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我聽了白無常的話後,看着她問道:

2020 年 10 月 25 日

“我和你素不相識,你爲什麼這麼幫我?”

“因爲你身上有他的影子。”白無常看着我說道。

“不管你口中的那個“他”到底是誰,我身上沒有任何人影子,我就是我。”我看着白無常說道。

白無常聽到我的話後,用一副無奈的表情看着我,然後對我說道:

“這些我們先不討論了,不過你要準備一下。”

“準備什麼?”我問道。

“你既然要去死人待的地方,那麼你必須要裝成一個死人。”白無常說道。

“怎麼裝?”我不解。

“至少要穿上死人所穿的壽衣,然後把自己身體中的真陽之火給封起來,這樣你纔不會被‘陰’差發現。”白無常說道。

“真陽之火怎麼封起來?”這壽衣好‘弄’,後面這一條我確沒了辦法。

“你先去找壽衣,找到後,再來這裏找我,真陽之火我幫你封起來。”白無常說道。

我聽了白無常的話後,忙答應了一聲,開着車就往最近的壽衣店開去,時間太急我也不好叫上老牛和雲月,再說這去了能不能回來還兩說着,所以我便沒有叫他們。

開車到了這個壽衣店裏後,人家已經打烊了,我下車一個勁的敲‘門’。

敲了半天,裏面才穿出來一個老大爺的聲音:

“誰啊?這大半夜的。”

“大爺,來賣壽衣的。”我說道。

在‘門’外等了一會兒後,老大爺才從裏面把‘門’打開,然後看着我說道:

“小夥子,你這大半夜的買什麼,怎麼這麼着急?”

“大爺你這裏有壽衣嗎?”我看着四周的‘花’圈問道。

“有啊,你要什麼樣式的?男的‘女’人?多胖多高?”那個賣壽衣的老大爺看着我問道。

“適合我穿的就行,你看我適合穿什麼樣的?”我當時沒多想,買衣服買習慣了,順口就說了出來,而恰巧這時屋裏的燈泡也閃了一閃,這老大爺聽到我這句話後,老臉一個勁的‘抽’動,用手指着我說道:

“你……你……”然後一口氣沒上來昏了過去。

我見狀後,嚇了一跳,忙掐住他的人中把老大爺給‘弄’醒,老大爺醒過來之後,看着我全身打哆嗦:“你……我……沒做過虧心事……”“大爺,我是人,剛纔一着急說錯了,適合我朋友穿的,我朋友身材體型都和我差不多。”我趁着老大爺還沒昏過去,忙解釋道。 ?

老大爺聽了我的話後,這才長出了一口氣,緩了半天才看着我說道:

“小夥子,人嚇人嚇死人知道不?這種話不能‘亂’說。。更多最新章節訪問:щшш.shuнāнā.com。”

“是,是,我當時就是着急,您趕緊給我拿壽衣,我急用。”我對老大爺說道。

從壽衣店裏出來後,我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把壽衣套在自己的身上,上車就準備走人,從車窗往外一看那個賣壽衣的老大爺看着我嘴張的老大,估計快嚇傻了。

我見狀後,趕忙開車走人,這老大爺不容易,大半夜出來做次生意,讓我嚇了兩次,估計他這輩子晚上都不敢做生意了。

回到小區後,我把車停好,爲了防止嚇到別人,我把壽衣上衣脫了下來,拿在手裏,只穿着一條‘褲’子朝着剛纔的公園跑去。

到了剛纔所在的那個木椅旁,我百年發現白無常早就在那裏等着我了,見我來之後,對我問道:

“衣服買了?”

“買了一套質量最好的。”我說道。

“好了,你把肚臍‘露’出來,我幫你把真陽之火給暫時封起來。” 神豪從實名認證開始 白無常說道。

我聽到後,把衣服掀起,‘露’出肚臍,然後白無常把一個黃‘色’黏糊糊的東西貼在了我的肚臍上。

“這是什麼東西?”我聞到了一股怪味。

“牛糞。”白無常說道。

“我靠!”我心裏一個勁的噁心!“這牛糞能把真陽之火給封起來?”我強忍住噁心問道。

“對。”白無常說道。

“那行,下一步怎麼辦?”我問道。

“閉上眼。”白無常說道。

我閉上雙眼後,感覺白無常伸出手拉着我往一個地方走去……

“我沒讓你睜眼之前,你千萬別睜眼。”白無常對我囑咐道。

我點頭。

不知過了多久,才聽到身旁的白無常對我說道:

“可以睜開眼了。”

我聽了白無常的話後,睜開自己的雙眼,這才發現此時我立在一片白霧之中,四周有很多鬼魂帶着手鍊腳銬,排成一隊往前面的一個大‘門’裏走去,在他們的後面,有很多‘陰’差拿着鞭子一個勁的催促。

我擡頭一看,這個大‘門’上寫着三個大字:

“枉死城!”

我看到後,忙朝着枉死城的大‘門’走去,這時卻被白無常在後面把我拽住。

“你跟着我一起進去,你自己進去不怕被‘陰’差給抓起來?”

