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所有仙武學院的人都羨慕的瞪大了眼睛,這是他們第二次見姬太玄使用這個技能,上次和靈聖對戰,就是憑藉這個技能戰而勝之。

2021 年 1 月 18 日

羿禾眼中閃過報復的快意,毫不客氣地大聲嘲笑,坐等葉問天被倒錯空間絞成碎肉。

「不會有事吧!」錢多多有些擔心,這個技能實在是太強了,居然能控制方圓百米的空間,按理說第五靈環絕不應該出現這種作弊級別的靈技。

「我相信他!」卡恰雖然嘴上這麼說,但悄悄握緊的縴手卻透露了她的擔憂。

「他可是姐姐我的男人,沒有什麼能攔得住他!」特蕾莎靠在樹上,聲音充滿了自信。

葉問天對於這個空間錯亂的感覺實在是太熟悉了,這讓他回想起當初深淵戰場中,攻略要塞之時,寵姬女魔所施展的重力空間,雖然原理不同,但感覺上非常相似。有當初的經驗,適應起來就變得相當迅速。

錯亂的空間產生超強的絞殺之力,扭曲的力場在紫色的金屬之身上碰撞出大片火花。

葉問天一聲斷喝,擰身倒懸,長戟縱橫揮掃,將撞來的斷木巨石紛紛擊碎,同時頭下腳上腳踏虛空急速朝姬太玄殺去。

姬太玄沒想到葉問天適應的如此之快,而且錯亂的空間力場居然奈何不了那附帶詛咒之力的金屬之身,臉色登時一寒,第四靈環光芒大放:「地劍·龍蛇起陸!」

天地倒轉的空間中,地面突然瘋狂顫動起來,土石翻卷好像有無數條巨蛇在地下穿行,接著只聽一聲龍吟,地面驟然炸開,一條數十米長的龍首角蟒破土而出,張開森然巨口朝葉問天咬去。

角蟒完全由土元素和純正的厚土地氣組成,張牙舞爪聲勢極其驚人。如果等姬太玄修為更強,說不定這個技能真的能喚出真龍,到那時威力何止提高百倍。

龍首角蟒出現的瞬間,葉問天就藉助真實之眼看透了這個技能的效果,不但是單體鎖定攻擊技能,而且附帶眩暈效果,一旦命中,就算不被殺死,也會被強制眩暈一秒,這一秒足以發生很多事情。

「你死定了,看你怎麼躲,讓你搶我靈環,讓你搶我神血,我一定會從你的屍體上找回屬於我的東西!」羿禾瘋狂地大叫著。


「區區龍蟒而已,老子屠給你看!」葉問天面對森然咬下的血盆大口,手中長戟橫舉,霹靂電光陡然暴漲,隨著金色靈焰的注入,長戟中傳來一聲龍嘯,藍色的雷龍頭顱從戟刃中鑽了出來。

「武靈技:雷光獄龍破!」雷鳴響徹天際,藍紫色電光通天貫地,長戟再次化為了一條暗藍色的雷龍虛影,如天雷降世,從葉問天手中脫手而出,眨眼間從龍首角蟒的巨口中射入,下一剎那已經從尾部刺了出來。

藍色光柱從角蟒的身軀內照亮,接著轟的一聲炸成漫天碎石,第四靈技和雷龍方天戟武靈技的正面碰撞,武靈技完勝!

長戟余勢不竭,刺穿倒轉的空間,插在地上直沒戟刃,隨著藍紫色霹靂的擴散,地面一圈圈啪啪裂開,裂縫中電光如靈蛇般噼啪舞動。

事實如一隻巨掌給了羿禾重重一耳光,所有的嘲笑斥罵全都被堵了回去,憋得他幾乎吐血,可他依然瞪著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所有仙武學院的人全都啞火,心中必勝的信念第一次動搖。

「噢耶,死傢伙好樣的!」趁著對面啞火,卡恰立刻痛罵落水狗。

「頭,實在是太給力了!」於太行揮舞著拳頭,簡直比自己勝利還激動。

「若是我,唉不提也罷。」獨孤劍又開始搖頭嘆氣,他覺得自己的傲氣和自信都快被磨沒了。


「親愛的,再暴力一點!揍翻他獎勵摸一下哦!」特蕾莎的聲音如一針興奮劑,刺激的葉問天雙眼赤紅,感覺渾身有使不完的力氣,連天都能捅個窟窿。

「這怎麼可能,你怎麼會這麼強!我的武靈是軒轅劍,是比仙武靈還強的存在,而你的武靈不過是黃金手而已,這到底是為什麼!」姬太玄握劍的手有些顫抖,心中掀起了滔天巨浪,他是仙武殿姬氏家族的傳人,是仙武學院的絕世天才,他從未敗過!

