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或者,可以安排一些人去加爾斯城和格爾騰領工作?

2021 年 1 月 5 日

他聯繫了雷和奧莉安。

「讀書識字的人可以擔任很多工作,不過數量太多的話,我這裡也沒辦法安置得了。」雷說,「只是眼前這批當然沒問題,可後續的該怎麼辦?我覺得陛下您應該好好考慮一下。」

「你們領地不也在開掃盲學校嗎?為什麼你們沒有這樣的問題?」

「因為我們只是教百來個簡單的文字,以及一百以內的簡單算術。」奧莉安說,「這種程度的角度,還談不上讀書識字的水平,僅僅只是讓人們稍稍脫離蒙昧而已。可陛下您那邊就不同了,我聽說您那邊的學校教的是完整的通用語和豎式計算,這已經完全達到讀書識字的程度……老實說,大多數貴族的文化水平其實也就這樣了,很多人還不如他們呢!」

「……你是說,我把他們教育得太好了?」

「應該是這樣。」雷勸道,「我覺得陛下您不如降低教育標準吧,沒必要那樣大批地培育文化人才,這樣的人才固然有用,可太多的話也不行啊……」

通訊結束之後,隋雄有些苦惱。

雖然眼前的問題是解決了,但莫非自己的想法真的不對?

虛空假面遊樂場掃盲學校裡面教的東西,老實說,也就他穿越之前小學二三年級的水平,甚至連乘除法都沒教過,怎麼這樣就成知識分子了呢?

這個世界「知識分子」的標準,未免太低了吧!

抱怨歸抱怨,問題還是要想辦法解決的。

於是他把幾位見多識廣的神祇朋友都召集了起來,認真討論這個問題……(未完待續。) 蠻荒神系的神國會議室裡面——也是整個蠻荒神系神國唯一的建築物裡面,隋雄和他的神祇朋友們圍坐在一起,討論關於教育的問題。

「三年一批知識分子,老弟你們教會培養人才的速度可真夠快的!」正義之神贊道,「不愧是有被稱作『偉大教育家』的神祇坐鎮啊!」

知識之神沃尓頓時鬧了個紅臉,很羞愧地表示自己什麼都沒幹,教材是陛下編寫的,學制是陛下制定的,教師是陛下選拔的,就連教舍都是陛下建造的……

「那你這個知識之神究竟都在幹什麼啊?」心直口快的正義之神好奇地問。

沃尓垂頭喪氣:「實際上我就負責在學校裡面當個校長,主持日常工作……」

「所以才叫他『教育家』嘛。」隋雄笑呵呵地說,「我只負責出主意,還有一些前期的準備工作,後期的工作全都是他做的。你們別挺他瞎扯,好像一點功勞都沒有的樣子。其實學校之所以能夠有那麼好的成績,之所以能夠順利培養出這一大批學生來,都是他的功勞!」

諸位神祇聞言忍不住微笑起來,兩個神祇互相推卸責任的事情見多了,主神安然領受一切成果的事情見多了,但雙方互相強調功勞主要是對方的,強調自己只做了微不足道的一點點,這種情況可就很少見了。

「你們教會的氣氛真好!」維耶忍不住贊道,「在這樣的氣氛裡面工作,大家一定都很有熱情。也充滿了信心。所以才會有這樣的成績啊!」

隋雄愣了一下,笑了。

「我們還是言歸正傳吧……大家覺得。我該怎麼安置以後陸陸續續畢業的那些學生呢?」他問,「讓他們回去種田或者做工肯定是不行的。會嚴重損傷他們的積極性,讓他們長久以來的期待落空。可要是給他們安排文書之類工作,我又找不到那麼多文書工作給他們做啊……」

「這的確是個問題!」莫拉尼點頭,沉吟著說,「不如這樣吧,你在我們的信徒裡面招募一批學生如何?說實話,我們的教會都蠻缺這種知識分子的,你能幫我們培養一批的話,可算是幫了大忙了!」

