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我見狀後,輕聲問道:

2020 年 10 月 27 日

“清竹大師,順利嗎?”

清竹方丈聽了我的話後,點頭說道:“順利,一個小時後,銀針取掉後,便算成功了。”清竹大師的話還沒有落,一直盤‘腿’坐在那裏沒有動的韓穎,口中突然吐出了一口鮮血! ?

看到韓穎突然吐血後,我心裏就是一緊,忙朝着韓穎身旁跑了過去,還沒跑到韓穎的身旁,便被清竹大師給攔了下來。,最新章節訪問:шшш.sнūнана.сом。

“施主莫急,老牛剛纔替她把全身已經被‘陰’毒衝‘亂’的經脈給順了過來,所以纔會吐血,這是正常現象。”清竹大師‘胸’有成竹的說道。

我聽到後,心裏猜稍安,說道:

“那我給她擦擦嘴角上的血。”我說完走了過去,從陶燕手裏接過‘毛’巾,輕輕地把韓穎嘴角和身上血跡擦了擦。

“清竹大師,她沒什麼事吧?什麼時候能醒?”我看着韓穎盤坐在那,已經是低頭昏睡了過去。

“一個時辰內便會醒來,醒來後自行拔掉頭上銀針便可,對了,施主你隨我到偏房來,我有話要問你。”清竹大師對我說道。

我聽了清竹大師的話後,‘交’代陶燕照看韓穎,清竹大師讓清木安排老牛和雷子去後屋喝茶。

我一路跟着清竹大師來到偏房後,我隨手把‘門’關上,清竹大師笑着看着我說道:

“施主坐。”說完用手一指他身旁的木椅。

我走了過去,坐了下來,然後望着清竹大師問道:

“大師找我來問什麼?”

清竹大師沒有直接回答我,而是反問我到:

“施主,若是老衲沒記錯的話,你的名字是叫張野吧?”

我點點頭,等待清竹大師繼續說下去。

清竹大師見我點頭,笑盈盈的望着我說道:

“張施主,上次臨走之時,我送你的那幾句話,你沒有忘記吧?”

“心是心,物是物,心物合一,心物是一。切莫刻意的尋求,人人皆由佛‘性’,重在修心和意,而不是外在。大師贈言,我怎麼能忘,銘記心中。”我笑着說道。

清竹大師聽了我的話後,捋了捋鬍鬚,然後一臉嚴肅的問我道:

“張施主,你身帶龍紋血,體有罡氣,絕非是一般人,上次走得匆忙,這次張施主若是不介意的話,可否告知一二?”

我說道:

“這有什麼介意不介意的,我身體裏面的龍紋血我自己都不知道怎麼回事,但是這練氣之術我則是跟一個老頭學的,他已經死了三百多年了。”我如實答道。

清竹大師聽了我的話後,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突然又想到了什麼,忙對我問道:

“家師可是六戊鬼師張流觴?!”

我聽到清竹大師對張流觴如此瞭解,就連他的名號都知道,那老東西的名號連我都不知道,我說道:

“對,家師正是張流觴。”我說道。

清竹大師繼續問道:

“那張流觴前輩怎麼是這麼教授你鬼師御氣術的?”

“託夢之術。”我答道。

“龍紋劍可在你手中?”清竹大師聽到我的話後,雙眼中突閃異光,從木椅上站了起來,看着我問道。

我看到清竹大師如此表情後,突然想起在東北裂縫之中遇到的那個帶我們走出去的‘女’鬼對我說的話:‘公子,您若身懷異寶,卻無利劍的話,還望公子小心爲妙,以免丟了‘性’命。’

雖然眼前的這個清竹大師救過我的命,但是從他的剛剛一閃而過的眼神中,我看得出這龍紋劍定是至寶,正所謂防人之心不可無,謹慎爲妙,所以我開口說道:

“龍紋劍?什麼是龍紋劍?”

