的歲月!

蕭晨眼眸微微閉合,誠誠,我曾說過,若我不死,便要將你救活。

如今,是我履行承諾的時候了。我會將你留在身邊,此後億萬歲月,永不分離!

突然間,蕭晨眼眸猛地張開,他周邊流動畫面頓時停滯。

威遠侯府,大壽之宴。

他一步邁出,身影將直接融入到這畫面中,與安坐蕭晨完美融合。

長案后,青雲公突然起身,在賓客與威遠侯府等人震驚、不解視線中大步走到誠誠面前,漆黑眼眸直視她的雙眼,飽含溫和憐惜,「今日起,你便是本公的女人,本公會照顧你一生一世,不受任何傷害欺辱!」

他聲音平淡,平靜中卻有強悍,如述事實,不容置疑。

誠誠獃滯,她看著面前魂牽夢繞之人,實在難以想象,他竟會直接開口。

她緩緩低首,俏臉悄然布滿紅霞。

威遠侯驚愕后,臉上隨即露出興奮之意,「誠誠,你可願答應青雲公?」他雖是詢問,心中意思卻已不言而喻。

誠誠羞澀,眸子在他身上掃過一眼,輕輕點頭「嗯」了一聲。

「哈哈!恭喜青雲公,恭喜威遠侯!今日壽宴卻是雙喜!」

「威遠侯當真好福氣!」

「今日當痛飲,算作慶賀!」

……

殿內修士紛紛開口,眼中不乏羨慕。

誠誠微微低首,只覺得自己身在夢中,一切都是如此的不真實。

他竟能看上她。

他竟願意要她。

之前所受種種委屈此刻悄然消散,她心中所余僅有那滿滿的幸福。

而在這時,蕭晨突然伸手攬住她的腰肢,低聲道:「誠誠,跟隨為夫一起歸返吧。」語落,淡淡九彩自兩人周邊散開,周邊畫面頓時變得虛幻起來,蕭晨一步邁出,已帶著誠誠直接離去。

下一刻,大燕帝宮中,兩人身影漸漸凝實。

蕭晨小心攬著懷中沉睡的佳人,感應著她平緩的呼吸,眼眸之中儘是憐惜。他以戎國再遇時為時間點,出手將誠誠復活,便是為了讓她所有痛苦的記憶盡數消散。等她醒來,將是一個全新的誠誠,一個不曾受到任何傷害的誠誠。

隨手一揮,誠誠身影隨即消失不見。

蕭晨抬首,低聲道:「靈芝,蕭晨大哥帶你歸來。」

聲音未落,九彩光圈再度自他體內擴散,周邊無數畫面浮現快速轉動。

很快,他眼眸再度張開,一步邁出,與畫面中自己身影融合。

靈芝痴痴看著面前男子,「蕭晨大哥,靈芝不渴求你的原諒,只希望你能不要怨我,這樣我就已經滿足。蕭晨大哥,再見了。」

喃喃低語方落,床榻之上,昏迷蕭晨突然張開雙目,眼眸中一片溫和。

「蕭晨大哥!」靈芝驚喜低呼,但俏臉很快變得通紅,微微低首不敢直視他的眼眸,一副羞澀模樣,只想著自己方才所在是否已被他聽到。但隨即又有些擔憂,蕭晨大哥是否會惱她自私自利不救紫嫣姐姐她們……

蕭晨知曉她心中念頭,起身握住她的柔夷,溫和道:「靈芝,蕭晨大哥會保護你一生一世,不讓你再受到任何傷害。若你願意,便嫁給我吧!」

靈芝猛地抬首,滿臉難以置信,她甚至有些懷疑,是不是自己出現了幻覺?

