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我立即怔住了,我第一次看見他對我笑,雖然是不經意間的流露,但好像陽光灑下來,照耀在心上,讓我感覺很溫暖,可以去依靠。

2020 年 10 月 28 日

他看我愣着那,收斂笑容,看了一眼四周,吩咐道:“一會,不要離開半步,跟在我身邊。”

我點頭道:“好!”

他伸出手,拉着我走到一個涼亭裏,左手幻化出一個半月彎刀,半月彎刀飛速旋轉,銀光在我們周身盤旋縈繞。

一秒後,天空出現洪鐘般的大笑,那聲音很大,極爲刺耳。

“哈哈哈哈……南陰屍皇,好久不見,未想會在這裏看見你,怎麼,冥界被君無邪統一,變喪家之犬逃避到此處?”

他如此埋汰鳳子煜,鳳子煜也不惱。只是看了眼宋老忙碌的在點火。

“呵,不理本王,當年如不是你,本王會從冥界逃出,顛沛流離,來到這駐紮,這一筆仇,本王可是記了幾百年啊。”

鳳子煜執着我的手,波瀾無驚,淡然道:“成王敗寇,陰煞王當年不是本殿對手,現在,要找本殿尋仇了?”

“哈,真是爽快,當然,這八百年來,本王夜難寐,食難安,心裏就如被烈火焚燒過般,憤怒,煎熬,咆哮……本王無時無刻想着,當年要不是你,或許本王會稱霸冥界了。”

鳳子煜嘴角勾起一抹不削的冷笑:“你想錯了,陰煞王,如果是君無邪,會直接殺了你,你還有命逃到歐洲,真的異想天開。”

“哈哈哈……南陰屍皇真會說笑,你敗於君無邪手下,別告訴我,他是看在娘子面上,纔沒有痛下殺手殺你? 男色撩 哈哈哈哈哈……”

一陣刺耳的大笑聲從頭頂傳來,如同魔咒般,讓人心煩氣躁,只想發火。

鳳子煜手握緊我,一如剛纔那般冷清,面上平靜,絲毫不在意。

那人似有意激怒鳳子煜般:“你和君無邪爲了搶那個女人,怎麼?搶失敗了嗎?以致於你把整個南陰屍地拱手相讓嗎?爲了一個女人至此,鳳子煜……你還真是出息!”

我握緊他的手,雖然他臉上還如剛纔般,不過我怕他一個生氣,要跟陰煞王拼命了去。

宋老點完後,飄到涼亭內,把人魚燭放到鳳子煜面前。

“南陰屍皇,除了這個亭子,全部點完了。”

鳳子煜收下人魚燭,把燭火吹滅,放進錦袋內,

伸手,用靈氣把我託高,漂浮在半空中。

我看着雙腳離地,看着他不明就裏。

戰王府里有嬌妻 宋老嘿嘿的笑道:“這三層裏,唯獨這個涼亭爲正中心點,好似陣法中的陣眼,南陰屍皇這麼做,自然有他用意。”

鳳子煜單手運起銀色靈力球,球形越來越大,足球大小時,他單手往涼亭正中一拍。

靈力瞬間呈現水波狀,四面八方的射去,所到之處,所有焚燒着的亭臺水榭,花草樹木,瞬間被摧毀,變成原來般模樣。 四周景物變成灰黯破敗,殘垣斷壁上掛滿黑蜘蛛網,一排黯淡蕭條的氣息。

猶如世界末日般。

鳳子煜似很滿意現在的景象:“這才附和地獄入口的場景。”

他話音剛落,突然,從天頂圓形處落下幾個黑色人影,勢如破竹的朝我們突擊而來。

那速度太快了,快的就像幾道黑光,咻的一下,來到我們面前。

我感覺到陰風撲過來,一道寒光衝我脖子砍來。

叮!

鳳子煜的半月彎刀飛瀟而出,朝那幾道黑影砍去,那黑影子立即四分五裂的炸開。

我看見手足頭的形狀,瞬間揮發,變成一團黑霧散開。

哇,速度好快的鬼魂。

萌妻養成攻略 可是,抵擋了這一波的攻勢,很快,陸陸續續的很多天頂上掉下很多鬼物,源源不斷的衝向我們來,像不要命一般。

宋老頓時急了:“南陰屍皇,這樣下去可不行啊,鬼海戰術,我們三個人頂不了啊。”

鳳子煜看着我,往我手心裏塞進一把匕首,對我說:“守在這裏等我。”

我拿着匕首,點頭道:“好,那你呢?”

