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我趕緊阻止了她:“你也是病人!要不,你就睡這裏吧。我去外面睡。”

2020 年 10 月 27 日

說着,我便往外面走了去。

(本章完) 可是,我還沒走幾步,便被宮洛冷聲叫住了:“你是豬嗎?!你留兩個患者在這裏,到時候有事情怎麼辦?!”

言外之意很明顯,就是讓我睡在裏面,將周曉曉送回她的病房。

我看了眼周曉曉,見周曉曉耷拉着腦袋,一副很受傷的樣子。

我還是往外面走去了:“就在外面,有事情叫我就可以了。”

周曉曉喜歡宮洛是很明顯的事情,那作爲閨蜜的我,是不是要給他們製造點機會?!

這麼想着,我越發覺得自己的決定是正確的。

可我走出病房的門沒兩秒,就聽到了裏面激烈的爭吵聲。

“你就這麼討厭我?”首先開始說話的是周曉曉,因爲宮洛直接轉過身體躺在牀上,就像病房裏只有他自己一個人一般。

周曉曉的脾氣也不是蓋的,而且還是個燥脾氣,管不住嘴,說話也就生硬了一些。

宮洛沒有理她,周曉曉就繼續說道:“我到底做過什麼,讓你這麼討厭我?!”

說着,周曉曉的情緒有些激動,話語裏,那種被心愛的人排斥在外的傷心幹顯露無疑。

許久過後,宮洛終於說話了:“我知道你覺醒了。你給我注意些,如果敢傷害韓沐顏,我會讓你不得好死!”

“韓沐顏……她已經不是夜媚了。”說着,周曉曉看了眼窗外,“夜媚早在千年前就死了,現在的是沐顏,不是夜媚了。所以,我沒有傷害她的理由。”

“記住今天你自己說的話。”宮洛的聲音依舊冰冷,嚴肅。

之後,裏面久久沒有傳來說話的聲音。我便以爲他們都睡着了。

第二天,很快就到了。

我和周曉曉來到師父的面前,戰戰兢兢,誰也不敢先開口說話。

師父看着我們的樣子,眼中猜出了一二:“說吧,闖什麼禍了?”

周曉曉抿了抿脣,大着膽說道:“你讓我看的那個殭屍……跑了。”

“跑了?”師父的臉色頓時不好看了,聲音也不再和藹,多了幾分嚴肅,“怎麼回事?!”

我嚥了咽口水,小心翼翼地吐着氣息:“那個,前天曉曉被殭屍打傷了,腳崴了,住進了醫院。昨天,我和宮洛去了曉曉家,也打不過他,反而讓他喝了宮洛的血,殭屍好像發生變異了,腐爛的地方都變好了,整個人就像個正常人一樣,然後,殭屍就跑了。”

師父的眼眸微愣,脣瓣緊抿着,半天也沒有講出一個字。我看了眼周曉曉,然後示意了眼師父。

周曉曉深呼吸了一口氣,壯着膽子上前去捏着師父的肩膀。他的力度剛剛好,師父很享受她的按摩。

周曉曉討好地對着師父輕聲說道:“師父,那個殭屍實在太厲害了,你就別怪我們了好嗎?而且,這件事情你也有過錯的。”

聽到最後一句話,師父的臉色變了變,泛着略微的紅潤。果然,他從一開始就知道殭屍出事的事情。

我到了一杯開水,拿到師父的面前,也甜甜地說道:“師父,你就原諒了我們吧。”

許久過後,師父終於開口了,但是聲音還是凌厲的:“爲師對你肯寄予厚望,結果……誒,也罷!你們讀書也有幾年了,爲師就派你們出去實習,追蹤千年殭屍之事。”

說着,師父從課桌上拿出兩個文件夾,看樣子似乎早有

準的樣子:“這幾個地方據說發生了奇異事件,你們也順便拿去練練手。”

我和周曉曉接過文件夾,然後對着師父鞠了一躬,便走出了教室。

“我們被師父擺了一道。”看了眼手裏的文件夾,我嘆了一口氣。

貌似,最近自己一直在練手!

周曉曉卻平靜的很,若有所思地說着話:“我看這樣也不錯。像你,讀了兩年書了,大部分的書你都已經學過了,出去歷練一下也不錯。”

聽着周曉曉的話,我不禁有些懷疑自己的耳朵。

周曉曉雖然不懶,但也不勤快,對要向取經一樣出去遊蕩的生活她更是排斥,怎麼現在派她出去歷練了,她這麼平靜!

