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才做記者沒多久,他還沒有過什麼業績,如果今天能拍到好照片,一定會給他的履歷上添上一筆光彩。

2021 年 1 月 17 日

不過,還真是奇怪,徐智媛被稱為國民女神,在美國拍了那麼多戲,而且家裡又那麼有錢,怎麼開經紀公司居然會選在忠武路呢?


雖然忠武路是電影街,但大的經紀公司卻很少是開在這裡的,有實力的都開在狎鷗亭了。

而且名字還叫「藝術人生」,聽起來真的好老土。

小聲嘀咕,可是卻還是被旁邊的記者聽到了。

那個記者扭頭瞪著他,不屑地吐槽,「新人就老實點,就你這水平還吐槽?你知不知道『藝術人生』這個名字就是徐智媛原經紀人之前開的公司呢?後來公司倒閉,金大鐘就一直做徐智媛的經紀人,這才幾年?也就五年吧,徐智媛就又和他合夥開經紀公司了!你知不知道有多少經紀人羨慕他呢!」

幾句話讓胖記者窘住。果然是新人有太多不知道的事了,心裡嘀咕著,他拿出筆飛快地把這一條記上。

還想再問,就聽到記者群里有人叫:「來了……」

抻長了脖子,果然就看到一輛加長的黑色林肯開過來。

車子停在門前,先下來的是一個穿著黑色大衣的男人,下了車又紳士地轉到另一邊,扶下來一個穿著豪華皮草的漂亮女人。

是徐智媛啊!

胖記者挑眉,先在本上記上:「穿皮草,不環保……」

只是才寫完,就聽到有記者說:「啊,是高仿人造皮草啊!我記得徐智媛上次穿的也是人造皮草……」

一臉黑線,胖記者努力用筆把那行字塗掉,不過還沒塗掉,已經被身邊的同行訓練。

「要找新聞不是這種找法啊!小子,你要是寫點別的明星醜聞說不定還能火,寫徐智媛的,你是等著被K是吧?」


懶得理會這新人,那人拿著相機往前沖。

只不過一眾記者還沒衝到徐智媛身邊,已經被現身的保安擋下。

金大鐘轉過身,笑著壓了壓手,「各位記者朋友,大冷天的,大家都辛苦了,不好意思,現在智媛不能接受採訪,客人們也很快就到了——可以拍照,但不要騷擾我們的客人,還希望大家多多合作。」

說著話,就有侍應從門裡走出來,手端著托盤,盛著熱乎乎的豆奶還有點心。

「倒會做人……」胖記者早就餓了,剛要伸手拿,卻瞥見前輩在盤子上除了拿吃食外,還很平靜地拈起了一隻信封揣在口袋裡。

不只是他一個,其他的前輩也是,除了拿食物、飲料,很自然地就揣起一隻信封。

「臭小子,還愣著做什麼?車馬費來著——還不收起來!」

幫忙拿了個信封,那個前輩硬塞進他懷裡,自己卻是背過身卻偷著數信封進城的錢,「呀,二十萬,還是智媛xi大方……」

撓著頭,胖記者有些摸不清頭腦。

之前有聽過這種事,但好像都是被請過來的記者才有什麼紅包拿吧?他可不是被請過來幫忙造勢的啊。

白他一眼,那個塞錢給他的前輩敲了下他的腦袋,「傻子,徐智媛現在名氣這麼大,還用你造勢,好好拍你的照片吧!只要有徐智媛的消息,報紙一準大賣。」

這頭記者們說著話,那頭進去公司轉了一圈的徐智媛也轉了出來,看看時間,已經六點半,客人們也應該快來了。

哈著氣,滿面紅光的金大鐘還勸徐智媛:「智媛啊,你行進去,等人來了我叫你啊!」

「那怎麼好意思,我是主人,當然要更禮貌才是。大鐘哥,我就和你一起站在這裡迎接客人。」

笑眯眯地摟了下金大鐘,徐智媛笑道:「嫂子應該陪你站在這才是,如果她來了,我就讓位了。」

「又開我玩笑,小孩子還小,她照顧孩子就不來了。再說,今天晚上,應該是屬於我們兩個人。」

金大鐘感慨地說著,回過頭,看著身後三層辦公樓,還有鑲在門前「藝術人生」三個字,只覺得眼睛發酸。

這棟三層的辦公樓,是徐智媛出資購入,裝修后再租給公司的。本來徐智媛說免費使用,但金大鐘覺得本來他出資就少,這個便宜真的不能占,雙方協商后,徐智媛還是收了一部分錢做租金,但比起正常租金還是少了很多。

