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所以來到湖邊之後他一直在觀察周桂,結果發現他除了拋吃花生米,愛動之外,就和其他差役沒有區別,一樣的四處搜查找線索。

2022 年 6 月 23 日

提出用聽的辦法找入口后,也表現的完全正常,絲毫不像是提前知道密室入口。

林如海雖然一直都知道潁川陳氏這樣的世家,底蘊深厚,勢力恐怖。可是通過周桂,他才切實的體會到這份強大有多恐怖。

周桂的表現只有兩種可能:一是他心理素質極高,演技高超,讓人完全看不出異樣。

二是周桂的確不知道密室以及入口,但是陳潁就相信憑周桂的能為一定能找到密室入口。

無論那種情況,都說明周桂是個能力很強的暗子。

這周桂還只是一個安插在汪仁同手底下的衙差,就有這般能為,那陳家真正的精銳又該多麼恐怖。

不少衙差都向周桂道喜,能夠看的出來他平時人緣很不錯。倒是之前獻計的年輕衙差陰陽怪氣的說了些酸話,被老年衙差又是一巴掌扇在後腦上。

假山上的通道入口處,四個衙差警惕地踏入密室入口,互相照應,沿着石階往下走,四處打量著有沒有機關陷阱。

「啊,死了,甄大爺人死了。」

在入口下面的汪仁同等人都聽到密室里傳出的驚呼聲。

汪仁同連忙沿着梯子爬上去,在入口處往裏看。

下去查探的四名衙差留了兩個在下面看守現場,兩個上來彙報。

「大人,死了,甄大爺就在下面,已經沒氣了。」

因為前番全城搜尋甄頫,這些衙差都看過甄頫的畫像,所以基本上不存在認錯的可能。

汪仁同聞訊後面如豬肝,要是甄頫死在別處他絕對拍手叫好,可是偏偏是揚州,是他汪仁同的轄下,甄家豈能放過他。

林如海當機立斷,「汪大人,咱們先下去看看罷,趕快叫仵作來查明死因和死亡時間。」

汪仁同定了定神。事到如今再怕也沒有用了,撐死了也就罷官流放,要是小心眼的甄頫活着,說不定他汪仁同才真是難求好死呢。

「林大人說的是,快喚仵作來,下去檢查屍體。」

下到密室后,林如海兩人打量著密室的佈局。發現密室並不大,約莫一個房間大小。

擺設也很簡單,中間處放置有桌椅,桌上還有茶壺茶杯。通道開口的那面牆是一個書架,在書架右側的那面牆,牆壁處有一凹台,擺了一尊佛像,佛像前還有擺香爐供品。

而甄頫的位置則是在佛像正對面,也就是密室出口左側那面牆。

甄頫整個人被綁在刑架上,右手中指無名指小拇指被切了,地上還有一灘滴落的血跡,已經凝結成黑紅色的血痂。

林如海又轉到佛像前,香爐里的灰燼還有剩下的香簽都還比較新,應該是近期燃過香,盛放供品的三個盤子裏各擺了一根手指,應該就是甄頫的斷指。

再仔細一看佛像,林如海驚得退了一大步。

「汪大人,快過來,這次的事情有些大了。」

汪仁同聞聲到林如海身旁,在看到佛像的瞬間,整個人呆住了。

佛像是一尊呈女性化的彌勒佛,身下是蓮花道台,手裏掐著蓮花印。

在南方做官的就沒有不知道白蓮教的,他們信奉「真空家鄉,無生老母」,洗腦無知百姓猶如培養死士。

數個朝代更替,數次清剿,總能死灰復燃。

白蓮教廣收信徒,洗腦底層窮苦百姓,組織他們反抗官府。還暗殺官員,密謀造反。

如今甄頫的死牽扯到了白蓮教,汪仁同覺得自己就像是被捲入兩塊磨盤之間的豆子,隨時會被碾的粉身粹骨。

林如海也是心驚肉跳,卻不是因為害怕白蓮教。

看到佛像時,他便猜到陳潁是發現了李家和白蓮教暗中有所勾結。

但是他無法確定是李家和白蓮教綁了甄頫,導致甄頫意外死亡;還是陳潁在不被李家和白蓮教察覺的情況下,將甄頫放到這密室里,並將甄頫的死嫁禍給李家和白蓮教。