「怎麼,難道靈芝不願?」

「願意!我願意!」靈芝眸子突然泛紅,她一下撲到蕭晨懷中,淚水直接流下。但這眼淚,卻是幸福之淚。她從未想過,有朝一日蕭晨大哥會真的願意接受她。

蕭晨輕拍她的肩頭,感應著外界氣息變化,他隨意抬手,淡淡九彩氣息瞬間掃過,所有院落外修士被瞬間抹殺。

下一刻,房中二人身影在濃郁九彩中消失不見。

回到帝宮,蕭晨將沉睡中靈芝收走,追溯時光逆轉生死,復活重新降臨世間后,需要短暫的沉睡后才能徹底恢復。

找回兩女,蕭晨身影不停,一步邁出便已跨越空間位面的阻隔,直接降臨到蜉蝣世界。

九彩天地至尊,已不受任何大千規則束縛。

他身影出現在蕭家上空,卻沒有任何一人察覺到他的存在,即便數名修士駕馭遁光在不遠處呼嘯而走,也無法察覺半點。

九彩之芒中,逝去時光之河再度開始溯源流轉。

這一次,蕭晨要帶回父母雙親。

很快,畫面流轉到當年自瀚海大陸歸返蕭家時。

他跪在父母身前,正安靜講述著自己的經歷。

雙親安坐面前,皆面帶笑意。

蕭晨突然低首,眸子一陣酸澀,間隔數萬年,他終於再度與雙親相見。

從此後,當侍奉身旁,以補當年遺憾。

他抬首,不經意間拂袖,兩屢淡淡九彩一閃下融入到二老體內,直接消失不見。

「父親、母親大人,孩兒接你們離去。」

他恭謹行禮,一家三人所在,周邊空間湧出淡淡九彩,一閃之下,隨之消失不見。

蕭家上空,蕭晨將二老小心收入自身開闢世界。

如今他們一家已然齊聚,但他尚有其他事宜要做。

一步邁出,他周身畫面再度流轉,很快出現在一片黑暗空間。

六隻巨大黑洞分列,每一個都散發出極其可怕的吞噬力量,任何靈魂都無法逃脫它的拉扯,一旦被吸入其中,便要被送入轉世輪迴。

一長袍老者虛影正在某處黑洞上苦苦掙扎。

但他的身影卻在一點一滴不斷下降。

便在這時,蕭晨直接闖入畫面之中,目光看向那老者虛影,伸手一把抓落。

九彩之力超越規則,即便生死輪迴亦能干涉。

老者虛影被直接帶回,一絲九彩入體,讓他重新擁有肉身。

「半部天道,李家老祖。」蕭晨淡淡開口,「今日救你,你我之間恩怨就此一筆勾銷!」

李家老祖面容震撼,突然跪倒在地,「參見大人!」作為天道化身,其感應之敏銳自然絕非修士可比,雖然蕭晨周身氣息盡數收斂,但那淡淡九彩還是讓他感到一股發自心底的敬畏。

蕭晨拂袖一揮,他身影直接脫離畫卷,得以重生歸返大千。

完成此事,他抬腳又是一步邁出。

甘二漫無目的走在長街上,周邊一切突然陷入靜止。

他猛地抬首,看清面前出現之人,眼中突然湧出一片激動,「噗通」跪倒在地,「弟子參見師尊!」

……

掌握九彩,便已超脫一切規則束縛。

可追溯時空,可逆轉生死! 九彩微閃,蕭晨身影出現在大燕帝宮,他一步邁出,身影便進入自身開闢世界。

院落中,父母雙親正坐在木桌上,紫嫣、月舞、小藝、青眉四女縈繞在旁,誠誠、靈芝微微羞澀,卻也低首站在一側。

眼看此幕,蕭晨嘴角流露溫和笑容。

「晨兒!」

「夫君!」

……

悠悠數萬年,轉瞬即過。

大千界一統,燕國日益強盛,大能強者輩出。

而這段漫長的歲月,蕭晨一直守護在家人身旁,與六位嬌妻愛侶侍奉父母雙親,盡享天倫!