隋雄自然拍著胸脯答應了下來。可問題依然沒有解決。

無論是蠻荒神系的還是歡樂之神,他們的教會規模都並不大,充其量也就消化一批學生而已。如果不降低虛空假面教會總部學校的教育水平,那麼陸陸續續畢業的學生,很快還是會出現人才過剩的。

作為一個負責的人,隋雄覺得自己既然給那些人提供了教育,讓他們花費三年時間來脫產學習,就該讓他們學有所成之後,能夠得到對得起這三年學習的工作。不至於白白浪費三年的時間。

「老實說吧,我不大看好這樣的教育。」約爾加德曼想了一會兒,說,「你的教育搞得太高端了。一般的平民要完全掌握通用語的讀寫,以及常用的加減法計算……實在是有點多餘。相比之下,還是你那兩個部下做得不錯。平民嘛。認識百來個字,能寫自己的名字。湊合著讀讀布告,再做一些簡單算術。也就足夠了。」

「多識字難道不好嗎?」

「也不是說不好,只是用不著啊。」約爾加德曼說,「比方說我吧,我當年還是凡人的時候,連自己的名字都是後來當了冒險者,才從隊伍裡面那位牧師那兒學會怎麼寫的……」

「我也差不多。」莫拉尼說,「當初我從軍的時候,也就用墨水蓋了個手印而已。我記得那時我們那個小隊裡面,也就隊長會寫自己的名字……」

「卧槽你們這教育水平太悲劇了吧!」隋雄嘟囔著,看向維耶,「我記得你是王子出身的,肯定比他們強多了吧?」

「不能拿我做參考,我和我比較熟悉的人都是貴族。」維耶笑著說,「就算是我的那些侍衛們,也是貴族家庭裡面年紀較小、不大可能繼承家業的那些。他們同樣從小接受良好的教育,不少人甚至能夠寫詩歌呢。」

約爾加德曼翻了翻白眼,拿起旁邊墨提供的酒壺,給莫拉尼斟了一杯酒:「為不識字的粗魯人乾杯~」

維耶哈哈大笑,也給自己倒了一杯:「識字不識字,跟喝酒可沒關係。」

隋雄皺了一會兒眉毛,問:「這麼說……終究還是我這邊教育水平搞得太高了?」

「是啊,只有貴族才需要學習這麼多嘛。」維耶放下空酒杯,笑呵呵地說,「你打算把他們都培養成貴族嗎?那你可要準備很多的領地呢。」

隋雄嘆了口氣,他到哪裡變出那麼多領地來?

「陛下,我覺得您的做法沒錯!」沃尓立刻支持自家老大,「讀書識字,有什麼不好呢?就算暫時沒有合適的工作,起碼將來有機會的時候,也能夠比別人更容易把握機會啊!」

「我記得陛下您不是說過『每一滴汗水都不會白費』嘛,他們為了學習所付出的時間和精力,是不會白費的!」

隋雄微微點頭,可卻又有些擔憂。

道理是這樣沒錯,但是如果不能給知識分子提供合適的工作,那麼推廣教育的意義就失去了啊……

他之所以要推廣教育,最根本的原因是希望提升這個世界人們的智慧和見識,正所謂「知識改變生活、知識改變命運」,充實了人們的頭腦,才能讓他們更加積極地追求進步,也才能推動這個世界朝著好的方向發展。

這些想法他並未跟別人說過,因為他覺得不如先做出成果再說。

但是現在看來,想要做出成果,真的不容易啊!

這個時候,一直默默喝酒的「沉默武士」墨,突然開口提議:「為什麼不改成戰鬥學校呢?教育人們戰鬥的技藝和基本的文字、算術,這樣他們就可以成長為不錯的冒險者了啊。」

隋雄一愣,仔細思考起來。

正如墨所說的那樣,學校的畢業生們之所以找不到合適的工作,是因為他們只是單純的書生。正所謂「百無一用是書生」,光是讀書識字,能有多大用處呢?

