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房子不是很大,三層小樓,裝修很現代化,也很別緻。

2020 年 10 月 28 日

跟著方怡走進門,撲鼻而來的芳香讓唐宋心神都飄起來了。空氣中瀰漫著強烈的女人香味,搞得他心裡直痒痒。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跟紅菲有了第一次,他現在滿腦子都是那種事,渴望得很!

方雅已經在沙發等著,綳著臉色瞪眼,隔著大老遠都能感受得到殺氣。

看樣子,姐妹倆的矛盾並沒有緩解,反倒升級了……

走到沙發旁,還沒等唐宋坐下,方雅已經站起來大聲道:「站直,不許說話!」

很是威嚴的樣子,讓唐宋頗為迷糊。沒敢多問,筆直的站著。

方怡也站到方雅身旁,兩姐妹就這麼挺拔的並排站在一起。雖然穿得衣服不一樣,可那曼妙的身材一模一樣,唯獨氣質不同,著實讓人著迷。

沒等多想,方雅忽然從身後拿出一份文件,大聲念起來:「同住三方協議書,附,男友公平競爭協議……」

噗!

唐宋老臉抽搐,差點沒噴出火焰:「啥?」

「不許說話!」

兩姐妹同時兇惡的瞪眼,眼神相當犀利。唐宋哭笑不得,這倆姐妹是真懟上了,居然還出一個競爭協議書!

潤了潤喉,方雅繼續大聲念著:「甲方,方雅;乙方,方怡;丙方,唐宋。第一條,丙方必須無條件服從甲乙兩方的安排,如有越界……」

唐宋實在聽不下去了,翻著白眼打斷:「你們到底要鬧哪樣呢,至於嗎?」

方雅很不爽瞪眼:「至於!怎麼,你不想跟我們一起住嗎,不想跟我們其中某個人結婚嗎?」

「我……」

還沒等辯解,方怡已經冰冷的插過話:「對你沒壞處,只是我跟她的競爭。如果你不喜歡我,或者她,那你可以出去。」

兩女相當的強勢,讓唐宋隱隱有些不爽了。沉了口氣,皺眉道:「你們這樣,真有點過分了。我承認,你們長得很漂亮,我也對你們很有好感,但把我當什麼……」

話沒說完,方雅忽然一個箭步衝過來。唐宋下意識往後退了半步,以為她要打人,做出防禦的樣子。

然而,她卻是踮起腳尖,肆無忌憚的親在他的嘴唇上……

啵!

聲音相當動聽,讓唐宋瞬間懵了。

卧槽,這麼主動合適嗎?她老姐還在旁邊看著呢!

方雅很快後退開,面頰攀上幾分紅暈,表面還是很強橫的樣子:「只要你聽我們的安排,少不了你的好處。」

這好處,賊爽!

唐宋沒吭聲了,喉嚨乾澀的看著方雅後退。他發現,方怡竟然沒有生氣的意思。

馬了個咪,為什麼有種暗爽的感覺。明明只是親了一下,又沒做什麼,竟然感覺靈魂都飄起來了……

方雅退回到方怡身旁,很滿意的繼續大聲念著:「第一條,丙方必須服從甲乙雙方的安排,除特殊情況下,丙方應隨叫隨到……」

「第二條,以日期為基準,單號日,丙方屬甲方;雙號日,丙方屬乙方。每七天放假一天,丙方可自由支配……」

「……第二十五條,甲乙雙方不得色有、欺騙或者強女乾等手段,將丙方侵佔。如意外發生性關係,事後必須做好防護措施。如發現懷孕,認定為違約……」

唐宋一聲不吭,就這麼靜靜地聽著,腦子都快炸了。

這是真要展開廝殺的節奏,而且戰場就在他身上!