幾年之後,我才知道這一切其實都是周曉曉安排的,是她勸說了她的師父,要帶我去歷練。

我有些不可思議地看着周曉曉。周曉曉被我看得有些不自在了,忍不住白了我一眼:“幹嘛?我臉上有灰嗎?”

我搖了搖頭是,隨後雙手環胸:“你什麼時候這麼好商量了,你這種懶癌晚期的人,不反對真的很奇怪。”

周曉曉閃了閃眼眸,腳步更加快了:“沒辦法啊。這次打不過那隻死東西的事情讓我太挫敗了,我這次要好好出去練習練習,然後找到那隻死東西,把它打得滿地找牙!”

聽着周曉曉的振振有詞,我點了點頭。或許是因爲家庭原因,周曉曉什麼都不缺,甚至幾萬種寵愛於一身,自是有些自負,也很愛面子。

像昨晚的吵架,周曉曉都還硬着脖子說沒有。

所以現在她會這麼想,我並不覺得奇怪。

很快的,我和周曉曉回到了醫院。周曉曉繼續睡她的病房,她的腳踝崴了,拉傷了韌帶,所以要休養一段時間。

我來到宮洛的病房,便看見宮洛已經換下了醫院的衣服,換上了自己的服裝。

我立馬走過去,放下文件夾:“你可以出院了?”

“醫生說我就貧血。買一打補血藥回去就好了。”宮洛的聲音依舊冷冷的,帶着屬於他的驕傲。

“哦。”我愣愣地點了點頭,然後就對着宮洛說道:“我最近要出去幾個月……”

還沒等我說完,宮洛遍臉色一凜,嚴肅地說道:“要去哪裏?去幹嗎?!”

“師父爲了懲罰我弄丟了他的千年殭屍,就罰我和曉曉去追蹤那隻殭屍的下落,順便去這幾個地方幫他處理些靈異事件。”說着,我看了眼一旁的文件夾。

那文件夾看上去並不厚,但一拿起來就是厚重的一大疊,看樣子這幾個月自己都會在忙碌中度過了。

宮洛也看了眼那個文件夾,沉默了一會兒後,便用不容置喙的語氣說道:“恩。我也可以準備,出去旅遊了。”

我的瞳孔微微擴大:“你要和我一起去?”

宮洛點點頭,一臉的理所當然:“這是我和千年古屍的交易——保護你。我不能違揹我們的約定。而且,我們也算是有點小交情,幫一下你也不會少塊肉。”

說完,宮洛便往外走去。

聽着他的話,我頓了頓,臉色並不是很好看。

因爲,他提到了千年古屍。我很想擺脫千年古屍,但是看現在的樣子,如果不讓千年古屍意識到我不是夜媚這件事,恐怕我一直襬脫不了他!

但一想到要去

練習,我的心裏除了有着期待之外,還有着幾分喜悅。因爲我可以趁機打聽女兒的事!

現在,我已經學會了一點點的驅鬼術,我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找到紅依。

一個月之後,周曉曉的腿終於好了。

六月初,天氣變熱了。我穿着一件背心,外面在套了一件防曬衣,站在火車站的外面等着遲到的兩個人。

等了足足一個小時左右,宮洛和周曉曉才陸續到了。

“快點!我們的火車要開了!”我有些着急,因爲我不喜歡剛剛好,我都喜歡和剛剛好快一點把事情做好。

宮洛不以爲意地說道:“急什麼?還有三十分鐘。”

“今天坐火車的人超多,我們不要剛好排隊浪費了太多時間上不了火車!”我嘟了嘟嘴。

本來我也不急的,但是看着那常常的隊伍……不急也急了!

