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戚薇薇早已哭的不能自已,她一個勁的伸手推蘇寒,卻怎麼都推不走。

2020 年 10 月 29 日

蘇凜站在門口,看著這一幕。

他快速的走到這間房子的窗前。

看著下面的一片草坪,他轉身看向蘇寒:"哥,火勢已經蔓延到三樓了,我跟百葉也走不了了,我們要走一起走,都從這裡跳下去,怎麼樣?"

蘇寒搖搖頭:"這樣會連累你跟百葉的,你倆先走,我說了,剩下的,我來想辦法!"

蘇凜深深的看著蘇寒:"哥,雖然你是我哥,我也承認,你的系統訓練效果比我好,你的電腦技術比我高,但是,我的科研能力,卻要遠比你強上很多倍,薇薇腳上的定時炸彈,我可以保證,打開鐵鏈的鑰匙后,讓炸彈延時一會爆炸,我們可以從這個房間的窗戶跳下去,下面是草坪,我們和百葉三個人,都經過特殊的系統訓練,應該不成問題,至於薇薇,哥哥你就在往下跳的時候,盡量護著點,百葉受傷了,我護著她,我們雖然不一定能活下來,但是,卻增加了我們每一個人活下來的機會!"

看著蘇凜認真的樣子,蘇寒突然覺得,此時此刻,似乎這個辦法,才是最好的。

他點了點頭,也不磨蹭:"你去把百葉扶進來,她這會失血過多,身體應該也非常虛弱。待會你弄好炸彈,讓百葉下跳下去,你隨後趕緊跳下去護著她,我跟薇薇後面跳!"

蘇凜見蘇寒同意了自己的想法,他的眸子閃過一絲亮光。

只要用他說的這種辦法,他們每一個人的生存幾率,都會增加很多。

他快速的走出去,將虛弱的百葉扶進來,讓她待在窗口。

蘇凜似乎不放心,再三叮囑:"一會一定要跟我配合好,一起跳下去,我好護著你,你肩膀受傷了,身體非常虛弱,千萬不能逞強!"

百葉蒼白著臉,緩緩的點頭。

蘇寒皺眉:"小凜,你趕緊過來延時炸彈爆炸的時間,這個炸彈定時的時間,也快到了,就算我們不打開這把鑰匙,它也快爆炸了!"

蘇凜看了百葉一眼,趕緊快速的走過去。

戚薇薇紅著眼,從蘇寒不肯離開之後,她就沒有說話。

首輔嬌娘 她知道,這次是自己拖累了蘇寒和蘇凜,還有百葉。

可是,蘇寒已經表明了決心,只要不救出自己,他是堅決不離開的。

戚薇薇的心裡滿是自責和悔恨。

她在後悔,自己為什麼要跟著薛梓桐出來。

看來,這次她無論能不能活下去,她跟薛梓桐的友情,也徹底到頭了。

看著蘇凜快速的打開她腳邊的定時炸彈,快速的操作。

戚薇薇的眼眶更紅了。

蘇凜擺弄了大概一分鐘,就抬起頭看著蘇寒:"哥,已經好了,相信我,延時的時間,足夠我們離開大面積的爆炸區!"

蘇寒看著蘇凜,點點頭:"我一直都很相信你,只不過,你跟百葉還是先跳吧,就算我跟薇薇跑不出去,你們兩個活下來,也是好的!"

這個時候,蘇凜已經不再跟蘇寒爭執了。

他點了點頭:"哥,我走了!"

