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所以喬汐莞那一刻忍不住笑了一下。

2021 年 1 月 17 日

很多時候,分明已經到了一觸即發的瞬間,也會因為突然的打擾瞬間失去了那份激。情,亦或者說,不得不讓自己去克制那份激。情。

顧子臣看著喬汐莞的笑容,臉色黑了一下。

這個時候,這個女人還能夠這麼的笑得出來。

他撿起自己早不知道何時已經扔在了車地上的黑色西裝,粗魯的幫她穿起,感覺到她身體被他完全包裹后,才按下車玻璃的門,臉色冷然的對著外面的陌生人,「做什麼?」

陌生男人看著顧子臣的表情,愣怔了一下,然後忽然似乎又有些冒火的說著,「兄弟,你沒看到你當到了嗎?!就算開的奧迪A8也不能就這麼囂張的佔有所有的道路行嗎?!泡妞就泡妞唄,顯擺什麼啊!低調點什麼的,我也不會打擾你們好事兒了!」

顧子臣被面前這個陌生男人說得臉色一陣青一陣黑,轉眸看著前方確實有一輛黑色普通轎車似乎是準備通行,奈何自己停車的時候根本就沒有靠邊,本以為這種鳥不拉屎的地方也不會有人往這邊過……

真是,悔不當初。

顧子臣粗魯的帶動著方向盤,一個後退,一個急剎,猛地轟著油門,走得很火大。

那個陌生男人目瞪口呆的站在公路中間。

這貨把轎車當跑車在開嗎?!

這貨,這貨真是嚇死人了!

……

顧子臣一路飆這車往前開著。

兩個人都不說話了。

喬汐莞轉頭看了他一臉黑透,身體摟抱著他的黑色西裝,似乎還能夠感受著他身上的味道。

剛剛發生的一切真的有些太快了,快到她自己都有些……心顫。

她真的沒想過,前一秒還針鋒相對的兩個人,下一秒為什麼就差點滾在了一起。

而身邊這個男人,分明還一副,欲求不滿。

空間一直沉默,沉默到車子已經聽到了環宇大廈門口。

門外有些記者。


大概是想要對她做專訪。

喬汐莞準備下車的一瞬間,想起自己此刻還穿著顧子臣的衣服,準備脫下來時,又響起自己裡面那件衣服已經被身邊這廝撕得變形了,如果就這麼下去,記者不會多想,她自己都不相信。


猶豫了兩分鐘,顧子臣突然開著車離開了環宇大廈,聲音有些冷漠的說著,「我送你回去。」

喬汐莞看著他的側面,那紅腫的臉依然沒有消下去,表情卻無比的嚴肅,看上去真的有著無比鮮明的對比和反差,讓人真的覺得很搞笑。

她心情莫名很好的說道,「你知道我家住哪裡嗎?」

「嗯。」顧子臣淡淡的答應著。

喬汐莞也沒多問。

他既然調查過他的身世,順便知道她住在什麼地方,一點都不覺得奇怪。

車子靠近別墅區。

別墅區不遠處,似乎也有幾個記者站在那裡,似乎也是在等著她。

所以人真的不能太火,太火很容易給自己增加負擔。

明星的日子其實並不好過,幾乎沒有了任何隱私可言。她記得又一次聽程晚夏抱怨過,她說,跟拍你的狗仔知道的你的事情,比你自己知道的還要清楚……

可想而知,那樣的生活是又多恐怖。

「算了,也不用回家了。」喬汐莞說著,「將我隨便放在什麼地方,我再自己打車回來。」

顧子臣似乎是猶豫了一秒,又開著車離開。

喬汐莞拿出手機,撥打,「劉媽。」

「喬小姐。」

「等會兒明路和念念放學回家后就別讓他們出來玩了,門口有幾個記者,你打電話給保安說一聲,讓保安把記者趕出去。」

一枝梨花壓海棠 是。」


「趕出去了估計也有狗仔混在別墅區內在偷拍,盡量別讓明路和念念曝光了。」

「好的,喬小姐。」

喬汐莞掛斷電話,轉眸。

此刻正好在一個紅路燈路口,顧子臣眼神就放在她的臉上,緊緊的看著她。

喬汐莞很隨意的將自己的手機放進手提包裡面,漫不經心地說著,「你想見孩子嗎?」

顧子臣抿著唇,沒有說話。

那一刻突然有些,不知所措。

「我覺得現在不是時候。」喬汐莞一字一句。

顧子臣眉頭一緊。

「在你沒有真的想明白是不是要回到我們身邊時,我覺得你沒有資格回到他們身邊,我總覺得,給人希望又讓人絕望,是一件非常殘忍的事情。而且不得不說,你也記不得他們了,你不能夠給他們父愛。」喬汐莞說得很冷漠。

顧子臣緊捏著方向盤,那一刻沒有反駁。

「該走了。」喬汐莞看著面前的紅綠燈。

顧子臣沉默著,踩著油門離開。

一路安靜的空間。

「喬汐莞,我們還有一個女兒是嗎?」顧子臣一字一句問道,「不只是一個兒子。」

喬汐莞坐在小車內,看著車窗外流利的景色,臉色有些微微變化,聲音卻顯得尤其的平靜,「嗯,還有一個女兒,今年3歲。」

3歲。

他消失了4年。

也就意味著,他從來沒有見過這個女兒一面。

在她懷孕的時候,他就已經消失。

喉嚨微動,兩個人突然又沉默了起來。

喬汐莞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顧子臣會回來,所以從來沒有想過,顧子臣或許會有見到念念的一天,她給念念灌水的思想一直都是,你只有媽媽。儘管念念吵著要最帥的粑粑。

兩個人若有所思。

車子突然停在五星級酒店大門口。

喬汐莞似乎才回神,看著輝煌的酒店大門,怔了怔。

她不是讓顧子臣把她隨便扔在一個路口嗎?現在是什麼情況?!她居然被他帶到酒店……

她轉頭看著顧子臣,想起剛剛在車上未完成的事情,臉默默的有些發紅。

「下車。」顧子臣似乎並沒有注意到喬汐莞的表情,直接打開駕駛室的車門,出去。

喬汐莞在猶豫,她是不是應該跟著顧子臣去酒店?!

