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所以,這個時候的殷離離,她更想做的,是安安靜靜的看著他離開,而後,自己留在這裡一個人慢慢舔合那些傷痕纍纍的傷口。

2021 年 1 月 10 日

可這些,鳳襲月不知,他看到她情緒低落,看到她不願意跟自己說話,還以為是捨不得總部那些跟她生活了一起多年的人,於是在躊躇了一番后,最終,他還是上了她的車,只是,這一次,兩人都沒有想到,到了那座孤島后,等待兩人的,竟然會是真正的殺戮。

王姬其實真的是個大大咧咧的丫頭,至少,李天野是這麼認為的,要不然,她不會在殷離離親自叮囑過不能把那些事給說出去,可當總部電話一打進來后,她便竹筒倒豆子,全部把那些事情給說了出來。

唯一慶幸的是,她沒有告訴總部,此時江宸真正的身份。

可就算是這樣,也已經很糟糕了,因為在殷離離身上下了大血本的總部,是根本就不允許她出現任何想要溜走的苗頭的。

一進來,看到大廳內巨大的LED顯示屏上的男人,殷離離知道,壞事了……

「殷隊長,我說過很多次,我可以為了你扛下任何事情,但條件是,你不能背叛我。」同樣,從這女人一進來,躲在顯示器后的男人,一雙眼睛就再也沒有離開過她身上。

那是多麼完美的一件成品啊,高達五顆星的戰鬥力指數,無堅可摧的生化系統,全球再也找不出第二個的頂尖生化力導彈……

看著手中平板電腦從BIG發過來的視頻回放,這個掌控了血魅命運十年的男人,唇邊,終於露出了一絲跟狼一樣的笑意。

殷離離看到,雙眸瞳仁終於微縮了起來:「你什麼意思?」

部長笑了笑:「沒什麼意思,我只是在試圖挽留你。」


話音落下,顯示器的鏡頭切換到了另一個地方,殷離離定睛一看,心臟頓時猛地縮了一下!

那是總部大樓樓頂,她很熟悉,可是讓她震驚的是,現在的大樓樓頂上,卻掛了一個人,那人一身白大褂,頭髮銀白,身材不高,竟然是她這次要來找的教授董成。

「你到底想幹什麼?」看到這一幕,殷離離終於失去理智了。

顯示器上男人滿意的看著這一切,笑了:「很簡單,殺了他,我就放了他。」

說話間,這人的手指已經指向了站在殷離離後面的男人。

呵呵,他可真是大膽!

親眼目睹到這樣的挑釁,被他指著的男人非但沒有生氣,反而靠過來,像是累及了的貓一樣,在自己的女人耳窩便靠了靠:「淳安,我好累,我想坐一下。」 殷離離一聽,讓顯示器的男人當場便錯愕的看到,她連顯示器都不看了,而是牽著他便走到大廳內的候椅上坐了下來。

整個過程,溫柔呵護到就像是完全變了一個人!

怎麼會這樣?

生性冷漠毫無七情六慾的前特工隊長殷離離,怎麼會變成這麼溫柔的一個人?

顯示器里的男人看愣了,外面,一直在留意大廳動靜的冷航,也呆住了……

直到他看到那個女人又半蹲在那個男人面前,以一種他從未見過的小女人之姿,在替那個男人整理衣襟,這才控制不住走了過來:「他到底是你的什麼人?」

殷離離沒有回頭,但目光,看著面前男人,卻是格外的柔和:「你會在這裡等我的對不對?」

男人眸光動了動,半晌,似乎很不情願:「我不喜歡等人。」

「乖,就一會。」

這女人,竟然還來哄他了……

見狀,總算,這男人鬆口了:「我只給你半刻鐘,半刻鐘不來,我就生氣了。」

一刻鐘是十五分鐘,半刻鐘就是……!!!

殷離離一低頭,笑出了淚……

也對,這可是高高在上的神鳳王,在暹羅大陸,就算是天帝看了,都要給幾分薄面,可現在,她竟然要他等她,看來,她確實是過分了。

於是抹了抹笑出來的淚,無奈的答應了下來:「好,半刻鐘,半刻鐘我就下來。」

說完,她就出了大廳。

冷航看到,目瞪口呆,因為,從始至終,她從來沒有這麼無視過自己,哪怕她在回來后,在得知了是自己將她召回來的,她沒有對自己這般冰冷過,可是現在?