鳳子煜沒說話,看向天頂源源不斷的鬼魂,衝我們飛奔而來,嘩的一聲,揮動半月彎刀,鬼影瞬間四分五裂。

鳳子煜瞭然的笑了笑:“與其被動等待,不如主動出擊,如今我知道他身在何處,先下手爲強。”

轉頭,他對宋老說:“保護好雅。”

宋老恭敬道:“是,南陰屍皇!”

鳳子煜向天頂圓形黑暗處躍去,那處就像一個黑洞,幽深詭異,陰風不斷的從那處涌來。

在他躍出一瞬間,那洞口立即被堵住,地下三層回覆了剛纔的平靜。

宋老擡頭細緻的看了看,對我說:“封住了,他們目標是南陰屍皇,不是你啊……”

我有點擔心鳳子煜,不知他什麼時候纔回來,他能斗的過陰煞王嗎?

我左手揪着右手,死死的纏在一起,等的很焦急。

宋老見狀:“唉,你就好好等着吧,你看,他給你佈置了一道結界,又在涼亭上方佈置了一道結界,涼亭上方這道結界跟他本體相連,只要他不是屍力耗盡,結界便不會破,安心等着吧。”

我走到涼亭邊緣,伸手戳了戳,果然有個透明的罩子把我和宋老隔離在內,很厚,似堅不可破。

宋老閒的無聊,跟我開始各種亂侃亂吹。

他說出去之後,讓我帶他回中國,他老家西南農村的,這五十年沒回去了,也不知道家鄉變成什麼樣。

媳婦是不是改嫁或者跟人跑了。

還有兒子,當年他出來算命的時,兒子不滿週歲,現在恐怕孫子都有了。

或許也不一定,那時候太窮,孩子指不定已夭折了。

說完,他盤坐在地上各種嘆氣。

我等了一個小時,兩個小時,三個小時……67.356

將近四個小時,他還沒從上面下來,可奇怪的是,上面也沒有傳來激烈的打鬥聲,很平靜,平靜的太過詭異。

讓我幾乎以爲鳳子煜把我丟在這裏,自己先消失了。

但是,我知道他不是那樣的人,要不然三番兩次的救我。

唉,還是繼續等着吧。

我蹲着在地上,雙手撐着下巴,擡頭,目光一直盯在天花板。

這時,嘴巴說乾的宋老在涼亭各個方位的漂浮,突然,他一下漂浮到我身後,乾枯手指在我毫無防備的情況下,迅速掐住我的脖子。

五指勒緊,把我從地上拖起來,雙腳不着地,整個人漂浮在半空中。

這突然其來的變故,讓我震驚了。

我喉嚨被掐,我呼吸了不了。

咳咳的咳嗽幾聲,對他大罵:“宋……宋老,你,你幹什麼?造反嗎……”

“小姑娘,對不住了,這麼多年來,我從來未與人說過這麼多話,我挺喜歡你的,不過你是鳳子煜唯一的弱處,只有對不起了。”

他雙手扣緊,我喉嚨一絲氣都呼吸不了,肺中空氣越來越稀薄。

我咳咳的劇烈咳嗽,雙手想掰開他手指。

他的手指冷的像冰,堅硬無比,我根本掰不開。

不行,這樣下去我會活活的掐死。

我想鳳子煜給我留下的匕首,他好像有先見之明般,早已預料到了一切。

我手偷偷的伸到褲兜下面,想拿出匕首。

突然,頭頂發出轟隆隆般的劇烈響聲,天頂黑黝黝的洞口,頓被人衝破。

我擡頭。

一道熒光而至,盤旋到涼亭外面繞圈。

我定眼一看,是半月彎刀。

一秒後,鳳子煜從天而落,風馳電擎的落到涼亭外面,他左手接下半月彎刀,桃花眼血紅的注視着我們。

鳳子煜聲音沉冷,血紅色的眼睛劃過一道殺戮:“放開他,陰煞王,你的目標是本殿!”