蘇寒"嗯"了一聲,聲音很低沉,低沉的戚薇薇想哭。

他們兄弟兩個人,就像是生離死別一樣,好像以後再也見不到了。

其實,實際情況,也跟這個差不多。

最後究竟能不能活下來,全看運氣了。

蘇凜走到窗邊,再次轉身,深深的看了蘇寒一眼,將百葉拉起來。

兩個人對視一眼,踏上窗戶,不約而同的向著下面跳下去。

蘇寒收回目光,看著戚薇薇腳上的腳鏈,他快速的拿起旁邊的要是,打開鐵鎖。

蘇寒在打開鐵索后,動作就像是突然被閃電觸發了一樣,變得迅速起來。

他一把將戚薇薇腳上的鐵鏈扔開,抱著戚薇薇,急速到了窗前,將戚薇薇護在懷裡,直接跳了下去。

蘇寒的整個動作,行雲流水,好像以前演練過一般。

蘇寒和戚薇薇跳下去后,蘇寒和戚薇薇的位置已經變化,他躺在戚薇薇的身下,戚薇薇趴在他的身上。

蘇寒當了戚薇薇的人肉墊子。

只不過,好在蘇寒還清醒。

他趕緊起來,拉著戚薇薇,就向外圍跑去。

百葉和蘇凜,比他們兩個人跑的遠一點,兩個人的速度,也是極快的。

"轟!"的一聲。

一團蘑菇雲騰空而上,向著四周散開。

許久,世界才歸於一片平靜。

朦朧中,百葉感覺到,好像有什麼東西,砸中了自己的頭部。

雖然蘇凜用身體護著百葉,可是,百葉還是感覺到了鑽心的疼痛。

……機場外。

曾佐凡看著老城區火光衝天,他的嘴角勾起一抹得逞的笑意,這才往裡面走去。

機場和老城區的距離,其實非常近,上了高速,幾分鐘就到了。

曾佐凡的機票已經開始登機了,曾佐凡還站在這裡,他為的就是,親眼看著那片地區,"嘭!"的一聲爆炸。

他想,這個爆炸聲,還有這一片火光,都將成為他人生中,最美好的回憶。

其實,他的設計,真的很完美。

用戚薇薇將蘇寒和蘇凜百葉三人引過來,然後,自己再報仇雪恨。

最重要的是,他能將自己置身事外。

一樓的火,他用放大鏡的聚光原理,計算好角度和時間,將一張紙點燃,紙旁邊是窗帘,而且還被他加了汽油,自然而然的引起了這場大火。

至於定時炸彈,那就更完美了,他就是想要蘇寒找到戚薇薇,卻帶不走。

他要讓蘇寒嘗嘗那種愛而不能的滋味。

親眼看著自己心愛的人死去,肯定不好受。

如果不能接受,那就只能陪她死!

他想,自己設計的這個情節,肯定讓蘇寒為難不已,在憤怒掙扎痛苦中死去。

曾佐凡越想越開心。

看著登機的時間,已經過了好些,他快速的向著機場裡面跑去。

飛機升空。

曾佐凡默默的在心裡說道:蘇寒,這就是你的宿命,你註定是要死在我手裡的!

數日後。

緬甸仰光。

曾佐凡剛從外面回來,就看見顧念慈冷著臉站在客廳里。

他臉上的神色,慢慢收斂。

這些年,他最怕最敬最愛的人,就是眼前這個女人,他的母親,她對自己非常嚴厲。

但是,只要一個要求,那就是報仇。

他還記得很小的時候,他們在沒有找到父親之前,母親似乎對自己很好很好。

他特別懷念那個時候的日子。

主持婚事的男人 他以為,只要自己殺了蘇寒蘇凜,報了仇,母親就會開心起來。

可是很顯然,事情跟他想象的並不一樣。

他上次回來后,母親的態度模稜兩可。

他一直摸不著頭腦,卻也不敢多說。

可是今天,母親站在這裡,明顯是在等自己。

曾佐凡低著頭走過去,態度非常恭敬:"母親!"

顧念慈冷著臉看著曾佐凡:"連這點小事都辦不好,你還有臉回來,你看看,你自己都辦了些什麼事!"