可是今天,面對一個比自己低二十級的少年,居然被壓制下風,這種反差對姬太玄長久養成的高傲自信造成了極大打擊。

… 葉問天抬手一招,雷龍方天戟自動飛回,提著長戟腳踏虛空朝五百米外的姬太玄衝去,在他身後,是剛剛炸碎的龍首角蟒,房屋大小的殘破頭顱從背後不甘的墜落。

「姬太玄,我本與你無冤無仇,但這仙武大森林不是你們仙武殿開的!那羿禾卑鄙無恥,不但趁機搶我靈環,狐假虎威,用仙武殿的名頭威脅我跪下磕頭道歉,而且淫邪無道,打我女人主意,是可忍孰不可忍!」

葉問天戟刃指著姬太玄:「既然你要幫他,那就是和他同流合污,我能斬他一手,就能斬你一足。沒想到仙武殿的傳人都是如此下作無恥之輩,你們的長輩縱容你們,沒事,我來替他們教訓你們。今日不打的你們低頭認錯,我就不姓葉!」

說到最後一句,葉問天的聲音陡然拔高,殺氣煞氣直衝雲霄,生生將姬太玄的帝王氣息吹散。

「我姬太玄從未做過卑鄙無恥之事,縱然今日錯在羿禾,也輪不到你這個外人來教訓!你以為就你有武具嗎?仙武殿收集天下珍奇,讓你看看什麼才是真正的武具,月金輪,去!」姬太玄厲聲大喝,單手掐訣向前一指,腦後月金輪嗡嗡狂震,如一輪彎月衝天飛射,忽悠悠幻化成凌天巨刃,如弦月墜落,帶著恐怖的明黃-色尾跡,朝著葉問天撞去。

月金輪的威勢實在是太大了,整個地面都在那恐怖的能量波動下顫粟著,與之相比,之前的靈技簡直就像是小打小鬧。

不光卡恰幾人變了臉色,就連羿禾眾人也盡皆色變。

「這這這,這是姬大哥第一次動用這件武具吧!月金輪,這可是月金輪啊!」羿禾感覺自己的心臟有些受不了,今天發生的事實在是太出乎預料了,望著那凌天蔽日的月金輪,他心中又是羨慕又是嫉妒,無論是底蘊還是實力,羿氏家族和姬氏家族的差距都太大了,大的令他絕望。

「月金輪,這真的是月金輪!這是當年永恆之塔的初代塔主『流月至尊』年輕時使用的武具啊,距今已經有三千六百年的歷史。這件武具在歷史上有著格外重大的意義。」這回說話的是錢多多。

「月金輪,五階上品武具!傳說月金輪並不完全,如果找到遺失的日金輪,雙輪合璧形成日月金輪,就會晉陞為傳世帝具,重現帝具輝煌!」顯然卡恰知道的更多。

「五階上品武具?你別嚇我!」於太行嚇得跳了起來。葉問天的三階下品雷龍方天戟已經如此強悍,那五階上品武具的威力豈不是毀天滅地?

「怎麼辦,怎麼辦,特蕾莎你一定要出手救下死傢伙啊!」卡恰急聲道。

特蕾莎似笑非笑地轉過頭:「嗯?你叫我什麼?」

「女,女王大人……」卡恰咬著嘴唇縮了縮。

「嗯,別怕,親愛的藏得深著呢!」特蕾莎滿意的望著天空墜下的彎月。

月金輪從天而降,當真如月亮墜入人間,武具表面包裹著明黃-色的火焰,距離尚且還有千米之遙,地面已經開始塌陷崩裂,所有的古樹森林全都被碾平碾碎。

這種威勢,當真不是三階武具可以比擬。

面對五階上品武具,葉問天該怎麼辦呢?手中的雷龍方天戟明顯被壓制,不斷嗡嗡震動示警,似乎在提醒葉問天逃走。

然而葉問天會逃走嗎?當然不會!你有五階武具又如何?我有帝具龍牙一刀驚天!