宋老是陰煞王?

居然是陰煞王?

真是他?

我眼眸駭然驚恐睜大,這個我真萬萬沒想到。

而鳳子煜似早就發覺。

“哈哈……南陰屍皇果然聰明絕頂,本王與你千年不見,容貌也脫胎換骨般的改變,卻瞞不過您的火眼金星。厲害,本王佩服!”

身後的陰煞王哈哈大笑着,不但沒放手,反手骨一縮,我喉嚨在立即被他掐斷的邊緣。

只要他微微一用力,我肯定會被掐死。

我看着鳳子煜,眼淚在眼眶打轉。

我不想在拖累他,如果陰煞王要殺便殺罷。

我不能在成爲他的負擔了。

鳳子煜面容依舊剛纔一般,冷靜,陰沉,雙目嗜血。

手中的半月彎刀旋轉速度更快了,刀刃發出嗚嗚的名聲,似替我現在的處境擔憂。

陰煞王蒼老的聲音繼續道:“心疼了,捨不得了?據本王所知,她體內有凌幽一縷殘魂呢,如果殺了她,那縷魂魄就會消散,會永久消失於六道,是不是於心不忍啊……”

“本王現在就給你個機會,拿着半月彎刀自裁,或者本王殺死她,你和她之間只能活下一個。選着把……”

鳳子煜定定的看着我,殷紅眼眸一點點的變沉,面色凝結成霜。

他開口說:“陰煞王,你知道爲何你這麼多年都沒有長進嗎,不管怎麼鬥,都是本殿的手下敗將。”

好像提到他的痛楚,身後的陰煞王惱羞成怒,大聲吼:“閉嘴……你又比本王強到那去,還不是君無邪的手下敗將。” 陰煞王如此埋汰鄙夷鳳子煜,鳳子煜似乎不放在心上,俊逸面容冷清。

鳳子煜的氣場很大,尤其他戰鬥狀態時,他桃花眸冷若寒潭,殺戮嗜血,手中的半月彎刀旋轉得更快的,似乎隨時都有可能脫離手心,飛馳而來。

即便陰煞王扣着我的脖子,手卻在止不住的顫動,脊背僵硬,他好像很害怕鳳子煜的半月彎刀,隨時向他突襲而來。

陰煞王一緊張,整個人衝動而憤怒,對鳳子煜怒吼:“速速自裁,否則本王真的會殺了她,據本王所知,當年凌幽的三魂七魄,君無邪奪得二魂七魄,他所得的魂魄,重新投胎,就是今日冥界鬼後龍小幽,只可惜,這個龍小幽根本不喜歡你,不管你做如何努力,如何對她掏心挖肺,她始終選擇都是君無邪。”

“現在,本王手上只剩下最後一屢魂魄,你要親眼看她魂飛魄散嗎?失去關於她的一切,這最後一縷魂魄也是最後點的念想,你真的忍心嗎?”

“不要妄想用半月彎刀殺了本王,本王在死之前一定會先把她掐死……即便死,我也要讓你永生的痛苦下去!……”

時間已經拖了這麼久,後面陰煞王說什麼我聽不進去了。

我的腦袋發暈,眼睛發黑,兩米外的景象我已經看不清楚,再這樣下去,我恐怕堅持不住了。

我眼睛漸漸閉上,眼皮已經無力擡起,臉上落下兩縷冰涼。

其實我很捨不得他,以後再也不能見到他了。

如果真的去了,我一點都不怪他,因爲他已經幫我夠多了,我不能一直拖他後腿。

再見了,鳳子煜。

再見了,我的愛!