主要目的已經不是為了得到他,而是為了贏。顯然,兩姐妹之間的偏見已經徹底爆發,打算通過這一場戰鬥徹底翻臉……

腦子靈光一閃,唐宋忽然插過話:「如果,我跟兩個都發生關係呢?」

方雅忽然停下來,略顯驚愕。方怡冷不丁插過話:「那甲乙雙方有義務將丙方變成太監!」

最後兩個字特別冰冷,還有點咬牙切齒,嚇得唐宋下意識夾緊雙腿。

方雅忍不住噗嗤笑起來,翻著白眼輕哼:「想得美,不可能真的跟你發生關係……嗯,加上一條。如果丙方有生理需求,甲乙雙方有權找另外一人幫丙方解決。」

沃日,意思是,如果他需要,她們幫忙找雞?! 寥行天用力伸了個懶腰道:“在洞裏本來我以爲要死在那些小怪物的手下,沒想到不但沒事還好好休息了一場,這會精神煥發啊。”

看手錶上的日期,我們睡了兩三天,此時所有人的精神都好的不得了。

“總長,看樣子那人不太想讓我們瞭解這座山裏的祕密。”我道。

“所以一切都必須靠我們自己。”說罷寥行天起身就走。

“您這是要去哪兒?”小六子道。

“他越是阻攔,說明問題越大。”寥行天道。全然不顧身上所有裝備全被對方拿走。

這一次進山我們熟門熟路,行進的速度比一開始快了許多,路過渡劫地時我們特地去北山看了一眼,只見所有的痕跡都已被清理乾淨,我盯着嵌于山體的那個神祕的洞口心裏猜測着這裏面究竟生活着怎樣可怖的生物,可深邃的山洞裏卻靜悄悄的沒有絲毫響動,死氣沉沉的就像是個墳墓。

繼續向前很快就進入了那個邪獸師獸師所在的紅豆杉叢,氣氛頓時緊張起來。

我們四下打量着想要看看此人是否在某一處陰暗的角落裏注視着我們,可看來看卻發現半個人影都看不見。

這反而出乎我們的意料,而且本來疑陣重重的紅豆杉叢這次也沒有在出現迷惑我們的景象很輕鬆的我們就穿過它來到了背面,赫然就見到一座新墳豎立在原來的幾座老墳旁。

從墓碑上的名字來看十有八九就是那個女人了,可是莫名其妙的她怎麼就死了並且被人埋葬了呢?難道她真的被謝成林殺死了?

寥行天皺着眉頭道:“這個女人的死亡對我們而言究竟是毫無關聯還是新一輪的危險降臨呢?”

我道:“也別再這事兒上多做文章了,咱們還是繼續趕路吧?”

小六子問道:“總長,雖然我對你是絕對信任,不過我還是想問一下這次進山之後你的打算到底是怎樣的?”

“我覺得山洞裏肯定有需要了解的祕密,所以這次再回的目標很明確就是在從原路回到山洞裏繼續調查。”

“可是那些帶有麻醉功能的小人怎麼辦?我們根本無法通過那裏?”

“那些東西是芥花樹的根鬚,是一種很神奇的植物,一旦被外力所觸它就會攻擊所有的移動物體,我們實在太大意了,不過這次回去絕不會讓這事兒發生。”

很快我們穿過阻礙來到了其中一片山體那個古怪的圓錐形漏斗區域,我站在邊緣道:“誰知道這是用來幹嘛的?”

寥行天思索了一會兒道:“我也不知道,但是我想很快我就會知道了。”

“真的?”

寥行天道:“謎底就快要揭曉了。”

說把他對一片林子道:“出來吧,何必這麼鬼鬼祟祟的?”

就見到一臉猙獰的謝成林從茂密的樹叢後走了出來手裏端着一把五連發的獵槍。

他用槍對準寥行天道:“你們又回到這裏幹嘛?難道想和我爭奪寶藏,告訴你們想都別想。”

原來他把我們當成奪寶人了,想到這兒我暗中好笑,寥行天道:“我們無意染指寶藏。”

