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找死!

2022 年 4 月 9 日

楚清月氣勢凜然,熊眼睛一眯,綻放出一抹精光。

隨後,她身軀旋轉,猛的盤旋而起,帶起地面一片石子,同時她雙手忽拳忽掌,忽抓忽點,頃刻間已變化十幾種招式。

在方小方已經驚呆的同時,楚清月瞬息間暴射出去。

砰!

在紅斑鱷魚大嘴咬來之際,楚清月屁股一聳動,身體閃電般再次暴射,最後直接落在了紅斑鱷魚頭頂,與此同時她的攻擊猛然墜落。

驚濤掌第八式:大浪淘沙! 第1401章

那人又問,聲音嘶啞陰沉的可怕。

「你問我做什麼?我又怎麼知道?當年是秦紅霜自己親口承認將秦臻害死了,而且用化屍水將她給化成了一灘血水,秦臻她早死了,你們到底想幹什麼?若是想要她的屍骨,就去北山山頂挖一下,說不定化屍水化的沒那麼乾淨,還能挖出一兩塊骨頭。」

蕭泓宇冷嗤一聲。

但天知道他說這話的時候是怎樣的肝腸寸斷?

提起一次,就痛一次。

他這輩子負了臻兒,已是彌補不了,所以他眼下被抓,不知道眼前這人的身份,但他絕對不會透漏出臻兒的一分一毫。

「你對秦臻倒是一往情深。」

那人嘶啞道,似是冷笑了一聲。

蕭泓宇不知他的目的,只咬牙道,「要殺要剮,你直接動手就行了,折磨我也沒用,我也給你變不回一個秦臻,我還想再見到她呢,我對她也是有愧。」

蕭泓宇咬着牙,忍着痛說道。

那人捂著嘴咳嗽了兩聲,好半晌才道,「老夫知道,秦臻還活着,她一定還活着。」

蕭泓宇的心裏咯噔了一下。

垂目掩下瞳孔中的震驚。

「怎麼可能呢?我都說了,她死了四五年了,你們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說她還活着?她們秦家一門都覆滅了,你們是跟她有仇嗎?所以抓了我?」

蕭泓宇狀似發怒又不解的問道。

他要想辦法套出來對方人的身份,知道他們的目的。

咳咳咳。

那人又咳嗽了兩聲,只聽他道,「你想知道也無妨,總歸是走不出這間暗室了。」

蕭泓宇心裏咯噔一下。

接着就聽到那人嘶啞聲道,「我叫雲藏,我兒雲崢容莫名慘死,至今屍體下落不明,死前給家族傳回來消息,只說了四個字,秦臻,報仇!」

雲藏,雲家姓。

雲崢容,雲家小公子。

蕭泓宇頓時抿了唇瓣,完全是下意識的,他來到九州大陸這麼些天,自然知道雲家頒出的追擊令,追擊秦臻的下落。

他早該想到的!

這人是雲家的家主雲藏。

真是傻了。

蕭泓宇早就留意過這件事,凡是跟臻兒有關的事情他都很上心,所以他在第一時間知道追殺令這件事情的就打聽過了,雲家唯一的兒子云崢容魂燈滅了,據說死在四國,但死因成謎,屍體也不知道在哪裏。

但他腦海中頓時就閃過晏城城門外的那一幕。

他跟賈家那幫人趕到的時候,那一地的屍體,雖然當時賈坤就找手下處理了,但他還是注意到了其中一個人的屍體,那人的穿着打扮看起來就非富即貴,當時留了心,到了九州他倒是打聽過雲家小公子的身份,弄了畫像才知道那日他留意的那具屍體正是雲崢容。

如此,一切便對上了。

雲家一直在追查秦臻,自然查到了大夏,查到了她已經死了幾年,也查到了他這個未婚夫的頭上。

蕭泓宇瞬間將這一切都理順了。項北飛利用禹神碑反過來操控看黃泉海域,使得這些黃泉怪物盡數地轟向永夜妖王,永夜妖王一瞬間就被不計其數的黃泉怪物給包圍了。

「該死的人族牲畜!」

永夜妖王何時想過自己會被這些強大而詭異的黃泉怪物攻擊!

