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折斷了阿強的手臂后,顧忘沒有絲毫遲疑,彎腰躲過了從背後刺過來的刀子,順勢一腳,又是一聲脆響,混混抱著腿慘叫倒地。

2020 年 10 月 29 日

短短几秒鐘時間,已經是有兩名混混失去了戰鬥力,最後一個見勢不妙撒腿就要跑,可惜被顧忘一腳踹到了地上。

「說!誰派你們來的,不然,他們兩個就是你的榜樣。」

顧忘腳踏在混混的身上,聲音帶著一股刺骨的冰涼。

「我,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是一個女的,其他的什麼都不知道啊!」

看著其他兩個躺在地上哀嚎的隊友,這名混混肝膽都快嚇破了,想都沒想就招了出來。

女的?

顧忘想了一下,心中已經是有了答案。

不再管幾個小混混,顧忘直接跑到趙以諾身邊,看著趙以諾失魂落魄的樣子,顧忘心都碎了,愛憐的將趙以諾攬住懷中。

「沒事了,沒事了,有我在。」

顧忘輕撫著趙以諾的背,聲音裡帶著可以安慰人心的力量。

趙以諾緊緊的摟著顧忘,低聲的抽泣著,顧忘的懷裡是那麼的厚重溫暖,給她一種莫名的安全感。

「走吧,我送你回家。」顧忘輕聲道。

摟了顧忘一會,趙以諾這才反應過來,趕忙鬆開了顧忘,雙手不知所措地抓著衣角,臉上是一片嬌羞。

「謝謝。」

趙以諾不知說什麼好,千言萬語最後化成了一句道謝。

「嗯。」

顧忘嗯了一聲表示回應,「走吧。」

顧忘率先向前走去。

來到了趙以諾住的地方,顧忘坐了一會,確定趙以諾已經沒事了之後,囑咐趙以諾好好休息,自己便離開了。

開車行走在路上,顧忘英俊的臉上滿是寒霜。

一~夜無話,第二天顧忘去公司上班,直接去了蘇菲菲的辦公室。

蘇菲菲此時正在發獃,昨晚她就已經知道了事情的經過,現在正在想著怎麼應付顧忘的質問。

除了驚慌之外,蘇菲菲還有一點惋惜。

多麼好的機會可以教訓趙以諾,可惜顧忘的出現,壞了她的好局。

「蘇菲菲。」

冷不丁的一聲嚇了蘇菲菲一跳,看清來人後,她僵硬地露出一抹微笑。

「顧忘哥哥,是你啊。」

蘇菲菲趕忙起身招待。

「昨晚你的好閨蜜趙以諾,被三個混混堵在了巷子里。」

沒有過多的廢話,顧忘直入正題。

「啊,怎麼會這樣?」

蘇菲菲花容失色,「以諾她沒事吧。」

「她怎麼樣,你應該比誰都清楚吧。」顧忘凝聲道。

「你在說什麼呢,我怎麼知道這件事啊。」

蘇菲菲強裝鎮定,「你要相信我啊顧忘哥哥。」

「事情我已經問清楚了,你還打算繼續騙我么。蘇菲菲,敢做就要敢當,別讓我討厭你。」

蘇菲菲做作的表情甚至讓顧忘有點噁心,說話也是沒留一點情面。

見事情已經敗露,在裝下去只會讓顧忘反感,蘇菲菲心一橫,「沒錯!就是我做的,我已經打聽清楚了。明明就是趙以諾當時無情地離開了你,憑什麼現在死皮賴臉的又回來找你!她就是個賤人,我才是真心愛你的啊!」