“說這話騙鬼呢?”謝成林惡狠狠道。

“因爲我們不是傻子,即便真的存在這片寶藏,也輪不到我的頭上,更不可能是你。”寥行天道。

“放你的狗屁。”說罷謝成林對準他就放了一槍。

寥行天伸手便將子彈抄在手裏,接着對準他一彈,子彈頓時貫穿謝成林的腦袋,他橫死在地。

“貪心不足蛇吞象,一個普通人居然想挖掘隱匿於山精巢穴下的寶藏,簡直就是瘋了。”

“受了財寶的蠱惑,他這是出不來了。”我道。

“你們說的沒錯,他是被財寶蠱惑以至於生死當場,可你們又是爲了什麼?如此百折不撓?”麻衣人蹲在距離我們正前方不遠的樹枝上。

“我說了,是爲了西塔化工,如果你不希望世界滅亡就應該幫我們弄清楚千妖壁、巨型白蟒、渡劫地與西塔化工是否可能存在某種聯繫。”寥行天道。

麻衣人嘆了口氣道:“你這人真軸,我算服了你,好吧,白蟒的來歷我可以告訴你。”

說到這他想了想繼續道:“二戰時期島國海軍在一座不知名的太平洋海島登陸後,見到長長海岸線有一道白色圓柱形的海岸,他們以爲是人工修築的,而在海島上他們也確實發現了人工修建的神廟,只不過神廟頂端有一顆巨大的蛇頭,就在他們以爲這條蛇頭也是雕刻而成時,忽然那蛇頭吐出了一截紫藍色的舌頭,這些人被嚇的半死,連滾帶爬的下了海島上船逃回了指揮部彙報了這事兒。”

“當時二戰已經到了白熱化的階段,各國爲了取得戰鬥的勝利使用了各種手段,其中就有同盟國實施的波塞冬之戟大型海戰計劃,是以合成基因人工製造的大型海獸對付軸心國的潛艇、船隻所用。”

“島國海軍爲此沒少吃虧,所以得知海島存在巨型海蟒的消息消息立刻組織人員上島抓捕,希望能夠能爲己所用,具體的抓捕情況就不得所知了,可以肯定的是沒人能抓獲如此體積的蟒蛇。”

“但他們帶回了白蟒的卵,經過孵化得到了這種巨型生物,出乎意料的是這種白蟒並不是海蛇,而是正宗的陸生生物,經過推測可能是因爲其身體過於龐大,在陸地極難生存所以才遷移進了海洋。”

“島國生物科學家們便給這種不可思議的蟒蛇取名爲:白色海岸線,他們準備批量孵化這種巨蟒用以投放戰場對付盟軍的人造海獸,不過消息很快敗露,同盟國利用潛伏在島國軍部的間諜偷走了所有未孵化的蛇卵,並銷燬了資料,炸死了活體標本。”

“太平洋上再也沒有發現這種巨型蟒蛇,於是爲數不多的蛇卵被帶到了這裏,因爲清溪山地勢特殊外人很難進入,是最好的孵化養護場所。”

“雖然困難,但蛇卵最終還是成功孵化。”說罷他從腰間摸出了一柄彎如鷹爪的骨狀物道:“可是讓那些人沒想到的是山裏的巨物並不只是白色海岸線,還有一個比它更可怕的怪物存在,就是這枚牙齒的主人。”

“這是一個巨型蠱物,因爲這裏有邪獸師他們天性就喜歡飼養大型蠱物,經過幾百年的生長其型可想而知。”

“難道除了白蟒這裏還有巨型生物。”我不由得想到了“渡劫地”。

“沒錯,這也是白蟒能夠生存最主要的原因之一,那條巨獸的原型就是一條壁虎,所以會自斷長尾,而白蟒生長需要大量食物供應,以白色海岸線的體積,如果任它捕食林中野物,那麼無疑會破壞這裏的生態平衡。”

“所以邪獸師提出了一個天才的構想,將巨蟒和蠱獸飼養在一起,白蟒長成後便將一種特製的血水傾灑在蠱獸的尾部,誘使白蟒去攻擊蠱獸的尾巴,而蠱獸受到攻擊無法擺脫便會斷尾,正好可作爲白蟒的食物。”

“一條巨型斷尾可以讓白蟒至少一個月不再進食,而到了那時候蠱獸的尾部早已生長出新的組織,而蠱獸的食物則來自於白蟒產卵後長成的蟒蛇,它們兩者之間其實是非常奇特的供養關係。” 誘惑啊,極品誘惑!