顧念慈說完,就把一張報紙,扔在曾佐凡的腳下。

曾佐凡不太明白母親的意思,他將報紙撿起來看了看。

上面赫然是,蘇寒出席某個活動的發布會現場。

顧念慈冷笑了一聲:"我看你這輩子,註定報不了仇,我要你這個沒用的東西,能幹什麼!"

看著顧念慈憤怒的神情,曾佐凡的心沉了沉。 女人歪著腦袋打量紀澌鈞,笑著問道:「你不幫我洗嗎?」

暖婚撩人,顧少寵妻上癮 「呃?」努力維持出冷靜沉穩的模樣,沒想到會被她突如其來的一句話弄得不知所措,「乖,自己洗。」他知道她受傷了,不方便自己洗澡,可他更擔心,現在的自己,自制力不好。

如此近距離呆在她身邊,紀澌鈞便感覺有些喘不過氣來,抽回胳膊要離開,手還沒落下,腰身的衣服就被人揪住,女人的另外一隻胳膊摟住他的脖子,「我不要你走。」

他也想留下來,可他知道,那不是正確的選擇,「兮兮,我……」

木兮昂起腦袋吻上紀澌鈞因為難以抉擇微微顫抖的唇瓣,這一刻,在這裡只有他們兩個人,在誤會解釋清楚以後,知道他還是她的鈞哥,她想明明白白告訴他,她的心意,「對不起,以前我以為你真的不管我死活,所以傷害了你,紀先生,你知道嗎?在我心裡,深哥是有養育之恩的兄長,而你才是我最愛也是唯一愛過的男人,以前是,以後也是,我這輩子只想做你的女人,被你疼愛照顧一生。」

原來,他們兩個人那道無法跨越的溝壑是因為他的一時氣話,也是從那個時候起,這丫頭不再喊他做鈞哥了,「丫頭,以後,別再喊我做紀先生了,像以前那樣,喊我做鈞哥。」

想喊,可是她卻喊不出口,「……」

「忘了么,我教你。」修長的手指抬起她的下顎,雙唇印在她的唇瓣上,有些事情,用言語無法描述,那就用行動告訴她,他愛她愛得有多深,希望他的愛,能治癒她心中受過的傷害。

他身上那股成熟的男性魅力和鐵腕的魄力快將她的理智淹沒,在溫存中僅剩一絲絲理智的女人忽然想起有件要緊事沒做,立刻伸手去推紀澌鈞。

手剛做出推人的動作,就被男人抓住。

現在才知道不行?

遲了!

跟著一塊回來的呂鋥涼去車上拿了人蔘回來,準備明天給紀澌鈞燉雞湯補身體,因為想起還要給木兮看病,所以呂鋥涼拿著人蔘坐在客廳等,沒一會,在這寂靜,守衛森嚴的夜裡,隔音不好的老房子從某個房間傳出一些讓人不適合呆在這裡的聲音。

太太身體可不適合做這些事情,他是不是該提醒紀總?