在卡恰和錢多多的驚叫聲中,葉問天不但不退,反而踏著朵朵雪片,迎著墜落人世的月金輪沖了上去。

「找死,這就是找死啊,哈哈哈!」羿禾從剛才的打擊中恢復過來,指著葉問天狂笑。

「真是找死,腦子被驢踢了!」仙武學院的十幾人也都搖了搖頭。

「死傢伙你瘋了,快避開!」卡恰急的雙頰通紅,如果不是特蕾莎在,她已經武靈融合衝上去了。

「急什麼,老實看著。」特蕾莎一把將卡恰摟了過來,防止她激動之下做出傻事。

姬太玄傲然立在空中,帝王氣息再次恢復:「原來不過是莽夫一個,不配做我的對手。」

在所有人的注視中,雷龍方天戟消失,轉而出現的是一柄奇型長刀:刀長兩米,刀柄和刀身沒有分界,完全呈流線型一體,通體玄黑毫如墨,刀背上有一排逆齒延伸至刀柄,刀刃兩面各有一道金色的紋路,一聲聲刺耳的尖嘯從刀身中傳出,如萬千魂魄一齊嘶喊,讓人直欲發狂。

帝具,龍牙刀,出竅!

龍牙一出,月金輪產生的強悍威壓頓時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通天徹地的黑色光柱,地面轟然下沉,無數岩石斷木在黑光中頃刻湮滅,天空中的陰雲直接被洞穿,露出了蔚藍的天空,金色的陽光從縫隙間照耀下來,在茂密的林間灑下點點金斑。

黑色光柱完全由外泄的刀氣組成,即使望一眼也會有種靈魂被撕碎的感覺。

「這是什麼,這到底是什麼!我不相信,我不相信!」羿禾死死瞪著葉問天手中的奇型長刀,只覺得靈魂劇痛,雙目都開始溢出鮮血,但他卻不願移開目光,雙拳更是攥的咔咔作響,指甲都陷入了肉里,鮮血滴答滴答落下。

除了特蕾莎,所有人只看了一眼就全都抱著腦袋蹲了下來,靈魂的痛苦實在是太可怕了。

「完全壓制月金輪,月金輪可是五階上品武具啊!難道,難道……」於太行沒有說出口。

獨孤劍介面道:「是帝具!」帝具兩個字震得所有人心神顫抖,他心中也激動不已,這輩子能有幸見到傳說中的帝具,實在是三世修來的福氣。

「氣死我了,死傢伙到底有多少秘密,連我都悶在鼓裡,哼!」卡恰撲在特蕾莎懷裡,氣哼哼地嘀咕著,不過她已經不擔心了,如果帝具不能壓制武具,那這個世界乾脆毀滅算了。

其實最驚駭的應該是姬太玄,束髮的金環喀拉碎裂,滿頭亂髮狂舞,雙眼充滿了血絲,雙額青筋暴起,他從未如此失態過,表情近乎狂熱而又猙獰:「帝具,帝具,帝具,帝具!這居然是帝具啊!為什麼不是我,為什麼!我才是天帝之子!」

… 在姬太玄的感知中,月金輪已經脫離了他的控制,確切的說,是被龍牙刀強行切斷了。

帝具一出,帝威滔天,震一方天地,擋者,殺!逆者,斬!

在通天徹地的黑色刀芒下,原本凶威滔天的月金輪登時嗡嗡震動起來,明黃-色的火焰劇烈波動,發出一聲聲哀求似的嘀鳴。

「臭小子,老夫憋得好苦啊,你完蛋了!」葉無敵憤怒的聲音從龍牙刀中傳來,震得所有人都捂住了耳朵,可那聲音偏偏直入靈魂,根本擋不住。

「我的錯我的錯,來來來,這就讓您炫示威風!」葉問天握著刀柄,雖然血脈相連不會遭到反噬和排斥,但他現在的實力還是太差了,距離能徹底掌控龍牙刀還有很大的距離,握刀的掌心被鋒利的刀芒切出無數血槽,進化過的金屬之身跟紙糊的似的。

握刀都困難,在深淵戰場中斬殺瑪門的那驚天一刀肯定使不出來,如果強行使用,絕對會被龍牙刀那恐怖的胃口吸成乾屍,連靈魂都不會剩下。

不過那又怎麼樣?帝具的品質是武具可以比擬的嗎?光是氣息就足以碾壓!

