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或許以後可以讓自己的弟子來這裡參悟。

2021 年 1 月 7 日

靜站在這裡片刻,唐龍那激蕩沸騰的醫道方面霸道的心境才稍微的平緩下來。

醫道方面,他算是告一段落了。

而有如此霸道的醫道輔助,他也相信,自己的武道定然也能夠更加快速的崛起。

他走出左眼處,回到入口處,在這裡還有第三條通道。

這中間的通道,通往的是額頭上方的位置,那裡留著的神秘,還在等待著唐龍去得到。

唐龍深吸一口氣,調整心態,沿著通道走上去。

走到一半的時候,那種強烈的王者意志方面的刺激就傳來了。

這條通道的終點,是關於武道的。

「武道?」

「亂古醫侯啊,你可別坑人,我能感應的出來,這三大神秘,明顯是中間的這個最強,比那萬物醫道帶來的感受還要強烈的多。」

「可你一個純粹的醫道之人,要是你自大的來通過醫道解釋武道奧妙,或者插手真正武道真諦的話,恐怕搞出來的東西就是要坑人了,不但可能扭曲,還可能徹底成為廢品呢。」

唐龍想象十大王者石像擺弄出來的一種種強大的武技起手式,那種不倫不類的感覺,就有點擔憂。

他快速的來到盡頭處。

此處是萬米石像額頭位置,也有著一道裂縫,如同豎眼一樣。


偌大的空間內有著一個巨大的星石。

「星石?一顆大星破碎之後的一小部分?」


唐龍來到那星石前。

他越發的感受到王者意志的悸動。

彷彿星石內有某種神妙,可以對他武道有著極大的幫助。

唐龍撫摸星石,立時就發現,這星石是有著萬物醫道進行封禁的,除非萬物醫道才能開啟,否則的話,強行打開,就會崩碎裡面的奧秘。

萬物醫道只是求敗醫道的一份子,唐龍的醫道自然是可以開啟的。

他都沒用龍針,石針,直接用右手食指在那星石上一點。

求敗醫道就兩種針法,陽之針法和陰之針法,分別對應生與死。

這星石是真實存在的,自然是陽之針法了。

用陽之針法輕輕地一戳。

星石便緩慢的裂開,內里的一宗絕世神秘也顯露了出來。 星石裂開,內里浮現出來的寶物赫然是一幅畫卷。

畫卷表面有著一層若有若無的霧氣流動著,而這霧氣其實是星辰精華,看上去裡面會有著一絲絲的星光點綴,分外的迷人,好似萬里星空,演繹著某種玄妙。

唐龍伸手抓住畫卷,一絲絲的涼意從畫卷上面襲來,令他也感到通體舒泰,彷彿全身的雜質都被排斥一空,化作一氣息流散出去,甚至於唐龍的頭腦都格外的清晰,連帶著心丹田內的王者意志都好像得到了某種滋潤,說不出的舒坦。

他本意是要將畫卷拿出來,最後還是沒有動。

就這般拿著。

因為從畫卷表面流動的霧氣中竟然夾雜著亂古醫侯的一縷記憶。

很小的一段記憶,主要是有著畫面感。

畫面是亂古醫侯得到這畫卷的過程。

單純從畫面是無法判斷在什麼地方的,但是亂古醫侯那種艱難,謹慎,時刻保持警惕的樣子,傳遞出來的信息就是,此畫卷很可能是從某個大凶之地得到的。

不過,得到畫卷乃是有些殘缺的。

而亂古醫侯留下記憶,還說明了一點。

那就是他很自負自己在武道方面的天賦,甚至曾經一度想著達到醫王境界之後,再修武道,也要達到武道王者境界,可就是如此自負的他,敢拿著王者武技,甚至可能是王者意志武技來擺弄,卻沒有對這畫卷指手畫腳,只因為畫卷內蘊藏著的武道神妙實在是太過深奧,令他完全無從下手,連想破壞的能力似乎都不行。

可以想見,畫卷的神妙。

所以亂古醫侯最後決定,將畫卷殘破的地方修復。

這畫卷本身就是一宗寶物,作為對醫道中煉製寶物方面很有一套的亂古醫侯,花費將近半年時間,才從找到畫卷的一絲如何形成的奧妙,他就又花費三年時間,找到這麼一塊破碎大星的一部分,也就是星石。