但如果讀書識字和武藝結合起來,那就可以成為比較高素質的冒險者,這些高素質的冒險者們,或許更加能夠推動整個世界的進步……

「你說得有道理……」

「不行!」約爾加德曼打斷了他的話,「培養冒險者需要花費的成本太高了,首先戰士需要的飲食條件就不是一般人能比的,其次還需要大量的武器和耗材……這樣會導致學校的成本暴增。」

「錢不是問題,我有錢啊。」隋雄笑著說。

「錢是個大問題!」約爾加德曼說,「如果一個學校,全靠教會甚至神祇支持,才能夠維持下去,那麼它就只應該培養這個教會的信徒,甚至於這個教會的戰士。你又不是在培養忠於你的騎士團,學校招生的時候,也沒對信仰提出過要求吧……而且我記得你的學校裡面也根本沒有神學方面的課程。」

「作為正義之神,我不能贊成你這種自己掏錢貼補外人的行為。這的確是善良的,但卻是非正義的!」

隋雄被祂說得啞口無言,沉默了許久,嘆了口氣。

「暫時還是我先貼補著吧……起碼能夠湊合……」

「這是不對的!」約爾加德曼勸道,「一個人在你那裡學習三年甚至更久,學會了一身本事,然後他就揚長而去了——我承認,他的心中肯定會對你有好感,甚至可能會變成你的信徒,但只要你沒把信仰的事情確定下來,那就是你在單方面的付出……兄弟,就算是慈悲、救濟之類的神祇,人家也只是救難救急而已,你這種做法損己利人,是不對的啊!」

「強者對社會多做一些貢獻,有什麼不好的?」隋雄反問。

「這樣當然沒什麼不好,但人們不該心安理得地享受別人的奉獻!」約爾加德曼強調。

莫拉尼見他們爭執起來,勸道:「那不如就培養教會騎士團算了,反正虛空假面教會也需要一支強大的軍事力量啊。」

隋雄搖頭:「這不是騎士團的問題,我建立學校,讓人們讀書識字,不是為了讓他們為我流血賣命。我當然需要忠於我的騎士團,但那應該建立在理念和信仰的基礎上,不該用這種近乎於脅迫和洗腦的方法來完成!」

一時間,討論的氣氛有些僵住了。

過了一會兒,維耶打著哈哈,勸道:「那麼培養廚師如何?讀書識字之餘學學做菜,培養出來之後去各個城市的酒館飯店或者去貴族家庭裡面當廚師,也算是個不錯的出路啊。」

隋雄愣了一下,心中猶如一道閃電炸裂,豁然開朗。

許多前世的記憶湧上心頭,什麼「挖掘機學技術哪家強,中國山東找藍翔」、「學廚師,就來新東方」……之類,猶如走馬燈一般,在他心中飛快的閃過。

「對啊!我怎麼沒想到!」他忍不住哈哈大笑,「我有辦法了!」

「什麼辦法?」大家好奇地問。

「我要建立技校!」隋雄得意地大笑起來,「學技術,包分配,我要建立這個世界最大規模的技術人才培訓中心!」(未完待續。) 很多時候,很多事情,其實只要想通了關鍵的一點,剩下的就全都豁然開朗了。

隋雄此刻就是如此。

他已經完全明白自己搞的那個學校究竟問題出在哪裡,也找到了解決的辦法。

他錯就錯在完全照搬地球上的經驗,建立的是一個純粹的文化教育學校。這樣的學校當然可以很有效率地教出「知識分子」來,但也只能教出「知識分子」來而已。

要知道,在地球上,僅僅學會了文化知識是遠遠不夠的。一個人要在社會上立足,必須接受後續的教育。無論是去學專門的技術,還是去學專業的知識,總而言之,必須掌握專業技能,才能夠安身立命,成為一個有能力養活自己的人。

但他的學校裡面卻沒教專業技能,以至於教出來的都是一群純粹的書生。

這就像中國古代,很長一段時間裡面就是通過寫文章來選拔人才,到後來甚至發展到畸形的四體不勤五穀不分,以至於選拔出的官員裡面大批大批不靠譜的,各種奇葩的事情就算他這個對歷史沒興趣的人都聽說過很多。關鍵的問題出在哪裡?就是缺乏專業知識啊!