他終於失去理智了,隨後,一步一步靠近了那個男人:「你到底是誰?」

男人聳了聳肩:「你覺得我是誰?」

「你不是江宸!」

「為什麼?」

「江宸從來沒跟倪紅接觸過,而且倪紅一直沒有和血魅以外的男人有過親密關係,所以,你不是江宸。」

可憐的男人,到現在,還以為倪紅就是殷離離的身份,只限於他和部長兩人知道,看到面前這男人的氣定神閑,他懷疑的出發點,也僅僅只是這人是不是江宸?

鳳襲月其實不爽這個人很久,雖然他不認識這個人,但是從他的眼睛里,他看到了這男人對自己妻子的覬覦和佔有慾,所以,他不爽極了!

「你又是誰?」

「我是她的教練,又或者更可以說是……朋友!」

「朋友?」

鳳襲月想到自己家女人剛才離去時對他根本的孰若無睹,唇邊的嘲諷更濃了:「可我家女人好像根本就不認識你。」

「你!!」冷航終於暴怒,繼而,一雙拳頭握在背後發出了嘎吱脆響。

鳳襲月看到,面無表情的臉上,冷冷一笑:「怎麼?你想殺我?」

冷航血紅了一雙眼睛:「你以為你能活著走出去?」

鳳襲月眉梢一挑:「為什麼不能?」

說話間,他那幾根修長的手指,已經指向了冷航後面的顯示器。

冷航看到,不由一愣,待到回頭看去,果然,顯示器里,剛剛他出來時才對他下了死命令要不惜一切代價殺死江宸的部長,這會整張臉都已經緊繃到了極致。 「江秘書長,看起來你好像不怎麼擔心?」

男人雙臂一靠,狀態,是更加的舒暢了:「我為什麼要擔心?」

「你以為我真的不敢殺你?」

「你敢嗎?」

要說刻薄,鳳襲月若是認真起來,這世界上,真的找不出第二個了,想當初,殷離離可是被他氣的吐血過多次。

所以,這個時候和這兩個男人唇槍舌劍起來,他簡直就是暢快的不要太爽。

殺他?

如果真能殺,還用等到現在?再說了,以他家淳安的智商,要是他們真的敢對他動手,她還會把他一個人丟在這裡?

恐怕,他們此刻更想做的,是如何將他當作棋子來威脅他的淳安吧?

可是,這些事情,又其實他們想做就能做的?

可顯示器里的男人卻還不知道眼前的江秘書長,已經不是原來的江宸了,看到他一臉的挑釁和鄙夷,砰的一聲,一直被認為定力最好的血魅總部部長,第一次,被氣到跳了起來:「沒錯,我確實是不敢殺你,但是,我可以好好招待你,因為,只有這樣,殷離離才能看到我的誠意!」

說完,手指朝著鳳襲月面前的冷航就是一示意。

冷航一看,那雙盯著侯椅上男人的眼睛,立刻變得血紅了起來:「得罪了!」

話音未落,一雙鐵拳已經朝著對面的男人砸了下來。

男人一看,嘆了一聲,剛要有所動作,可這時,大廳外,一道藍光就好似離弦的箭般,卷著那一股強大的殺氣,風馳電掣的就朝這邊狠狠的射了過來。

冷航一見,大驚失色,迅速收回雙拳,他就地一滾,只聽的「哐啷」一聲脆響后,他這才發現,這飛進來的東西,竟然是那女人經常用到的兩柄生化刃,而此時,被他避開后,那生化刃便立刻落在了鳳襲月身上,變成了一把銀灰色的小手槍!

「從現在開始,這就是我給你的武器,無須忌諱我,誰要敢動你,你就拿著這東西殺無赦!」

好一個殺無赦!