清竹大師聽了我的話後,一臉期待的表情隨即消失,重新坐回到木椅上,對我說道:

“六戊鬼師張流觴,名震‘陰’陽兩界,靠的就是六戊鬼師掌和龍紋劍這一祕術和至寶,他當時雖然爲衆鬼師之首,但‘性’情卻是狂妄至極,就連當時的雍正皇帝,愛新覺羅·胤禛,想接見他他都不給面子,張施主你這是找了一個多厲害的師傅,真是福氣啊!”

聽到清竹大師說的這些話後,我自己心裏比誰都吃驚,名震‘陰’陽兩界?原來那老東西當時這麼厲害?他傳授給我的鬼師六戊掌和龍紋劍原來還真是寶貝,雖然我這鬼師六戊掌是自行領悟的,但是也算是張流觴間接傳授給我的。

“對了,大師,您剛纔說當時我家師是衆鬼師之首,也就是說除了他之外,還有別的鬼師?”我說出了心裏的疑問。

清竹大師說道:

“老衲當時也算聽恩師所言,當時鬼師雖然不多,但是比起現在來,那真是沒法比了。”清竹大師說到這裏,不由得嘆了口氣。

“爲什麼?”我問道。

“張施主您既然是鬼師,那肯定知道學鬼師御氣之術自身的命理必定會四圓缺其二,這卻其二之中,有一條就是‘孤’,所以很多鬼師一輩子都無兒無‘女’,更無妻子,其他鬼師命理中不缺‘孤’,但是也一定會缺少‘錢、權、命’這三種命理,所以很多鬼師就算有了孩子,也多半不會讓他們自己的孩子步自己的後塵,所以鬼師發展到現在,岌岌可危,說實話,張施主是我此生見過的第一個鬼師,所以這‘門’神祕的職業,還不知道能存活在這世間多久。”清竹大師說了這一番話後,我只是答應了一聲,也沒多說。

這是清竹大師看我心不在焉,問道:

“張施主,我看你心神不寧,怕是在擔心你的那位朋友?”

“是。”我答道。

“那老衲也沒別的事了,張施主若是擔心您的朋友,可以去看看。”

我聽到後,起身告辭,走出了偏房,就在這個時候,在我身後突然躥出一個人影,來到我身後一下子捂住了我的雙眼,一陣清香隨着身後的那個人飄進了我的鼻子。

“猜猜我是誰?”身後的有個‘女’孩的聲音故意壓着嗓子對我問道,從她說話聲音帶着輕微的顫抖中,我聽得出是強忍着笑意。

“想都不用想,清荷。”我說道,這寺廟裏也就她一個‘女’孩,還能有誰?

身後的清荷聽到我的聲音後,放開捂着我雙眼的手,走到我面前嘟着嘴說道:

“無聊,你就不會故意猜錯啊。”

我現在着急去看韓穎,沒工夫陪她閒玩,所以對清荷說道:

“我現在走點事兒,等我忙完了再跟你玩。”我說完後,便朝着韓穎所在的屋子走去。

清荷聽了我的話後,忙跑到我眼前,張開雙手擋在我的面前說道:

“你有什麼事?對了,剛纔跟你一起來的那些人是你朋友嗎?”

“對,是我朋友,他們受傷了,我得去看他們。”我說道。

“那你帶上我一快去。”清荷眨着一雙大眼一臉天真的看着我。就在我哭笑不得的時候,身後突然傳來了清竹大師的聲音:“清荷,讓張施主回去,無禮!” ?

清荷看到她爹後,馬上放下雙手,低下頭低聲說道:

“知道了……”慢慢的讓開了路。.最快更新訪問:щщщ.sηυηāна.соμ。

我忙走了過去,來到韓穎所在的屋子裏後,我發現她還是沒醒,陶燕一直坐在她身旁發呆,見我走了進來,才站起來說道:

“張野哥,你來了。”

我輕聲答應了一聲。

“對了,剛纔這個寺廟的方丈找你去幹嘛?”陶燕看着我一臉好奇的問道。

“也沒幹嘛,就是和我聊了會天,對了陶燕,你不去後房找老牛和雷子他們?”我問道。

陶燕聽到我的話後,翻了個白眼說道:

“我喜歡清靜,他倆太吵,我纔不去找他們。”

“那行,我練氣休息兒一會,你有什麼事就叫我。”我對陶燕說道。

陶燕聽到後點了點頭。

我則盤坐在一旁自顧自的練氣養傷,我現在的小腹上面的傷口到現在還沒有完全癒合好,所以‘抽’出時間來便開始打坐練氣。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直到我聽到外面有人在敲‘門’,一直在屋子裏的陶燕聽到有人敲‘門’後忙開口說道:

“請進。”

外面傳來了清木小和尚的聲音:

“施主,吃飯了。”

“知道了,馬上過去。”陶燕答道。

“張野哥,我看着韓穎姐就行,你先去吃飯吧。”

“你先去吧,我再練會兒氣。”我說道。

陶燕聽了我的話後,也沒推辭:

“那行,我吃完後給你和韓穎姐帶回吃的回來。”陶燕說着走出了屋子,輕輕了關上了房‘門’。

剛練氣沒多久,盤坐在我身旁的韓穎突然睜開雙眼,咳嗽了一聲,又一口鮮血從她的口裏吐了出來。

我忙過去扶住她問道:

“韓穎,你感覺怎麼樣?”

韓穎看着我,咳嗽了半天才說道:

“不知道,就是頭有點暈。”

我忙把韓穎頭頂上‘插’着的銀針都慢慢的拔出來,這次問道:

“好點沒?”

韓穎點了點頭說道:

“好多了,對了,怎麼就你自己,其他人呢?”韓穎看了一眼四周,才發現整個屋子裏就我和她兩個人。

“都去吃飯了。“我說着用手把韓穎嘴邊和身上的血跡擦掉。

“哦,剛纔我睡過去多久?”韓穎對我問道。

我看了看手錶後說道:

“不到兩個小時。”

韓穎這才點點頭,下‘牀’穿鞋,就在這時陶燕,老牛和雷子也吃完飯走了進來,陶燕把帶來的飯菜放在桌子上,看着韓穎問道:

“韓穎姐,你醒了,感覺怎麼樣?”

韓穎笑着說道:

“感覺好多了……”

吃過晚飯後,清水安排我們一行五人休息,我和老牛還有雷子一個屋,陶燕和韓穎一個屋。

這寺廟周圍安靜的很,我們三個給火爐里加炭之後,躺在‘牀’上就睡了過去。

一夜無話,第二天一早,我們五人收拾好東西,告別清竹方丈,朝着來時的路走了回去。

有豐富荒野求生的人都知道,一段路要是走過一遍後,再按照原路返回,絕不是難事,所以我們五人一路除了休息和吃飯外,無時不刻都在趕路,這讓我們的速速大大的提升。

從羅布泊走出來後,徑直的走進新疆,我們五人找了一個旅館後,洗了個澡,換了身衣服,休息一晚上後,坐上了回家的火車。

因爲快過年了,我們五個只得買了五張硬座,一路上做好後,老牛便從揹包裏拿出在火車站買的各種零食,分給衆人吃,我看到他的包裏,光牛‘肉’幹就得十多袋。

一路無事,回到城東市的時候,已經是晚上7點多了,韓穎着急回家看她父親,便先走了,雷子和陶燕也回去,說是要去明哥家裏通知一下他的家人,告訴他們這一個噩耗。

我留下了雷子和陶燕的聯繫方式後,讓他們‘抽’時間把明哥老婆的銀行卡賬號給我發過來,起初他們不同意,但是拗不過我,只好答應了下來,本來我也打算和雷子還有陶燕一起去明哥家裏,因爲明哥是爲了救我才死的,但是我實在不忍心看到別人那種失去至親的悲痛神情,所以我只得先要銀行卡號,只要我自己活着,便不會讓明哥的老婆孩子過苦日子。

雖然這麼想,但是我心中一直抱着一絲能復活明哥的希望,所以現在最要緊的事情就是怎麼找到白無常,問問她明哥有沒有復活的希望。

送走雷子和陶燕後我對老牛說道:

“老牛,你跟我回去,還是回家?”