「閉嘴!」

蘇菲菲的感情牌對顧忘沒有一點作用。

「這不是傷害別人的理由,再有下一次,你就不用在公司待了。」

說完,顧忘頭也不回的走了。

「趙以諾,都怪你!我一定不會讓你好過的!」

看著顧忘轉身離開得決絕,蘇菲菲眼中閃過強烈的恨意。

顧忘隨即去了歐諾設計公司,雖然昨天的經歷對趙以諾打擊很大,但她依然選擇堅持來公司上班。

顧忘來的時候,趙以諾正在做方案,看到顧忘進來,趙以諾連忙站了起來。

「你……你來了。」

趙以諾結結巴巴地說。

「嗯,方案做得怎麼樣了。」

顧忘絲毫沒有提及昨晚的事,像是什麼都沒有發生過。

「今天晚上加加班,明天就可以交給顧氏集團了。」

趙以諾看著顧忘,昨天發生的一切還歷歷在目,他為她做的一切,她都記得。

「後天把方案交給我,以後盡量不要再加班了,對身體不好。」

顧忘的聲音有些冷硬,趙以諾竟聽出來裡面夾雜著的些許關心。

趙以諾感覺心裡暖暖的,微笑著應道;「謝謝你。」

想到後天就是他們再也不會見面的日子,趙以諾感覺胸口堵的難受。

只有在拚命工作的時候,她才能剋制住不想他,只要一空閑下來,他的身影以及關於他的點點滴滴,便會翻江倒海般地佔據她的腦海。

趙以諾無法否認自己還是深愛著顧忘,可是他已經有女朋友了,還是她大學最好的閨蜜,她又怎麼能做破壞他人感情的第三者! 做完這單生意,自己就離開吧,趙以諾選擇了逃避。

只是離開,到底是解脫,還是一種痛苦的折磨,沒有人知道。

蘇氏家園內。

「爸爸,我們家是不是和顧氏集團最大的生意夥伴啊。」

蘇菲菲一邊給她的父親蘇永天捶背,一邊甜甜地問道。

「嗯,目前來說,我們蘇家最大的生意夥伴確實是顧氏集團,不過顧氏作為M市的龍頭企業,我們蘇氏還算不上他們最重要的合作者,倒是我們,需要依仗人家的地方有很多啊」

蘇父閉眼享受著女兒難得的孝順。

「怎麼了菲菲,怎麼突然問起生意上的事情了?」

「也沒什麼啦,就是人家真的喜歡顧忘哥哥,他對人家也很有好感呢,如果我們兩家聯姻的話,會不會對家族、對我們彼此都有好處呢。」

蘇菲菲終於拋出了她最終的目的,那就是借與顧氏聯姻徹底地將自己與顧忘綁在一起,這樣哪怕顧忘再怎麼愛趙以諾也不可能違背家族意願的。

「哦?你說顧忘對你也是頗為傾心嗎?」

蘇永天看著自己膚白貌美的女兒,覺得女兒並沒有騙自己。

「是啊,爸爸,那天顧忘哥哥還親了我呢。」蘇菲菲一臉嬌羞。

「呵呵,既然你們彼此相愛,聯姻又對我們都有益,倒也是一個好的選擇。」

蘇永天樂呵呵的說道。等會我就打給你顧叔叔,問一下他的意思。

「謝謝爸爸,爸爸最好了!」

蘇菲菲大喜過望,用力在蘇父臉上親了一口。

沒過多久,蘇永天撥通了顧家的電話。

「喂,老顧啊,我是永天啊。」

「哎呀!老朋友,怎麼突然想到給我打電話了?」

顧忘的父親顧恆與蘇永天是老朋友了,也沒有過多的客氣。

「老顧啊,我有一件好事想要與你商量一下。」

「哦?不知是什麼好事啊。」顧父道。

「聽聞小女與顧忘賢侄的感情甚好,所以我特意想問問你有沒有聯姻的意願呢。」

顧恆一愣,接著便笑道:「這可是好事啊,我還未曾聽顧忘提起過。不過老蘇啊,我和顧忘他媽媽對顧忘的婚姻問題一直都是不怎麼干涉的,小輩們的事情,我們這些老傢伙又何苦自尋煩惱呢,由他們去吧。」

