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戰場上沒有其他人.只剩下風洛一人拼殺.這時.他沒有顧慮.盡量往人少的地方突擊.並藉機靠近村民躲避的地方.

2021 年 1 月 7 日

這些軍隊埋伏在這裡另有所圖.只要堅持到他們真正的目標到來.就有機會脫身.他們穿著浩日王朝軍隊的服飾.他們的目標很可能是達沃國的人.

風洛不再急於脫身.往村民藏身的樹林衝去.阻力小了很多.士兵們在旁邊游斗.也不給風洛殺人的機會.

士兵們的意圖很明顯.困住風洛.慢慢消耗.面對高手.這樣的策略沒有問題.所以.在可能的脫身路線上.都有相應的小隊進行攔截.

風洛奪過一條長矛.奮力猛掃.長矛應聲而斷.對面三條長矛被打斷.三名士兵噴著血.倒飛而去.

後面的人要追進來.風洛雙手早拿出捲軸.接連兩下.冰火同時出擊.將追擊者轟退.

風洛總算有了喘息的機會.叫村民們躲好.砍下一些樹枝.削尖了.讓每個人拿一根.權當防身之用.

「躲在樹後面.有人進來就刺.」風洛安排好二十多人的位置.相互間距離五六尺.守望相助.如果換成訓練有素的壯年士兵.可以防守數倍敵人的攻擊.

村民們手無寸鐵.又不曾殺過人.此時聊勝於無.多少也能讓進攻一方有所顧慮.拖延點時間.

「你以為躲起來就沒事了嗎.束手就擒.否則我放火燒了樹林.看你們怎麼辦.」外面的小隊長威脅道.

風洛朝外面探了一下頭.說:「我拿了重要東西.如果我死了.會有個秘密被公布.關於將軍的.」

鎮國將軍之心.浩日王朝很多人早就知曉.但他手段高明.一步步奪取王朝大權.卻少有把柄留下.而支持王朝正統的人.處心積慮尋找相關證據.力圖扳倒鎮國將軍.

如今要扳倒鎮國將軍.靠浩日王國的人.已經完全不行.唯有藉助天炎帝國的力量.才能打壓祁明遠.正統派需要找出祁明遠野心勃勃.妄圖統治全大陸的證據.

可惜.有力的證據非常難找.祁明遠在朝野上下.從來都是謙和的形象.他走到如今的權力巔峰.完全靠的是浩日王的信任.和臣民們的擁戴.以及部分運氣.

「運氣」.包括與他作對的大臣突然暴斃.或走路滑倒.掉進河裡.類似的事情時有發生.卻沒有人找出證據.證明與鎮國將軍有關.

這些事情.木文青當然不會跟風洛說.但風洛早非從前的傻小子.博覽群書之時.也了解王國大事.歷史與時事相互參照.不僅能了解歷史事件背後的故事.也能推測王朝動向.

普通大臣能夠看清的事實.風洛很快有了定論:鎮國將軍圖謀不軌.並且由來已久.至於說將軍妄圖統治全大陸.屬於反對者惡意的猜測.

鎮國將軍目前固然強勢.但範圍局限於朝堂之上.民間對他的擁戴.必須有個前提:他是浩日王朝的鎮國將軍.一旦換個身份.成為篡權謀逆的人.恐怕會遭到舉國上下唾棄.

倘若他真的成功上位.將浩日王趕下台.全國各地的軍隊也會是大問題.祁明遠手中的軍隊佔了全國三分之一.另外三分之二不受他控制.

出於對正統的忠心.大部分將軍忠心耿耿.正統被推翻.他們會忠心嗎.最大的可能.會是一個個起兵.割據地盤.自立為王.

鎮國將軍到時候有能力撲滅各地的反對勢力嗎.風洛曾用沙石演示過.發現浩日王國最大的可能.是分裂成很多個國家.戰亂不休.而周圍國家趁機入侵.奪走部分國土.

當然.這一切的發生還不到時候.鎮國將軍目前就發動.奪取朝政大權的成功率.不到五成.更不要說之後遭到各地的反對.

來自達沃國的威脅.就是鎮國將軍的一大心病.

浩日王活著.達沃國國王會為老朋友助陣.不時噁心一下祁明遠.浩日王去世.原有的情分拋開.他不介意出兵佔據一塊國土.緬懷曾經的老朋友.