周曉曉眯了眯她還留有睡意的眼眸,打了個哈哈:“我都說了,我們開車去不就好了。反正也近。”

宮洛瞪了她一眼,依舊是水火不相容的態度:“你現在回去開車也來得及。韓沐顏,我們走吧。”

說完,宮洛便拉着自己的行李箱往火車站走去。

我看了眼周曉曉鐵青的臉,扯了扯嘴角:“他就是嘴巴有點賤。”

“我知道。”周曉曉對我勉強地揚了揚嘴角,眼眸中閃過幾絲悲傷,隨後就被她掩藏了起來。

看着兩個人的背影,我突然覺得自己的頭有點疼。

兩個的性格不和,加上週曉曉對宮洛的虐心愛戀,兩個都是自己最好的朋友……我感覺這次的旅行自己得多在他們兩個人的矛盾上下功夫。

坐了兩個小時的火車,我們三人來到了一省B市C區的一個小山村裏,這裏是一個很偏僻的山村,屬於經濟還未開發地區。

交通也並不是很流暢,我們等了整整三個小時的大巴纔等到了,又坐了一個小時纔來到預定賓館。

一到賓館裏,我就將我的行李箱拉了進去,然後整個身體倒在牀上。牀並不是很軟,也不是很硬,一般般吧。

“啊,好累哦。”隨後,周曉曉也進了來,癱倒在牀上。

因爲賓館爆滿,所以我們預定的時候就只剩下一個單間一個雙人間了。我和周曉曉也自然而然地睡在了一起。

“曉曉,你看過檔案資料了嗎?”喝了一口水,我不經意的問道。

周曉曉搖了搖頭:“沒有,我晚上再看。”

我扯了扯嘴角,一個不經意就問出了自己不想聽的答案。

“咚咚咚。”一陣敲門聲響起。

我和周曉曉對視了一眼,隨後對着外面大喊了一聲:“誰啊?”

“我。”一聲熟悉的嗓音傳入我們的耳朵。

我這才走了出去,打開了門。

宮洛從裏面走了進來,狐疑地左顧右看着,若不是他長得如此英俊,高大直挺,還真會以爲他是光明正大的偷窺者。

“看什麼?”周曉曉從牀上爬起,端坐在牀上,看着宮洛。看着宮洛如此冷酷不羈,瀟灑恣意的俊臉,周曉曉的臉頰不禁一紅,頷首低眉,加上她小巧的身板,看上去儼然一個情竇初開的小女生。

但是,宮洛只是冷冷地瞥了一眼周曉曉,眼中帶着一抹鄙夷,然後繼續在房間裏四處晃悠着。

(本章完) 看着宮洛的樣子,我心中的好奇心也被激起,來到宮洛的身邊,跟着宮洛一起尋找着。

許久之後,宮洛挪開一張凳子,終於找到了他想要找的東西。

宮洛將蜷縮在地上的一個巴掌大小的靈拎起來,丟在地板上。

我看着地上的靈,只見他似乎很害怕我們的樣子,一直顫抖着,兩個空洞的眼睛扁了扁,嘴巴上下浮動着,還發出“咯咯咯”的顫抖聲。

“怎麼了?”我看見靈,溫柔地樹洞奧,心中盡是疑惑。

見那隻靈一直不說話,我擡頭看了眼宮洛,只見宮洛一臉慵懶地坐在了我的牀上,然後躺了下去。

我沉了沉臉色,聲音更加大聲了:“宮洛,怎麼了?”

“你自己問它,是誰派來它來偷窺你們的?”宮洛還是那般冷峻,話語中滲透着屬於他的威嚴。

偷窺?

我的眉頭緊緊一皺,危險地看着靈:“你來偷窺我們?想要偷窺我們什麼?”

只要它一說不該說的話,自己就揍死它!

靈依舊沒說話,只是蜷縮成一個白色的團影,瑟瑟發抖。那樣子,就像是被人欺凌了無數遍一樣,可是自己剛第一次見到它,也根本還沒對它做過什麼啊!

周曉曉不耐煩了,直接站起,走到靈的面前,可愛的臉蛋透着一絲狠戾:“如果你不肯說的話,我們有的是辦法折磨你。甚至,讓你消失在這個世界上……怎麼樣,到底是說,還是不說?”

靈一聽周曉曉的話,眼睛位置上的那兩隻黑洞也開始顫抖着,透着滿滿的恐慌。

靈立馬開了口,聲音顫抖不已,悠遠飄渺着:“是主人!主人讓我來監視你們的!”

“主人?你的主人是誰?!”我愣了愣,看了眼周曉曉,然後開口問道。

馴化鬼魂的事情我還知道些許,但是馴化靈……我還真是第一次聽見。那個人讓這隻靈躲在這麼隱蔽的地方偷窺着我們,到底有什麼用意?!