蘇永天苦笑:「你說的不錯,我也是想著親上加親,到也沒想那麼多,既然這樣,就由他們去吧。」

「哈哈哈。」

蘇菲菲在一旁聽得清清楚楚,雖然不甘心,可是她自己也知道,聯姻的事,怕是不可能了。

今天就是去顧氏遞交方案的日子了,趙以諾一大早就做好了準備。

第三次來到顧氏的門口,每一次的心情都是大不相同。

駐足了一會,趙以諾深吸口氣走了進去。

顧忘的辦公室是開著的,趙以諾站在門口,看見了正低頭辦公的顧忘。

他還是以前的樣子,輪廓分明的臉龐,深邃明亮的眸子,還有他認真做事時微微蹙起的眉頭。

一切都是那麼熟悉,可是……

似是感覺到有人的到來,顧忘抬頭,看到了正凝神注視他的趙以諾。

「你來了。」

顧忘平靜的聲音中透著一抹不可察覺的激動。

「嗯呢,我是來遞交方案的。」趙以諾輕聲說。

「哦,放到桌子上吧。」

顧忘怔了怔,應道。

將方案放在桌上后,趙以諾呆站在那裡,沒有說話,顧忘也是默不吭聲地坐在辦公椅上,氣氛一時間有些壓抑。

「顧總裁,這單生意我們合作的很愉快,希望下次還能與您合作。」

趙以諾洒脫地一笑,縱然再不舍,她也該放手了。

趙以諾禮貌地伸出了手,似是想要最後一次感受顧忘掌心的溫度。

趙以諾極度官方的客套動作與話語,令顧忘有些語塞,半晌之後,顧忘站起身,握住了趙以諾的手。

「好,希望下次還有機會。」

還會有機會嗎?趙以諾笑得有些苦澀。

「那就不打擾您了,顧總裁。我先走了。」

趙以諾看著顧忘,報以最後的微笑,轉身走出了辦公室。

顧忘什麼也沒說,只是獃獃地目送她離開。

接下來的幾天,趙以諾的生活恢復了平靜,她又想往常一樣按部就班的生活,只是在她的心裡,還是沒有放下他。

這天,歐諾設計公司來了一位客人,身穿著一身休閑裝,戴著一頂鴨舌帽,很俊朗的外表,笑起來也顯得格外陽光。

他走到公司前台處,微笑著說道:「你好,請問趙以諾小姐的辦公室怎麼走。」

前台禮貌地告訴了男子辦公室具體的位置。

「謝謝。」

男子道謝后離開。

「最近是怎麼了,老是有帥哥來找趙以諾,哎,什麼時候能有帥哥過來找我呢。」

前台客服暗暗地嘀咕。

「咚咚咚。」

趙以諾辦公室的門被敲響。

「請進。」

趙以諾抬頭,平靜的臉上瞬間布滿了驚喜。

「凌辰!怎麼是你啊!快進來坐!」

趙以諾激動地起身招待。

凌辰,趙以諾生病治療期間的主治醫生,在那期間凌辰與趙以諾朝夕相處,凌辰不知不覺喜歡上了這個溫暖善良,時不時還有點小糊塗的女孩,而趙以諾也因為凌辰對她的百般照顧非常地待見他。

凌辰這次來M市,就是奔著讓趙以諾成為他的女朋友而來。

為此他特意申請調到趙以諾所在的地方,以便與趙以諾更好地接觸。

「以諾,你還好嗎。」

凌辰微笑著坐下,顯然他也很開心。

「我這次因為工作需要被調到M市,這下我們又可以經常見面了。」

兩人相互問候寒暄,帶著久別重逢的喜悅,不知不覺,時間過去了很久。

「你現在在上班,我就不多打擾你了,等你有空了,我們再好好聊吧。」

凌辰見趙以諾的目的已經達到了,也沒由過多停留,起身準備離開。

「凌辰,這樣吧,今晚下班后我請你吃飯,好好招待你這個遠道而來的客人,你看怎麼樣。」趙以諾道。

凌辰看著趙以諾,笑得很燦爛。

「那就這麼說定了哦,先說好,我可要吃大餐的。」

「沒問題,就這麼定了。」

兩人相視而笑。 顧忘這幾天很煩。

他的理智告訴他,不應該再去找趙以諾,她傷害了他,更是無情地拋棄了他,他沒理由再這麼做。

任何一個被傷害過的人,又怎麼會回頭重新去揭開自己的傷疤。

可是他的心告訴他,他愛趙以諾,很愛很愛,哪怕趙以諾曾經那樣對他,他仍覺得她是有苦衷的。

這幾天,顧忘一直在被這件事困擾,最後他還是決定聽從本心。

既然還愛,就繼續愛下去吧。

顧忘開車趕往趙以諾的公司,這個點,是她正常下班的時間。他想接她去吃飯,順便把所有的事情說清楚。

無聊的坐在車內,顧忘點著了一根煙,等著趙以諾的出現。

終於看到了趙以諾的身影,顧忘精神一振,掐滅了煙準備開車過去。

突然他停住了,趙以諾不是一個人出來的,還有一個男人跟在她身邊!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