要知道他可是肉翅怪之王,把自己獻祭給了黃泉水,從來都是他掌控這片黃

《當系統泛濫成災》第六百四十九章黃泉萬牢引 第372章一起出門

南玉清的眼底深處一抹黯然之色閃過,似乎還想再問什麼,外面傳來秋月的聲音。

「主子,斗篷我拿來了,還給你拿了一個手爐。」

蘇招娣趕緊掙脫南玉清,打起帘子把斗篷拿了進來,手爐放到小桌上,自己剛準備把斗篷穿上,南玉清卻接了過去,親自給她披上,把蘇招娣又拉到了他身旁坐下。

親自給她系帶字,一邊系一邊說道。

「不是大夫嗎?受了傷都沒抓藥嗎?」

蘇招娣一怔,「世子說什麼?」

南玉清系帶子的手也頓了一下,隨後便說道。

「你以為我感覺不到你身子的虛弱嗎?以你這小野貓的性子,剛才我那般對你,你早該撓人了猜對,可是卻很是乖巧,怕是無力反抗吧?」

蘇招娣噗嗤輕笑,「世子殿下也發現自己像登徒浪子嗎?」

南玉清道,「我可不是,你可是我媳婦兒,對自己的媳婦兒親昵幾分,不是應該的嗎?」

「我現在還不是」

「很快就是了。」

兩人你一言,我一語,彷彿剛才的逼問跟試探都不曾給兩人造成什麼影響,誰也沒有在意,還能如平常一般說話。

但蘇招娣心中卻對南玉清生出了十二分的小心,這人會問她是不是喜歡誰,不會是查到些什麼吧?這阮湘雲的身份可並不是很可靠,若是有心去查,只要去瑤光村跟桃花鎮一查便能查清楚她是誰。

之前她之所以敢用阮湘雲的身份來京都,也不過就是仗着沒人會去查的打算,但眼前這位玉清世子,卻是個不按常理出牌的人,萬一查到季溟身上,不知道會不會給他帶來麻煩。

南玉清把手爐放到蘇招娣手中,看着她說道。

「不要胡思亂想,我對你從來沒有那些複雜的心思,我的情誼應該表現的挺明顯了,不摻雜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記住了嗎?」

蘇招娣看着他眸子裏的認真,險些就相信,雖說花燈會他就纏着她,而且她如今面容也還看得過去,但能讓世子殿下一見鍾情,蘇招娣還是不太相信的,況且,她也從沒想過要真正的喜歡什麼人。