鳳襲月笑彎了嘴,拿起身上那把精緻小巧的手槍,他發現,自己沒有比現在更愛那個女人了。

冷航早已目瞪口呆,看著那一把就連自己都從沒碰過半根手指頭的生化微型炸彈槍,第一次,他覺得自己的心是那麼的冷,那麼的絕望,那麼的憤怒……

為什麼?為什麼離離要對一個才見過幾次面的男人這麼好?為什麼自己辛辛苦苦教導了她七年?又等了她三年,到頭來,她卻連看都不看一眼?反而,眼睜睜的看著她把自己最重要的武器給了別的男人。

那可是生化微型炸彈手槍啊,她知不知道?這東西就是她身上最大的王牌了?如果這東西都給了人,那待會要是總部真的啟動得不到就徹底毀滅的計劃,她豈不是就連對付的武器都沒了?

冷航想到這裡,終於,他徹底失去了理智:「江宸!都是因為你,因為你,離離才會變成這樣的,今天,我一定要殺了你!」

說完,身形就像幽靈一樣快速消失在了鳳襲月的面前。 鳳襲月一看,微微錯愕了一下,繼而,目光越過他那道離去的背影,落下了大廳內上方的LED顯示器上。

卻見這時顯示器上的男人也露出了一份愕然表情,而身形,更是蹭的一下就站了起來:「冷航,你給我站住!」

好像,事情都不受他的控制了呢?

鳳襲月當然知道,這個地方的人,是會不惜一切代價留下殷離離的,這也正是他不願意回來這個地方的原因。

可是在碼頭上,他看到殷離離那麼黯然痛苦的表情,他一時心軟,又上了她的車,如今一看四周突然變得徹底安靜下來的大廳,一種不好的預感終於蔓延了上來。

該來的,終於還是來了!

而此時的殷離離,已經到達了樓頂,看到這會還飄蕩在半空中的教授,她跑過去就把那條繩索給抓在了手中:「教授?教授你沒事吧?」

醫妃不治相思 ,驀地,他渾濁的雙眼一亮,抬頭就朝上面看了過來:「離離?」

「嗯,是我,我來救你來了!」殷離離說完這句,手中的力量又加大了好幾分。

可這個時候的董成,卻突然大聲問起來:「那江宸呢?你在這裡,江宸在那裡?」

殷離離一愣:「在底下大廳啊,你放心,他沒事,部長他們……」

她本來想說部長他是不敢動手的,可她這話還沒說完,底下還沒拉上來的董成,卻突然劇烈掙紮起來:「什麼?大廳?!!離離,你知不知道?他們在大廳放了幾十顆威力巨大的定時炸彈啊!」

一句話落下,殷離離手中的繩索,又「刺溜」一下掉了下去……

幾十顆定時炸彈?!!

那男人,他到底想幹什麼?到底想幹什麼?

正慌亂的腦子一片空白,卻看到對面那棟大廈樓頂上,突然冒出了一群身穿迷彩服全副武裝的軍人,看到她,那些軍人立刻踏著整齊的腳步退到了一邊,隨後,從他們中間,走出來了一名同樣身穿迷彩服,但頭頂,卻戴了一定咖啡色軍帽的男人。

那是冷航!

殷離離看到這一幕,緊咬在唇中的貝齒,發出了一陣嘎吱響。

可對面,一手握著引爆器的冷航卻還不知,看到對面的女人還在俯身拉著那條繩索,他將手中的引爆器便舉了起來:「殷離離,我最後再問你一句,你到底願不願意留在血魅?」

殷離離血紅了一雙眼睛,身上的藍光,開始急速增長!

董成在底下看到,又是臉色劇變:「離離,你要冷靜啊,底下的炸彈,可不是普通炸彈,而是帶了生化復原劑的炸彈啊。」

生化復原劑?

又是生化復原劑?!!