“不,不能說。”不知道爲什麼,靈更加顫抖了,誇張地張着嘴巴。

我能看到他的嘴巴最深處有着一個很小很小,好像牙齒的東西。我不禁更加懷疑了。

靈雖然是單魂或者一魄,但只要生存了三天,就會退化成只剩下一個人的輪廓,而那些細節全然沒有,就例如它的眼中裏只剩下一團黑影;沒有眼珠,嘴巴也是一團黑影;沒有牙齒、舌頭,就連手腳也只有一個輪廓,而沒有分明的手腳指頭……

周曉曉拿出一張空白的黃符,強行貼在靈的額頭上,靈的身體頓時動不了了。它的眼神恐慌着,稚嫩的聲音不停地求救着。

周曉曉看着靈的眼神中有些不耐,“趕緊說你的主人是誰,讓你來幹嘛的?”

靈頓時抿着嘴,全身高頻率地顫抖着,雙目空洞着。

看着靈的樣子,我不禁對他有些刮目相看,真是守口如瓶,忠心可鑑啊!

但是,我總感覺一說到它的主任,它都會異常的害怕,全身顫抖。這樣子,明顯不是愛戴主人的表現,更像是想起了什麼恐怖的事情。

我皺了皺眉,試探地開了口:“你的主人總是虐待你?”

靈顫抖得更厲害了,顫抖着的嘴巴一直說着:“沒,沒有,沒有!……”

我扯了扯嘴角,它

這樣子,明顯就是有啊!

“如果你告訴我們事實,我們會保護你,讓你脫離你主人。這個交易,怎麼樣?”我看着靈,眼中有着十足的信心。

知己知彼,方能百戰百勝。知道它的弱點,它的渴望,然後根據自己與它合作,真是百用不膩!

靈頓了頓,思考了許久過後,終於對我們說了出來:“我的主人,就是這賓館的老闆娘。”

我不禁一愣,繼續追問道:“那她想要幹嘛?!”

“她想,每個房間都有一個靈,在暗地裏看着房間裏發生的事情。如果發生什麼不好的情況,就向她彙報……”靈懦聲懦氣地說道,“上次,這個房間裏有一個男孩把一個女孩強姦了,我沒稟報上去,結果女方家長過來罵老闆娘,然後老闆娘就狠狠地打了我一頓!~”

說着,靈委屈地哭了出來。

看着這隻靈委屈的樣子,我的心裏也滋生出一絲心疼。

可宮洛貌似並不相信,低沉的聲音冷冽至極:“還不說實話?”

聽到宮洛的聲音,靈的聲音更加顫抖了。我轉過頭,想要問他話中的意思,只見那雙如迷人的雙眼中噴射着冰冷的目光,彷彿如冰柱一般直直射向靈,那眼神,帶着天生的尊貴與威嚴。

這個眼神,我看見過,那是千年古屍的眼神,彷彿如暗夜中帝王的灼灼眼神,尊貴冷冽,威嚴逼人。

難怪宮洛會突然進來,然後揪出這隻靈,原來是千年古屍告訴他的。

靈看了眼千年古屍,便忍不住顫抖着身體,雙腿瞬間跪在地上,結巴着說道:“是,是老,老闆,老闆娘,想要你們身上的法寶!”

千年古屍才滿意地點了點頭,隨即閉上了眼睛。

“什麼法寶?”周曉曉的臉色一變,眯着眼看着靈,似乎想要在它身上戳出一個洞來。

“是,是一雙手套。在她的包裏。”說着,靈指了指我,隨後大聲地補充道。

我睜大了眼睛,錯愕地指了指自己:“我?”

靈重重地點了點頭。

我拿起自己的包,翻了翻,還真的有一雙幾乎透明有點白色的手套放在一個隱蔽的角落裏。

我瞥了眼牀上的宮洛,只見宮洛臉不紅心不跳地說着:“那是你的戰利品,當然在你的包裏了。”

這語氣,是宮洛。

“可我說了我不要。”我有些失控,聲音也忍不住大了些。

這東西,是宮洛從劉懸家中偷來的,是他辛辛苦苦拿出來的,當然得給他!

宮洛的眉頭一皺,直接轉了個身,不容置喙地命令着:“你一定得要,除非你強到可以自己對付追魂令。而且,拿着這個東西,可以幫你對付鬼怪,我也可以省力一點。”

說完,宮洛便閉上了眼睛,裝着睡覺去了。

我的心中很複雜。

我不想要這東西,因爲我知道它是寶貝,而且還是千年古屍的寶貝,不想再接受千年古屍,所以我對這雙手套也很排斥。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