以後在你永生的日子,我希望你能夠開心快樂,無憂無慮,不要讓自己活得這麼孤寂痛苦。

世界之大,或許總有適合你的女孩,忘記凌幽吧,忘記龍小幽吧。

你或許很愛她們,已經愛了1000年,不要讓自己再執迷不悟下去,只會頻添自己的煩惱罷。

我雙手漸漸無力,突然,風馳電擎,叮一聲在耳邊炸開。

我毫無防備的整個人摔倒下去,摔到涼亭冰冷的地上。

我的喉嚨很痛,我趴在地上使勁的咳嗽,整個肺都要咳出來。

可是全身仍然無力,我咳了幾下之後喉嚨痛的,像火燎一樣。

接着,我被抱入有一個溫暖的懷中,聽見了熟悉的聲音:“姐姐,你怎麼樣了,堅持一下,你千萬不要睡,睡着就永遠起不來了,會被南陰屍皇煉成殭屍的,練成殭屍很痛苦,不要睡。姐姐求你了……”

我臉上被滴落粘稠稠的淚珠,順着我的臉往下滑落。

我用盡力氣把眼睛睜開,面前是一個模糊的面孔,但從面孔的輪廓我可以判定出是烙離,他在抱着我哭。

我很奇怪,他爲什麼會出現在這裏,他不是已經投靠了陰煞王?

我擡起手,烙離把我的手按在他的臉上,嗚嗚地哭着:“姐姐,你絕對不能睡覺,咱們會出去的,一切都會好的。”

我急促的呼吸了幾下,張開嘴想說話,可聲音啞了,喉嚨疼的說出。

我想問他,鳳子煜在哪裏。

他對我說:“姐姐,你放心吧,南陰屍皇他沒事,我之所以投靠主人,並不是因爲弟弟的關係,而是南陰屍皇的局,我只是假裝投靠,暗地裏穿針引線,摸清地牢三二一樓的佈局,所以南陰屍皇纔會這麼快的把上面清乾淨。”

“可是,可是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裏?我又怎麼得救了?”我氣若游絲地問道。

“姐姐,是我從背後突襲,我看見你實在熬不下去了,南陰屍皇再不出手救你,你肯定必死無疑,所以我先出手了。”

烙離皺眉說完。

聽見烙離的話,我心裏很失落。67.356

我做好了死的準備,可是聽說他沒有救我,突然覺得自己是想多了,自作多情。

烙離把我從地上扶起來。

我目光轉向鳳子煜和陰煞王王打鬥的地方。

兩人打鬥的難捨難分,地牢三層內破敗的景象被他們刀劍氣所傷,就連涼亭都陰風陣陣,嘩嘩呼嘯,涼亭裏瓦礫幾乎快掀起來。

不久後,這個涼亭可能會被他們陰氣。吹得倒塌

烙離對我說:“姐姐,咱們此地不宜久留,我們快點出去。”

我小聲的艱難道:“可是能找到出去的路嗎?”

“姐姐我已經找到出去的路口了,烙璃會安全帶你出去的。”

烙離把我從地上扶起來,我不捨的看了鳳子煜方向一眼。

鳳子煜佔據上風,宋老的陰煞王逼入一個死角,不管是武器還是鬼力靈氣,陰煞王基本上不是鳳子煜的對手。

其實我知道不用擔心他,如果陰煞王沒有幫手幫忙的情況下,鳳子煜對上他根本就是綽綽有餘。

烙離見我還不捨得離去,提醒我說道:“姐姐今日陰煞王孤軍奮戰,是事出有因的。”

我對烙離說:“是因爲地獄入口魔物被鳳子煜剿滅乾淨了嗎?還是因爲陰盛樓裏的怪物都被放出去了?”

“錯,不是這樣的姐姐。爲什麼老爺子沒有進來幫忙,除了那些鬼物作怪,還有老爺子自顧不暇……”

我聽到這裏有些不懂:“老爺子,是因爲慕詩的病情吧?”

烙離點點頭道:“這卻不是主要的原因,老爺子曾經把慕詩帶來讓陰煞王治癒她,都已經跪下來磕頭了,可陰煞王不僅不治,還把他給攆走了。老爺子懷恨在心,所以此次不管是夏美雲炮轟陰盛樓,還是南陰屍皇將地獄入口的魔物清場,老爺子都沒有出面。”

都這樣的,都不是具體原因,我問烙離:“具體原因是什麼?”

“永燁沉逸給我帶來口信,慕先生和老爺子徹底鬧翻了,再奪權。慕先生忍受了二十多年,卻沒想到大夫人被夏美雲和老爺子折磨了二十多年,徹底點燃他長期壓抑的怒火……”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