“去你那吧,我這幅德行回家讓他們老兩個擔心。”老牛想了想說道。

我和老牛攔下一輛出租車,朝着家裏趕去,我現在心裏着急的緊,我這一走一個多月沒回家,不知道雲月有沒有回來,她要是回來後,看到我留下的紙條會不會出去找我?想到這裏我就心‘亂’如麻,恨不得生出一對翅膀來,立刻就飛回去。

回到小區裏,付錢後,我和老牛揹着揹包匆匆下車,走到家後,我用鑰匙打開‘門’,就在開‘門’的一瞬間,一個人的身影從房間裏面,跑了出來,一看到開‘門’的是我後,馬上跑過來抱住了我,哭着說道:

“張野,你去哪了?怎麼現在纔回來?”

我被雲月緊緊的抱住,聽了她的話後,我說道:

“去了一趟羅布泊,幫朋友找點東西。”

“怎麼去了那麼久?我以爲你不會回來了。”雲月說道。

“傻孩子,我這不回來了嗎?”我用手撫‘摸’着雲月的秀髮說道。

老牛見我和雲月抱在一起,自己走進了屋子。

“那你答應我,以後無論去哪,都不要丟下我。”雲月抱着我半天后才說道。

“我答應你。”我說道。

雲月擡頭看了我一眼說道:

“不行,你答應的太快了,我不相信你。”

“那你再問我一次。”我說道。

“你答應我,以後無論去哪,都不要丟下我。”

我聽到後,心中默數到100:“我答應你。”……其實不是我丟下雲月,而是雲月先回去,我們纔去的羅布泊,但是這些對我來說都無關緊要,更無需說出來,‘女’孩子需要的是安慰,而不是爭辯,無論她說的有無道理,誰讓咱是男人呢?誰讓她是‘女’人呢? ?

和雲月走進屋子的時候,我問道:

“雲月,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雲月說道:

“回來十多天了,我看到你留在桌子上的那張紙條了,對了,你們吃飯了嗎?我去給你們做飯。”雲月看着我問道。

我看着這個被雲月打掃的一塵不染的屋子說道:

“不用了,我和老牛自己做點吃。”

雲月說道:

“沒事兒,馬上就好。”說完便跑進了廚房,老牛這時也從屋子出來看着我問道:

“老野,小別勝新婚啊。”

“去你的!別他媽整天沒正形。”我說着放下裝備,把裝在揹包裏的那朵黑‘色’的‘花’拿了出來,讓我奇怪的是,這朵‘花’依舊沒有絲毫枯萎的樣子,跟着我們長途跋涉這麼長時間,竟然沒有受到絲毫損傷,這讓我心裏越發好奇,把他放在桌子上後,心想有時間去張流觴這老東西。

稍微一收拾,我便和老牛前後洗了個澡,換了身衣服。

和老牛一起吃過雲月做的飯後,我發現白靈鼠已經被雲月從宏偉那裏拿了回來,正在飯桌的一旁啃着雲月給它蒸熟的‘玉’米,真嬌氣,吃個‘玉’米還得蒸熟了。

我們兩個吃完收拾了之後,便上‘牀’睡覺,將近二天多的時間都在火車上度過,眼都沒合一下,早就睜不開眼了。

醒來的時候,我習慣‘性’的‘摸’到枕頭邊的手錶,一看上午9點多了,我忙從‘牀’上起來,穿上衣服,叫了老牛兩聲,他都沒反應,我也不理他,從屋子裏走出來後,便看到雲月坐在客廳裏跟白靈鼠說話呢,她看到我起來後,忙對我說道:

“你起來了?”

我看到眼前這一幕後,忙問道:

“雲月,你知道這張流觴經常附在白靈鼠的身上?”

雲月點頭道:

“知道啊,我接它回來沒幾天,這隻老鼠就突然對我說話,當時嚇了我一跳。”

我看了那白靈鼠一眼後說道:

“我說老張,你不是說有事要去辦嗎?怎麼又回來了?”

張流觴聽了我的話後,嘿嘿一笑說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