「煞刀·血誓!」葉問天用手在刀刃上一劃,鮮血迸濺,頃刻間被刀刃吸了進去,黑色的刀芒瞬間暴漲,完全無法用肉眼直視,彷彿連空間都要被斬碎。

「斬!」葉問天滿頭亂髮迎風狂舞,哈哈大笑衝天而起,雙手握刀,龍牙刀逆天斬出,黑色的刀芒和月金輪擊撞在一起。

刺耳的嘀鳴化為一圈肉眼可見的黑黃-色衝擊波在空中擴散,特蕾莎連忙以釋放出靈力將幾人護住,而那些仙武學院的人就慘了,全都抱著腦袋倒在地上慘叫翻滾,就連羿禾都不例外。

月金輪發出一聲痛苦的脆鳴,光焰盡數消散,滴溜溜被打回原形,靈光比剛才弱了很多,顯然靈性大損。

姬太玄和月金輪心神相連,月金輪被重擊,他也同時心神受創,臉色一白,噗的噴出一口鮮血。

「你,你敢傷我寶貝!」姬太玄捂著胸口,臉色蒼白地指著葉問天嘶聲道。

「傷你寶貝又如何?我還要奪你寶貝呢!這月金輪當年是流月至尊之物,理當歸還日月之巔,你放心,我會將這件寶貝交給老師的。」葉問天再次揮刀,用刀背砸在月金輪上,將伺機逃走的月金輪給生生打落,接著刀刃上閃過一道奇異光芒,在月金輪和姬太玄之間一刀斬下。

月金輪一聲哀鳴,而姬太玄則突然臉色慘白,連續噴出三口鮮血,站在空中幾乎搖搖欲墜,他一邊嘔著鮮血一邊嘶聲道:「你,你切斷了我和月金輪的靈魂聯繫!」


葉問天實在是握不住龍牙刀了,連忙將其收入戒指之中,將鮮血淋漓的左手背在身後,伸出右手一把捏住月金輪嘿然道:「斬了又如何?」

「這月金輪是屬於日月之巔的,我拿走了。若想找我報仇,來日月之巔!」葉問天說完,直接將哀鳴不已的月金輪塞進了戒指里。

仙武學院的其餘人都暈了過去,只有羿禾還算清醒,滿臉是血的羿禾從地上爬起來,望著葉問天的目光充滿了憎恨和怨毒,而望著姬太玄的目光中則暗含著快意。畢竟姬太玄壓在他頭上太久了,這種天才跌了個狗吃屎,太多人會暗地裡拍手叫好。

「瘋了!」於太行捂著臉。

「真的瘋了!」獨孤劍捂著臉。

「這是五階武具,價值不可估量。姬氏家族又是仙武殿的重要家族,這等於是搶仙武殿的東西啊!」錢多多捂著臉。

「魔武殿,永夜帝國,裂魂宗,現在又加一個仙武殿,死傢伙真是不要命了!」卡恰也只能無奈捂臉。

「霸氣,有姐姐我的風範,我喜歡!」特蕾莎完全不看氣氛,眾人跌倒。

姬太玄捂著胸口,感覺隨時都可能掉下去,但他卻死死盯著葉問天,眼中金光越來越盛,渾身龍袍無風怒卷,漸漸鼓了起來,眼中閃過一道決絕之色,似乎做了什麼決定。

「怎麼,還不服?我和你們不同,不需要你們下跪求饒,道歉就可以離開!」葉問天傲然而立,餘光掃向林子里觀戰的羿禾,今天的事情可以說完全是因他而起。

「這裡是仙武殿的地盤,這裡的靈獸都屬於仙武殿,你們這群強盜搶我靈環,還想讓我認錯,休想!」羿禾抹了一把臉上的鮮血厲聲道。

「果然狗改不了****。」葉問天冷笑,渾身殺氣越來越盛,雙眼和頭髮都開始變成血紅色,殺意凝結成血色的光焰向外逸散。

「羿禾和你之間發生了什麼我不知道,但有一點我可以告訴你,就算我們做錯了,也絕不會向你道歉!我們代表著仙武殿,仙武殿沒有錯,也永遠不會錯!」姬太玄服下一枚療傷聖葯,起色立刻紅潤起來,指間金芒閃爍按在了眉心的白璧上,「為了仙武殿的威嚴,我不得不戰。至高無上的仙武殿啊,請暫時賜我力量,喚神!」

喚神兩個字化成兩個金色的神文從姬太玄口中飄出,如兩道金色電光直衝天際,頃刻消失不見。緊接著,大地再次震動起來,一道金色的光芒穿破雲層,從天而降,將姬太玄籠罩其中。

羿禾驚得倒退數步,一屁股跌倒在地,磕磕巴巴說出幾個不連貫的詞:「喚,軒轅,神降……」

特蕾莎的臉色也嚴肅下來,葉問天皺了皺眉肅然警惕,其餘人完全搞不明白髮生了什麼。

姬太玄的氣勢頃刻間回到了巔峰狀態,當金色的光柱消失,當他徐徐睜開眼睛,眾人發現他的雙眸居然完全變成了金色!