徹底爆發的女人終於失去理智,一聲大喝,她將底下掛在的人用力一拽便甩上了樓頂:「冷航,你要是敢按下那東西,我會讓這裡所有人都給他陪葬!」

沒錯,她死沒關係,但是,如果他們動了下面大廳里的男人,她就算粉身碎骨,也會這裡全部毀滅的,就像當初的夜菱紗,讓整個BIG都為她陪葬。 冷航萬萬沒有想到她會說出這樣的話,一聽到說要是動了那個男人,她會讓這裡所有人陪葬,頓時,他也眼睛紅了:「殷離離,他到底是你的什麼人?竟讓你連這麼多年共事過的同事性命都不顧,難道三年不見,你就已經冷血成這樣了嗎?」

「我冷血?」

殷離離怒極反笑:「到底是我冷血還是你們殘暴?為了將我留下來,居然用這麼卑劣的手段,你想要知道他是什麼人是不是?好,那我告訴你,他就是我跟你說過的那個我已經嫁了的男人,冷航,你可以把我從那個大陸召回來,那麼,我的男人也可以把我找回去,我這樣回答,你滿意了沒有?」

一字一句,就像是一顆顆丟在地上的炸雷一樣,每一個字落下,對面樓頂上的人,就好似腦子裡乍然響起的晴空霹靂一樣,所有人,盯著對面的女人,這一刻,腦子都變成了一片空白!


她在說什麼?



她在說……大廳那個男人,就是她在那邊嫁的男人?!!

冷航忽然胸口急劇起伏起來,而他腦海里的嫉妒和憤怒,更是在瞬間席捲了他整個人。

原來,他就是她的男人,那既然是這樣,他為什麼還要留著他的性命?他乾脆殺了他,豈不是更好?他死了,她就再也不用回去了,那到時候,他冷航,就可以留住她了。

一念落下,手指就像瘋了一樣,狠狠的按了下去!


站在樓對面的殷離離一看,霎時,她就像被人狠狠在心臟里刺了一刀樣,身子劇烈一晃,一頭就朝樓外栽了下去。

「啊——」

「離離!!」

誰也沒有料到,事情的結局竟然會是這樣,眼看那道纖細身影就像風箏一樣從樓頂上栽了下去,所有人都衝到了樓護欄邊大聲尖叫起來。

冷航也不例外,他萬萬沒有想到,他就這麼故弄玄虛的一按,竟然會讓她絕望成這樣,眼看她墜下去的身影越來越遠,他就像瘋了一樣,爬上天台就要跳下下去救她。

可是,這又怎麼是他要救就能救的呢?

眼看一代天驕就要香消玉殞,千鈞一髮之際,只見大廳內,一道白光閃電般射出,那光之快,根本就不容樓頂上的眾人看清楚是怎麼回事?剛才那道正急速墜落的身影上,一條幽藍色的透明人形已經從那具軀殼中被白光用力吸了出來,隨後,大家只看到一陣耀眼的明亮后,白色光圈裡,兩條人形,就好似電視里播放的畫面一樣,懸浮在半空中,緊緊的抱在了一起!

原來,他們真的是魂啊……

親眼目睹了這一幕的眾人,這一刻,終於徹底石化,而冷航,更是望著光圈裡那個漂亮的讓他睜不開眼睛的古代女子,整顆心,沉到了谷底。

原來,當一個人重生后,她的魂,已經不在是原來的模樣了,隨著時間的沉澱,她有了自己的生活,有了人生的軌跡,她便已經不再是原來的她,而是變成了另外一個新生的人了。 「你這個死女人,你到底在想什麼?難道你就那麼不相信我么?」白色光圈裡,面對自己剛從死神里再一次撈回一條命的女人,鳳襲月除了害怕和憤怒,就再也沒有其他了。

而殷離離呢,她是萬萬沒有想到,原來他還是有備而來的,看到自己整個魂魄都已經被吸出來了,驚喜交加下,便只剩下了泣不成聲了:「我以為……我以為我回不去了,教授說,我要是想回去,就只有通過我體內的系統,可是今天我為了救你,把系統重新植入體內了,植入之後,就不能在回去了,所以我……我一直以為自己回不去了,哇……」

真是夠了,自從遇上這個男人後,她堂堂一以冷血無情聞名的頂級特工,都不知道哭了多少次了?現在還當著這麼多舊同事的命……

殷離離越想越委屈,所以,到最後,整顆腦袋都埋在了這人懷裡。

鳳襲月有些哭笑不得,他是怎麼也沒想到,這一直心思聰慧的女人,居然會犯這樣的錯誤,如果他連這點準備都沒有,那他還過來這裡幹嘛?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