這貨……要做什麼?!

正在恍惚之時,車門已經被顧子臣打開。

喬汐莞看著他。

「下車。」顧子臣重複,然後伸手拉著她。

手心之間傳來他特有的溫度。

那一刻就莫名的順從他,跟著他下車,走進了酒店。

兩個人坐著電梯往上。

金碧輝煌的電梯反射著她有些拘謹的模樣,剛剛在車上完全是出於昏昏沉沉的狀態就發生了一些不受控制的事情,現在這麼明擺著貌似要做什麼事情的時候,反而會莫名的緊張……

和顧大少貌似也沒做過幾次。

和顧大少分別了4年突然要做事情的時候……

她手心似乎有些出汗,不知道緊緊握著她手心的顧子臣有沒有感覺到。

兩個人仿若一路沉默。

電梯打開,顧子臣牽著她走進一間套房門前,刷卡,門打開。

兩個人的腳步還未走進去,一個歡快的聲音突然從裡面跑出去,速度很快,似乎看都沒有看清楚,就將整個人像八爪魚一般的撲進了顧子臣的懷抱里,「夏洛克,我等你很久了,你去了哪裡?」

顧子臣臉色有些沉。

喬汐莞看著這一幕,臉色更加難看了。

她挪動自己的手,轉身就準備離開。


顧子臣卻拽得她更緊,然後用另外一隻手粗魯的將愛瑪從他身上扒開,口吻嚴肅,「說了不要隨便進我房間!」

愛瑪此刻似乎注意到了顧子臣身邊的女人,眼神緊緊的看著他們牽著手的彼此。

夏洛克和自己這麼多年,從來沒有牽過她,每次都是她死皮賴臉的主動抱著他的手臂,而他只是這麼承受著,沒什麼情緒。

她當初以為夏洛克就是這麼冷漠的人,對誰都是如此,那4年時間確實對誰都是如此,她還很慶幸,至少她是可以靠近他的。

但是現在呢?!

現在他那麼親昵的牽著另外一個女人的手,而且分明是主動牽著,到現在,分明那個女人有想要離開的意圖,他卻狠狠的將那個女人的手心握在手心,不放。

這種抓毛的感覺,讓她真的很想發狂。

「回你自己的房間。」顧子臣冷漠的丟下一句話,帶著他身邊的女人就往裡面走去。

愛瑪看著他們的身影,整個人終於爆發,「夏洛克,你居然把這個女人帶到這裡來?!你曾經對我的承諾都是個屁嗎?!」

夏洛克的身影突然頓了一下,他轉身,「我從來沒有對你有過更深入的承諾,有的,也都已經幫你實現了!」

「夏洛克!」

「愛瑪,回你的房間!」

「不!我不允許你身邊有其他女人。」 總裁的替孕保鏢 ,「你的世界裡面只會有我一個人!」

「那你真的想多了!」喬汐莞在顧子臣還未開口說話的時候,直接說道,「我和顧子臣之間還有一個女兒。你覺得,你有什麼資本,讓他只有你一個女人!」

「我不要聽到!夏洛克不會有女兒,夏洛克的世界只能有我!」愛瑪瘋狂的大叫著,「我不會讓夏洛克離開我身邊。」

喬汐莞狠狠的看著她,一字一句的說道,「愛瑪。達索齊,你確定要和我搶男人嗎?」

愛瑪一怔,回視著喬汐莞,「你威脅我?」

「我只是在提醒你!」

「喬汐莞,我要和你拼了!」說著,就瘋了一般的往喬汐莞身邊衝過去。

喬汐莞就這麼的看著愛瑪,看著她激動無比的樣子。

外國人都是這麼的不會隱忍嘛?!

還是就只有愛瑪這個女人才會這麼刁蠻而已。

她真的已經做好了和愛瑪打一架的準備,卻在愛瑪靠近她的那一秒,顧子臣突然擋在她的面前,愛瑪一出手,顧子臣就禁錮住了她的兩隻手臂,同時拽著她直接往外走。

喬汐莞就看著顧子臣和愛瑪的背影,看著愛瑪齜牙咧嘴的掙扎著,似乎因為不能發泄而憤怒到抓狂。

「在房間等我!」

這是顧子臣留下來的最後一句話。

喬汐莞看著奢華的總統套房。

剛剛就真的像是發生了一出鬧劇一般,劇中,人散。

她一個人留在了原地,些莫名其妙的孤獨,孤獨的看著這一室的冷清。

顧子臣拽著愛瑪離開,那個女人會怎麼的死纏爛打,然後顧子臣又會如此的妥協?!

她冷冷一笑。

對於顧子臣,她真的不想給予太多的期待。

已經,不想在失望了。

她轉身,離開。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