周圍還有其他國家.打著同樣的注意.甚至連天炎帝國皇帝陛下.心裡也對浩日王國有所顧忌.但出於某些原因.不得不讓浩日王國存在.

一旦浩日王下台.哪怕僅僅有證據證明鎮國將軍要造反.帝國就不會袖手旁觀.而且.一名將軍造反.說明他野心勃勃.保不齊將來打帝國的主意.

所以.風洛的話一出口.外面那名小隊長制止了手下發動捲軸.作為鎮國將軍的忠實追隨者.十分熱切地希望將軍能上位.可能存在的威脅.都會主動清除.

「你不是達沃國的密探.」小隊長判斷道.因為達沃國的密探.落到鎮國將軍手裡.死路一條.能成為密探的人.都有腦子.看清其中的緣由.因此不會妄圖求饒.

「我什麼時候說過是密探.我只是路過而已.跟達沃國沒什麼關係.」風洛呵呵笑道.

「說吧.你有什麼條件.別太過分.就算你有所謂的證據.也威脅不到將軍.」小隊長十分冷靜.與風洛談條件.

風洛心中不以為然.如果真的不在意.就不會停下來談了.

「先放這些村民走.他們是無辜的.相信你也看出來了.這些人連基本的修鍊都沒有經歷.不可能有威脅.」風洛說出了自己的條件.

「他們是哪裡人.要到哪裡去.」小隊長不放心地問.

「這些村民.原先住在大陰山.但大陰山剿匪.他們家園被燒.如今逃往別處.」風洛語焉不詳.但內容基本沒撒謊. “唔,我只是學習文學和禮儀,沒有學習魔法。”智紗乖乖地說。

天坊一下子開心起來了。

可是他爲什麼不希望智紗學習魔法呢??

可雅笑着:“看吧,看吧,文學少女和魔法少女是有很大不同的。”

什麼不同呀?

飄雪在一邊嘻嘻笑着。

可雅看向她:“桐……呼,真彆扭!那個……桐……桐……呼,桐桐!”

“呀?”天坊呆住了。

飄雪笑着:“叫吧,叫吧,師叔,叫小桐,桐桐,桐兒都行哦~”

好肉麻啊……

可雅捂着腦袋:“完了,輩分一上來,真不會叫人咧。”

飄雪卻甜甜笑着,似乎等着壓歲錢的樣子。

可雅則冒出了一腦門的汗……

分別了太久的戀人重新相逢,趁飄雪和可雅稍微分神的功夫,智紗和天坊倆人就抱着哭起來了,這回可不再裝冷靜了。

“白癡天坊,”聽到那聲音飄雪笑起來了,“都回來了,還不換上新衣服啊?”

“啊!” 無愛承歡 ,眼睛一下子充滿了光茫,興奮地說道,“小紗稍微等我一下哦!”

“咦?”智紗好奇地看着他。

天坊說着就扛上那驚人的大行李,飛一樣地奔進自己的臥室去了。


飄雪笑着解釋道:“愛神當然也有給天坊設計一套衣服啦,可他怕髒了見你們不帥氣,就一直不穿,結果就那麼傻傻的穿着破袍子回來了!”

“哈哈!白癡天坊的確能做出這種傻事!”

大家全笑了。

智紗則用非常陶醉的表情癡癡望着天坊那關上了門的臥室。

克里斯走過來坐到飄雪身邊:“阿嬌,想我沒?”

“哈?”飄雪笑道,“你想我沒啊?”

“想了,你們大家我都想了,要是沒有想你們的意志我早就該死掉了。”

這絕對不是鬧着玩的。

神龍兵王 ?”飄雪笑着。

“有了!”克里斯非常認真地說道,“雖然還比不上你們強大,不過絕對不會再拖後腿了,我想我可以坦然地接受那項好意了。”

“就是不知道那人什麼時候回來呦~”飄雪笑着。

克里斯點着頭:“我會一直等她的。”

“那個人要是變心了咋辦?”

“那我就用自己的真心來感動她。”

“呀~~”阿嬌很滿意地點着頭,“那傻丫頭聽了這話一定會樂瘋了的。”

可雅在一旁好奇地鼓着腮幫:“你們說什麼哪?打啞謎呢嗎?”