想想都可怕,絕美雙胞胎,一冷一熱的輪流佔有他。每周放放一天假還可以去嫖,必要的時候弄點手段,把雙胞胎都給搞大肚子……

想想都讓人心動,尤其後邊還有很多條款,都是關於增進感情的,更是讓人浮想聯翩。

然而,當方雅讀完,唐宋低頭看著那密密麻麻的協議書,他反而冷靜下來了。

沒有伸手去接,咬著牙沉聲道:「抱歉,我不能答應你們。」

方怡方雅均是愣了,沒想到到這份上他居然還拒絕。一時間,兩女不滿起來。

沒等她們開口,唐宋已經嚴肅的冷聲道:「首先,我不是你們的競爭工具。你們的恩怨,我無權干涉,但請不要把感情當工具。其次,我不是懦夫,我是男人!」

他是個堂堂正正的男人,怎麼能讓兩個女人跟踢皮球一樣玩弄?

抱歉,他是鬼,一個瀟洒自在的鬼,天下第一!

對,就是這感覺。男人,要硬,不能軟!

心思落定,唐宋昂首挺胸,變得更是強勢威嚴:「你們有矛盾,想讓我幫你們解決,可以,大家坐下來慢慢說。但是用這種方式,我不同意!」

說得鏗鏘有力,讓兩女錯愕不已。剛才還一副色狼的模樣,怎麼忽然就這麼正經了?

凝視兩女,唐宋深吸了口氣繼續道:「老爺子讓我住在這,我會聽從他的安排。至於感情,我可以很認真負責的告訴你們,我,確實喜歡你們。但是,這並不能成為你們蹂躪我的理由。」

相處的這段時間,他對方怡方雅都挺有好感。當然,方怡更勝一些。

只是沒想到,事情會發展成現在這樣,反倒是尷尬了。既然都已經這樣,那就直接攤牌吧。

「你……」方雅張開嘴,卻不知該說什麼。忽然變得這麼強橫,著實讓人不適應。

方怡雙眸緊縮,精光閃爍。這才是她欣賞的男人,強勢,果斷!

氣氛忽然變得壓抑,三人都沒有再說話。唐宋綳著神色,心裡其實有點發虛。

其實他很清楚,這份協議對他而言是好事。雖然不一定會跟她們發生身體上的碰撞,可如果她們輪流跟自己親密,遲早自己能把這對姐妹都吃掉。

然而,這種手段太沒尊嚴,他不喜歡!

腦子一熱,唐宋忽然提高聲音:「我,會通過我的努力,讓你們都愛上我!」

這話說出來,他自己都臉紅,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怎麼能把心裡話都說出來!

兩女呆了,一愣一愣的看著他昂首挺胸的樣子,腦海盤旋著他的話,著實懵逼。

這傢伙,是不是腦子被刺激了,竟然敢說這種話?!

唐宋也是豁出去了,心頭一橫,繼續強橫道:「你們兩個,我全都要……卧槽!」

話沒說完,方雅猛地反應,直接抬起腳踹過去,嚇得唐宋往後跳開。

黑著臉,方雅憤恨罵道:「再裝逼,我打死你!」

退開幾步,唐宋老臉火辣辣的,這逼裝得他自己都虛。嘴上卻不敢虛,撇嘴道:「我非常熱認真負責的告訴你們,你們一個都跑不掉,可都是我的……」

沒等說完,趕緊撒腿跑出去,方雅已經抓起桌上的茶壺扔過來了。

「混蛋,你想得美!」

後邊傳來方雅的尖叫,唐宋反倒爽朗大笑起來:「哈哈,你們一定會愛上我……哎喲卧槽!」

腳下一得意,差點沒踉蹌摔倒。尷尬的往前沖了幾步平穩下來,老臉火紅的跑了。

看他那樣子,方雅忍俊不禁的笑起來,細碎罵著:「死混蛋,讓你裝逼。」

回頭見到方怡一直綳著臉色,方雅心頭又是一緊。臉色恢復嚴肅,咬著嘴唇低聲道:「看來,這個辦法不可行……」

方怡沒有回應,只是凝望著唐宋遠去的背影。忽然發現,這男人越來越,完美!