“那咱趕緊走啊。”我現在着急想見明哥,看到他所受到的那些苦,讓我心裏如刀攪一般。

白無常帶着我一起走進枉死城,走到大‘門’的時候,看‘門’的‘陰’差看我我們後,忙滿臉堆笑的對白無常問道:

“‘陰’帥,您怎麼來了?”

白無常看都沒看那個‘陰’差,冷冷地說道:

“我想去哪還得跟你通報一聲不成?”

那個鬼差聽到後,嚇得一哆嗦忙說道:

“小的不敢,您請!”

走進枉死城之後,各種慘叫聲不絕於耳,聽的我渾身發憷,四處看去,很多鬼魂正在被‘陰’差折磨、慘打。

“他們生前到底做了多少壞事,死後纔會受到如此待遇?”我看着四周頭皮都發麻。

白無常冷哼一聲說道:

“不必可憐他們,能來這裏的人生前都不是什麼好東西。”

“那我朋友呢?他也不是好東西?”我問道。

“只能怪他運氣不好。”白無常也是一臉無奈。

我現在也沒心思和白無常討論這個,只想先找到明哥,所以我便朝着裏面走去。

還沒走出去幾步,在我身後的白無常便對我說道:

“這枉死城一點都不比你們陽間小,你這麼找,找到他得什麼時候了?”

“那怎麼辦?”我回過頭看着白無常問道。

白無常聽後,並沒有回答我的話,而是對着不遠處的一個‘陰’差招了招手,那個‘陰’差趕忙跑了過來,滿臉的小心,就連擡頭看白無常一眼都不敢。

“‘陰’帥,您找小的何事?”

白無常看了那個‘陰’差一眼後,在他耳邊說了幾句話後,他點點頭,然後說道:

“好的,您跟我來。”說着便在前面帶路,我和白無常在他身後跟着。

走了沒多久,我們便來到一快極其‘陰’寒的地方,這裏估計最少也得零下40—50度,這裏很多鬼魂被鎖在這片‘陰’寒之地飽受極寒,我看着一個個凍得發抖,滿臉蒼白的鬼魂後,才發現明哥在這裏其實算找好的了。

在往前走,我們來到了一片濃霧之處,前面的‘陰’差帶着我們走進這片濃霧裏,再次出來的時候,我發現在我的前面出現了一面巨大的城牆,上面很多人正在拼命的幹活,一秒鐘都不敢休息。在它們的旁邊站着很多‘陰’差,此刻他們正在笑呵呵的聊着天,時不時的還用鞭子‘抽’打一下旁邊經過的鬼魂。

我在這城牆上面四下尋找明哥的身影,在一個城牆邊上,我看見了正在往城牆上面拉磚塊的明哥。

看到明哥後,我忙御氣到‘腿’,朝着那個城牆上掠了過去,來到城牆邊,朝着城牆上面跳了上去,跳到一半,我雙腳踩在城牆上,借力一躍,直接跳到的了上面,這時在一旁的鬼差看到我後,忙朝着我這邊罵咧咧的跑了過來。

我看到後,忙做好了大打一架的準備,反正現在我已經豁出去了,正要打開龍紋紅眼,突然我身前人影一閃,白無常出現在我面前。

她的出現讓那些正朝着我這把跑來的‘陰’差都嚇了一跳。

一個好像是頭目的‘陰’差走了過來,顫顫巍巍的看着白無常說道:

“‘陰’帥,您怎麼來了?”

“你留下,其他的都給我滾一邊去,別在我眼前礙眼。”白無常指着那個‘陰’差頭目說道。

隨着白無常的這句話,其他的‘陰’差忙退到一旁,就跟躲瘟神一樣,躲着這個‘陰’帥。

看到這裏我心裏有些納悶,這白無常在‘陰’間到底是什麼官位?怎麼讓那些‘陰’差見了如此害怕?

“張野!”明哥的聲音傳了過來。

我聽到後,順着聲音望了過去,當我看到明哥那被皮鞭‘抽’的滿身破損的衣服後,我的眼淚止不住的流了下來。

“明哥!”我叫了一聲,朝着他跑了過去。

我們倆抱在一起,痛哭了起來。

“明哥,你在這裏過得好嗎?”我抱着明哥問道。

“好,‘挺’好的。”明哥帶着笑意對我說道。

我聽到這裏,心一下子沉了下去,他過得怎麼樣,過得好不好,我比誰都清楚,明哥他寧願自己受這苦,也不願讓我知道,爲他擔心。這時白無常也走了過來,看着我倆說道:“行了,你們兩個大男人抱起來沒完沒了,噁心不噁心。” ?

我這才和明哥分開,明哥看着白無常問道:

“她是……”

“陰帥白無常,明哥你不認識?”我問道,在我的印象中黑白無常不專管勾魂的嗎?

明哥搖了搖頭。【燃^文^書庫】【】

“不是每個人的魂魄都能讓我們親自去帶回來的。”白無常似乎知道我心裏在想什麼,看着我說道。

我點點頭,然後對她問道:

“那你準備怎麼幫我朋友?”