雖然在忠武路的房子相對要便宜些,但徐智媛和他選擇把公司開在這裡,卻不是為了省錢,而是他們當初就是從忠武路走出去的。

如今他們風光回歸,就要在忠武路重新站穩腳跟。

他很感激徐智媛這樣扶持他,更感激徐智媛把新公司命名為「藝術人生」,這讓他想起過去曾經有過的輝煌還有落魄,誰能想到,當年那個因為賭輸了全部身家的他還能再次開公司做老闆呢?

「智媛,幸好有你……」

「唉,大鐘哥,你不是要哭吧?大喜的日子,你要是哭了可離我遠點,我怕你把鼻涕都蹭在我身上。」

「呀,這丫頭……」金大鐘抱怨著,可是卻真的不哭了,抹了抹眼睛,他笑得燦爛,「啊,有客人來了……」

黑色的保姆車駛來,走下車的是一個帥氣的高個青年,雖然身材略有些發福,臉也圓圓的,可是仍然顯得很是帥氣。

「崔始源啊!」

SJ的崔始源,和徐智媛的友誼從她還未正式出道就已經開始,甚至還有人曾經爆料,說徐智媛沒紅時和崔始源一起合作演龍套角色時,在片場對崔始源表白,雖然雙方都說那是個玩笑,但現在崔始源脫離團隊,單獨到場,卻仍然讓記者們興奮起來。

雖然收了錢就不曾一轟而上,但拍拍照片還是可以吧?尤其是崔始源抱著徐智媛,紳士地行貼面禮的照片,很有看頭啊!

雖然知道記者在拍照,但崔始源卻沒有在意,仍是笑著和徐智媛說笑,「恭喜啊,智媛,我有幫你準備禮物哦!」

聽到禮物,徐智媛很自然地就伸手,完全沒有半分生疏感。

看著她伸手,崔始源忍不住嗔她,「這丫頭,有你這樣的嗎?」

抬起手腕,看了看時間,崔始源忽然道:「啊,來了……」

開過來的是一輛貨車,跳下車來的工人有些奇怪地看著那群記者,一扭頭看到徐智媛,突然「啊」的一聲。

「天,徐智媛?!可不可以幫我簽個名?」

崔始源有些無奈地揚眉,「大叔,我的……」

「啊,馬上……」收起徐智媛的簽名,工人快步轉過去,和同伴小心翼翼地往下抬東西。

看起來好像挺沉的樣子!