林如海有些震撼,亦有些慶幸。不管是那種可能,都表明陳潁手中的勢力至少比揚州的白蓮教更強大。

心念電轉,林如海隱而不發,收起了臉上難以置信的表情。

「汪大人,此事已經不在我們能處理的範圍之內了,必須要儘快上奏朝廷,由內閣協理聖上定奪。」

汪仁同之前有多着急找到甄頫,現在就有多着急擺脫這個大漩渦。

「對,林大人,咱們儘快聯名上奏才是,這事萬不能瞞着,也瞞不住。」

相較於汪仁同的焦急,林如海顯得很是冷靜,他從來沒想過要壓下此事。

「先讓仵作驗屍吧,再仔細搜查這間密室,找找看有沒有什麼證據。」

「對,都按林大人說的去做,再去把李萊給本官帶下來。」

可能是覺得密室很隱蔽,並沒有設置什麼機關暗格,書架上放有不少冊子。

大略翻看后,基本都是一些花名冊,全都是一些被白蓮教洗腦吸收的底層信徒。

只有兩本冊子比較特殊,一本是獻祭無生老母的祭祀記錄,詳細的記載了在什麼時間向無生老母獻祭了什麼祭品。

祭品基本上都是一些少男少女、嬰兒孕婦的某一個身體零件,紙上記錄的字字都是鮮血淋漓,令人髮指。

另一本冊子像是一本暗殺名單,記載了揚州上下大大小小的官員差吏,已經被殺害的官員名字旁都蓋了一個蓮花圖文印章。

這名冊比官府花名冊還要詳細,不光錄入了人名籍貫官職,連家中人口、生平習慣、擅長什麼害怕什麼都有記錄,不論大官小吏,一應俱全。

林如海和汪仁同面面相覷,這名冊上甚至標記了某個人是誰安插的眼線,佈下的暗子,雖然真實性尚不知曉,但這絕對是一個要命的炸彈。

兩人達成共識,這東西必須要秘密上表,由上面暗中清查。一旦泄露出去,那必是官場上的一次大動蕩。

屆時人人自危,做官都要提心弔膽,隨時可能被暗殺。而那些折了暗子的大人物們,因為冊子暴露出來,肯定是不會放過他們兩人的。

二人假裝隨意翻看后將冊子都放回原處。

汪仁同命令道:「將這些書冊封存好,上面記載了無數被誆騙的百姓,有這些花名冊在,便可以一一解救他們,這都是咱們的政績。」

汪仁同覺得這次自己很有可能因禍得福,從此以後再不用被甄家騎在頭上指手畫腳,自己還得提心弔膽。

前番因捉拿錢萬兩家得罪了甄頫,擔心甄頫的報復;甄頫失蹤后又害怕甄家的怒火燒到他的頭上,甄家儼然已經成了他的夢魘。

或許這次便是他擺脫甄家的機會。

林如海則是想着此次若是能一舉除了揚州的白蓮教,那麼會有無數百姓免於家破人亡,為奴為娼。而他自己也必然載入史冊我,青史留名。

待那些名冊都被裝箱貼上封條封存后,仵作也已經詳細地查驗了甄頫的屍體。

「大人,死者的死因很複雜,手上傷口失血量不足以致死,全身除了捆綁的勒痕,並無其他打擊傷,內腑也無中毒跡象。

死者左手攥成拳狀,牙關緊咬,舌頭后縮,瞳孔微微放大。

綜合上述特徵,小人推測是死者是因為右手傷勢失血虛弱,又受到了極大的刺激,在虛弱和恐懼下,最終驚憂恐懼猝死。」

汪仁同聽的迷糊,罵道:「扯這麼多幹什麼,這些是讓你記錄在案宗里的,不是拿來應付我的,你直接說甄頫是怎麼死的,何時死的。」

「回大人,死者是被嚇死的,死亡時間約有十五到十八個時辰。」

「林大人怎麼看,這白蓮教抓了甄頫卻把他活活嚇死,解釋不通啊。」

林如海不知道甄頫的死到底是不是陳潁下的手,但要是他再不抓住這個機會除了李家,再狠狠打疼甄家,陳潁說不定會指着他的鼻子罵他是豬隊友。

「汪大人,白蓮教的動機暫時無法知曉,但甄頫一直以來與李萊來往密切,或許是白蓮教的內部矛盾導致他被囚禁折磨意外死亡也未可知。據我所知,白蓮教懲罰犯錯教眾的手段無比血腥恐怖。