白無常聽了我的話後,對剛纔那個陰差頭目一招手。

那個頭目立馬屁顛屁顛的跑了過來。

“陰帥,您吩咐。”

“這個人我想帶走,讓他入輪迴,去投胎做人。” 她甜不可攀 白無常用手指了指明哥說道。

那個陰差頭目聽了白無常的話後,面露難色:

“這個……您這不是在爲難小的嗎?您也知道,進入枉死城的鬼魂,除非變成冭,否則沒有閻王的手諭,我們不能擅自放走的。”

白無常聽了他的話後,一臉的不悅:

“難道我的面子你都不給?!”

陰差頭目聽了白無常的話後,忙單膝跪下說道:

“小的不敢,小的只是一個小小的陰差,實在沒那麼大的權利,做不了主了,還望陰帥大人不要難爲小的。”

“算了,別難爲他了,這都是我的命,我認了。”明哥在一旁說道。

白無常看了明哥一眼後,又看了那個陰差頭目一眼後,突然對那個陰差頭目問道:

“你們枉死城裏的陰差還缺嗎?”

“缺,我們枉死城的陰差的確缺不少,地府從未調來。”陰差頭目說道。

“那你就讓他做個陰差。”白無常看了明哥一眼說道。

“這……”陰差頭目聽到後,不知所措。

“你想成爲冭?” 校草殿下太妖孽 白無常冷冷地說道。

“好,沒問題。”陰差頭目嚇得一哆嗦,忙答應道。

“那行,帶他去換衣服吧,對他照顧一些。”白無常說道。

“這位大爺,您跟我來。”那個陰差頭目對明哥說道,我聽到這裏,忍不住笑了出來,這陰差也會開玩笑。

明哥站起來後,看着我說道:

“張野,謝謝你,跟我的老婆說一聲,讓他重新找個好男人,兩個孩子不能沒有爸爸。”

我點了點頭,看着明哥和那個陰差頭目慢慢消失在濃霧之中,我心裏也好受多了,至少明哥在這枉死城裏不用受苦了。

“謝謝你。”我對身旁的白無常說道。

“我該送你回去了,閉上眼,記住,我沒讓你睜眼的時候,千萬別睜開雙眼。”白無常對我說道。

我聽了白無常的話後,答應一聲,閉上了雙眼,然後便被白無常帶着走了出去。

不知多了多久,我只感覺頭頂有陽光刺眼,四周不停的有人在嘰嘰喳喳的議論着什麼,我忙睜開雙眼,四周的景象把我給嚇了一跳。

不知道什麼時候,我來到了東城區最繁華的地段,陽間的天已經大亮,我看了看手錶,已經下午2點了,我纔去陰間多久?怎麼這麼快就第二天下午了?

我此刻站在這條步行街的最中央,街上的行人都停下來看着我,指指點點,有很多人拿出手裏來給我拍照。

有些人一邊拍照,一邊嘴裏說道:

“這sb怎麼回事?大白天穿個壽衣在大街上幹什麼?”

“就是,不會是神經病吧?趕緊拍下來發微信,發空間。”

“這樣的人真不要臉,想出名不擇手段,以爲自己穿個壽衣上大街走兩圈就能火了?”

……

我聽到周圍這些人的議論聲後,差點沒把肺給氣詐了,那白無常擺明了玩我!走的時候也不提醒我一下,把我一個人扔在這裏,這下丟人可丟大了!

“看什麼看?!沒看過拍電影的?殭屍先生看過沒有?老子在拍電影!!”我急中生智的朝着周圍的人喊道。

就在這時我,突然聽到了身後有救護車的聲音,一輛白色的救護車朝着我快速的開了過來,我一看車上寫的那幾個字後,轉頭就跑!

“長樂精神病醫院!”

這要是讓他們當神經病給逮進去,不是神經病,也折磨成神經病了。

好不容易躲開精神病醫院的追捕,我脫下衣服,在路旁打了一輛車,往家裏開去。

到了小區回到家裏的時候,敲了半天門,都沒人開門,我以爲雲月和老牛早上起來沒看到我,出去找我了,我晚上出來的時候也沒帶鑰匙,所以掏出手機來,想給老牛打電話,拿出手裏才發現十多個未接電話,都是老牛打給我的。

我忙給老牛打了回去。

“喂,張野嗎?”接電話的是雲月。

“對,是我,你們去哪了?”我問道。

“張野,你快來醫院,牛剛受傷了,現在在醫院裏搶救。”雲月聽到我的聲音後,在電話裏哭着對我說道。

“怎麼受傷的?!怎麼回事?!”我聽到後,腦子都炸了。

“你先來,帶着錢來!快點!!在我們小區對面的醫院。”雲月在電話裏着急的說道。

“好,我馬上到!”我說着掛了電話,顧不得走電梯,直接跑到窗口,御氣朝着路邊跳了下去,不管路人驚異的眼神,直接朝着醫院全速趕了過去。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