以星石收入畫卷,在星石內設下醫道奧妙。

通過逆亂大力城,攫取城內無數的精華,這才滿足畫卷的自我修復。

歷經八百年,畫卷重現曾經最完美的一面。

「到底是什麼,竟然被亂古醫侯如此推崇。」

「言及能參悟畫卷皮毛,可為封號王者之下最強戰力,嗯,也就是說沒有成就王者意志之前,僅僅依靠畫卷內記載神妙的皮毛,就可以讓一個人的戰力達到藐視其他人的地步。」

「有些誇張,但亂古醫侯絕不會無的放矢。」

唐龍將畫卷從星石內拿出來。

他沒有即刻打開。

因為星石本身就蘊藏著無盡的精華,絕大部分都被畫卷吸收,但能夠保存著畫卷不外泄任何一絲的寶光,本身就說明星石內還殘留著一縷精華,為亂古醫侯留下的醫道力量所運行著。

唐龍可不會將之浪費,左手直接按了上去。

求敗醫道強力作用之下,頓時將那星石中殘留的一線精髓攝取出來,直接導入心丹田。

別看只是很稀少的一線精華,卻是純凈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幾乎沒有什麼雜誌被排斥,就統統轉化為唐龍的星空真氣了。

繼而讓唐龍的力量來了一次強有力的提升。

直達命輪高級的巔峰。

距離命輪小成境界也不過是一線之隔,只需他耐下性子稍微修鍊幾日,便可突破的。

唐龍活動活動身體,渾身發出爆豆般的骨骼響聲,然後伸出手指在那畫面表面輕輕一按,縈繞在表面的那一層帶著靈性的霧氣就紛紛湧入畫卷之內。

頃刻間,這畫卷便如同復活似得,變得很有靈性。

而畫卷的內容也終於呈現在唐龍的視線之中。

畫卷內描繪的赫然是一副群戰圖,一群人在亂戰。

只是這群人隨便摘出一個,都不是普通人,全部都是王者,而且還是封號王者之中非常強橫的那一種,遠非普通王者所能比。

這幅畫卷的上面,則有著名稱。

百王爭鋒圖!

乍一看,內里彷彿每一個王者都在展現著武道奧義,施展出一種玄妙的武技,又好像是幾種武技的統一展現。

再一看,似乎百名王者並非群戰,而是聯合施展一種無敵的手段。

又一看,百王彷彿是一尊絕代王者的一百個化身,去展現絕代王者奧秘。

繼續看,這百名王者彷彿在描繪一副有著特殊意義的地圖。

無論唐龍怎麼看,每次看的時候,帶來的感覺都不同,卻又毫無參透之感,就好像這百王爭鋒圖本身有這一層隔膜,阻擋著唐龍去參悟一樣。

從唐龍一路走來,經歷頗多,參悟更多,這還是首次有種無法參悟的感覺,還真的很新鮮。

他也從百王爭鋒圖的表面看出一絲韻味,這怕是有著非常神妙作用的一幅畫卷,若能參悟,對他的幫助定然是非常大的。

本身夏玉露還在右眼處閉關,一時半會兒難以出關。

唐龍也不著急離開,他就在這裡盤坐下來,集中精力,動用王者意志來參悟百王爭鋒圖。

五天之後,唐龍放棄了。

他竟然連百王爭鋒圖的一點皮毛都沒有摸到,就好像面前是一座金山,觸手可及,偏偏就是沒法將一點金子給拿下來。

不過,這也讓唐龍更加興奮了。

能讓擁有王者意志的他都無法參透,只能說明百王爭鋒圖實在是超乎想象的玄妙寶物。

他暫時將百王爭鋒圖收起來,這個需要以後慢慢的琢磨,一點點的吃透,他也相信不會太久的,畢竟先前不是毫無收穫,只是差那麼一點,或許某一刻,吃飯中,睡覺中,聊天中等等突然靈機一動,就能夠捕捉到那一點痕迹。