「雖然只是暫時的力量,但殺你足夠了。讓你見識一下真正的神武靈,帝現!」姬太玄張開手臂,渾身龍袍捲動,身後徐徐浮現出一道人影,一道高達六十米的人形虛影。

虛影也穿著龍袍,但龍袍上卻綉著山川草木飛禽走獸,一股洪荒的帝王之威散發開來,讓萬物都為之臣服。虛影頭帶冕冠,周身纏繞著九龍虛影,手中握著軒轅古劍,當虛影睜開眼睛,九龍齊鳴日月交輝,彷彿他就是一統天下的君王。

沒錯,他就是一統天下的君王!

葉問天的雙眼和亂髮完全變成了血紅色,盯著那虛影一字一句道:「軒轅黃帝!」

(刑天戰軒轅,敬請期待)

… 又一個神武靈出現了!算上特蕾莎,這森林中居然匯聚了三個神武靈!

所有人都張大了嘴,卻又不知道該說什麼,仙武學院十餘人的目光中充滿了敬畏,而羿禾的眼神卻充滿了嫉妒。

神武靈啊,這是每一個神話家族弟子都夢寐以求的最高榮耀!

雖然姬太玄只是暫時喚來神武靈,但每一次融合都會讓徹底覺醒的幾率增加,對前途大有好處。

「卧槽,又一個神武靈!」於太行爆了一句粗口。

「而且是軒轅黃帝!」獨孤劍臉色非常難看。

「怕什麼,我們有兩個神武靈呢!」卡恰鼓舞士氣。

特蕾莎抱臂而立,突然開口道:「論王道,軒轅黃帝更強,但論戰力,刑天更勝一籌,別忘了刑天是上古戰神,殺神,凶神!」

姬太玄飄在空中,神色倨傲,彷彿之前的憋屈都被一掃而空:「看到了嗎?這就是神武靈,只有神武靈才配得上特蕾莎,你識相的就自覺離開她!」

「難怪我第一眼就看你不順眼,現在總算是知道原因了。你不過是暫時覺醒而已,有什麼好吹噓的?等你徹底覺醒了,才有資格做我的對手!」面對神武靈的威壓,葉問天面色絲毫不變。

姬太玄冷笑道:「暫時覺醒又如何?告訴你,不出五年,我就會徹底覺醒,到時候,我要讓全天下都見證我的威名!」

葉問天嘴角露出一抹怪異的笑容:「唉,叫我說你什麼好呢?讓你見識見識我的神武靈吧,刑天何在!」

聽到葉問天說出神武靈三個字,姬太玄的第一反應是驚愕,第二反應則是不屑,你嚇唬誰啊?神武靈又不是大白菜,是誰都能覺醒的嗎?

可是,接下來姬太玄卻瞬間瞪大了眼睛,下巴咔嚓一聲險些脫臼,指著葉問天身後:「你你你,你怎麼可能也有神武靈!」

只聽一聲震天大吼:「吾在此!」一具四十米高的無頭虛影出現在葉問天身後,由於和葉問天多次融合,其凝實程度比軒轅黃帝強得多。

「憑什麼你能有,我就不能有呢?」葉問天抱著手臂曬笑道。

姬太玄瞪著眼睛:「你的武靈明明是黃金手,怎麼可能……等等,你是……雙生武靈!」最後四個字的音調陡然拔高了好幾個八度,聽起來就跟尖叫似的。

這回姬太玄徹底震驚了,對方不但雙生武靈,而且其中之一居然是神武靈,更可怕的是,這個神武靈好死不死竟是刑天!身為姬氏家族的傳人,對於祖先留下的神話傳說實在是太了解不過了。

當刑天虛影浮現之時,羿禾直接噴出一口鮮血頹萎下去,一個神武靈刺激他就夠了,現在又多了一個,還讓不讓人活了?

那些仙武學院的青年剛剛從昏厥中蘇醒,就又被神武靈刑天嚇得昏死過去。

神武靈是完整的神魂!刑天有靈,軒轅黃帝當然也有。

看到刑天出現,黃帝虛影明顯波動了一下,金色的雙眸也有了感情色彩,軒轅古劍垂下,宏大而威嚴的聲音似乎有些歉疚:「刑天,原來你也變成了神武靈,我們終於又見面了。」

看到軒轅黃帝,刑天的情緒何止是波動,幾乎如憋了千年的火山似的幾乎就要噴發,渾身黑色魔紋越來越亮,血色的殺氣煞氣越來越濃烈,金紅色的血泉虛影從脖子上的斷口噴出上百米!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