當初季溟也曾跟她要過感情,可是她沒有,也給不了,如今這位世子殿下,她同樣給不了。

「為何會受傷?為何不找大夫?」

蘇招娣垂著眸子,想了一下,抬頭道。

「我昨日中了毒。」

南玉清神色頓時一凜,抓過蘇招娣的手腕兒就要診脈,蘇招娣訝異。

「世子也懂醫術?」

南玉清搖頭,手指搭在蘇招娣手腕兒上,「我不會醫術,不過是因為一個人酷愛醫術,之後便也買了幾本書看了看而已。」

「因為一個人?」

南玉清抬頭看了蘇招娣一眼,卻又垂下眸子,沒有再說下去。

蘇招娣見狀,便沒有再多問,許是人家的密碼,沒必要追根究底,何況她並不在意,即便是紅顏知己,或者心悅之人,她都不在意。

「我已經沒事了,吃過解毒丹了,這毒也就是難以察覺,接觸便會順着皮膚進入身體,到也不是無葯可解。」

南玉清收回手,確定她的身體只是虛弱,並沒有大礙,這才鬆了口氣,說道。

「那今日便不去了吧,你回去好好休息,至於中毒之事,我會立刻讓人去查,你說一下你是在哪兒中的毒。」

「王府之中」

南玉清皺眉,「王府?」

蘇招娣點頭,「對,而且是在在李管家給我送來的那個木匣子裏面的冊子之上,而中毒的量還只控制在一個人的量,我拿過之後,其他人便不會再中毒。」

南玉清臉色立刻陰沉下來,「那冊子經手之人皆是我信任的人,為何會出現這種情況?你找過李管家問話了嗎?」

蘇招娣搖頭,「沒有,李管家若是敢那麼明目張膽的害我,大可不必那樣,而且匣子是世子殿下給的,那我問他不是沒什麼意義嘛。」

南玉清眸中閃過讚賞之色,「你果然是算計好的,你知道李管家會來找我。」

「世子要我快些把嫁衣綉好,我讓世子幫我找姐姐跟弟弟,你並不吃虧。」

聽到她這句話,南玉清好不容易緩和下來的臉色又變得有些難看,盯着蘇招娣好一會兒才道。

「真是個沒良心的女人,怎麼什麼到你口中都是交易了?」

蘇招娣不想爭辯,因為她覺得那毫無意義,再說了,在她看來,這本來就是交易而已,就如之前被張家那兩人威脅時,蘇招娣是想過退婚的,無論如何,得先把人救下來,不過南玉清還算厲害,把人安全都帶回來了。

馬車緩緩行駛在街道上,漸漸有沸騰的人聲傳入馬車中,蘇招娣有些紛亂的心緒漸漸被這鬧市的聲音所吸引,她打起帘子,看着外面。

來往商販很多,行人也很多,兩邊擺着東西的鋪子,還有挑着擔子走動的貨郎,蘇招娣甚至看到一個瞎眼老伯的算命攤子。

忽然想起以前她也是算過命的,當時不過就是覺得好玩兒,隨意走到一個算命攤子前便算了一卦,那算命先生告訴她,說她是短命之相,當時她哪裏相信,她身份高貴,有錢有勢,醫術高超,,怎麼可能是短命之相呢。

可是,只能說是世事難料。

「今日我們去於記首飾鋪子看看,聽說他家的首飾打出來的花樣更為精緻。」

南玉清坐在一旁,沉聲說道。

蘇招娣沒有回頭看他,淡淡的嗯了一聲,目光只是看着外面,她像是被關在籠中許久的鳥兒,對於外面有着濃濃的嚮往。

秋月跟夏蟬都跟在馬車的兩側,來往行人很多都朝馬車看過來。

蘇招娣興緻缺缺的把帘子放下,苦笑了笑。

「怎麼了?看到不高興的了?」

蘇招娣搖搖頭,「沒有,不過世子殿下今日出門有些太高調了,馬車旁護衛小廝好幾個,我看到許多人都在朝着我們的馬車看。」

「他們看並不是因為我們馬車跟着的人多,是因為馬車之上有世子府標記,故而才會多看幾眼,讓她們看就是,也沒什麼。」。 姬若冰好笑的看着李子孝,他現在的樣子滑稽極了,身體往後傾兩個眼睛一動不動的看着自己的靈怨,兩隻手則是誇張的向外伸開,一隻手裏還拿着半個洗臉盆。

「你是不是剛從雜技之鄉回來啊,這神態絕對是個好小丑。」說着姬若冰收回了手臂將靈怨往空中一拋,那把一人多高的長刀就這樣消失在李子孝眼前。

李子孝擦了一下額頭的汗,有些埋怨的說道,「這大晚上的你跑我這裏幹什麼,你來就來,還出現的這麼神秘,為了迎接你的到來都葬送了我唯一的洗臉盆。」說着他將掉在地上的另一半洗臉盆拿起來與手裏的拼了拼,看那樣子是打算拿膠水粘上繼續用。