徐智媛眨著眼,很是好奇,不只是她,那些記者也端好了長槍短炮,只等著拍那塊紅布掀下來的一瞬。

把那個有十米長的大擺件擺在門口小廣場正中間的位置,那個工人笑著轉頭,崔始源笑著示意徐智媛去掀。

徐智媛走過去,拈起一角,猛地一掀,還沒看清是什麼東西,就覺得光閃閃的。

不知道是閃光燈太晃眼,還是那東西本身的金光,徐智媛定睛看清,才知道那是一條長均十米的四爪金龍,腳踏祥雲,口噙珍珠,那金須好像還在輕顫,就好像隨時都會活過來一般。

「龍騰萬里,龍馬精神,龍騰虎躍……啊,好像有些不對……」崔始源扒拉了下頭髮,雖然中國話說得滿標準,但對詞句用得還是有點怪怪的。

不過曾在中國留過學的崔始源能想到送這樣的禮物,已經是很有心了。

「我真的好喜歡!」徐智媛忍不住摸了下,想了想又道:「要不要擺到大廳里去,始源哥,這個不是純金的吧?我可不想被賊偷去。」

「不是啊,只是鍍金,好像裡面是銅吧?」崔始源俯近身,笑著打量,「手藝真的很不錯,我可是提前兩個月就定了的,看得出來師傅很用心。」

點頭稱是,徐智媛還想再道謝,就聽到汽車喇叭響。

轉過身,又一輛保姆車駛來,跳下車的正是SJ那群帥青年,看到崔始源,金希澈就先叫起來:「你這小子就會偷跑,真是太過份了——啊,好漂亮啊!你這樣我們的禮物怎麼辦?」

一群青年說笑著撲過去拍打著崔始源,甚至金希澈還用手夾著崔始源的脖子。

還是隊長朴正洙一本正經地過去和徐智媛打招呼,「智媛xi,等一下我們的禮物就會送上。」

雖然好奇,但徐智媛卻沒有追問,只是笑著點頭。

在SJ后,是少女時代,還有東方神起二人組,接著是金在中所在的JYJ,再次相聚,五個青年笑著招呼,看起來已經不計較之前的恩恩怨怨,可是被記者拍到的卻是另外一種感覺了。

甚至有記者興奮,光憑這個照片就已經值回這場冒雪等待了。

雖然雪花一直在飄,可是到場的幾個韓國樂壇最火爆的組合卻都沒有進去,而是就站在門口的小廣場上,不知道在等什麼。

雪花更大,卻陸續又有一些藝人到場。

這裡,有徐智媛親自下請柬請的,也有自己來的,或是進去裡面休息,或是好奇地站在門口看熱鬧。

終於,一輛保姆車留下,走下車的居然是老牌組合神話的成員,而且,居然還是全員到齊。

看到神話到場,之前到場的幾個組合,紛紛上前行禮。

「大家都很早啊!既然人都到齊了,那就準備吧!」

作為隊長的文政赫笑著和徐智媛打了個招呼,向身後的同伴示意。

一向安靜的李玟雨笑著點點頭,仍是很酷的樣子。金東萬卻是笑眯眯地打招呼:「智媛啊,一會一定要給哥送簽名照,我答應了侄女一定會拿到的——拜託了……」

笑著點頭,徐智媛看著有工作人員從保姆車上拿下音響設備,也覺得很是驚訝。

這個可不是她事先知道的安排。

「大家都是從S//M出道的……」金在中走到她身邊,低聲說了句,雖然臉上帶著笑,可是卻難掩感慨。

雖然有太多恩怨,但在S//M的記憶卻是一生都無法抹去的。

現在的JYJ也好,已經加入神話公司準備全員復出的神話也好,或者是其實已經覺得那段時光模糊的徐智媛也好,他們身上始終都烙著S//M的印跡。

而SJ、少女時代、東方神起還有跟來的還沒有出道的那些少年,他們都是一樣的。

或許,這可能也是李秀滿居然也贊同他們這樣道賀的原因之一吧?

這是一場震撼人心的演出,雖然時間很短,但那一首首經典的老歌,還有青年、美女們勁歌熱舞的身姿,讓這個寒冷的飄著雪的冬夜也變得火熱無比。

這是東方神起分裂后的首次合演,一首經典的成名曲《HUG》,讓人感動得眼淚都要流下來。

陸續到來到的嘉賓們,有就駐足在門外聽的,也有站在門口或是大廳里往外看的,短短的半個小時,卻成了2012年開年的一次歌謠界盛宴,也讓徐智媛經紀公司的開業儀式過了很多年卻都是人們口中的話題。

「那一年啊……」

但不僅僅如此,夜幕漸深,但這間看起來並不顯輝煌的三層樓前,卻始終來賓不斷。

徐智媛一直面帶著微笑接待來賓。

除了歌謠界的朋友之外,來得最多的還是演藝界。

粉絲眼裡的男神們,一一亮相,再老牌的裴勇俊,到三十代的元彬、Rain,再到到最新男神李敏鎬、金賢重等,還有剛剛因一部《擁抱月亮的太陽》而大紅的金秀賢,都被記者一一拍攝入鏡。