溫柔的時候,他可以溫柔得讓人心軟;體貼的時候,他總能讓人心暖;強勢的時候,他從來都不含糊……

跑出院子,唐宋忽然發現,隨心所欲的感覺,真他媽好!

想什麼就說什麼,不用遮遮掩掩,舒坦!

「唐宋,你過來一下。」

沒等多想,遠處傳來愛麗莎的叫喊。唐宋收拾心情,大搖大擺走過去。

愛麗莎站在花盆旁邊,面色顯得有些凝重。走到跟前,唐宋重新審視這個外國親戚。

其實愛麗莎算起來也是個大美女,可能是因為血統的緣故,她的五官非常精緻。再加上藍色的一雙眼睛,金色的頭髮,更是讓人迷醉。

當然,唐宋對這種外國友人可沒太大感覺,國內美女多了去。他只是覺得,愛麗莎的美貌之下,隱藏了一些東西……

愛麗莎擰著眉頭:「唐宋,方誌的事情,我希望你不要插手。」

這話反倒是讓唐宋有些意外,本以為她會讓自己治療方誌,畢竟自己的醫術她應該也清楚。

沒有說話,唐宋饒有興緻的盯著她。這一家,果然沒有一個正常的……

只聽愛麗莎繼續道:「他確實有精神方面的病,但我不想你插手。要怎樣治,我們有自己的想法……」

不等說完,唐宋眯著眼打斷:「你需要給我一個理由。」

愛麗莎一怔,蠕動嘴唇想要說話,唐宋已經繼續,「給我一個認為你跟他都是安全的理由!」

這話一出,愛麗莎猛地一顫。凝視著他,眼神顯得有些複雜。難道,他看出來了?

看她這般模樣,唐宋更是確認,方明國的這個老婆,很複雜!

好一會,愛麗莎才緊咬著嘴唇低聲道:「我可以向你保證,我們不會傷害任何人。你不用懷疑,我確實是方明國的老婆,方誌也確實是他的兒子。但有些事情,我不方便跟你說,他的病,我也不方便讓你插手。這個理由,可以了嗎?」

語氣很明顯的弱下來,甚至帶著幾分哀求。

唐宋沒有說話,似笑非笑的盯著她。又是個神秘的女人,方家,咋就這麼讓人糾結……

愛麗莎被看得心虛,略顯無奈的吐了口氣:「好吧,我承認,我有點特殊,方誌也很特殊。但你一定要相信,我們不會傷害任何人,因為你們都是我們的親人。不管你信不信,我只能說這麼多。」

收回目光,唐宋笑起來:「我可以暫時相信你,不過有些事,你覺得能藏一輩子?」

「這個不用你操心,我會處理。」愛麗莎鬆了口氣,臉上露出略帶嫵媚的笑容,「謝謝,你很特別……」

唐宋沒說什麼,靜靜地看著她離開。可以斷定,這個女人非常不簡單。而且,方誌的病,也沒表面想象的那麼簡單…… 沒有留在方家吃飯,臨近六點的時候,唐宋還是開車走了。畢竟家裡還有呂欣跟劉欣然,而且晚上還得去學校,留在方家多少顯得有些尷尬。

此時已經是下班高峰期,路上往來車輛特別多。再加上到處都是電動車,好多路口擁堵得很。

經過一個城中村的時候,那些電動車跟行人一直都穿插個不停,車子根本沒法過去。各種喇叭的聲音,襯托著城市的熱鬧。

嘭!

車子正挪動著,前邊忽然傳來一聲悶響。隔著大老遠,唐宋都能看到有東西飛起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