智紗則伏到可雅耳旁小聲說着什麼。

“哦!”可雅恍然大悟,大笑了起來,“說柃柃呢啊~”

“啊呀~”飄雪道,“叫柃柃就很順口嘛~”

“纔不是呢!”智紗道,“之前小雅就說要……”


“不許說呀!”可雅卻趕緊捂住了智紗的嘴巴,滿臉的驚慌失措,“小紗你不許說!”

“唔~~唔~~”智紗掙扎着,還是把嘴露出來了,大聲說道,“小雅說要是看見桐桐了,就好好逗逗她……”

“不許說!”可雅臉紅極了,“別說了,小紗!”

智紗笑着,無視着好朋友的窘態,繼續說道:“一口一句桐桐,說得可自然了,結果看見師傅你本人,她嘴巴就打結了!”

“唔——”可雅撅起嘴來,“小紗你真狡猾啊,到底是說出來了。”

智紗開心地笑着,顯得非常得意。

飄雪和克里斯都大笑起來了。

“那我就說一件小紗的事!”可雅壞笑着。

智紗一下子嚇壞了:“小雅!千萬別說呀!”

“哈?”可雅相當得意,“你都說我了,我一定說你!”

“別說呀!”

“做夢!”可雅大聲說道,“有一天晚上啊,小紗做夢的時……”

智紗努力捂住可雅的嘴:“小雅,求你了,別說了!”

“嘿嘿!”可雅掙脫了智紗,“你先出賣我的呦!”

智紗都快急哭了:“小雅!求你了!”

“哈哈!不管用!怎麼求我都沒用啦!”可雅笑着,“她做夢時候說……”

“啊!!”智紗忽然驚叫起來了,眼睛直直望着窗外。

“怎麼啦??”可雅趕忙看向她。

“沒事……只是爲了打斷小雅罷了。”

“啥啊~!”可雅氣得臉通紅,“小紗你真的越來越狡猾了!”

飄雪和克里斯不住笑着,兩個少女真是比以前還有意思了。


這時候裏屋的門卻一下子就被震開,天坊閃電一樣衝出來:“小紗!你怎麼了!”

“我……”智紗傻傻的,被嚇呆了,“沒事……”

那速度快得有點離譜吧。

可雅開心地笑着:“小紗你弄巧成拙了吧,天坊以爲你出事了呢!”

“咦??”天坊倒是不明所以的詫異地看着兩個女生。

上司,請自重!

天坊新衣服的材料和師傅那套是一樣的,但卻是一套非常筆挺的西裝,衣服的下襬繡着火焰的圖案。綠色的西裝似乎不多見,但是穿在天坊的身上卻顯得莫名的合襯。

白色的襯衣穿在裏面,鋸齒型的領子十分的動感。這西裝的設計非常高明,穿起來很貼身,但是卻根本看不出裏面強壯的肌肉。


因爲如果一身的“塊兒”連西裝都擋不住,就有點難看了。

天坊現在比二十個月前高出了五釐米,穿着愛神爲他準備的衣服,的確是相當的帥氣。

看着他,可雅女神(好吧……)也跟着紅了臉了。

飄雪這時候說話了,像是自言自語,也像是故意說給別人聽:“以前的是時候啊,十七歲末期了,可是經過將近兩年,少男和少女們都已經十九歲了哦。”

【啊!???

真的唉,十九歲——

這麼說……

心裏好癢啊!!!】

——丹羽天坊

——比嘉智紗

——唐澤可雅

這時候飄雪卻又嘆了一口氣:“我就慘了,已經二十六歲的女子了……”

克里斯在一旁用非常欠抽的語氣笑道:“可是個頭還是一點沒長高~~”

氣得飄雪直蹬地:“你真的是想捱打呀!”

王子笑着:“切磋切磋倒是可以,不過可不是打架哦!”

“哼!”飄雪站起來了,“出去不?” “可以啊~”王子也站了起來。

可雅他們一下子就來了興頭了:“決鬥嗎??”

飄雪笑着:“爲了我的身高,我要教訓王子!”

王子也笑着:“爲了我的榮譽,我要反抗這位不良女子!”

“不錯呀!”可雅哈哈笑道,“切磋切磋不傷和氣是好啊,一人只出三招,交替出,將對方打倒在地就贏了!但是打傷對方的卻算輸!怎麼樣呀!”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