當務之急是查清李萊與白蓮教的關聯,另外要加急上報,我懷疑甄家很有可能與白蓮教合作,欲圖不軌。」

「嘶~」汪仁同被林如海的話嚇得倒吸了一口涼屁。

PS:四千字大章奉上,求推薦票啦。「我知道你沒有,只是問問罷了,你回答便是。」

僵硬的氣氛這才略顯輕鬆了一點,管家用袖子擦了擦額頭上的汗,小心翼翼地答道:「老爺向來愛憎分明,最討厭什麼樣的人,我也說不準,反正不合老爺眼緣的人都不受待見的。」

李……

《夫人她是杯烈酒》第七十二章威逼利誘 不明所以地梳洗好后,傭人小桃笑眯眯地敲門而進。

手裡捧上一套裙子:「四少奶奶,老太太吩咐了,您現在懷孕期間,最好穿這種寬鬆點的衣服,勒到肚子不好。」

霍老太太的好意,她暫時不能拒絕。

顧汐接過,謝了她。

又道:「以後這種事情我自己來就好了。」

她不是那種十指不沾的千金小姐,還沒有手殘到飯來張口衣來伸手的地步。

「那可不行,小桃以後是您的貼身傭人,這些事情都得由小桃替您來做。」

顧汐當場默然,霍家這種豪門深院,的確不適合她。

幸好,她和霍霆均這樁所謂婚姻,快要走到頭了。

換上衣服,顧汐下了樓。

客廳里的沙發上,坐著倆個男人。

一個從容落拓,一個憂鬱深沉。

倆個都俊俏不已,但又散發著不一樣的男人魅力。

將他們倆放在一起,從顏值上,有種神仙打架的感覺,從氣場上,又是一揚一抑,分不出勝負。

「三叔,我記得你以前都喜歡住在江山苑那邊,這次回來怎麼搬回老宅來了?」霍霆均盯住財經報上的字,聽似漫不經心。

霍辰燁正捧著手機,打遊戲,頭也不抬:「我喜歡。」

話鋒一轉:「不過,你不是應該還在醫院裡休養嗎?提前那麼多回來,哪個不負責的醫生,替你簽的出院批准?」

霍霆均輕「切」,瞄了一眼霍辰燁的手機,玩的竟然是消消樂。

「叔,你那麼有空的話,還是回萬通上班吧,不要虛度時光。」

霍辰燁:「我不這麼認為,譬如留在這個家裡,我覺得挺有趣的,可以見識不少豪門宅斗。」

既然他主動開了這個口,霍霆均冷睨住他:「昨天是怎麼回事?為什麼你要幫顧汐出手對付小夢?」

霍辰燁呵呵地一笑:「叫別的女人叫得那麼親切,叫自己老婆全名,霆均,你好有趣。」

霍霆均勾扯起薄唇:「你雖然是我叔,但你管不著我。」

「那個聒聒躁躁的醜女人,跑去跟你告狀了?」

霍霆均無語倆秒:「你眼瞎了嗎?她不醜,很漂亮。」

「家花不如野花香,對吧?」霍辰燁的語氣有了幾分譏誚。

霍霆均緊盯他幾秒:「如果三叔不想霍家的事演變成一部家庭倫理劇,成為外人茶餘飯後的談資,就最好不要插手我和顧汐以及小夢的事。」

霍辰燁淡淡道:「那你得想好了,要小綿羊,還是要你的小夢,糾扯不清,只會讓她們都受傷害,還不如,把小綿羊讓給我。」

霍霆均臉色一變,手裡的報紙直接被撕扯開倆半。

這邊廂的劍拔駑張,完全不影響那邊廂霍老太的其樂融融。

她老人家一想到準備抱小曾孫,開心得覺都睡不著,一大早跑起來親自為孫媳婦做早餐。

鮑魚海參粥、小籠包、奶香煎饅頭,還有倆款口味的水晶餃子,以及來自自家農場剛剛送達的新鮮牛奶。

「小汐那麼瘦,我這個當奶奶的一定得把她補得肥肥胖胖的,要不然將來進產房的時候,生寶寶的力氣都沒有啊!」

「放心,四少奶奶她一定會平安順利生下小寶貝的。」

霍霆均聽著奶奶跟蘭嫂的對話,暼了霍辰燁一眼,意味深長:「三叔,你願意當個便宜爸爸?」

「有何不可?我還蠻喜歡孩子的。」

霍霆均手中的殘缺的報紙捏成了一團。

氣氛僵冷中,樓梯那邊,傳來一陣腳步聲。

霍老太從偏廳那邊走來,喜呵呵地對顧汐招手:「小汐,奶奶的眼光不錯吧?看你穿這種款式的裙子多好看!」

倆男人同時抬眸,看向樓上。

顧汐被誇得腳步一頓,頓在樓階處,怪不好意思的。

香奈兒的最新款裙子,今季只限此一條。

淡黃的色澤映襯起少女明艷活潑的動感,白皙的肌膚更加亮澤如珍珠,完美的線條走向勾勒得她的身材纖細卻不瘦削,看起來玲瓏有致,一字肩的設計半露出她性感的蝴蝶骨,彰顯出來自女性美的張力和誘惑。

就算她臉上的胎記很顯眼,可仍瑕不蓋疵,她一雙清靈的大眼睛局促不安地俯視著他們,像一隻精緻而清純的森林仙子,懵懂地來到了人間,一時之間不知所措。

霍霆均手中的報紙團掉到了地上。

他一定是瘋了,竟然覺得這個女人很漂亮,該不會是旁邊霍辰燁眼瞎的毛病那麼快轉移到他身上了吧?

很明顯,旁邊的男人也被顧汐驚艷到了。

手機的消消樂都不玩了,只盯住她,良久移不開眼。。 唐幸在醫院待著,譚晚晚不在,他就拿出小人雕刻,每一下都十分小心翼翼,生怕出現任何瑕疵的地方。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