甚至是實力派演員,大韓三駕馬車,還有金允石、朴信陽、李政宰等,甚至連安基聖居然都到場了。

而女神們也是一樣,從金惠秀、全智賢、河智苑再到尹恩惠、朴信惠等人,也紛紛到場。甚至有「忠武路女星NO1」之稱的全度妍也親自到賀。

和前輩巨星一起站在水銀燈下拍攝,雖然之前就已經有過接觸,但徐智媛還是忍不住感慨:「前輩,你知不知道我剛出道時有多羨慕你,我可是一直把你當作目標才奮鬥到現在的。」

全度妍失笑,很親昵地捏了下她的臉,「現在不用了,智媛,新的目標會讓你走得更遠……」

是,她的新目標會讓她走得更遠。

徐智媛微微笑著,轉身迎上走來的嘉賓,那是扶著林權澤的奉俊昊,還有朴贊郁、尹濟均、崔東勛等人。

那都是她合作過的導演們,是她的良友,也是恩師。

這一晚,忠武路的這棟辦公樓,燈火輝煌,一直亮到很晚、很晚,笑聲傳得很遠很遠。

很多年以後,仍有人用誇張的語氣提到這個夜晚:

「那是比青龍獎頒獎典禮還要熱鬧的娛樂圈盛會——真是可惜,你們沒有親眼看到,那天晚上啊——真的是一次盛會……」 一月底的帕克城仍然很冷,大片大片的雪花飄落,讓這座獨立電影之城別具風情。

這是徐智媛第一次來到帕克城,但對聖丹斯電影節卻是早就仰慕已久。


這個由羅伯特雷德福創立的獨立電影節,對很多名不見經傳的電影人來說,就是聖地,每年都有很多部電影在這裡被挖掘出世,也有很多大導演就是從這裡走向世界的。

像是諾蘭,就是以一部《記憶碎片》從聖丹斯成名,從前的《陽光小美女》也是在這裡被發行公司慧眼識英雄,更不用提《性、謊言和錄像帶》、《英國病人》之類的片子了。

徐智媛這次出現在帕克城,一現身就被記者拍到。雖然是混血,但身具美國、韓國雙重國籍,而且又以一部《末世/黑/天使》成功躋身美國新一代偶像,徐智媛在記者眼裡可說是炙手可熱的新聞人物。

一發現徐智媛,一票記者就一直追拍,雖然徐智媛一直都只是微和,並沒有停下來接受採訪的意思,但能拍到些街拍也算是成功了。

而徐智媛現身的第二天,更有讓記者們驚訝的事。

這位出名的偶像派女星,居然不是以演員的身份出度,而是以一位導演兼製片人的身份來到聖丹斯。

雖然徐智媛想保持低調,但卻還是有記者成功地截到人,在短短五分鐘之內,拿到獨家採訪。

「是,我這次來聖丹斯是以導演兼製片人的身份,我自編自導自演的電影《想起你》將參與競賽環節。」

說得很坦然,徐智媛甚至還笑著拜託:「請一定幫我多加宣傳,明天我們的宣傳海報就會出現,到時候電影放映時,請一定到場捧場。」

徐智媛接受採訪的第二天,宣傳海報果然出現在帕克城的大街小巷。

每年到這個時候,帕克城的宣傳位置總是很火爆,哪怕是小旅館的外牆,都會貼滿海報。

那些住滿各大公司購片經理的大酒店,更是早就貼滿了海報。

徐智媛這一次卻是很下本錢,雖然中國有一句老話說「酒香不怕巷子深」,但經過柏林電影節,她對宣傳的重要性已經看得很清楚。

想要拿獎,就要告訴所有的人你想得獎。雖然最終結果未必會如願以償,但你總要表達你自己的意願。

不過最終,能否獲獎還要看作品,那才是強有力的入場券。

在《想起你》首映時,電影節主席羅伯特雷德福親自到場。

這讓沒有邀請好萊塢的朋友來助陣的徐智媛很開心,這一次,和她一起的只有在美國並不是很出名的李敏鎬。

如果她邀請朋友來助陣,他們也一定是會出席的,但徐智媛卻並不想這樣用人情。

人情是存則,取太多次數就會變空。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