試想,要是中國古代科舉在文化知識的同時也有專業技術知識的要求,每一位選拔出來的人才除了讀書寫文章之外,起碼還要在農業、工業、數學……等等領域有一技之長,那會怎麼樣呢?

……隋雄不清楚,但他看那些歷史穿越小說。很多大神級作者都是這麼搞的。想來必定有道理吧。

嗯,一個人這麼寫。那可能是胡扯;大家都這麼寫,肯定是有合理性的!

而且。一個人只要懂得專業知識,他在社會上找一份工作就很容易了。就像之前他創造的幾個分身一樣,哪怕只是擅長廚藝,也足夠當一個不錯的廚師,做一個在大家面前頗有面子的技術人。

嗯!就這麼辦!

他全力開動腦筋,思考該先從哪一種技校開始。

挖掘機?不可能!

電腦?扯淡!

廚師?這個不錯,就是教起來麻煩一點,總之作為備選吧。

會計?這個好!就這個了!

這個世界的商業頗為發達,相信對於會計一定有大量的需求。尤其是水平較高的會計,不管是在商店還是貴族家庭,就算是規模稍大一點的商隊,也需要一個會計啊!

不,任何有金錢運作的組織都需要會計!會計是現代社會不可或缺的重要工種啊!

不僅如此,會計的教育也相對容易得多,一個老師可以教很多學生,而且也不需要特別的教學材料,幾乎完全是跟數字打交道而已。目前學校的情況就能夠滿足需求。都不用再進行改造。

想到這裡,他忍不住又哈哈大笑起來。

「那個『技校』究竟是什麼啊?」約爾加德曼見他先是得意大笑,然後不聲不響地琢磨了半天,接著又哈哈大笑。不禁十分好奇。

「詳細解釋起來很複雜,簡單地說,就是教人們學手藝的地方。」隋雄說。「我初步的計劃,是辦個會計學校。」

「會計?算賬的?」約爾加德曼愣了一下。「這個有必要培訓嗎?我當初大字不識一個,照樣闖蕩江湖……」

「……不。很有必要!」維耶眼睛一亮,連連點頭,「這真是個好主意!如果你大量地培養出會計來,一定會得到各地貴族和商人的需求!到時候只怕學生還沒畢業,就已經有大小貴族派人來聯繫,招募優秀的學生了!」

「真的這麼誇張?」莫拉尼也很懷疑,「我記得當初我在獸人軍隊裡面,也沒見到什麼會計……」

「那是因為你們沒有!獸人就是一群沒文化的蠻子!」維耶很不客氣地說,「有條件的話,最好每個部門、每支有獨立駐地的軍隊,甚至於具體到每個百人隊,每個村莊,都應該有一個會計!」

祂激動了一會兒,漸漸平靜下來,突然又想到了一件事。

「對了,會計這個行當估計和財富之神那邊牽扯不小,你最好找祂談談。」

隋雄點了點頭,當即派出一個化身,前往財富之神的神國。

財富之神的神國名叫「黃金之河」,建立在世界之環物質面遼遠的虛空中,大致上位於接近物質面和精神面邊緣地區。這裡是一片陡峭高峻的山野,一條金色的河流在其中奔騰。山野象徵著獲得財富要經歷種種困難,金色的河流就象徵著財富本身。而財富之神自己的大聖殿,則高懸在黃金之河的上空,俯視著那些在山野裡面跋涉,或者在黃金之河裡面歡笑的信徒們。

因為之前復興加爾斯城以及大賑災的事情,虛空假面教會和黃金冠冕(財富之神)教會的關係相當好,所以隋雄來拜訪的時候得到了財富之神的隆重歡迎。祂甚至帶著神使們親自來到神國之外,歡迎隋雄的來訪。

說到財富之神,隋雄就不得不提一提祂的的外形。他真的無法理解這位神祇的審美觀,這位女神居然把自己變成了一個簡直堪比肉山的大肥婆,走起路來別說胸口和肚子,就連胳膊和腿上的肥肉都一顫一顫的,不由得讓他聯想到了地球上某個「千金美女」(體重五百公斤的美國女人)的新聞。

祂的形象如此醜陋,難怪雖然是一位女神,可大家卻從來沒稱呼過祂「財富女神」,只以「財富之神」來稱呼祂。

這嚇死人的外貌,實在不適合用「女神」這個稱呼啊!