「父親!父親!」虎頭虎腦胖嘟嘟的小子在地上一陣風似的跑來,抱著他的大腿連連嚷著,「姐姐仗著自己比我大幾歲欺負我,您快幫幫我!」

「蕭雲!你往哪裡跑,竟然敢偷偷吃了我栽的玄水果,這次就算父親護著你,我也要好好的收拾你一次!」八九歲的女孩生的尖尖的瓜子臉蛋,皮膚吹彈可破,現在就能看出以後定然是絕對的美人胚子。此刻小臉含怒,卻越發顯得可愛。

「啊!不好,姐姐真的發怒了!父親我先出去避避風頭,過段時間再回家!」蕭雲叫了一聲,轉身一步邁出,竟直接撕裂空間而走。

蕭嬋嬌斥一聲,「你往哪裡跑!給我留下!」

她伸手向前一抓,小小身體外竟直接散發出淡淡七彩。

這是……萬法無上者的七彩本源。

蕭雲被直接禁錮,他身上黑白兩色交替流轉,雖然自身氣息稍弱,卻也能勉強與七彩本源抗衡,但想逃走卻是晚了。

眼看蕭嬋煞氣騰騰走來,他扯著嗓子吼了起來,「大娘、二娘、三娘、四娘、五娘、六娘,你們快出來救云云,姐姐她要打我屁股!」

靈光微閃,六名絕色佳人身影直接出現,看著兩個調皮搗蛋的小傢伙一個個連連搖頭,但眼中卻是滿滿的疼愛。

不錯,蕭嬋、蕭雲正是蕭晨一對兒女。

蕭嬋為長姐,紫嫣所生,繼承父親七彩本源,生而為萬法無上者,隨年齡增大力量仍在以恐怖速度不斷提升。

蕭雲是幼弟,誠誠所生,繼承父親黑白本源,生而掌握天道與黑暗末世大破滅者神通,資質不在其姐之下。

兩個小不點看似稚嫩,可一個個都是鬼精靈,天生便擁有無比可怕的力量,除了因為父親的限制未曾踏足玄黃大世界外,這些年來不知走過了多少大千世界位面。

以他們兩人的力量倒也不擔心安全問題,蕭晨等漸漸也就隨他們去了。

「好了,你們兩個今日還算歸來的及時,不要再鬧了。你們父親今日將往玄黃大世界,撕裂空間,進入唯一世界。」紫嫣開口,歷經數萬載,她氣度越發雍容華貴,只是此刻開口,眉宇間帶著淡淡憂色。

蕭晨雖已是九彩之主,但唯一世界究竟是怎樣的存在無人知曉,進入其中,或許會有預想不到的兇險。但蕭晨已走到了這一步,若非為了陪伴家人,早在數萬年前他便已經離去。

無法阻攔,她們便不再多說,以免讓他牽挂。

蕭晨目光一掃,嘴角露出溫和笑意,「為夫去了,你們無需擔心,想來不久后我便能夠歸返。」

「夫君小心!」

「父親早點回來!」

面對妻兒,蕭晨笑著點頭,轉身一步邁出,身影已直接消失不見。

下一刻,他身影再現,便已在玄黃大世界中。

在他到來瞬間,九彩威壓便自然鋪天蓋地,嘯風子、黃帝、炎帝、葫蘆等四名萬法無上者很快到來,恭謹行禮,「參見九彩之主。」

蕭晨拂袖,「起來吧。今日本座此來,便要撕裂玄黃進入唯一世界,你們可敢隨行?」

「我等願意!」四萬法無上者同時回答,乾脆直接沒有半點猶豫。

一生修道,他們所求便是登臨道顛。既然註定無法達到,能夠有機會見證唯一世界,對他們而言亦不容錯過!即便存在兇險,亦在所不惜。

蕭晨點頭,他未曾多言豁然轉身,抬首看向面前虛空。

濃郁九彩自他體內瞬間爆發,可怕氣息如疊浪般洶湧澎湃向四面八方拍落!

抬手,曲臂,握拳,轟出!

行雲流水,沒有半點滯待。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