「我來找你生孩子的!」

「哦,原來你是找我生孩子……什,什麼!?生,生孩子?」姬若冰的話一出嚇得李子孝手中的洗臉盆全都掉到了地上。

他來到姬若冰面前伸出手放在了她的頭上,「沒有發燒啊。」

「你才發燒呢!」姬若冰一把打掉了他的手,接着雙手捧住他的臉,「我是說真的,我想要生孩子。」說完一閉眼睛頭猛地湊近李子孝的臉。

「唔……」

李子孝眼睛瞪得大大的,他沒有想到姬若冰竟然會強吻他。不過從她那笨拙的動作上來看,是初吻沒有錯,但是初吻你也要伸出舌頭來吧,就這樣嘴唇印在嘴唇上一動不動算什麼啊。

李子孝在心裏責怪著,他就沒有想到有責怪的時間不如自己主動點,真是兩個小白碰在一起,誰也怨不得誰。

姬若冰就這樣獃獃的將嘴貼子李子孝的嘴上,直到感覺嘴唇有些麻木了才離開,「什麼啊,伊莎就會騙我,說什麼接吻能製造浪漫的氣氛,還會使人喘不上氣,說不出來的舒服。我這嘴都麻了,也沒感覺到舒服,反而還挺難受。」

李子孝有些獃滯的看着穿着白色弔帶長裙的姬若冰,搖了搖頭,「你是不是腦袋讓門擠了?好好的來我這裏胡說八道,沒有事情的話你快點回去吧。」

太亂來了,這黑燈瞎火孤男寡女的,萬一出個什麼事情……李子孝可不敢往下想了,他就全當自己做了場噩夢。撿起掉在地上的洗臉盆,頭也不回的準備把門關上,可門關到一半就有一股力量在和自己坑恆想要將門推開。

「姬若冰你……」他轉過身想要斥責姬若冰,可眼前的一個白色物體堵住了他要說的話。

「啊!」

李子孝嚇得往屋裏退了三步,「你,姬,姬若冰我,我知道了,我會幫你把炸-彈取出來的,一,一定會!求,求求你別再這樣耍我了。」

姬若冰抖了抖手裏的白色小褲,她沒有想到李子孝看見自己的小內內會有這麼大的反應,不過那好像不是興奮反而有點恐懼。可能是自己做的還不夠,想罷,她將手裏的小褲扔向了李子孝,隨後慢慢掀起自己的裙子。

李子孝像是躲炸-彈一樣的躲過了飛過來的小褲,剛鬆了口氣,姬若冰更加惹火的掀著裙子向自己走來,這一下他可慌了神,整個屋子就這麼大點,門口又被姬若冰堵住,逃也不是不逃也不是。

「姬若冰你鬧夠沒有?我答應你的要求就是了,你趕緊回去休息吧,明天還要上學。」

「我真的想要生孩子。」

「胡,胡鬧!你是學生,怎麼可以有這樣不健康的思想。」李子孝吞了一下口水,藉著月光李子孝能看見姬若冰已經把裙子掀到腹部了。

眼前的景象讓他更加害怕的往後退,退了沒有兩步腿就撞在了床邊上,他又順着床邊慢慢挪動着腳步。

「李子孝你不要跑嘛,伊莎說我這個樣子你就會和我生孩子的。」

「她,伊莎在哪裏,我想問問她到底給你灌輸了什麼,今天在操場上你也是因為她才那個樣子的吧!這個小壞妞,要,要好好教訓……天啊,姬若冰你別激動,你先把手拿開好不好?你知不知道,你,你是『白虎』啊!」

李子孝已經轉過了床鋪,只要再走幾步就到門口了,就可以跑出去了。可現在的景象也是非常的讓人噴鼻血,姬若冰的位置正好對準了月光,那光滑無物的「小溪」沒有任何遮掩的被他看在眼裏。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