「黃金冠冕陛下,身材這麼胖,不覺得很麻煩。不方便嗎?」他忍不住問。

「對吾輩神祇來說,外形如何。有什麼關係嗎?」財富之神笑呵呵地回答,「我的信徒們認為。胖是財富的象徵,有錢才能吃得胖。作為他們信仰的接收者,我自然就是個胖子,而且要大胖特胖,才能體現出財富的氣質啊。」

「……財富的氣質可以通過裝束來體現,也不用胖成這樣吧。」

「裝束?我有一套很合適的裝束。」財富之神笑了笑,身上光芒一閃,換上了一套簡直閃瞎人眼的金色衣服。

這套衣服不知道用了多少金絲和寶石,卻看不出哪怕一點點高貴氣質。僅僅是單純地堆砌財富,當真是充滿了土豪暴發戶的風格,令人嘆為觀止。

「……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來幫你設計個形象怎麼樣?」隋雄忍了又忍,終於還是沒能忍住——作為一位藝術家,作為一位追求美的畫家,作為一位以設計和繪畫為業的美學工作者,他實在沒辦法容忍這種低俗醜陋的畫風!

財富之神有些驚訝,卻也沒有拒絕。祂很想知道。這位在諸神之中以能打和奇思怪想而出名的後起之秀,究竟能夠設計出什麼樣的東西來。

過了一會兒,隋雄的設計圖就完成了。

看著那副設計圖,財富之神的眼睛亮了起來。

圖上的女人身材微胖。卻沒有半點臃腫的感覺,反而有一種和藹溫暖,令人覺得很值得信賴的氣質。她身上穿著一套裝飾並不如何華麗的衣服。但大氣和厚重的設計、精美的質地和肩頭、胸口的幾處華美到讓人炫目飾品,卻營造出了一種富麗堂皇雍容華貴的氣質。讓人一看就覺得這女人的確是個有錢有身份的大人物。

一揮手,財富之神用神力將圖畫上的形象具現在了空中。化為了立體的形象。

祂的神使和高級信徒們目不轉睛地看著這個形象,一個個都讚不絕口。

「很好!很好!太好了!」財富之神接連讚歎了好幾次,喜不自禁。

雖然神祇會被信徒的信仰所改變,但祂們封神之前「人」的思維和性格也依然存在,財富之神的確可以容忍為了信仰而變成一個重量或許要用噸來計算的大肉山,但既然有更好的更美麗的形象可以選擇,作為女性的她當然會選擇更加美麗的那種!

天下或許有不在乎美麗的女人,但絕對不會有堅決跟美麗對著乾的女人!

財富之神說著搖身一變,就變成了隋雄設計的那個模樣。她變出一個鏡子來,左左右右仔仔細細地打量著自己,笑了又笑,然後急不可耐地頒布神諭,修改了自己的形象,並且把自己的稱號也改成了「財富女神」……祂甚至於等不及信徒們舉行祭典,直接動用神力,將自己所有的雕像都變成現在的模樣。

如果隋雄自己也帶著一個遊戲系統,也能看到別人屬性的話,此刻絕對能看到財富女神對他的友好度一下子從六十提升到了八十,直接成為了好友。

「我的朋友,非常感謝你這份珍貴的禮物!」雍容華貴的財富女神笑得宛若一朵盛開的牡丹花,「這是我封神之後,收到的最好的禮物!」

隋雄笑了,然後總算想起了正事。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