這是需要機緣的,刻意去追求反而不美。

唐龍先行去查看了夏玉露的情況。

說起來,亂古醫侯的手段的確高明,神奇,能夠營造出這般一處對武道之心有作用的場所,很非凡了。


但,武道之心升華王者意志的根本條件,還是在於本人,藉助外力的幫助終究有限。

所以夏玉露閉關日久,武道之心的提升的確有,卻也有限,她仍舊是處於半步王者意志狀態中。

別小看這半步,如果不能堪破,可能會等夏玉露達到半步王者境界,都是如此的。

唐龍見夏玉露無恙,悄然退出,打算去修鍊。

「咦?」

「怎麼會!」

他的王者意志始終處於活躍狀態,是在查看萬米石像是否還有別的奧秘隱藏著,哪知道,居然發現又有人進入內城了。

這完全超出了唐龍的意料之外。

內城要開啟,必須是有四把鑰匙。

本來亂古醫侯就留下四把鑰匙,唯獨唐龍藉助石醫道,自行再煉製出一把鑰匙,等於五把鑰匙,他自己手中就有四把,得以進來,另外一把在童菲兒的手中。

而別人沒有掌握石醫道,也就意味著沒有人可能再進來。

像聖力族聖女婉柔的情況,那是太過特殊,人家本來就在這地下生存著的,後來出去的,所以在這裡有獨特的往來之法,近乎於空間轉移。

但外人,想要進來,沒有提前在這裡留下空間坐標的話,空間轉移都是不行的。

可偏偏就有人進來了。

進來之人正是帶著面紗,抱著銀月靈狐的葉雨汐。

「這女人到底什麼來歷?」

「連內城都能夠不依靠鑰匙,自己跑進來了。」

唐龍心頭泛起強烈的疑問。

他可不認為葉雨汐會是無意中湊巧進來的,直覺告訴他,葉雨汐來歷很不簡單。

刷!

正在內城中來回走動,尋找奧妙的葉雨汐生出感應,抬頭看去。

在內城之中,仰望萬米石像,是能夠看到石像雙目是中空的,裡面的人影也能看到。

「唐龍?!」

葉雨汐更是驚愕。

「誰?唐龍?他不是還在外面和童菲兒他們耗時間么。」銀月靈狐頓時驚的從葉雨汐懷裡跳了出來。

唐龍俯瞰著葉雨汐,眉頭緊鎖,在思索該怎麼面對。

葉雨汐卻主動開口道:「唐龍,可否開啟門戶,讓我進去。」

「你怎知需要特殊門戶方能進來。」唐龍更是奇怪了,這女人居然連這個都知道。

「待我進去,再告知你。」葉雨汐道。

「你想進來,也可以。」唐龍已然有了決定,「但需先告訴我,你是什麼來歷。」

葉雨汐和銀月靈狐相視一眼,都是露出笑意,唐龍終於忍不住了。

自從三陽絕地出來,雲煙就暗中告知唐龍已經成就王者意志,她便知道是該找機會表明自己身份了。

「我來自靈霄島。」葉雨汐說出了身份。

唐龍並沒有任何的吃驚表情,神情淡定的讓葉雨汐都有點發愣。

「唐龍,你怎麼一點都不驚訝。」銀月靈狐忍不住了。

「當我去往靈霄島的時候,我就已經驚訝過了。」唐龍沿著通道走下來,等他走到進來的地方時候,自然而然的就衍生出一扇門,他就走到那門戶邊緣地方,也就是先前十大王者石像凝聚的門戶中,近距離看著銀月靈狐,「你身上的氣息與靈霄島的一般無二,倒是葉雨汐,掩飾的很好,我沒有找到一點痕迹。」

葉雨汐倏然扭頭看向銀月靈狐。

銀月靈狐怪叫一聲,直接竄起撲入唐龍懷裡。

「好你個吃裡扒外的小壞蛋。」葉雨汐怒斥道,「我親自為你加持的力量,掩蓋靈霄島氣息,與我的相當,我的,他無法感應到,你的卻可以,分明是你故意泄露的,小狐狸,你給我過來,你眼裡,到底他是你主人,還是我為你主人,你給我說清楚。」 這次葉雨汐真的有點抓狂了。

從一開始,銀月靈狐就表現的很公平的樣子,作為主人,她不但不告訴自己唐龍所謂的神秘就是葯龍面具醫師,還美其名曰,答應唐龍了,要保守秘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