噬天龍帝 走到房門口的呂鋥涼,抬起手要敲門,就停住了手上的動作。

紀總,不是不懂得分寸的人,應該知道太太身體不好,不會鬧得太凶吧。

算了,還是不要打擾的好,畢竟紀總脾氣是真的不好,惹急了紀總,搞不好他會是下一個姜軼洋。

回到客廳,坐在紅色沙發的呂鋥涼抱著胳膊躺下休息。

看來今晚是替太太看不成病了。

不知道睡了有多久,呂鋥涼感覺有人在拍自己的胳膊,睜開眼睛望見紀澌鈞站在自己旁邊,趕忙起身,「紀……」

紀澌鈞比噓示意呂鋥涼安靜。

從沙發起身的呂鋥涼整理好自己身上的衣服,壓低音量,「紀總,很抱歉,我……」

紀澌鈞知道呂鋥涼要說什麼,揮手打斷,「太太睡下了,你去給她檢查一下身體。」

看了眼手錶,凌晨四點多,「紀總,要不你跟太太先休息?明天早上,我再給太太做檢查?」

他連夜叫醒呂鋥涼,就是不想讓木兮知道,「現在就去給太太檢查。」

「是。」看來紀總還是很緊張太太的身體,不然也不會三更半夜出來叫醒他。

呂鋥涼點了點頭,拿起放在客廳的藥箱進房。

在他快走到房門口的時候,被身後的人叫住,「等等。」

「紀總,還有什麼吩咐?」

站在原地的男人肢體僵硬,線條硬冷的面容看向外面,似乎有些話難以開口。

到底是什麼事情讓紀總這樣左右為難?

等了好一會,呂鋥涼才看到對面的男人開口說話。

單手插進褲兜的紀澌鈞,眼眸輕抬落在呂鋥涼身上,「我想知道,太太有沒有懷孕。」

雖然他沒給木兮做過身體檢查,但是在來的路上,他已經調了醫院的病歷,並未發現上面有記載木兮懷孕,而且木兮的樣子也不像是有身孕,「紀總,醫院的病歷上寫著太太沒懷孕。」

「我的意思是她有沒有流過產。」

原來,這就是讓紀總難以開口的話,「是,我知道了。」

見紀澌鈞沒有其他吩咐,呂鋥涼轉身進了房間。

從呂鋥涼踏出第一步時,紀澌鈞的心高高提起,此時的空氣對他來說有點窒息,離開客廳的紀澌鈞步伐慌亂。

出到院子,紀澌鈞席地而坐,點燃手中的煙。

點煙的動作一氣呵成,可他的唇瓣卻在微微顫抖。

她說,沒懷孕。

可那段時間,他能感覺到她身體明顯的變化,事後,她說她身體不舒服,他一個月沒碰過她,他多害怕,她口中的謊言都是真話。

那些假設,他不敢再想,也不希望如此殘酷的事情會發生在他們身上。

從外面回來的保鏢看到紀澌鈞坐在院子的台階上,保鏢看到紀澌鈞情緒不太好,本來不該打擾紀澌鈞的,可是他擔心出了什麼事情。

聽到走來的腳步聲,男人匆匆將臉上的情緒收斂住,抬眸望著前來的人,「什麼事?」

保鏢擔心自己的話會給木兮招來誤會,每一個字都是反覆斟酌覺得合適才說出口,「紀總,在田裡摘菜的時候,太太跟我借過醫藥盒,說有兔子受傷了,剛剛我去看了太太說的地方,發現地上有血跡,附近沒有能證明有兔子來過的證據。」

「告訴馮少啟,讓他去處理。」

「是。」

……

景城江邊公園露天酒吧。

見面后,喝了點酒,祁任興就開始酒後吐真言,把和木兮初次相遇到後面的事情都講了幾遍,坐在對面的紀優陽翹著二郎腿,手裡拿著一杯白開水望著對面喋喋不休的祁任興。

沒想到,這個祁大少,有喜歡的人以後,喝醉了不再是安靜休息,而是說個不停,低頭看了眼放在桌上的手機,不時有信息進來,紀優陽還能看見十二點多,凌可萱打來的未接來電。

紀優陽看時候不早了,祁任興早上九點多還有工作要忙,起身去攙扶祁任興。

爛醉如泥的祁任興靠在紀優陽身上揮著手指,「我沒醉。」

攙到停車場的時候,紀優陽看到從車裡下來開車門的方秦,「你怎麼來了?」

「沈先生擔心你,叫我過來。」

「先送他回去。」

「是。」

在送祁任興回去的路上,祁任興還喋喋不休跟紀優陽講著自己有多愛木兮。

把人送到祁任興的住所后,紀優陽擔心祁任興半夜起來會口渴讓方秦去倒水。

祁任興看到眼前的地方很眼熟,用手指著前面,「我怎麼在這裡?」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